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小鹦鹉被迫打职业[电竞] > 第101章 第 101 章
 
玩气球算什么奖励?想不通, 难道连琛想要跟他在房间里吹一晚上气球吗?还挺有童心。

啾啾关上门脱下衣服,刚想进去洗澡,手机响了起来。

他把脑袋从衣服的领口钻出来, 接了电话。

“儿咂,你人呢??”景策的声音有些迷茫了,比赛和采访结束后他在场馆外等啾啾给他回电话,等到现在都没等到。

啾啾脑瓜子嗡地一响, 完了, 他给了老爸和弟弟门票,夺冠夺得晕晕乎乎的把爸爸和弟弟忘在场馆了!

“啊啊啊我我在基地——”啾啾话还没说完, 就听见了那边景怀的声音隐隐约约传了进来。

“我就说他可能把我俩忘了吧。”

啾啾嘿嘿一笑掩饰自己的尴尬, 想到刚刚苗哥说的话,赶忙开口道:“你们要不要先过来基地?晚上庆功宴一起来?”

“可以吗?”景策问,“这不是你们训练部内部的聚会吗, 我们去不合适吧?”

“没有啦,苗哥说都可以来。”啾啾说。

“那我先带你弟弟去你们俱乐部吧?”

“好!”

啾啾拿着衣服去了浴室, 四月中旬的j市已经过了穿棉服的日子,他洗完澡出来穿了一件卫衣, 卫衣外面套了一件淡蓝色的条纹衬衣,下面穿了条浅色牛仔裤,整个人就显得十分青春活力有朝气。

他的蝴蝶结发圈儿被比赛采访结束后在车上就被连琛收走了,他只好用平平无奇的彩色发圈绑住自己的头发。

等他下楼走到客厅的时候,景策不知道在哪里, 景怀被shins和丁婷两个人卡在沙发中间坐着, 面上带着一丝礼貌又不失尴尬的微笑。

他听见有人下楼的动静,忙转头往后看,用眼神示意啾啾:“哥, 救我——”

啾啾假装看不懂那个眼神,“婷婷姐好像很喜欢景怀?我记得shins还为了你找他要过门票来着。”

丁婷忙不迭地点头,“我做梦都没想到我陪锐意来庆功还能跟我的小爱豆在一桌吃饭,我太激动了啊啊啊!”

景怀的粉丝虽然多,但是虎皮大哥和景策还有经纪公司把他保护的很好,没有粉丝单独在他面前表达过对他的喜欢,丁婷这一出给景怀整不会了,他只能礼貌微笑应对丁婷。

索性丁婷看起来就是个理智粉,表达了自己对景怀的喜欢后,看出景怀的窘迫便也不再打扰自家爱豆,和shins小声说着话。

虽然是小声吧,但是啾啾和景怀还是听的一清二楚。

“景怀跟小玖这样看起来就真的很亲兄弟了,长相性格都像。”

他俩对视一眼,莫名想到了对方的游戏水平和唱歌水平,没忍住叹了口气。

没一会儿连琛也从楼上走了下来,景怀挥了挥手跟他打了声招呼。

“都在啊。”连琛冲他颔首,看了一圈儿基地的客厅,除了景怀和丁婷,还有rainy的一个铁子,“景怀你一个人来的吗?”

景怀摇了头,“没,我爸在给我妈打电话呢。”

话音未落,景策已经挂了电话和苗哥一边唠嗑一边回到了客厅,他看了一眼啾啾,“哟,每次看你穿的都是你们那个队服,这么一穿起来还挺青春活力的。”

啾啾嘿嘿一笑,景策朝他丢了一串儿叮当响的东西,啾啾下意识地接了过来。

“什么呀?”

“房,刚过户到你那里,正好你又夺冠了,就当庆祝吧,就咱们家别墅区里另外一栋,隔得不远。”景策解释道。

景怀一脸不可置信,“不是吧爸??我怎么没有??我之前很多演唱会也很成功啊!”

“你没成年,你哥下个月就成年了。”景策言简意赅。

“有钱真好,夺冠礼物送房。”shins咂舌,小声冲丁婷说。

丁婷闻言笑了笑,“咱们又不是没房子。”

一群插科打诨,俱乐部里陆陆续续走进来许多面熟的人,教练团、分析师、甚至还有rg高层的几名管理人员都聚在了一起。

“差不多齐了?齐了去吃饭吧,包了个火锅店。”苗哥大致数了数人头,说道。

丁婷和rainy的朋友跟俱乐部的车,啾啾和连琛则是坐上了景策的车,其他的人各自分配都上了车,朝着火锅店开去。

一家人坐在一辆车上,气氛就更为舒缓了,啾啾在后座躺着,脑袋枕在连琛的大腿上,“爸,你给我房子干嘛呀?”

“景怀成年了也有,”景策说,“而且瑶箐不是在照顾连琛的奶奶吗?回头如果连琛想的话可以把他奶奶接过来,两家就算亲家嘛,住的近我们偶尔也能去串串门,照顾老人家也方便。”

连琛愣了一下,他没有想到景策想的是他,“我不用……”

景策摆摆手,“别说不用,就我儿子那个工资在我那边买房起码工作个二十来年,还要房价不涨,你跟他一样的工作工资应该也高不到哪里去。”

连琛想了想,还是不告诉景策自己的年薪大概比啾啾十倍还高这件事儿吧。

“爸,琛哥的工资——”景怀想了想,“你记不记得之前林野来咱们家的时候说他年薪只有一万多两万块钱,说他们这一行顶尖选手年薪高的一年可以拿到几千万,还有广告代言转会费。林野说的顶尖选手就是琛哥,我哥那个工资跟他没法儿比。”

景策愣了愣,“咋还工资不一样呢?”

“这有什么,我演出拿的钱也比别的十八线小歌手拿的多啊。”

“这样啊。”景策点点头,“那我家大儿子是最穷的,惨。”

突然被cue的啾啾:?

“什么呀,我都没用过钱,工资卡我都不知道放在哪里了。”啾啾侧靠在连琛大腿上,纤长的睫毛在他眨眼的时候会碰到连琛的裤子,“我都不花钱,我是最省钱的。”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啥都是琛哥给你买的。”景怀嗤了一声,毫不留情地揭穿了自家的哥哥,“你花的都不是自己的钱。”

连琛笑了笑,“他确实不怎么花钱,衣服也不挑,吃饭也不挑,给他买衣服都买十块钱一件的。”

啾啾不可置信地从连琛腿上弹起来,揪起自己的卫衣瞅了两眼,又瞅了连琛一眼,“十块钱一件??”

十块钱一件,还没一个豪华煎饼果子贵!!

连琛憋着笑沉重地点点头,“对,能穿不就行了。”

景怀是能看出啾啾这件衣服的标的,一件卫衣大几千,但他哥哥不知道他也不说,“对啊,十块钱一件怎么了,能穿不就行了。”

啾啾想吐槽却又无话可说,怔在那里“你你你”你了半天,一句完整的话都没憋出来。

景策听着仨人瞎胡闹,表情是说不出的满足。

“行了别闹了到了。”景策停好车,招呼着三个人下车走进火锅店。

店里先到的是分析师一车人,他们四个下车后跟分析师和教练组的教练们打了声招呼,随便找了个位置先坐了下来,反正整个店都被俱乐部包了下来,坐哪儿都一样。

啾啾整个人还沉浸在“连琛给我买十块钱的衣服”里,弱小可怜又无助。

没一会儿,苗哥那一车人也到了,一行人说笑打闹走了进来,看见坐在椅子上闷闷不乐的啾啾。

“哟,小玖这是咋了,出门之前还开开心心的,怎么一到地方就这副样子了。”苗哥问。

啾啾委屈地起身揪着苗哥的袖子,“苗哥,连琛给我买十块钱一件的衣服!我上次看他点外卖,那个煎饼果子都要十八块钱!!”

苗哥看了一眼啾啾卫衣上的logo,啥啊,fake都不止十块钱啊!

苗哥觉得好笑,揉了揉啾啾的头发,“别听他乱扯,真十块钱一件我这就给他打两千让他给我来两百件。”

啾啾撅了撅嘴,还打算告状,就被连琛扯走了。

“怎么还告状?”连琛好笑地看他,“乱撒娇了是吧?”

啾啾点头:“是的!”

连琛没好气地拍了拍他,带着他坐回了位子上。

整个火锅店的大厅就他们四五桌人,显得有些空旷,但是完全不安静。

每个人都对这个零封对面拿到的冠军有说不出的话,一群人叽叽喳喳闹了半天,连服务生上菜都没有注意到。

“小怀也在台下看比赛对吧!!”shins一手牵着丁婷,一边跟景怀说,“我那一手派克,是不是很强,小怀玩不玩英雄联盟,哥哥带你上个分!”

在一旁安静喝水的林野“扑哧”一声,水喷了大半。

啾啾瞅瞅林野,又瞅瞅这个大言不惭说要带景怀上分的shins,没忍住笑了出声。

丁婷用肘弯捅了下shins,“人家哥哥是小玖呢。”

shins恍然大悟,“也是。”

啾啾连忙摆手:“别看我,我不带他!!”

景怀倒吸一口气,没好气地“啧”了一声,不满地开口:“你这么不给我面子?那你唱首歌吧,庆祝你们夺冠了。”

shins想起自己生日那天听到的啾啾唱的生日快乐歌突然一阵胃疼。

“这就不必了吧。”shins说。

坐在一旁迟迟没有开口的林野擦干净桌上和自己身上的水,缓缓开口,“别带他,他打游戏的水平还不如小玖的唱歌水平呢。”

景怀也没想到林野会突然开口,愣了愣,“干嘛呀!你之前跟我玩游戏都不嫌我菜!”

“我没说出来而已。”林野说。

连琛涮了肉片夹到啾啾的碗里,啾啾满意地埋头吃。

一顿饭的时间林野跟景怀没再有别的交流,但是看得出来景怀的心情比来的时候还要好了。

具体体现在,shins提及了他和丁婷的婚礼,想让五个队友给他做伴郎,而景怀自告奋勇说可以在他的婚礼上为他们唱歌。

作者有话要说:  车,没开出来,先让他们吃个饭,明天一定(喂

感谢在2021-08-09 21:32:37~2021-08-10 21:06:09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47424719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一个有趣的名字 2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