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小鹦鹉被迫打职业[电竞] > 第98章 第 98 章
 
比赛前几分钟, 双方都在小心翼翼地试探,尤其是中单两名选手。

啾啾拿着影哨倒是想上前打,但奈何许阳一直不跟他正面打, 只要啾啾有一丝丝想上前的意思,他必后退,整的啾啾无奈极了。

“他玩瑞兹怎么都不推线的呀,我碰都碰不到他!”啾啾嘟着嘴有些不满地说, 操控着影哨一边清兵一边找机会pock对面。

就在啾啾还在和许阳周旋的时候, 语音播报里突然响起了一声“first blood”。

“可以啊这个勾。”ink拿到了第一个人头,美滋滋的补刀点塔回城补装备。

卡莎锤石虽然万金油, 但是派克沙弥拉二级时候的一套爆发只要被控住了基本上不闪就死, 对方的锤石为了防止卡莎跟他一起送掉双杀,只好身先士卒挡在卡莎面前,减少伤亡率。

解说a:“rg真的是每一条路都不能小看啊, shins这一手闪现eq给了沙弥拉极大的输出空间,如果对方不是个锤石的话, 卡莎一定活不下来。”

解说b跟着点头:“确实,他们队内没有哪一名选手是可以小瞧的, 但是nhg的选手能力也是不容小瞧的,这场比赛的精彩程度一定不比s赛差!”

下路开花后,连琛在河道逮到了刷河道蟹的梦魇,想也没想就带着自己的小蜘蛛上前,同时喊啾啾去河道。

俩人在河道蟹旁博弈, enjoy不交魔免盾连琛就不交吐丝。

啾啾推完线开着隐身就往河道走, 一直到自己的攻击范围内,他直接上前aq打出三环,然后勾中龙坑的墙体荡秋千, 眼见着梦魇的血量致残,他对着河道蟹惩戒回下一口血,往自己的野区跑,此时的蜘蛛哪里肯放走他?她从人类形态变成蜘蛛形态,一跃到空中,跳到梦魇的旁边,大蜘蛛和小蜘蛛十分努力的对着梦魇啄着,连琛拿下了这个人头。

“还真别说,阿克尚这个英雄机动性又高伤害又足手还长。”连琛拿下人头后还不满足,把对面半块儿野区剩下点的东西全部刷了个干净,慢悠悠地开口。

“也就拿的到这一把了,下局你看对面ban不ban。”rainy说。

推完线回家补了一波装备的影哨上线后更加放肆了,啾啾恨不得勾对面的塔去强杀瑞兹,他在敌方塔下蠢蠢欲动,连琛切换视角注意着他的动静,“别上头,稳点儿打。”

“喔——”啾啾闻言把兵线往后带了点儿,许阳蹲在自己塔下看着啾啾的动作有些不可思议。

“不是吧?我都装成这样了他居然没越塔杀我??”

开着扫描蹲在自家f6窝里的enjoy没蹲到中单,看到他往后撤,果断地往下路去了,“抓波下,抓完小龙。”

等到enjoy在下路露了头,原本往后撤的啾啾突然上前,勾中对方的塔朝着瑞兹的方向摆荡,从钩锁上下来后立马接技能打三环,瑞兹反应过来后朝着他的方向放了个禁锢,被啾啾闪现躲掉后,瑞兹的头上出现了影哨的大招锁定。

啾啾一边逃离塔的攻击范围,一边给大招填充子弹,等到子弹填充完毕后,所有子弹射了出去。

新英雄虽然大部分选手不会拿他上赛场,也不会针对这个英雄分析,但是出新英雄的时候,没有一名中单选手会不去玩他,瑞兹知道影哨的机制,调整走位,把塔卡在他和影哨中间,啾啾的r只有一发子弹命中了瑞兹,其他都打在了塔上。

许阳喘过气来,站着回城,突然从天而降一只大蜘蛛,他的屏幕黑了下来。

“卧槽?”许阳还没有反应过来,蜘蛛是从f6的位置来的,这个enjoy蹲啾啾的点最后却成了蜘蛛击杀他的一个位置。

中路拿到击杀,下路也打得如火如荼,锤石丢出去的勾被沙弥拉w挡了下来,但鉴于自家打野在下路,锤石直接闪现e中两个人,把俩人往回拉。派克被拉回去的瞬间也反映了过来,开着e冲向了对面两个人,一道残影眩晕住了下路两人,带着魔免盾的梦魇逃过一劫,开e恐惧沙弥拉。

沙弥拉没有向后撤,恐惧一结束果断地交出闪现治疗,e到被派克消耗的差不多的卡莎身边,一顿输出先收下卡莎再拿下锤石,然后自己死在了梦魇的手上。

解说的声音有些颤抖:“lpl!打架赛区才是lpl!这一波一换二是根本不亏的!!”

不仅不亏,rg甚至觉得赚死了,只剩梦魇一个人是没办法打小龙的,蜘蛛和影哨俩人往上走逮住了塔姆一顿胖揍,给影哨拿下了人头后三个人顺带拿下了先锋,啾啾甚至胆大地钻到对方上半野,等着十几秒的蓝buff刷新,还给自己拿了个蓝。

这一手叫雁过拔毛。

开局到现在,这局游戏的节奏掌握到了rg的手上,可以说只要rg没有队友突然犯病,这局比赛nhg多半是没了。

三路的经济和经验都比对面要好,而且每个都是输出不菲的英雄,压得对面叫苦连连。

这个时候enjoy的运营就没有那么有用了,交换资源?自家队友没有线权,也就丢失的视野权,并且辅助也不能脱离ad跟他去游走,一旦留ad一个人在下路,沙弥拉和派克俩人越塔强杀就跟捏死一只蚂蚁一样容易。

下路拿下了一塔,对面中路的塔在许阳的拼死保护下虽然还在,但是已经摇摇欲坠了。

“我们大龙,rainy去单带缠着对面。”连琛一边打信号一边往大龙的方向走,这个时候中下两路每个人的装备都比对面多了起码一个小件,四个人到了龙坑后就开始对着大龙一顿锤。

猴子这个英雄的恶心人能力在这会儿体现的淋漓尽致,他的两段大招伤害高控制足,对面要追他他就开假身撤,对面不追他他就开r上前缠着对方。

“欸,你追我逃,插翅难逃。”rainy恶心着对面的同时,还在精神污染队友。

shins一边rua大龙,一边嫌弃地皱眉,“闭嘴吧你,别逃了!!”

rg拿下大龙,猴子一个不慎,被锤石勾中了真身没能逃掉,在对面俩人的追击下英勇去世,同时对面另外三个人拿到了小龙。

“哦哟,你追我逃,你逃不掉?”ink站在龙坑里仗着大龙buff快速回城,“大龙给你了一张体验卡和三百块钱,满足吗?”

rainy“嘁”了一声,不太想搭理他。

“别贫了,”连琛听着头疼,“中路团了。”

两队人在中路周旋,真要论起来他们这个阵容的缺陷就是开团能力和poke能力不足,对面和他们极力拉扯,拉扯的同时poke,团还没开始打rg这边的前排血量就少了三分之一。

意识到这么在中路周旋不太行的rg刚想后撤,梦魇关了灯就朝着沙弥拉飞了过去,同时塔姆潜下水在人群里钻出来,对面反打了!

解说语速飞快:“这波nhg开团开的很果断,rg这边阵容缺陷就是伤害溢出但是开团能力不够,沙弥拉直接被梦魇切死了!梦魇金身续命!!”

瑞兹在一旁疯狂偷输出,他的技能会扩散到周围英雄身上,真的让瑞兹舒舒服服的偷输出他们是没办法承受的住的。

蜘蛛想也不想地上前配合影哨拿下了瑞兹的人头,拿完后立马转头切对方卡莎。而派克和猴子则在后方对阵梦魇和塔姆。

一阵混乱的团战结束,nhg仅存只剩一丝血皮的塔姆开着盾灰溜溜地往后跑,rg这边则是剩了影哨和猴子两个残血的难兄难弟。

啾啾开着w贴墙就往塔姆的方向走,开r标上了对面的塔姆。

整个中路一条平坦大道,没有任何阻挡物,在塔姆盾消失的瞬间,影哨的子弹砰砰砰地打在了塔姆身上,塔姆无力回天,人头被拿了下来。

解说b:“一波精彩的团战!!!”

影哨和猴子俩人分别带着上中两路兵线,而因为击杀掉塔姆从而复活的沙弥拉也跟着啾啾去了中路带线,直到对面复活仨人才回了城。

此时上下的两条兵线都被推到了对方二塔,而中路则更甚,啾啾甚至直接拔掉了中路门牙和对面的水晶!

三个人回城后,自家队友也全都复活,趁着对面清线的时候五个人瞬间就打掉了小龙,抱团到了对面高地。

梦魇关了灯想重现中路的那波团,却发现沙弥拉出了个有解控功能的“水银弯刀”,而啾啾的影哨则是揣了一块秒表,他只能飞蜘蛛、猴子或者派克。

猴子切不死,蜘蛛太灵活,enjoy咬咬牙飞向了对面的派克。

人虽然飞出去了,但他也知道这局比赛他们没有希望了。

派克被切死,沙弥拉单靠技能穿插平a将他击杀了不说,还直接让他刷出了s评级,开着大招冲进了人群。

伴随着沙弥拉开了大招冲进人群的语音,ink在人群里乱窜躲着控制技能以免大招被打断,影哨的钩锁直接勾在了对面的基地上,和沙弥拉俩人一个转圈圈一个荡秋千,完成了一波一换五,推掉了对面基地,rg率先拿下了一分!

离开比赛台回到休息室的途中,观众的欢呼声比他们所想的还要高亢。

“开了个好头。”苗哥赞许地拍拍每个人的肩膀,老父亲一样慈祥地看着他们,“好好打,好好打。”

shins被他肉麻的眼神看得浑身不舒服,“苗哥,你表情正常点,春季赛而已,咱们战队春季赛的奖杯俩呢,你别这么吓人。”

苗哥瞪了他一眼:“谁嫌奖杯多?啊?你嫌奖杯多啊?”

shins连忙摆摆手说不敢不敢。

啾啾脸上挂着笑,他抬眼看站在他身边的连琛,连琛也在看着他。

“看我干嘛?”啾啾凑过去小声说。

连琛笑了笑,微凉的嘴唇贴上啾啾的耳朵:“基地奖杯是很多,但跟你一起拿到的奖杯意义不一样,所以我们电竞小甜心能不能带我赢,拿到冠军?”

作者有话要说:  苗哥:讲小话的这两个人出来讲讲你们有什么事是队友不能听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