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小鹦鹉被迫打职业[电竞] > 第108章 二合一
 
苗哥带着虎皮大哥还有林野三个人进休息室的时候, 连琛和啾啾俩人已经恢复了正常,那枚挂在啾啾脖子上的戒指也隐没在了衣领里面。

“叔,我厉害吧!”啾啾凑上前对着虎皮大哥扬起了嘴角。

虎皮大哥十分耿直:“我看不懂, 但小野说你很厉害,现场的观众喊的声音也很大。”

啾啾嘿嘿一笑,傻犊子似的。

“本来小怀也想跟我一起来,他有工作来不了。”虎皮大哥说, “然后他就托我拍点你和小野比赛的照片回去。”

啾啾心想比赛的照片有什么好拍的, 那么大个屏幕挡在面前,能拍到什么啊?

没想到虎皮大哥掏出了手机, 翻出相册给啾啾看:“喏, 叔的拍照水平还行吧?”

啾啾闻言好奇地凑过去,不得不说虎皮大哥这张照片拍的十分有感觉,不是比赛中拍的, 而是在比赛开始之前,他们在调试外设的时候拍下的。

周围的队友弯腰的弯腰喝水的喝水, 啾啾刚插好外设的usb接口从,侧站在电竞椅旁, 虎皮大哥拍下的这张图就有种啾啾一个人在忙乱的环境下不紧不慢的泰然感。

“好看欸!”啾啾眼睛一亮,抬起头看着虎皮大哥,“叔你把这张图发给我好不好?”

发个照片能有什么不好的?啾啾在外套兜里的手机振动了一下,他掏出来打开微信,存下了这张图。

“景怀还说要拍林野, 让我看看您拍的林野嘛!”啾啾满意地收回手机, 说道。

林野闻言,浑然而生了一股子无力感。

由于比赛在悉尼,定的又是vip席, 所以即使有少数国内的rg粉丝追过来看比赛,也没有人在这么多观众中看到林野。

比赛结束中场休息时间,苗哥去找他们的那一段路上,虎皮大哥让林野站起身面对他,举起手机对着他左拍右拍,直到苗哥把他俩带回休息室。

林野就算会对景怀冷脸也不会对这些长辈们闹脾气,只好任着虎皮大哥对着他咔咔拍照。

虎皮大哥点了点头,“往后翻就是。”

啾啾拿着虎皮大哥的手机,一张一张细细看着。

林野的长相并不逊于连琛,只是连琛无论是长相还是比赛场上都锋芒太盛,吸引走了绝大部分目光罢了。

林野一头嚣张的红发再配上他这么个羞涩的性子,还有一种诡异的萌感。

啾啾翻看完照片,把手机递还给了虎皮大哥。

“林野,”啾啾鬼精鬼精地挪到林野旁边,用肩膀撞了他一下,“你跟景怀不吵架啦?”

林野听着啾啾故意放低,如做贼一般的声音,突然脸腾地一下就红了:“我没,没跟他吵架啊。”

啾啾才不信他:“什么呢?你俩之前那个样子哪里像是没闹过别扭的?”

林野被啾啾问的无奈又失措,抬眼看向连琛,发现连琛正巧也在看着他俩。

“小,小玖,琛哥喊你呢!”

啾啾往连琛的方向一瞅,林野脱离了啾啾的视线,立马一溜烟儿的跑了。

“别闹。”连琛冲啾啾招了招手,“过来。”

啾啾蹦蹦跳跳地到了连琛面前,连琛从口袋里翻出一颗糖剥开塞进啾啾的嘴里,“别折腾林野了。”

“那我折腾你?”啾啾用舌头把嘴里的糖从一侧拨到另一侧,整个口腔都充斥着甜味,他也丝毫没有意识到这句话有多么的不对劲。

听到这句话的其他人,也都陷入了沉默之中,整个休息室里只能听见外面的声音和大屏幕上的广告声,有些许的诡异了。

苗哥率先打破这个僵局:“你可不折腾他吗?你看你俩那个床乱的,你要是我儿子我非把你捆着让你改了这个睡觉乱动的毛病。”

没有人管苗哥怎么想,没有人在意苗哥的心理路程。

知晓二人内情的重点都放在了“我折腾你”,“你俩床乱”上面,得出结论:连琛老狗逼真的不做人的。

“打断你们一下。”分析师从外面进来,手上拿着一沓资料,分发下去,“这是小组赛里aks和ose的复盘总结,打ose之前再看一眼,记住了打ose一定不要急,前期拿了优势也不要上头,说你呢小玖听到了吗?”

啾啾突然被cue,茫然地点点头:“啊?喔好。”

“好什么好,说了不听的。”连琛十分不给面子的拆台,“大龙那波说了撤,你还一个人上。”

“那不是打过了嘛……”啾啾垂下眼眸,委屈巴巴地开口。

“这个问题我也想说一下,”分析师看着面前这个撒娇起来毫无压力的漂亮小孩,“年轻人有冲劲是好事,但是还是要为自己想一想,如果那一波没打过,你这个直播出去必定被观众群嘲谩骂,影响心态的。”

“可是……”啾啾下意识地想反驳,却找不到切入点,毕竟分析师说的是实话。

“多少有天赋的小孩是打比赛承受不住观众的谩骂从而一蹶不振的?”分析师说,“你是个好苗子,我们都不希望看到这种事情发生。”

啾啾撅着嘴乖乖点头说好。

“行了,看下复盘,等会打ose了。”

啾啾的视线落在面前薄薄的几张纸上,上面标注着整个教练团分析师看了无数场比赛得出的对方的习惯性眼位、野区打野顺序和gank习惯。

啾啾看得认真,同时陷入自己的思绪里。

在他看的比赛中,ose的中单选手和nhg的中单许阳有一点点相似,都是那种前期避免打架,认认真真为团队做贡献的类型。

他对阵这种中单,要么就是从一级凶到结束,限制住对面在团队中的发挥,要么就是掏出一个更为团队的英雄,跟对面拼支援。

正当他想的出神的时候,连琛抽走了他手上的纸,“准备上台了。”

啾啾闻言赶忙抱着自己外设跟着队友们上台。

“千万别上头啊。”苗哥再三叮嘱。

这话就像是说给啾啾一个人听的,啾啾腹诽道自己今天一天都在被人叮嘱不要上头千万别莽。

bp环节,对面给中单锁下了符文法师瑞兹。

这个英雄吃手速,伤害高推线快且手长,触发了天赋相位猛冲后移速也高,但缺点则是没有逃生的位移技能,前期伤害低。

啾啾的鼠标在一众刺客中单上点过,劫、琪亚娜、男刀、卡特琳娜。

每一个英雄出现在预选界面的时候,都会引发观众席上一阵欢呼。

虎皮大哥坐在最初的位子上,虚心求问林野:“他们在叫什么啊?”

原本知晓啾啾这个中单水平的只有lpl的粉丝,但是上一场对阵aks的那个五杀过于震撼,以至于啾啾在预选里点出这些赛场上登场率几乎为零的英雄时,忍不住尖叫想看他选什么。

“小玖拿的英雄都是刺客,伤害高身板脆,比赛几乎是没有人拿的。”林野解释道。

虎皮大哥依旧耿直:“不懂。”

林野:……

“小玖拿什么?要么拼发育拿卡萨丁或者沙皇吧?”分析师说,“两边都是发育英雄,这两个英雄都不比瑞兹弱,支援速度也不比他慢,我记得你玩的可以的?”

啾啾想了想,前期压制的刺客不能拿,憋屈发育的英雄他又不太想拿,啾啾只得退而求其次:“火女吧。”

火女安妮,一个拿着熊娃娃的小萝莉,外表看起来人畜无害,实则一套爆发要人命。

火女的手比瑞兹要长,被动的晕眩攒下来也会让对方不敢轻易上前,跟主要的是这个英雄不仅仅伤害高,还很好开团。

“火女好啊,我要么玩个上单石头人,配合火女打控制,我一撞火女接个大,这控制链——”rainy兴冲冲地说。

分析师细做盘算,觉得火女是个优解,但是问题就在于从头到尾,从rank到比赛,啾啾从来没有掏出过这个英雄。

“我看你的游戏记录里都没有火女,能行吗?”分析师有些忧心。

“能行的!”啾啾点点头,在分析师的默认下给自己锁下了这个小萝莉。

“上单石头人中单火女辅助牛头,打野干脆选个猪妹好了,这控制链就离了谱了。”ink说,“我再掏个卡莉斯塔,把牛头往人群一丢,啧啧啧。”

“你搁这玩碰碰车呢?”分析师毫不留情,“控制是打足了,一看五个全控住,一波团战一个打不死。”

“哥你要信任我,我,新时代ad,rg主力输出。”ink耸了耸肩。

“这版本卡莉斯塔不行,你还是ez卡莎里拿。”分析师懒得搭理他,“连琛拿猪妹也行。”

“拿阿木木吧。”连琛说,“控制比猪妹稳定,抓人也好抓。”

实在要说其实阿木木和猪妹两个英雄的定位都差不多,打控制,抗伤害,拿哪个并没有太大区别。

bp结束后,分析师下场,倒计时的时间给他们用来换符文召唤师技能和皮肤。

这个时候,队伍里的几个人才恍然大悟,为什么拿阿木木不拿猪妹呢?因为阿木木和安妮有情侣皮肤啊!!

他们比赛用的账号是全皮肤的,啾啾对安妮的皮肤不太了解,一个个划过去,随意挑了个好看的选了下来。

然后就出现了啾啾和连琛俩人默契的选择了情侣皮肤进入比赛。

shins几个人看着俩人用着“舞会公主”、“王子不是我”的皮肤,心想你们踏马干脆原地结婚算了。

而苗哥在后台看着大屏幕上这俩人的皮肤,由衷地感叹道:“小玖和小琛的关系是真好啊。”

连琛这把拿的阿木木虽然控制足还皮厚,但是前期容易被入侵野区,他卡着时间在野区插下第一个眼之后回城带了扫描,而啾啾也是知道阿木木被入侵野区有多难受,上线带的不是主流的多兰两红药,而是多兰和真眼,小兵上线之前啾啾就把这颗真眼插在了连琛野区。

“啧啧啧,是真爱啊。”shins操控着手上的小奶牛往线上走,一级的牛头除了能a小兵触发工资装,也没有别的太大作用,他索性站在ink旁边开始敲钟。

牛头的这个皮肤可爱归可爱,贱起来也是英雄联盟里出了名的贱。

牛头的敲钟,璐璐的笑声并列峡谷两大嘲讽动作,不仅搞对面心态,同时也搞队友心态。

ink听着这个敲钟的声音那叫一个烦不胜烦:“你实在闲得慌去河道敲,别在我旁边铛铛铛,吵的我脑壳痛。”

shins嘿嘿一笑,装作没听见。

啾啾在中路仗着自己的手比瑞兹长,在对面补刀的时候时不时a两下,骚扰对面。

上单更甚,拿着石头人,对面进了他的攻击范围就q一下,q完就后撤让人摸不着。

“q,欸,偷移速我跑你碰不到我!”rainy甚至还要美滋滋地开个口。

上中下三条路都在恶心着对面,只有连琛,拿着个哭唧唧的木乃伊在野区小心翼翼地刷野,生怕碰到对面的打野。

啾啾率先到达三级的时候,开e加速攒好被动眩晕,上前q住瑞兹,wa打出电性,瑞兹原本就被耗了的血量只剩下了堪堪三分之一。

三分之一是什么概念,是周旋一下攒一波技能就能击杀的概念!

啾啾看着自己的技能cd转好,手指不自觉地放到了闪现上,在他眼里缩在塔下吃兵的瑞兹已经是一个死人了。

就在这个时候,连琛的声音透过耳机传进了他的耳中:“退一点,打野在。”

话音刚落,一方旗子从视野盲区插了出来,敌方打野德玛西亚皇子撺到了啾啾面前。

啾啾被挑起来后赶忙开e加速拉开距离,但还是不免被耗了一波,他和对面瑞兹的血线不相上下。

“我看你那样我就觉得你要越塔,你这一越皇子一抓,抓完你回去补装备就要来野区逮我了。”连琛说。

啾啾被戳破了心思,嘿嘿一笑,如果他刚刚上了,瑞兹的人头是势在必得,他的兵线也是优势,他不会有损失,但是作为野区没有一战之力的打野阿木木就难受了。

中单俩人在中路回归和平发育。

啾啾三两下把线推过去,回程补了一波装备再度上线。

“来拿个蓝。”连琛这会儿正在打蓝buff旁边的魔爪蛙,啾啾听到连琛的声音屁颠屁颠地把路线改成了自家野区蓝buff处,到了之后才发现,连琛还没到六级。

啾啾又回到了线上,“你自己吃,阿木木也缺蓝,对面蓝也要刷了我去拿对面的。”

对面打野得亏是听不到他们的交流,不然就要提出疑问了:你拿我的野说的跟拿自家的野一样理所当然??

啾啾从河道悄咪咪地摸过去,在对方还未刷新的蓝buff处轻轻地,插了个眼。

和啾啾算的时间相差无几,他在视野盲区处蹲了没两秒钟,对面的蓝buff刷了出来,而皇子和瑞兹俩人也到了蓝buff身边。

啾啾盯着蓝buff下降的血量,在buff即将被瑞兹收入囊中的时候,欸一个q从黑暗中窜了出来,稳稳当当地击杀掉了这个蓝buff。

瑞兹:?

“欸嘿,抢到了!”啾啾满意地笑出了声,“瑞兹就很气。”

瑞兹很气归很气,还没有气到上头冲上前找火女的麻烦,这虽然在意料之中,但啾啾还是有些失望,他不再推线,而是把兵线控制在靠近自家塔前的位置,瑞兹要想上前补刀就要吃到他的消耗。

这么一趟下来,瑞兹被啾啾控着线,补刀自然而然地就比啾啾要少了十来个。

等到攒出一件大件的钱之后,啾啾把兵一波清完,回程补了装备。

补完装备的啾啾不再控着兵线跟瑞兹玩儿了,他回去鞋子都没出,直接补了个推推棒,这个装备能让人往前冲一小段距离,并且对面前的弧形范围造成伤害,属于是火女的核心装备。

瑞兹在离啾啾八百米的距离用技能小心的补刀,啾啾却不给他这个机会,直接闪现推推棒接大招,一头巨大的熊砸下来把瑞兹拍晕在原地,这会儿其他的技能跟不要钱一样的往瑞兹身上扔,很快瑞兹的血量就见了底,闪现救了自己一命。

“我如果带的是点燃他就死啦。”啾啾看着自己召唤师技能栏上那个传送,撇了撇嘴说。

“不亏,两拨兵线一个镀层,你经济比他好。”连琛安慰道。

啾啾当然知道不亏,他的补刀比瑞兹已经要多出了将近三十个,还单吃了两层镀层,经济上相当于比瑞兹多了个小件。

即使是这样,ose也不紧不慢,稳稳当当地打。

十八分钟,啾啾一下一下点掉了对方中路一塔,点完塔后肆无忌惮地钻进对面野区刷对面的f6,嚣张极了。

兵线也是视野的一部分,对方的中一塔被推掉就意味着河道的视野已经从均势变成了rg占优,在这种情况下拿小龙或者先锋就是理所当然的了。

在他们吭哧吭哧打小龙的时候,对面一枚远见眼悠悠地插进了龙坑,看见了他们的动作。但是ose却没有一点儿想抢这条龙的意思,该带线带线,该推塔推塔,根本不在意这条小龙的死活。

二十三分钟,敌方的中野在野区逮住了做视野的shins,一顿胖揍把人头给到了瑞兹,拿到人头后乘胜追击中下野四人去找ink了。

啾啾此刻人在上路,传送在cd,下不去,连琛从自家野区往下路赶,试图阻挡住这四个大汉。

“上把也抓我,这把也抓我!!!”ink憋了一口气,愤愤道,“ad没人权吗!!”

“您好,没有呢。”shins的屏幕是黑的,他嘴贫地接了话茬。

ink没好气地开口:“等我有钱了一定给你买个彩色的显示器。”

他已经退到了自家二塔后面,然而对面这四个人中野绕后,双人组带线,把他夹在中间,进退不得。

当对方瑞兹准备伸出魔爪的时候,一条绷带穿过墙壁稳稳当当地落在了瑞兹的身上,“直接走,打不了。”

连琛给ink开了条路,自己却被对面四个大汉轮流扛塔围在塔下一顿胖揍,死之前好歹换掉了对面的辅助。

“琛哥这把也太憋屈了。”shins感慨道。

“他妈的明明我更憋屈!!”ink被aks抓了一整局,到这里又被ose抓,即使他知道这是ad常态这会儿也忍不住爆粗口了。

对面击杀掉连琛后也不留恋那个逃跑的ad了,转身后撤打下了小龙。

二十八分钟,瑞兹开车带着打野和辅助在野区逮到了独自打蓝的啾啾,三个打一个,收下了火女的人头。

就如同他们看的ose的其他比赛视频,他们确实特别擅长找机会,原来还算劣势的局面硬生生被搬成了均势。

三十三分钟,皇子一人在上路逮到了独自带线的卡莎,直接eq冲上前r天崩地裂关住ink,眼见着ink只剩下一层血皮了,在皇子的大招里出不去。

“ink选手这波带线很不理智啊,一个脆皮adc被逮到就——”

解说的话还没有说完,卡莎直接在r出了皇子的天崩地裂,同时带上了盾与皇子拉开了距离后,开e隐身进一旁的草丛,waaq打出电浆,而路边草里因为没有视野,皇子只能白挨这么几下。

旗子cd一好,皇子果断地插进了草丛里,eq试图直接击杀掉草丛里的卡莎。

但他没有想到的是,卡莎在他旗子刚脱手的一瞬间,扭出了草,一边扭还一边平a,皇子的血量急剧下降!

当他意识到自己摸不到卡莎而卡莎却可以a他的时候,他果断后撤,钻进了野区。

ink冷哼一声,挪了鼠标位置,w虚空索敌飞出去,盲视野里稳稳当当地标中了皇子,收下了这颗人头。

“还他妈抓我,当我没脾气吗?”ink回了城补了装备,没好气道。

“对面打野死了,拿小龙。”连琛一边标着信号一边往龙坑走,“水龙魂,拿到了我们舒服很多。”

五个人打小龙打起来很快,小龙的血量很快就见了底,就在这时,一发精准弹幕挂过去,只剩下血皮的小龙被对方的ez抢到了手。

连琛皱了皱眉,对面没有打野,龙坑没有对面的视野,这一发精准弹幕就好似是运气一般挂到的小龙。

四十五分钟,rg在带上中两路兵线,ose一人守线,其他四个人偷远古龙被发现,连琛绕后在远古龙血量见底的时候一发q下龙坑一发惩戒——

远古龙被抢到手,连琛被五个人围攻也知道自己是活不了了,小木乃伊在人群里呜呜喳喳的哭还怪应景的。

“插个眼插个眼。”啾啾说的很快,在连琛插下眼的一瞬间,tp亮起。

阿木木死之前开出了大招,把对方几个人全部定在了龙坑两秒。

在这两秒里足够做很多事,比如啾啾从传送到龙坑里直接大招接w加推推棒,配合远古龙的斩杀buff拿下人头。

“double kill!”

“trible kill!”

三个脆皮直接被秒,他的熊带着冰仗的减速还在粘着最后一个人,啾啾开了e,他的熊变成暴怒形态,粘着最后一个人不停地拍打。

啾啾的技能一转好,qwa。

“quadra kill!”

“这场面有点似曾相识。”连琛看着灰下去的屏幕打趣道。

“可不是呢吗,上一次见到这个场面还是在久远的两个小时之前,大龙坑里呢!”shins说。

拿下四杀和远古龙后,四个人火速赶到大龙坑,拿到双龙汇,一路中推,拆掉了对方的基地。

啾啾摘下耳机站起身,抬手顺了下自己被耳机压出痕迹的头发后,拔下外设跟着队友们退出比赛台。

从比赛台上下来后,观众、解说的声音不再被隔绝,他们在这喧闹的声音中往休息室走。

“我今天学会了一个新成语——梅开二度,小玖真的强!”shins说。

“来来来赶紧回去趁着小玖生日还有十几分钟说不定还能吃顿生日餐!!”苗哥带着一帮人从后台出去,往酒店走

“生日餐有什么?”提到吃啾啾可就不困了,他眨巴着眼睛看着苗哥。

“有泡面还有自热火锅、自热米饭,虎哥带来的!”

啾啾:shins生日吃蛋糕,我生日吃泡面?是不是不太对劲??

作者有话要说:  心疼我儿子,妈妈这就给你买蛋糕!!

40w字啦,老规矩20个小红包~

感谢在2021-08-17 11:14:42~2021-08-18 02:17:2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阮阮就是软软 40瓶;嘟嘟哈哈刺激你 20瓶;银月殇 10瓶;古玩宝斋、清水秋野 5瓶;西子、一个有趣的名字 2瓶;腐衣衣、qweasd月、凉阶月色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