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小鹦鹉被迫打职业[电竞] > 第96章 第 96 章
 
连琛看着屏幕里的啾啾眼神都快涣散了还在坚持直播的时候, 没忍住下楼去了训练室打算给人捞上来睡觉。

啾啾听见开门的动静,揉揉眼睛半眯着看走进来的连琛:“你怎么还没睡呀?”

连琛没有回答他,往他的屏幕上看了一眼, 替他说了句“太晚了,下播了”,俯下身退出了直播软件关了电脑。

啾啾困得有些不太清醒,就愣愣得看着他操作完, 被他牵着手上楼去睡觉了。

徒留熬夜留在直播间的观众看着这一顿骚操作和一个黑下来的屏幕上“主播暂时不在家~”几个字。

【什么东西??我还没反应过来??我迷迷糊糊的小甜心呢??】

【操神怎么知道小甜心没睡觉啊??】

【俩人不会睡一间房吧, 半夜醒了床边是凉的啥啥啥的】

【笔给你,你来写, 这个车不开出来大家都别睡了】

啾啾迷迷瞪瞪地躺下跟连琛说了晚安, 眼睛一闭就睡着了。

连琛:……?

第二天俩人起床的时候比平常更晚,厨房留下的饭菜都已经半凉了,连琛也懒得热, 把手机递给啾啾点了外卖。

俩人在训练室开了自定义模式一遍训练一边等外卖到。

“你俩今天怎么这么晚,苗哥刚刚来了你们都不在的。”shins说。

“他直播播的太晚了。”连琛解释道。

啾啾在一旁乖巧地点头。

shins一脸无语看着他, “他直播你还得守着是不是?咋的还能有人顺着网线爬出来吗?”

连琛懒得跟他抬杠,“苗哥来说什么了?”

“说春决的事儿, 还有要提前去录垃圾话。”shins说,“跟往年没差,今年估计是来提醒小玖和小野的,他俩没打过。”

“欸对了,小玖是正式归队了还是今天回家去?”rainy问, “事儿平息的差不多了。”

啾啾看了一眼林野, 如果他归队了的话,决赛不必问上场的又是他,他想到在家里看比赛的时候, 那个在赛场上意气风发的林野,有点于心不忍。

但是他也想跟连琛一起打决赛。

林野感觉到了来自啾啾的目光,冲他笑了笑,“小玖能上场的话还是让小玖上吧,我第一场比赛就打得半决赛,比赛前后人都是麻的,而且都是一个队的,谁打不是打呢?”

就像看穿了啾啾的内心想法一样开导他。

啾啾有些不好意思,欲言又止地看着他。

林野拿起水杯去倒水的路上没忍住想摸一摸啾啾的头,但一转头看见连琛在一旁,火速收回了手,“安啦。”

啾啾看着他的背影,深深的叹了口气,朝向连琛小声开口:“你说林野这么好个脾气怎么会跟景怀闹崩?怎么想都是我弟弟的错。”

连琛:……

过了约莫两个小时,苗哥走进训练室,看着俩人桌上没来得及收拾的外卖盒子,老妈子似的给他俩把垃圾都扔了后才重新回到训练室给他们讲春决的事儿。

“决赛除了俩新人,你们也没少打,小玖和小野是不要过分紧张,你们几个老油条我就希望你们不要过分的不紧张了。”苗哥说。

“啥啊,我可紧张了!!”shins坐在电竞椅上转了半个圈儿,面朝着苗哥。

ink在旁边毫不犹豫地揭穿他,“他不紧张,他刚刚还在说赢了打msi输了做openday,一点儿紧迫感都没有。”

苗哥眉心一跳,手中的资料卷起来就往shins的脑壳上敲:“还没开始就说输!你自己说是不是找打!”

shins觉得自己冤枉极了,他一脸委屈地抱着自己的脑袋悻悻地开口:“我没说这话,我说赢了msi,msi之后openday!!墨水儿就会冤枉我,糟老头子坏得很!!”

“反正只能说赢不能说输。”苗哥说,“这场春决赢下来后,msi如果能夺冠我们估计能谈成一个大的广告合作,大家都有份,直接给你们涨身价的事儿。”

“啥广告?”shins一听这个就来劲了,赶忙问道。

“暂时还没定,先要赢比赛,赢了后上层会去谈,谈下来了钱肯定不会少。”苗哥说,“你急什么?缺钱?”

“不缺。”shins说,“但我打算msi打完请个长假。”

“嗯?”队里的其他人都看着他。

shins虽然是个嘴上没什么正行的,但是打职业这么久以来,请假次数屈指可数,即使真的请假了也就是请个一天两天去陪自己女朋友,这一开口就是长假的,确实让其他几个人有些愣。

“msi结束到夏季赛是由一段空闲时间的,长假也不是不能请。”苗哥想了想,“你要干什么?”

shins难得腼腆:“请个假,我结个婚。”

“卧槽!!”

“尼玛真的吗这你伴郎都不用请了,咱们哥几个直接给你做伴郎!”

“你俩来吧,琛哥就算了。”shins看着连琛颇为嫌弃地摇摇头,“逼玩意儿长的太帅了,我怕他抢我风头。”

连琛:……我真谢谢你夸我。

“行。”苗哥很痛快地点了头,“比完赛你挑好时间告诉我,不过你不要因为要结婚了就懈怠比赛啊。”

shins点点头,这点还是可以做到的。

shins要结婚这件事儿不仅仅让除了连琛啾啾以外的单身狗艳羡,也激起了所有人的斗志。

拿俩冠军再送自己的兄弟去婚礼上多有面子?

“为什么不等s赛结束再结婚呀?”啾啾一边掰着手指头一边问,“春季赛、msi、夏季赛、s赛,四个冠军,拿到了再结婚不是更牛吗?”

这尼玛什么豪言壮志,苗哥都听愣了。

连琛在一旁捂着脸偷偷笑,自家男朋友一开口就是惊天泣地能怪的谁?

“咱……咱也不是不想拿大满贯,但是吧,s赛的水准跟春季赛还是有点儿差别的。”苗哥说。

毕竟s赛是来自各大赛区的顶级战队参加的比赛,而lpl的春季赛只是在这一个赛区里进行的比赛,lpl最为低迷的时候是三个队伍进了s赛都没有赢下第一轮就回了国,含金量不可谓不重,所以总有些人会说“没拿过s赛冠军也算冠军?”这种话。

“可是我们的目标不就是s赛吗?”啾啾的表情有些迷茫,“我觉得能行。”

啾啾在游戏上狂起来那是真的狂野又自信,连琛觉得自己根本跟不上他的思路,只好笑过了堪堪开口:“知道你强了,但咱们体谅一下恨嫁的shins吧,让他早点结婚早点完成心愿。”

啾啾“喔”了一声,“这样呀。”

shins也被他一番话说的哭笑不得,“是啊是啊,我想赶紧结婚。”

“行了回头批你的假结婚,咱们战队也放一天假去参加你的婚礼。”苗哥把歪了的话题掰正,“现在先来讨论一下春决的比赛。”

又是nhg,一场春季赛碰nhg要碰三回,前两次都没有赢下比赛,第三次就是决赛,这个压力摊到了每一个人的身上。

无论是选手教练还是分析师,每个人都在极力的针对nhg赶着对策。

他们在训练室里开会、复盘,翻看对手其他的比赛一遍又一遍。

到了晚上分析师和教练们都离开了基地,才开始继续自己的训练。

啾啾一边和几个队友轮流双排练配合,一边转着自己的小脑袋瓜思考怎么和nhg打比赛。

结束了训练后,啾啾也大致想出了对策,他暂且没有跟队友们提,因为不一定用得上。

“对了,”他问连琛,“之前shins提的那个垃圾话是什么?就是你以前比赛关在小房间里和对面说话吗?”

啾啾没有录过垃圾话,但是看过以前连琛参加的决赛,因为剪辑的缘故就像是双方的选手你一眼我一句地对话。

“也不是。”连琛解释道,“垃圾话是两边战队单独录的,其实就相当于向对面选手放狠话,你看到的对话的样子是剪辑出来的,”

“放狠话呀……”啾啾挠挠头,“我不会耶。”

连琛想到在knife还没出事的来找茬的时候,啾啾的“争取比赛时让knife更惨”和比赛结束后啾啾问knife的那句“两把比赛一共死了十九次,够吗?”心想这叫不会放狠话?

但他也没拆自家小男朋友的台,“就说说你对战队的想法和对对手的看法也可以,垃圾话环节不说狠话的也有很多。”

啾啾点点头说知道了,低着头琢磨自己该说些啥。

他跟nhg的选手们都没有什么交流,唯一有交流的就只有enjoy,交流完了还被连琛带着学习了一些奇妙的东西。

这该咋说嘛!

他晃了晃脑袋,先不想这些东西吧。

“对了连琛。”啾啾又开口。

连琛:“怎么了?”

“我们什么时候结婚呀?”啾啾眨巴着眼睛看着他。

连琛放在键盘上的手顿了顿,自家的红buff剩下最后一点儿血,被对方的打野从草丛里窜出来惩戒拿到了。

他赶忙回过神追着对方打野,不仅拿回了自己的红buff还拿到了对方打野的人头。

虽然看不见,但他知道藏在耳机下的耳朵一定也红了。

“shins拿了两个冠军就想结婚,咱俩要么拿四个也结婚吧?”啾啾在旁边丝毫没有意识到连琛开始泛红的脖子和脸颊,“可我有点怕你爸爸……”

队友们此时全都装聋作哑一副我什么也听不见的样子。

连琛一边按下回城键,一遍挪开耳机看着啾啾。

“向我求婚啊?”

作者有话要说:  我的啾,语出惊人——

小鸟心思太单纯啦,看队友跟对象要结婚自己也想结婚(

感谢在2021-08-04 20:48:18~2021-08-05 19:08:2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椋君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