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小鹦鹉被迫打职业[电竞] > 第109章 二合一
 
带着这个疑问, 一行人回到了酒店,鉴于打架都不住一个房间,所以吃饭的地儿选在了训练室, 并且赶在了零点之前,每个人手上都端上了一份速食。

啾啾端着手上的自热火锅着实是有点迷茫了,这不该是生日吃的东西啊!!

“靠我真想拍张照发微博。”shins看着面前的自热米饭,由衷地感叹, “小玖这生日过的, 也太凄凉了。”

“条件有限,毕竟看样子你们也都不想再吃西餐了, 也没有足够的时间去外面找中餐厅。”苗哥说, “回去肯定会给补的嘛,十八岁呢。”

话虽然这么说,但是当这些速食产品加热好了掀开盖子之后, 铺天的香气在训练室里弥漫,有段日子没吃上国内美食的一群人也不介意那么多了, 你挑我碗里一点儿菜,我扒你碗里一点饭, 满桌子速食吃的也满足。

“小玖还真是行,来我们队里第一天吃的是街边小吃,生日吃的是速食产品。”rainy一边用自己的勺子悄咪咪的伸到shins碗里,一边说,“琛哥你这不给他准备个好点的礼物?”

时间已经很晚了连琛没有什么食欲, 他只吃了一点儿, 就开始了小啾啾投喂计划,自己的那份小火锅里的菜品基本都被啾啾伸长的筷子夹了过去。

“我每次都想感叹哈。”苗哥端着碗泡面站在一边,“小玖看起来瘦瘦弱弱的, 吃的还不少,也不长肉。”

苗哥毕竟人到了年纪,干的又不是需要体力的工作,久而久之就开始囤起了肉,看着啾啾光吃不胖,还有些羡慕。

“连琛不也是?”shins说,“他也不长肉,他还有他妈的腹肌!”

“连琛那能一样吗,在他带着你们运动之前他就天天运动了,况且他的运动量一直比你们多,你们在基地健身房划水别以为我瞧不见。”苗哥没好气地说。

“羡慕我有腹肌啊?那你跟着我一起加大运动。”连琛笑了笑,“别吃了呗,等他们吃完咱俩出去跑个步?”

shins不可置信地盯着连琛看了两秒钟,果断拒绝:“我不羡慕,我吃完就睡。”

连琛嘲笑着没有梦想的shins,打开手机刷起了微博。

这会儿的国内已经是凌晨了,但微博上对于啾啾的这两场比赛讨论热度还是很高。

rg的官方惯例在每场比赛结束后都会做个简短的赛后复盘发微博,而msi虽然不如s赛那么有牌面,但好歹也是个世界赛,关注的人并不少,看完比赛去rg官方微博下评论夸赞的人也都不在少数。

而在这条微博下方就是白天的时候官方发的生日祝福,原本下面评论一水儿的祝福也在比赛接受后被别的内容刷了屏。

连琛点开微博看评论。

【连玖是爽文男主吧??长得好看操作好一上场就是首发季中赛生日当天对阵韩国队直接五杀!!】

【玛德就这两场比赛,谁日后再跟我说rg不行我就按着谁的头给爷看比赛!】

【操真的帅,神突然不那么香了,我要投入贵队甜心的怀抱了】

连琛看了会儿,切换了小号打算瞅瞅停车场。

意外的是,今天的停车场没有车,有的只是对于俩人在赛场上情侣皮肤的一阵鬼叫。

【第二把最后一波阿木木等安妮tp快结束拼死放的大招那是什么?那是爱情!!科普一下,阿木木和安妮是官配,他俩用的皮肤是情侣皮,姐妹们懂我意思吗!!】

【磕到了好姐妹,这也太好磕了吧!!!】

【大家好今日我是尖叫鸡,我已经对这两个人的骚操作脑补出了一万字的车车!】

【给太太递笔】

【给太太递笔】

连琛动了动手指,在楼中楼回复道:“给太太递笔!”

回复完之后,满足地收了手机。

啾啾把自己和连琛那份里面的配菜吃了个干净,作为主食的粉丝一根也没有碰,吃饱后满意地打了个嗝:“啊!吃饱啦!!”

啾啾的嘴唇因为吃了偏辣的小火锅,此时嫣红的,还有一点点肿。

连琛从一旁抽了两张纸递给他:“擦擦。”

啾啾接过抽纸在自己嘴上胡乱擦了擦,伸了个懒腰:“本来还有点困,吃饱不困了。”

“不困了你跟琛哥出去跑个步呗?”shins说,“练练腹肌。”

啾啾闻言,十分自然地撩起自己的衣服下摆在肚皮上拍了拍,“我不要,他腹肌好硬。”

shins:我好像又懂了呢!

连琛看着说话没心没肺的小男朋友一阵头疼,揽着肩膀把人勾到怀里,“出去走走吧。”

“走啥走啊?异国他乡的别走丢了,还大半夜的。”苗哥皱着眉看着俩人,首先表达出了不赞同。

“这个酒店五百米开外就有个小公园,我吃撑了我想消消食。”连琛说,“这么段距离我要是能走丢赶明儿我就往自己脑门上装个airtag。”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苗哥也不好拒绝,毕竟都是成年人。

“要么咱们几个一块儿出去走走?”苗哥说,“我看他们也都要吃完了。”

“不了不了我想睡觉我现在就想睡觉我好困——”rainy装模做样的打了个哈欠。

“我我我追的番更新了我想看两集!”ink打着哈哈拒绝。

“我跟婷婷打个电话我就先回房间了哈!”shins捞起手机就走。

“我——”林野知道自家队友们打的什么主意,也没想打扰连琛跟啾啾的二人时间,拙劣地找借口,“我跟虎叔好久没见我俩想聊聊天。”

虎皮大哥:“咱还没聊够吗?”

林野疯狂摇头:“还没呀,我都好久没见您了,有好多话想问您呢!”

虎皮大哥懵懵懂懂的点头应好。

“苗哥你也算了,一把年纪了回房间休息不好吗?”shins苦口婆心,“睡觉是多么美好的事儿。”

苗哥还没开口反驳shins说他年纪大这回事儿,连琛和啾啾俩人就推开训练室的门走了出去。

“欸!回来给我发个消息!!”苗哥冲着出门的俩人背影喊道。

连琛扬起手挥了挥表示知道了。

酒店附近的小公园其实算不上一个公园,只是一个有着健身器材的小广场。

俩人在夜色下行走,风吹着树叶传出来的沙沙声和随着啾啾走路,脚上那个金色的小铃铛传出来的叮当声交织在一起,宛若一出温婉的交响乐。

路灯下,啾啾掏出隐没在衣领里那个被连琛戴上去的戒指,低头把玩:“你什么时候买的呀?”

连琛转过头看着他,暖黄的灯光从上打下来,啾啾在灯光下泛着一圈微弱的光,好看的紧。

“之前就买了。”连琛说,“不然生日不给你送点什么你这个小作精不又要闹?”

“我哪里是小作精嘛!”啾啾撅了撅嘴,弯下腰把项链从脖子上取下来,套上了自己的手指,细细地看。

这枚戒指乍一看是很素的款,但仔细看戒沿靠内的一圈襄着细闪的碎钻,低调不惹眼,但又满足啾啾的奇妙审美。

啾啾喜欢的紧,高举着手在灯光下面透过指缝看着连琛轻笑:“我喜欢这个。”

那根用来缠着戒指的红绳蜿蜒地落在啾啾的手背上,连琛上前替他摘下戒指,“先戴在脖子上吧。”

啾啾乖巧地点头,低着头让连琛给他扣上红绳的结,连琛弯下腰给他戴好戒指,低头亲亲在啾啾的后颈上落下一吻。

酥麻的触感,啾啾以为是落叶掉进了自己的衣领里,想也没想地伸手往后一挠,不出意外地挠在了连琛脸上。

连琛:??

啾啾:……

秉着先开口有理的想法,啾啾决定先发制人:“你凑我那么近干啥?”

连琛都要被他这一番不要脸的质问气笑了,抬手揉了揉自己被啾啾挠的那一小块皮肤:“给你戴项链你还揍我,小没良心的。”

啾啾理不直气也壮,丝毫不虚地和他对视。

连琛拿他没辙,索性不去看他,牵过他的手往前走。

大好夜色,树影丛丛,本是干点酱酱酿酿最好的氛围,啾啾开了口。

“我今天帅吧!”

心怀不轨的连琛:……

谁踏马大半夜带你出来要听你说这个?训练室里不够你炫耀吗??

但是连琛还是点点头回答了:“帅。”

啾啾看着连琛轻笑,突然踮起脚尖在连琛的唇上碰了碰。

啾啾看着连琛略带不解的眼神,轻声问道:“你不想亲我吗?”

连琛呼吸一滞,还没来得及开口,就又听到啾啾说了句“可是我突然想亲你”。

连琛大喜过望,有什么事情是比甜甜小男友在你面前眨巴着眼说想亲你还要让人兴奋的吗?除了夺冠,没有!

连琛一把揽过啾啾,浓重的呼吸扑在啾啾的脸上,他盯着对方已经消肿下去的嘴唇,贴了上去,一下一下地吻着他的小男朋友。

反倒是啾啾被他撩拨的不满意的了,在连琛的若即若离下,主动地揽上了他的脖子,唇舌交缠。

再度分开后,啾啾的唇上覆了一层水光,唇瓣也在连琛的吮吸下微微肿起。

两个人就着月色,就这么在树林里接吻。

直到一阵刺耳的铃声响起——

“踏马这么久了!你俩散步散到西伯利亚去了吗!!”苗哥的声音从听筒里传出,站在一旁的啾啾都能听得一清二楚。

连琛有些无奈地“啧”了一声,“回了。”

这才挂断电话,和啾啾交换了最后一个吻,往酒店的方向走。

“我问你一下啊。”啾啾突然开口。

“你问。”

“为什么亲我要出门啊,房间里不能亲吗?”啾啾着实有些不解。

连琛既无语又觉得好笑,“因为明天有比赛,房间里亲完我怕你起不来。”

毕竟在外面,即使夜深了街边没有人,连琛也没法儿干出那些见不得人的事儿,只能在小树林里搂搂腰啊亲亲嘴的。

啾啾不由地想到在家里卧室里的那一次,小脸涨的通红,羞耻地撒开了连琛的手“啪”地一下捂住了脸。

“怎么还在害羞,大方一点。”连琛揉揉他的头发,笑着说。

啾啾的声音有一点闷:“就害羞!”

俩人从小广场走到酒店门口也要不了多久,不远处就看见苗哥穿着睡衣裹着个外套抱臂朝他们望着,像个盼子归家的老父亲。

俩人加快脚步走回酒店,在苗哥的念念叨叨下进了电梯。

“小玖脸怎么这么红?不会是吹风感冒了吧?”苗哥瞅着啾啾泛红的脸颊有些担忧地问。

“没有呀。”啾啾摇摇头。

“嘴唇怎么肿了,你俩打架了?”

苗哥这个联想能力实在是有些牛逼,连琛在心底轻叹了一口气:“他吃辣了,出门嘴就是肿的。”

苗哥恍然大悟,脸上写着原来如此!

此时电梯“叮”的一声响了,到了他们的楼层。

“那你们早点休息吧。”苗哥说完,挥挥手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连琛和啾啾俩人也回到了房间,一开灯房间里就充斥着暧昧的粉色,啾啾揉了揉嘴巴,小跑两步拿了衣服进了浴室,“我先洗澡!”

等啾啾洗澡的途中,连琛打开手机,看到了微博的消息提醒。

他那一条“给太太递笔”有了回复,博主给他评论了一句“写好踢你屁股!”

为啥要踢屁股?连琛不太了解,可能这是什么新语录吧。

仗着自己是小号,连琛在微博上为所欲为,在各路神仙太太评论下畅所欲言。

这个图画的暧昧又不色情,保存!

这个文写的让他面红耳赤,点赞!

这个——

这个————

为什么这个设定是啾啾白切黑反攻他?连琛皱起眉,暗搓搓的评论。

“根本不可能在下面。”

回复完又存了几张神仙太太的产出,啾啾也满身潮气地出来了,连琛这才满意地关了手机拿着自己的衣服进了浴室。

啾啾坐在床上闲着没事儿,再度摘下脖子上的戒指放在手心里玩,戴一戴呀摸一摸,爱不释手。

连琛洗完澡出来,搂着啾啾吹头发,两个人睡前交换了一个晚安吻,相拥而眠。

·

第二天的比赛是打一支外卡和全员就像打了鸡血,之前还有过s赛上公屏喊人solo的骚操作被昨天啾啾的操作刺激到了一样,全员疯狗,打外卡的那场比赛硬生生二十分钟给对面速推了。

而对阵ose的比赛,虽然没有打的那么轻松,但鉴于五名选手的状态都好的异常,配合也没什么漏洞,在四十六分钟的时候拿下了比赛的胜利。

rg自从prof退队,啾啾入队之后,一路势如破竹,现在更是有种要全胜拿下msi的感觉,待到回到酒店的训练室后,苗哥瞅着啾啾的样子就像瞅着一块砧板上的肉,那表情要多怪异就有多怪异,看得啾啾直冒冷汗。

“苗哥,你有什么事你就直说,你这么盯着我我好怕。”啾啾思虑再三,还是选择开了这个口。

苗哥搓了搓手,“提前续个约?续个三年的?”

啾啾:?

就为了这个,你盯着我像盯着菜盘里的肉一样?

“薪资好说,虽然暂时不能涨到小琛那么高,但肯定也比你现在的薪水高,况且就你现在这个热度,回国之后代言肯定一个个的找上门。”苗哥说,“你想啊,你日后迟早要谈恋爱,要结婚,这个时候年轻多存点钱,是吧?”

啾啾颇有些无言,苗哥还在孜孜不倦。

“再说了,现在的小女孩儿们娇生惯养的多,像你们这些时间上不能充裕的人吧,物质上总要充裕点儿,再加上婚后买车买房,你看锐意,卯足了劲儿赚钱。”

“苗哥,等等苗哥!”啾啾打断了他的话,“话题跑远了!”

“没跑远,你听我讲哈,就是这么个道理……”

“我跟连琛商量一下!”啾啾赶忙摆摆手,一溜烟儿窜到了连琛身边,“苗哥你别催,先别催!”

苗哥听到啾啾说要跟连琛商量一下,那这件事就相当于稳了啊,跟连琛商量那还不好办?先不说连琛从头到尾都在rg,对这支战队有多么深厚的感情,在心里有多么在意这支战队了,就冲着连琛退役后的条约,和啾啾的兄弟情,苗哥也不怕啾啾去了别的战队,于是他放心地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连琛看着啾啾,挑了挑眉毛,他没听全俩人聊天的全部内容,但是啾啾最后一句话倒是听得明白,“跟我商量什么?”

“商量婚后买车买房,我听见了。”shins打趣着说,“还要把我拎出来说,苗哥作为单身狗这个怨气很大啊?”

“哎呀不是!”啾啾无奈地直跺脚,“苗哥是想找我续约。”

对于苗哥会找啾啾续约这个事儿连琛是不意外的,要不是在合同期内,连琛也丝毫不怀疑会有别的战队给啾啾投橄榄枝。

“你自己怎么想的?”连琛问他。

啾啾有些纠结地拧着眉毛,“我觉得可以续约啊,我喜欢打比赛,可是……”

“可是什么?”

“可是你不是要……那啥嘛,我留在这里岂不是见不到你了。”啾啾的声音越来越小,说到最后连琛差点儿听不清。

他想起苗哥之前找自己聊的一番话,忍不住逗弄自家小男朋友。

“怕见不到我啊?”

啾啾点点头。

“我可以像丁婷一样一个月去基地一两次找你,时间长了就不行,毕竟那会儿就是外人了嘛。”

啾啾默不作声。

“没关系,我尽量不因为你不在身边感到寂寞而在外面乱找小男生,尽量。”

啾啾气的伸手在他腰上毫不留情地掐了下去。

“嘶——”连琛倒吸一口凉气,“下手还挺重。”

“你去找吧,你找完我就告诉我爸,让他揍你!”啾啾愤愤道。

小男朋友也就这么点出息,连琛捏了捏他的鼻子,“想打比赛就续约,我保证你能天天见到我,行不行?”

“不行,我不想见到你了,你别来。”啾啾没好气地拍开他的手。

“脾气还挺大。”连琛乐呵呵的,丝毫没有生气,“不想见到我那我现在就走?”

走是不可能让连琛走的,还能怎么办,这只能自己默默咽下这口气呗。

“真生气啦?”连琛嘴痒撩拨完还要去瞅一眼气鼓鼓的啾啾,“别生气呀。”

啾啾不搭理他。

“哎我手疼——”连琛突然拧着眉毛握着自己的手腕,“你刚刚给我拍疼了。”

连琛手疼这可不是开玩笑的,来悉尼只有选手教练团和分析师,因为赛程短的缘故并没有带理疗师,只让苗哥带了一打膏药。

啾啾看着连琛呲牙咧嘴也不像是装的,忙不迭地去找苗哥的房间敲门找他拿了药回到连琛身边,小心翼翼地给他贴上,啾啾手心的温度透过膏药传到连琛的手腕上,两个人贴的极近。

连琛趁着没人注意在啾啾脑门上亲了一口:“不生气啦?”

“本来也就没有生气……”啾啾嘟囔道,他和连琛朝夕相处这么久,知道连琛是个什么样的品性,“你嘴太烦了,想给你封住。”

“那你下次亲我,我嘴不就被封住了吗?”连琛活动了一下手腕。这么多天训练加比赛下来,手腕是有点酸,但还没有到疼到药贴膏药的程度,但是防患于未然也挺好。

啾啾懒得搭理满嘴跑火车的连琛,打开电脑自个儿训练了起来。

连琛的手上刚贴上药,这会儿也不急着开游戏,便掏出了手机刷微博。

他登录的还是小号,此时有一条未关注人私信提醒。

【姐妹,你的评论我删了,不要ky望周知】

连琛:……?

作者有话要说:  给太太递笔可以,但是连琛你不要在评论区ky可以吗(狗头

感谢在2021-08-18 02:17:25~2021-08-19 07:37:52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九重塔 20瓶;旭日东升 12瓶;凉阶月色、qweasd月、腐衣衣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