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小鹦鹉被迫打职业[电竞] > 第95章 第 95 章
 
景策的办事效率确实高, 半小时后就带着啾啾来到了拘留所。

啾啾看到了那个眉眼熟悉的男人后没忍住往景策的背后躲了躲,景策注意到自家儿子的动静后看那人的眼神更加不善了。

这件事的严重程度其实这个表弟根本到不了进拘留所的程度,毕竟只是在场馆后台的卫生间关了不到一个小时, 既没有暴力袭击也没到非法拘禁的程度,他能被抓进拘留所还是因为景策心疼儿子,走了关系才把他送进来的。

这个表弟也只是个看着不好惹的小混混,见自己只是随手帮了自己表哥一个教训人的忙就被抓了起来, 倒豆子一样把所有的事情都讲了出来。

twg从有能进s赛的本事到现在打完常规赛就直接进了休赛期, knife说心里舒坦是不可能的。再加上上次他就是口头嘲讽了一下啾啾,就被连琛正面刚, 刚完之后又被啾啾赛场上暴打, 整个人的怨气在一瞬间爆发了出来,正巧这会儿他的视线投向了自己朋友圈里那个交集不深,但是生活不怎么如意并且缠上了事儿的表弟身上, 就提出了给表弟一笔钱解决他的燃眉之急,条件是让他装成场馆的工作人员给啾啾一个教训, 让他没法儿上场比赛。

表弟也是个傻的,收了钱就应了, 拿到了knife给他整的一套工作服,挑着rg有比赛的时候去了后台。逮到了啾啾一个人去洗手间的时间,knife说让他没法儿上场比赛,他就在比赛前把啾啾关了起来。

听完前因后果后,啾啾都无语了, 不明白knife这么点儿肚量打比赛真的不会被气死吗?

在表弟一把鼻涕一把泪的交出和knife的聊天记录、收款记录给警察, 问能不能宽大处理的时候,苗哥和连琛也马不停蹄地赶到了。

景策三言两语地给俩人解释了一遍,也告诉了他们啾啾在家里情况还好, 让他们不要担心。

连琛看了一眼哭地稀里哗啦的表弟,面上毫无表情。

“这种非法拘禁最长可以关多久?”连琛问。

负责的警察一脸为难地看了一眼景策,又看了看连琛,把俩人叫到小角落轻声说:“关了不到24小时,构不成非法拘禁罪的,不一定能给他定罪。”

“那就看看这个人有没有案底,查出来事儿叠在一起给他关了,这人看着就不是什么正经人。”景策说。

“knife应该构成了教唆罪吧,就算关不了也能靠着举证把他先带进来。”连琛想了想说,“不管他能不能进去,他这个人是别想好过了。”

警察点点头,“我们的同事已经去twg的俱乐部了,不出意外等会儿人就会被送过来。”

连琛点点头,去到了啾啾身边。

苗哥陪着啾啾说话,见连琛来了,把啾啾塞到连琛身边,自己掏出手机去了拘留所门口。

“他干嘛去呀?”啾啾靠着连琛的肩膀小小声地问。

连琛掀开他的头发,看了看那一块儿之前贴了纱布的地方,额头的伤口已经结了痂,刘海一挡着看不太见,但连琛还是心疼。

他轻轻摸了摸那块儿结了痂的地方,轻声问:“疼吗?”

啾啾摇摇头,“没事啦,不疼了。”

这俩搁这里卿卿我我,knife被警察押着进来了,和自己的表弟面面相觑。

他似乎是意识到了自己的表弟已经把他出卖了,嘴里骂骂咧咧的,从表弟骂到连琛,从连琛骂到啾啾,再从啾啾骂到自己那些不成器的队友。

直到押着他的警察重重地咳了一声,他才安静下来。

knife和表弟在警察的看押下对峙,直接表演了什么叫做狗咬狗一嘴毛。

knife本来就是个脾气差的,空有一副较好的皮囊,而表弟也只是个外强中干的小混混,俩人对着对着就要吵了起来。

连琛懒得听两个心思长歪了的人在这里互相纠缠,带着啾啾去了拘留所门口,从口袋掏了颗糖塞进他的嘴里。

苗哥和rg的老板联系完又和联盟管理层联系,景策也在一旁找关系,抽空出来了一趟让连琛先带啾啾要么回家要么去俱乐部,别搁在拘留所门口杵着。

连琛带着啾啾回了俱乐部,他领着人一进训练室,就收到了来自自家队友们的关切问候。

“小玖回来了?没事儿吧?”

“人抓到了吗?我强烈建议下次小玖即使是上厕所洗手琛哥也跟在他旁边。”

“没事儿就好,怎么不再休息会儿?”

“knife那个傻逼怎么处置?尼玛咱们什么时候受过这种委屈,法治社会呢这人一点儿道德底线都没吗?”

连琛揉了揉啾啾的头发,让他先自个儿玩会儿。

“对了姚锐意,你上次常规赛拿到mvp买的那个热搜在哪儿买的?给我推一下?”连琛说。

“买个屁!!”shins气急败坏,“我凭本事上的热搜!!!”

“行行行你凭本事,那你有没有买热搜的途径?”连琛敷衍地点点头,“给我推推。”

“……”shins无言地瞥了他一眼,“等我这把打完。”

shins委屈,但shins不说。

游戏结束后,他把营销号的微信推给了连琛。

连琛联系了营销号,找对方买了个【twg中单knife疑似进拘留所】这样的热搜。

【营销号:神,你这靠谱吗?别公报私仇啊,查到了会被告的】

【连琛:靠谱,先发就是了,官方通告今天必出来。】

【营销号:行】

【连琛:后续给你的东西一点点发,保证热度不要掉】

连琛又将之前knife被处罚的事情的真相、和主持人周茗分手的内幕全都告诉了对方。

短短十分钟,这条热搜就稳步上升,但因为没有具体的实锤,一部分人联想到了twg和rg那场比赛,knife被啾啾打了个超鬼,然后啾啾因为“突发情况”上不了场。又有一部分人认为实锤都没有简直是莫名其妙,而knife的粉丝则认为这条热搜来的莫名其妙,一定是有人背后搞鬼,而在他们眼里,这个搞鬼的人只可能是rg的选手。

网络上闹得不可开交的时候,j市警方发了官方通告,表弟因涉嫌非法拘禁罪拘留十五天,knife因涉嫌教唆罪拘留十天。

在景策东北西跑找关系的情况下,也总算给俩人扣上了帽子关进了拘留所。

而连琛第一时间转发了这条通告。

与此同时,rg的官方微博也及时放出了一条声明。

【rg电子竞技俱乐部:关于我队rg丶lian选手在胜者组对阵nhg的最后一场比赛中莫名迟到且未上场的一个澄清。】

白纸黑字将那天的事情写的明明白白,再联合连琛转的那条警方通报,再怎么没脑子的人也联系起了前因后果。

这件事一出,在整个电竞圈掀起了轩然大波。

如果每个选手因为比赛场上无法赢过对面就在背后搞小动作,轻则上场前找些人把选手关起来,重则给人打一顿或者直接把人手给掰废了,电子竞技还有什么规则可言?

啾啾的粉丝既心疼又恼火,一个个的全都冲向了knife的微博,knife的粉丝有的相信官方后脱粉,有的依旧被蒙住了双眼和啾啾粉丝高强度对线。

就在这场事件的顶峰,最初爆料knife进了拘留所的营销号再发长文,说明了几年前的s赛上,knife试图邀请去国外比赛的三队选手去红/灯/区,并且爆出了他和周茗分手的实情。

这会儿即使是knife的粉丝也坐不住了,这种触碰了道德底线的人着实没有什么粉的必要。

没过多久,周茗发出一篇长文和一堆聊天截图,其中囊括了她和knife分手前后的一些交流,还有她向knife澄清自己和连琛并没有任何关系但却被knife用污秽的字眼咒骂。

短短不到半天时间,knife就已经成了电竞圈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

就在这个时候,最初的营销号再打苦情牌,说电子竞技这么多年,选手从最初在网吧打比赛到现在能有专门的场馆,国内能办最高赛事s赛,一路以来走上正轨有多么不易,不能让这种触犯法律的选手玷污了整个电竞大环境。整篇文章写的发人深省,再结合前面的一系列事情,联盟高层已经极力关注了这件事。

不仅仅用官方账号发微博安慰受到伤害的选手啾啾,更是在整个行业无期限地封杀了knife,使其再无出头之日,而knife也在警局留下了案底,日后即使从拘留所出来也难找到其他体面的工作。

这件事情沸沸扬扬了整整两天,热度才淡下去。

啾啾的私信也被一股脑冲进来的粉丝的担忧和knife前粉丝的道歉给整的炸了。

夜深了,俩人训练结束后窝在连琛的房间里讲小话。

“我想直个播。”啾啾刚洗完澡,此时正拿着手机一条一条看微博私信,他靠在连琛怀里,头发散落在连琛的脖子上。

啾啾的发香传进连琛的鼻腔里,好闻的味道让他有些眩晕,“啊?播什么?”

“想跟喜欢我的人说一声我没事儿。”啾啾眨巴着亮晶晶的眼睛看他。

“我还挺害怕让你好不容易好了的应激反应又出来了。”连琛说,“你再应激了我就舍不得让你再脱敏一次了。”

“心疼我呀?”啾啾撑在他腰侧,笑眯眯地看他,“不会啦,喜欢我的人这么多,就他一个讨厌我,除了个别人,所有人都是很好很好的人!”

连琛点点头,拍了拍他的腰说:“知道了,你去吧。”

啾啾赤着脚从连琛的怀里爬起来,下楼开了电脑直播。

即使是在深夜,啾啾开了直播没一会儿人气就上来了。

【呜呜呜小甜心你让我担心死了你没事吧knife那个贱人给爷死啊啊啊啊啊!!!!】

【小甜心你瘦了妈妈心疼你啊!!多吃点饭不要太害怕,妈妈们永远爱你!!】

【以前粉knife的时候骂过你,在这里跟你真诚的道个歉,ps:knife什么时候死!!】

啾啾一条一条的看着,每条关心他的微博都像太阳深处迸发出的暖意钻进他的心里,他也是发自内心的喜欢这些一心一意喜欢着他的人。

啾啾弯起嘴角勾出一个超级甜的笑容,眼睛眯成一条线歪着头对着摄像头:“谢谢你们关心我,我没事儿啦!”

窝在房间看啾啾直播的连琛:操,好甜,好想犯罪。

作者有话要说:  琛!犯罪!打完春季赛就让你犯罪!(喂

v/b:晋江檐下月

感谢在2021-08-03 18:24:08~2021-08-04 20:48:18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y 50瓶;超可爱的爱丽丝酱~ 10瓶;古玩宝斋 5瓶;忙着上班还要追书的孤 2瓶;椋君、段琰、qweasd月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