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小鹦鹉被迫打职业[电竞] > 第97章 第 97 章
 
听到连琛这番话, 装聋作哑的队友们都看不下去了。

“要脸吗你琛哥??”

“什么叫蹬鼻子上脸,这就叫蹬鼻子上脸!”

连琛白了他们一眼,“怎么了呢?”

“没怎么没怎么, 您说什么就是什么。”shins漫不经心地点头,“队霸似的。”

啾啾挠挠头:“我没想求婚。”

在他的认知里和看的电视剧中,求婚的那一方又要准备玫瑰又要准备戒指还要单膝跪地的,他没有这方面经验, 虽然连琛应该也没有……但是他更想做那个被求婚收到戒指哭的稀里哗啦的被求婚者。

“那你这话问的什么意思?就问问我?”连琛一挑眉毛, 看着他,“还是说你在明示我?”

“是的!”啾啾正儿八经地点头, “在问问你, 同时明示你。”

“行行行。”连琛看着他的样子觉得好笑,上手揉了两把他的头发,“等拿到s赛冠军吧。”

啾啾撅着嘴又有点儿不满意了, “意思是没拿到就不跟我结婚了是吗??”

活一副小无赖的样子。

连琛无奈极了:“这话不是你提的吗?怎么顺着你的话说也挑起了毛病,你别找事儿啊。”

训练室里其他人听着这俩人调情, 神色各异,rainy无奈地开口:“行行好, 咱们这里一大帮单身的,姚锐意已经够刺激我们了好吗?”

shins嘿嘿嘿笑得像个二傻子。

“刺激你就刺激你,没刺激到我,我也有老婆,”ink说, “纸片人老婆我有千千万。”

rainy:……彳亍, 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

春季总决赛当天晚上,现场座无虚席,两队的粉丝都很亢奋, 观众席上只看得见亮着的灯牌和被举高的手幅,每个到场的人都在为自己支持的战队摇旗呐喊。

两队选手穿着属于自己战队的队服依次上台,分别站在摆在正中间那个奖杯的两边。

按照往常的惯例一样,在开场之前,先会放一段历年来各个战队夺冠的视频配上当年激昂的解说,选手们还没有坐进比赛席上,场馆里的气氛就已经被这份曾经的热血给点燃了。

在冠军集锦视频播放结束后,现场的躁动还没有停止下来,这种高亢的气氛一直延续到选手们走进了比赛台上,大屏幕上播放起了他们早上提前来到场馆录的“赛前垃圾话”。

选手们在台上调试设备,观众们在台下津津有味地看着两队录制的垃圾话。

首先放出的是上单组——

nhg的上单小竹:“怎么说呢,rainy的上单英雄选来选去就那么几个英雄,不知道今年的春决上能不能让我们看到一点新东西,我可是很期待看他掏出一些让人意想不到的英雄的!”

镜头切换到rg这边,rainy冲着镜头笑了笑,“上单最重要的应该就是抗压了?毕竟被戏称孤儿路嘛,不过我在对阵nhg的时候是真的没有过自己在‘抗压’的感觉。”

开场的火药味就这么重了,现场的观众尖叫声从垃圾话开始就没有停过。

打野组——

enjoy操着他那不标准的普通话,中间还要穿插两句韩语,等他录完后翻译把他说的话玩完完整整地说了一遍:“是一个很强的选手,但是我更强,虽然是打野组的垃圾话,但我更想跟rg的中单lian选手说——我虽然很喜欢你也觉得你很可爱,但是这不妨碍我在比赛场上把你打爆,小心你周围的任何一块草丛!”

连琛则是悠闲地摊在单人沙发上,“跟enjoy感觉没什么好说的,韩国的套路永远是一个样,运营运营运营,既然来了lpl,就让你看看什么是lpl的打野,见识下lpl队的血性,光会运营是不会一直赢下去的,冠军一定是我们的。”

连琛不知道对面说了什么,但是观众知道啊,有女孩儿们掐着嗓子大声喊道:“别血性啦!!你墙角要被挖了——!”

解说没憋住的“噗”的一声透过手麦传入现场每个人的耳中,场面一是更加滑稽。

中单组——

许阳双手交叠,翘着腿含着笑:“春季赛的决赛我已经很久没进过了,所以这次进了我就没想过输。lian是个很有天赋的选手,但是你还太嫩了,磨练两年再来吧。”

啾啾的头发绑成个小丸子,在连琛好说歹说下也没能换掉那个奇妙的大蝴蝶结发圈,他坐在沙发上有些拘谨,一本正经地对着镜头念着背好的台词:“嗯,虽然我是第一次上比赛场,但是我的水平我相信每个人都有目共睹,初生牛犊怕不怕虎我不知道,但我肯定不怕对面的中单,不信就来试试。”

他嘴里说着不可一世的话,面上却是一副正儿八经的样子着实有些喜剧效果,现场的笑声络绎不绝。

ad组——

nhg的ad毛毛:“听说ink选手一把年纪了还沉迷纸片人,扬言虚空之女卡莎是他的正牌女友,那今天我就来抢一抢你的女友,卡莎,拿来吧你!”

ink面上装着衣服疑惑的样子:“lpl每个选手提起来都有招牌英雄,让我想想啊,对面这位的招牌英雄是什么来着?你真的有招牌英雄吗?”

辅助组——

nhg的辅助小珂:“听说shins选手之前每场比赛女朋友都会在台下看,现在都不来了是不是因为女朋友都觉得你下一步要干什么她都看明白了?谁都能看明白的东西你猜我们有没有看明白呢?”

shins则是十分言简意赅:“这个冠军我是非要不可了,现在就希望对面别被我们打哭就好,哄人很难的,哄一个被自己搞哭的人就更难了。”

最后轮到了两边的替补,rg这边是中单林野,nhg那边是一个看起来就很稚嫩的辅助选手,这俩就跟约好了一样,垃圾话不说垃圾话,一个希望双方都全力以赴,另一个希望lpl可以更上一层楼。

“笑死我了哈哈哈哈哈你看我哥一本正经的‘不信来试试’,把他消音掉我甚至会觉得他在做什么播音员,说的是‘中央人民广播电视台’。”坐在vip席上的景怀丝毫没掩饰自己的笑意,毫不留情地嘲讽自家的哥哥。

自从景怀和啾啾的兄弟关系被揭穿后,景怀也懒得伪装自己去现场看比赛了,他直接联系啾啾找苗哥要了两张vip席,这个vip席不仅仅是在前排,更多的是选手家属或者高层来看比赛的,不会被打扰,而他来为了来看自家哥哥的第一场决赛,甚至推掉了一场综艺,以至于网络上看比赛的人比往常更多,其中景怀的粉丝就占了多出来的一大部分。

景策虽然也觉得啾啾呆呆萌萌的怪搞笑的,但自家大儿子的面子还是要维护的:“你也别说他了,你自己第一场演唱会紧张的两天没睡你还真当我不知道?”

景怀吐了舌头耸了下肩膀,赶忙岔开话题:“比赛开始了。”

大屏幕上已经放出了两边bp的界面。

rg不由分说地直接给连琛锁下了他许久未曾掏出过的英雄蜘蛛女皇,引来观众席尖叫连连。

解说a:“rg一抢蜘蛛,神的蜘蛛是有东西的啊,你enjoy要运营那我就拿蜘蛛直接抓崩你三路,看你怎么运营!”

nhg则是选下了ad卡莎和辅助锤石,这两个在赛场上地位一直坚挺的下路组合。

接下来选出了上单猴子和辅助派克。

解说b:“rg这场阵容……伤害很足啊,难道rg想打前期?”

解说a:“打nhg掏前期英雄也无可厚非,你们运营嘛,我直接前期给你们全部打炸了你还怎么运营?”

nhg第二手锁下了上单塔姆。

解说a:“塔姆打猴子,会好打吗?不太好打吧?”

解说b跟着点了点头,“但也不一定,据我所知小竹选手最近一直在苦练塔姆,再加上这个英雄刚刚进行了小重做,有可能是有专门的对策吧。”

两边各三个英雄选完之后,开始第二轮ban英雄。

ink一边听着分析师的话ban了英雄,一边开口:“派克也太狠了,这不是给了姚锐意k头的理由?”

shins嘿嘿一笑:“我的也是你的嘛!”

派克这个英雄有个特殊的机制,如果用大招击杀掉敌人的话,最近一名助攻的英雄能获得同等的击杀金币,俗称:你也有份。

ban英雄结束后,nhg给enjoy选下了永恒梦魇,rg这边选下了沙漠玫瑰沙弥拉和影哨阿克尚。

解说a:“我看到了什么??影哨???这英雄刚出才多久???lian就敢拿他打比赛了??”

解说b也同样一脸震惊,“这个英雄应该还在各个俱乐部的研究阶段吧?rg不愧是rg,这么短的时间内已经能掏出新英雄了吗?”

不仅解说震惊,nhg的中单许阳同样震惊。

“卧槽?给你留的ter位感觉白留,我们根本没研究过怎么打影哨这个东西啊。”上单小竹说。

不同的英雄都有着ter的英雄,也有被ter的英雄,比如刷子英雄怕高爆发,位移英雄怕蛇女的地缚类技能,爆发英雄怕半肉,而影哨这个英雄因为出来的时间太短,根本没人想过这个英雄会被拿出来打决赛。

nhg的分析师也只得临危不乱地选择最优解,让许阳拿了一手推线快伤害高的瑞兹。

rg对战nhg第一场比赛正式开始——

作者有话要说:  新英雄什么时候能上赛场我没有太注意过,我印象里上一个英雄佛耶戈一直没能上场是因为有bug,影哨如果没bug就应该可以上了吧(

感谢在2021-08-05 19:08:20~2021-08-06 23:22:18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清水秋野 16瓶;阖 4瓶;qweasd月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