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小鹦鹉被迫打职业[电竞] > 第107章 二合一
 
第一天比赛结束后, 在第二天的下午,苗哥接到了拿错行李箱的人打来的电话,没多久一个成熟的知性女性拎着行李箱找到了酒店, 和苗哥互换了手上的行李箱。

苗哥接过对方递来的箱子,给了啾啾,说了句:“你看看有没有少什么东西”后把对方的箱子还给对方,“您也是, 先当面检查一下避免不必要的误会。”

啾啾立马把行李箱放倒打开, 仔仔细细看着里面的东西有没有遗漏,那名女性也是一样。

啾啾看着自己的衣服和宝贝外设眼泪都要飙出来了, 天知道他穿连琛的衣服有多难受, 今早在房间的时候还踩到自己长了一截儿的裤腿险些摔倒。

“我这边没少。”女人说,“麻烦您联系我了,我出差打开箱子一看就是个键盘给我吓了一跳。”

啾啾蹲在地上抬起来看着对方, 眯着眼笑着说:“我也是,没少东西。”

“这就好。”苗哥长吁一口气, 看着那个女人,“也麻烦您跑这一趟了。”

苗哥和女人互相道谢, 啾啾仔仔细细地把箱子关上,朝着女人颔首:“麻烦您啦!”

待到对方离开后,苗哥拖着啾啾的箱子跟着啾啾上了电梯,把他送回了房间。

房间门被刷开后,苗哥有一丝疑惑:“这就是你和连琛换的房间?”

房间里没来得及收拾, 一张圆形的大床因为啾啾睡姿诡异导致床单凌乱, 怎么看都像一副俩人在床上打了一架的样子。

啾啾点点头,“是呀,工作人员说就只有这个房间了。”

苗哥呆滞:“你俩住着不觉得诡异吗?”说完后苗哥伸手拍开了门口的总控灯, 房间里瞬间亮起暧昧的粉色,“这也太诡异了啊!!”

啾啾打着哈哈蹲在地上打开箱子掏出自己的外设抱在怀里,撒着娇把苗哥推出房间,关了门去了训练室。

“哟?”位置最靠门边的rainy听到动静瞥了一眼,“小玖行李箱拿回来了?”

啾啾笑眯眯地点头,把外设插上,往电竞椅上一靠,美滋滋。

“连琛,你俩那个房间你真的不觉得很怪吗?要么我再跟酒店这边问问还有没有空房间吧?”苗哥还震惊在那暧昧的粉色灯光和凌乱的圆形大床上。

“房间咋了?”shins把耳机摘下挂在脖子上,八卦道。

他们几个都没去过连琛的房间,每天都是连琛和啾啾先去敲他们的房门。

苗哥拧着眉:“像情侣酒店,我觉得有点奇妙。”

“奇妙什么。”连琛说,“睡哪儿不是睡,在房间呆的时间又不长,一回去倒头就睡了谁在乎那么多。”

听着他这番话的队友们腹诽:“得了吧你就忽悠忽悠苗哥!”

偏偏苗哥还真的被忽悠住了,觉得连琛说的有道理,“也对,那就这样吧。”

真好骗啊。

·

小组赛的最后三天分别是a、b、c三组一组一天比赛,c组排在最后一天,三场比赛分别是晚上十点、凌晨一点和凌晨两点开始。

“每次打msi我都觉得这个比赛时间真的是阴间啊。”ink打了个哈欠,无情地吐槽道。

“再阴间也就这么几场,也得亏msi赛程短,加把劲。”苗哥拍了拍ink的肩膀说。

时间阴间归阴间,当他们坐上比赛台戴上耳机的那一刻,每个人都是无比清醒思路清晰的。

整个小组赛rg打的都是轻松加愉悦,这都要归功于抽了个好签的苗哥,lpl打外卡就像爸爸打儿子,在小组赛中他们以全胜的战绩拿到了c组第一,稳稳当当地进了第二轮对抗赛。

a组死亡小组,lck和lcs的两支队伍七三开,那支被分在同一组的倒霉外卡队从抽签结束就差不多也比赛结束了。

整个小组赛里rg都没有掏出新研究的套路,有几把比赛甚至还是让林野上场练手,美其名曰:熟悉世界赛的氛围。

当天比赛结束后,有三天的空闲时间,三天后开始为期五天的双循环对抗赛。

连琛打开手机,翻看微信群里苗哥发的对抗赛赛程。

“十七号九点打aks,十一点打ose……”连琛轻声念着,扭头看了一眼站在他们身后的苗哥,“这是你给小玖准备的生日礼物吗?”

头两天都是打b组的外卡,十七号接连碰上另外两个赛区,也不知道苗哥这个手气该怎么形容。

苗哥一怔,“我都差点忘了这茬,那天小玖生日啊,那让小玖早上起来就开始许愿当天两场比赛都能赢吧?”

啾啾:??

“苗哥基本操作,去年我生日的时候他也这么说过,让我许愿当天比赛能赢。”连琛说。

“然后赢了吗?”啾啾问。

连琛轻咳了一声,“就,许愿这种事本就是逆天而行……”

啾啾了然地点头:“那就是输了。”

苗哥啪啪给俩人脑袋上一人来了一下,“别说晦气话,比着赛呢别说输不输的。”

“苗哥。”ink十分严肃地看着他,“你如果哪天不做战队经理了,你出家吧,我觉得你好虔诚。”

苗哥还没来得及说话,啾啾开了口,唱着不在调上的歌——

“把你捧在手上,虔诚的焚香。”

苗哥觉得自己带这么帮人真的是见了鬼了,没好气地让他们专心训练,逃离了现场。

皮完了,几个大小伙子乖乖开始训练。

不知过了多久,啾啾放在桌上的手机响了“嘀”的一声。

他拿起手机看了一眼,是景策发来的短信:“儿咂,快生日了,你虎哥有空去悉尼看你比赛,你有没有什么要带的?”

啾啾拿着手机抬眼,“我爸说我生日虎叔会来看我比赛,问有没有什么要带的。”

一听这话,到了饭点还迟迟不愿意去餐厅吃饭的一众人眼睛顿时就亮了。

“有有有!!带点儿泡面吧!!我已经不挑了,我不想吃西餐!”shins高举起了手连忙说到。

“我也想吃点儿国内的东西,我想吃米饭,白的,一粒粒的米饭。”rainy叹了口气。

ink跟着点点头,“我也是,我想吃中国菜。”

啾啾吃着西餐其实觉得还好,虽然连续吃了一周是有点腻了……

“知道啦。”啾啾说完,把手机递到嘴边,给景策发了语音条。

“老爸,我队友说吃不惯这边的菜,问能不能带点儿泡面……”啾啾说。

景策很快给他回了个“ok”的表情。

“也是没谁,委屈小玖了,生日在异国他乡吃泡面,真是闻者伤心见者流泪。”shins擦了擦眼角并不存在的眼泪。

“听起来好像是有点惨。”连琛揉了一把啾啾的头发,“那怎么办?”

“没办法呀,谁叫我是个小可怜呢。”啾啾撅着嘴慢悠悠地说。

连琛轻轻刮了下他的鼻子,“先去吃饭吧,再不去餐厅关门了。”

即使他们对悉尼这边的饭菜不情不愿,但碍于不吃饱怎么有力气打游戏呢?还是拖着沉重的身躯去了餐厅。

他们去的时间有点晚,餐厅只剩下稀稀拉拉几队人,rg走进餐厅的时候正巧碰见aks的人走出餐厅。

“前两天打土耳其那个队,真的就纯粹的虐菜,这种水平在韩服也就是个黄金吧,外卡就是外卡,登不了台面。”

“lcs这次的队伍也没有什么好打的,除了会拖还会什么?跟他们打比赛真的烦。”

“之前不是说rg的中单挺强的吗?我看他们比赛觉得也没什么亮眼的地方啊。”

“lpl嘛,水平你又不是不知道。”

全队唯一能听懂这些人交流的只有连琛,但其他的人虽然听不懂他们交谈的内容,那带着讥讽的lpl三个字还是能听的清清楚楚的。

待到aks的人走出餐厅,啾啾拍了拍连琛,“他们说什么啊?”

“不是什么好话,不用管。”连琛说。

这些话他一个人听懂了就得了,说出来影响大家的情绪就没有必要了。

shins翻了个白眼冷哼了一声,“这帮人嘴里能说出什么好话来?估计又是在说lpl不行呗。”

“我是真的奇了,lck都不管选手素质的吗?”rainy拧着眉毛,不解地问,“这算公然挑衅吧?”

“说算也算,说不算也不算。”连琛叉了块儿牛肉塞进嘴里,“毕竟如果你对着他们骂傻逼他们也不一定能听懂。”

“他们是真傻逼。”shins说,“得瑟个屁!”

shins把仿佛把面前的牛排当成了aks的几个人,恶狠狠地一口咬了下去。

·

五月十七日比赛当天,啾啾从早上就开始兴奋,平常都要睡到块中午才醒的他,这一天九点不到就醒了,他躺在床上左翻翻右挪挪,连琛已经习惯了啾啾这些睡梦中的小习惯,以为啾啾还没醒来,便稍微施了点儿力把他箍在了自己的怀里。

啾啾的后背贴着连琛的胸膛,啾啾能感觉到有个啥玩意儿一直贴在他的大腿上。

“连琛,我醒啦……”啾啾伸手往自己后背拍了拍,小声说道。

“嗯……”连琛迷迷糊糊地拉长了尾音,半眯着眼看着怀里这颗粉色的脑袋,按在他腰上的手轻轻捏了一下,一个吻落在了啾啾的后脑勺上,“醒这么早?”

“过生日耶,有点兴奋!”啾啾感觉到连琛箍着他的手有些松了,忙不迭地转了身面对着连琛眨巴着大眼睛看他,“第一次过生日!”

连琛闻言轻声笑了笑,嘴唇贴上啾啾的嘴唇,不带任何情/欲地碰了碰,“生日快乐。”

啾啾嘿嘿一笑,对着连琛的额头“啵”了一下,跳下了床去洗漱了。

接近下午的时候,虎皮大哥拎着一个大的行李箱风尘仆仆地到了他们的酒店,一个电话打来,苗哥把他接到了自己的房间。

虎皮大哥看着苗哥房间的设备,没忍住皱了眉,“选手也是这个房间吗?小玖能睡好吗?”

苗哥一愣,看了一眼房间内的设施,教练组的房间还不如选手的,苗哥苦笑着摇了摇头:“选手的房间好一点。”

虎皮大哥这才松开了一直皱着的眉头,蹲在地上打开了行李箱,箱子里除了两件衣服外,满满登登摆满了食品。

方便面、自热火锅、自热米饭,甚至还有几罐辣椒酱。

苗哥看着这一箱东西一怔,随后带上了笑容,“队里几个小孩儿让带的吧?辛苦了。”

“没事儿,不辛苦,景哥也怕小玖在这边吃不好。”虎皮大哥看着行李箱的东西皱了皱眉,“虽然这些玩意儿能少吃也少吃吧。”

苗哥笑了笑,“一起吃个饭然后去场馆吧。”说着苗哥带着虎皮大哥去到了训练室。

训练室里几个人已经在拆外设塞进自己的包里了,听见动静后下意识地抬头。

啾啾看到虎皮大哥后眼睛一亮:“虎叔!!”

比他眼睛更亮的是shins:“虎叔!泡面!!”

虎皮大哥:??

“别贫,现在去餐厅吃饭。”苗哥白了shins一眼。

“为啥??虎叔没带吃的吗?”啾啾抬着头跟虎皮大哥对视。

苗哥叹了口气,“你们这段时间一直没吃这种刺激的东西,怕你们吃完胃疼或者闹肚子影响比赛。”

行吧,苗哥说的有道理。

shins一脸哀怨地跟在大部队后面,嘴里还念念有词:“我就等今天这一口!就等这一口呢!!”

晚上有比赛,要上场的选手都没吃太多,一来怕吃多了犯困,二来实在是不想再吃这些东西了。

吃完饭后,一行人到了比赛场馆,准备了一段时间后,九点的比赛开始了。

“别紧张,好好打。”苗哥目送五个小孩儿上台,看起来比他们还要紧张。

苗哥本来想说让虎皮大哥跟着一起坐在后台通过大屏幕看比赛,虎皮大哥却说自己已经买了票,让苗哥跟他一起去观众席。

苗哥有些为难,他虽然经管着战队大大小小的事务,但是在后台分析数据也有他的份,他不能贸然离开教练团。

虎皮大哥看出了他的为难,“不方便吗?”

苗哥苦笑着点点头,“我们这边也要做数据的。”

“那把小野借我吧。”虎皮大哥说,“这可以吗?”

林野作为替补,留在后台或者去观众席看比赛对他们而言并没有那么重要,苗哥说了句注意安全就把林野扔给了虎皮大哥。

林野一脸懵逼地从后台被带到了vip席。

“虎叔?”林野喊了他一声。

虎皮大哥挑了个合适的坐姿,往后一靠:“主要是我看不懂小玖这个比赛,我怕我在观众席睡着,你来陪我唠唠。”

林野迟钝地点了点头说好。

景家每一个人对景怀的这个好朋友就像对亲儿子一样,虎皮大哥也不例外,林野跟他相处起来并没有什么负担,比赛一开始就开始凑过去低声讲解。

“给我拿个吸血鬼吧。”啾啾看着对面的阵容,开口道。

分析师有些犹豫,吸血鬼这个英雄上场率不高,如果前期没起来的话后期并没有什么太大的作用,但是在春季赛中啾啾的比赛又告诉他应该信任这个跟他们打了一个赛季的天才中单的选择。

“有把握吗?”分析师问,“对面的中单是aks的核心,他的水平不容小觑。”

啾啾挑了挑眉,“我的水平也一样。”

这句话传进了队伍里每个带着耳机的人耳中,都不约而同的笑了出声。

分析师也笑了,电子竞技没点儿自信怎么能行,“那你拿吧。”

shins在最后两秒给啾啾锁下了吸血鬼。

打架赛区和运营赛区的碰撞就是——

三分钟,上单rainy在找架打,对面周旋,没打成。

三分半,中单啾啾在找架打,对面消耗,没打成。

七分钟,下路双人组试图控住对面开一波小团战,对面后撤,没打成。

啾啾没好气地“啧”了一声。

“把线推过去,然后来一波小龙。”连琛一边开着扫描清河道视野一边说。

啾啾不再控线,一波技能把兵线全清了之后,往下路河道去。

他一消失对面立马就反应过来了这是要动小龙,中单也在往下靠。

两边中下野四人组在下路互相周旋,看起来要爆发一波团战了,rainy见状立马tp下来加入团战。

然而aks看起来是在挑起团战,但是却只是远程pock一番,并没有一点点要开团的迹象,两边都在僵持着试探。

“直接开,第一条火龙别让。”连琛说,“姚锐意你来开。”

shins闻言没有一点犹豫,一头莽牛开着e直接闪现上前wq敲起来对面的前排,这波团总算是打了起来。

五打四,啾啾在团战中拿下了一波双杀,连琛却也被对面集火控制住一波秒了,小龙被对方收入囊中。

同一时间传出的还有峡谷先锋被aks的上单拿到手的播报。

两个人头换了一条小龙一个先锋,实属是有些亏了。

“我的。”连琛皱了皱眉头,“先发育,视野做好。”

上单拿到了先锋,rainy打的就开始憋屈了,唯一的欣慰大概就是啾啾拿到了双杀,比对面中单多了个小件,骚扰起来更肆无忌惮了。

啾啾操控着手上的吸血鬼时不时嘬对面中单一口,打野来抓他他就开着血池后撤,灵活的很。

十七分钟的时候,下路一塔摇摇欲坠,对面隐隐有些要越塔的趋势,啾啾和连琛俩人都在往下靠,果不其然,在下路塔被拆掉的一瞬间,对面的锤石闪现上前勾中ink,打野和ad俩人联手直接把ink摁死在了原地。

“别来了。”ink皱着眉。

啾啾看着对面下路三个人的位置,心里盘算着自己的伤害。

“能打。”

话音刚落,地方下野三人的脚底突然出现一片剧毒瘟疫,啾啾开着e上前炸了一口,直接将三个人炸到半血。

锤石见状想立马勾他,啾啾看到锤石出勾的一瞬间,化身血池在ad脚底盘旋,从血池状态中出来后一发q吸血加点燃带走了ad的人头,同时将自己的血量抬到了一个健康的位置。

野辅俩人的伤害不足以秒掉吸血鬼,但是对方的中单也在往下靠——

解说的声音十分激动:“aks的中单下来了,三包一没有大招没有血池的吸血鬼是打不——选手他拦住了aks的发条魔灵!!”

连琛从自家野区跳出来拦在了对面发条的面前,一套技能将发条打至残血,虽然拿不下这个人头,但发条也没法儿下去支援了。

啾啾见状对着对方野辅二人乘胜追击,没有出重伤的野辅既扛不住吸血鬼的伤害也挡不住吸血鬼回血,啾啾拿下了锤石的人头,打野仅剩丝血,在锤石的掩护下逃跑了。

啾啾此时的数据是5/一共也就只拿到了五个人头,全都在啾啾一个人手中。

他的经济一骑绝尘。

二十三分钟,对面卡着rainy没有tp的时间传送下路五包二,拿到下路双人组人头后又拿了条小龙,顺便把连琛的下半野剩下的点儿野怪也全都清了个干净。

被抓的人有点懵的ink吐了句国骂,他的经济已经跟不上时间了,再这样下去rg没有后续输出。

二十九分钟,挑着啾啾在下路带线的时间,aks率先动大龙,rg其余四人试图上前阻止,rainy却一个走位不慎被对方控住击杀。

啾啾赶到大龙坑的时候,rg这边只剩下了他和连琛两个活人。

“放了。”连琛的声音传入他的耳中。

啾啾咬了下嘴唇,这条大龙放了的话意味着对面的分带推塔时间又被延长了,很有可能直接被对面推掉水晶,而一旦推到了高地,他们的视野就完全劣势了,辅助也无法安全的出去做视野,只能在高地附近做些防守眼。

啾啾深吸一口气,从龙坑上方只身闪现下去。

对面见啾啾一人下来,喜不自胜,所有的大招都往他身上招呼。

啾啾落地的一瞬间往他们的脚底放了大招剧毒瘟疫后立马开e化身血池规避伤害。

等到e蓄力结束炸开后,他也从血池的状态中出来了,彼时的他虽然将对方都消耗的差不多了,但他自己也岌岌可危。

啾啾紧拧眉头,死死咬住下唇,看准时机对着对方的中单一发q吸血——

即使对面有重伤,吸血效果不那么拔群,但是耐不住啾啾经济好,装备好法强高啊,这一口嘬下去发条的血条直接空了,而啾啾那不健康的血量瞬间回了一大口。

他一个人在龙坑里一边躲伤害一边开q嘬人,等对面意识到放任这个中单成长起来是件多么可怕的事情的时候,啾啾一个人在龙坑里秀着对面。

“penta kill!”

“五杀!!lian选手一个人击杀了对面五个人!!”

解说的声音几近破音,他拿着麦说话的声音也盖不住观众席的欢呼。

林野看着啾啾的操作,眼里是说不清的激动与艳羡,这种情况为什么敢上的呢?稍有一些失误就会被打成“葫芦娃救爷爷”、“送人头”,啾啾却没有一丝犹豫地钻进了龙坑跟对方打架,好似从来没有考虑过失败一样。

啾啾在龙坑跟大龙不紧不慢地周旋,对面刚被团灭,根本没有过来阻拦的办法,啾啾就这么跟大龙你打我一下,我嘬你一口,等到自己家的队友全部复活后,才堪堪击杀掉大龙,给全队都上了个大龙buff。

“小玖!爱你!!么么么!!”shins看着自己操控的英雄身上那一阵紫光,喜不自胜,当着连琛的面已经开始满口胡话了。

这一波一挑五,将rg从资源上的劣势直接搬回了均势,而啾啾的数据已经到了可怕的10/0,等级比对方中单要高出两级,已经成了对方无法解决的一个boss了。

吸血鬼的这波操作更像是给队友们注入了鸡血,拿到龙buff后的队友们直接中路一路平推,啾啾在对面的高地越塔杀人。

三十三分钟,比赛结束,rg拿下一分。

“卧槽太强了!!”ink涨红了脸,“我他妈头都被对面抓掉了,小玖,牛啊!!”

啾啾挠挠头,笑得人畜无害,论谁也想不到这个小可爱是在场上一言不合直接进敌人怀里一个打五个的凶猛角色。

等到啾啾抱着自己的外设进到休息室的时候,苗哥看着他激动地点头,说不出一句话来。

“苗……苗哥……”啾啾觉得苗哥的样子仿佛中了邪。

“苗哥你正常点!”shins拍了拍苗哥的肩膀,无奈道。

“小玖你太莽了,有没有想过万一,万一对面控住你了一套把你秒了怎么办??”苗哥的神情依旧激动,“不过这波打的太好了,打得太好了!!你是不是早起许愿五杀了??”

凭借自己本事拿到五杀的啾啾:??

“啧啧啧啧这也太牛了,生日当天对阵韩国顶天战队拿到五杀,小说都不敢这么写。”shins说,“连玖,lpl传奇中单——”

连琛无语地打断shins的话:“闭嘴吧你。”

“我先把小野和虎哥接回来,下一场再放他俩去观众席。”苗哥一拍脑门,说着就往观众席走。

训练室里的副教练和分析师都在各做各的工作,毕竟十一点还有一场比赛,不能松懈。

连琛朝着啾啾招了招手,啾啾不明所以地凑过去。

连琛倾身凑上前,双手环上他的脖子,一枚冰凉的东西碰到了啾啾的胸口。

“戴戒指影响操作,就先把它当成项链戴在脖子上吧。”

啾啾低头望向自己的脖子,红色的细绳中间绑着一个看起来很单调的银色戒指。

啾啾的笑颜和这枚戒指一样,在休息室的灯光下熠熠发光。

作者有话要说:  “把你捧在手上,虔诚的焚香。”-出自杨幂 爱的供养

给我们家小甜心过一个牛逼生日,别人十八岁生日快乐,小甜心十八岁快乐又牛逼!

感谢在2021-08-16 07:11:19~2021-08-17 11:14:42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罐装 20瓶;古玩宝斋 5瓶;again~ 2瓶;あさ就是ひかり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