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小鹦鹉被迫打职业[电竞] > 第112章 二合一
 
过马路是什么鬼啊, 小鸟的内心想法果然是连琛无法预料的。

“不是。”连琛有些无言,“没什么,先回房间吧。”

将近半个月没回的房间在基地阿姨每隔两天就来打扫一次的情况下也没有落下什么灰尘, 甚至阿姨知道他们回来,还提前把每个人房间的床单被套都洗洗晒了,此时的床上一股太阳晒过的暖烘烘的味道。

“好香啊!”啾啾一进房间看到自己熟悉的大床满意地扑了上去,凑着鼻子在自己的被子上闻了闻。

等闻够了, 他把苗哥给他们拎回房间的行李箱打开, 把里面的衣服一件一件挂回了衣柜里,那套宝贝外设则是放在桌面上, 想着晚点下去的时候把它放回训练室。

做完这些后, 他敲响了连琛的房门。

也不等连琛给他回应,兀自地推开门走进了他的房间。

连琛这会儿也正蹲在地上收拾自己行李箱里的衣服,啾啾见着他露在外面绑着绷带的手, 关上房门喊了一句——

“放着我来!!”

连琛差点儿以为自己魂穿武林外传,啾啾就是那个贴心的祝无双。

啾啾喊完之后就走到他的面前蹲下, 把那摊在地上的行李箱往自己身旁一拉,“我给你收拾, 你坐着吧。”

连琛感动之余又觉得好笑:“我还不至于拿不起两件衣服。”

啾啾一脸正色地看着他,语重心长:“你的手都这样了,可别动了,晚上吃饭我喂你吧?”

连琛:?

见啾啾一点儿也没有开玩笑的意思,连琛把绑了绷带的手微微抬起放在啾啾的面前, 手指轻轻动了动:“打了针了, 不疼。”

“不疼也不行啊!”啾啾反驳道,“我小时候不是腿差点儿瘸了嘛,后来看起来虽然好了能动了, 但还是很疼的呀,这种事情你要自己上心,别老这样不懂事儿。”

之前只有连琛说啾啾不懂事儿的份,现如今啾啾一副翻身做主人的样子,也开始说道起了他。

啾啾是铁了心不让连琛动,他站起身把衣柜里的空衣架一打抓在手上拿出来,蹲在地上把连琛的衣服一件一件地往衣架上挂,挂完之后抱着一摞衣服一股脑儿地塞进了连琛的衣柜。

能挂起来的衣服都挂起来了,连琛的外设啾啾也拿出来放在了一旁的桌子上,现在的行李箱里只剩下了叠好的内裤和袜子。

啾啾自然是知道连琛的贴身衣物放在哪里的,他轻车熟路地打开衣柜下方的抽屉,把叠好的内裤和袜子分开放在了抽屉里。

做完这些后,啾啾拍了拍手,把连琛的行李箱给合上立在了衣柜旁。

“好啦!”啾啾满意地看着自己的杰作,关上了衣柜门和抽屉。

连琛哭笑不得看着他,打开衣柜找了套家居服准备换上。

啾啾撑着床沿坐在床上,就这么直愣愣地看着他。

“怎么不提帮我换衣服?”连琛一只手撩起衣服下摆,扬手把t恤脱下来甩进了一旁的脏衣篮。

啾啾看着他的动作,连琛脱衣服根本没用上打了绷带的那只手,“你不是都换好了吗?”

“还有裤子。”连琛扬了扬眉,“我单手解不开皮带。”

啾啾顺着连琛的话视线往下,连琛光着上身,薄薄一层腹肌下是好看的人鱼线,半截儿人鱼线隐没在了牛仔裤里。

啾啾奇了:“你怎么穿的这条裤子啊?”

连琛喜欢穿运动裤,抽绳一拉整条裤子就可以踩下来,实属懒人福利,像这种打了皮带的牛仔裤,啾啾一年也见不着连琛穿几次。

“收拾行李的时候衣服带错了,皮带还是找shins临时借来的。”他说。

啾啾定睛一看,那皮带的款式宛若一只闷骚的花蝴蝶,的确不在连琛的审美范围里。

“只能说幸好我t恤够长能遮住这条皮带,不然我就算是穿没洗的队服也不会让这个皮带出现在我的视线范围内的。”

啾啾没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声,上前走了一步,和连琛之间只有半步的距离。

他抬手敷上连琛腰间的皮带,往自己的方向扯了扯,连琛被他的动作带着往前倾了一点。

这是什么充满暗示的动作啊??

连琛的喉结上下滑动,微微低着头看站在自己面前一本正经研究这个皮带要如何解开的啾啾,眸色渐暗。

啾啾没有感受到连琛炽热的目光,心无旁骛地和这个繁杂的皮带做斗争,一边解着卡扣一边嘟囔:“这也太麻烦了吧……”

解皮带嘛,啾啾的手时不时就会碰上他的腰际,若即若离。

然后,连琛被他摸出了反应。

皮带是解开了,裤子也被蹬开了,甚至没来得及把裤子丢进脏衣篮里。

俩人面对着面对视,一个穿戴完整,一个只穿了件内裤。

啾啾突然想起一句电视剧里的话——

“穿件衣服吧你!”

他也这么冲连琛喊了出来。

穿什么衣服,穿了还要脱,连琛心里如是说。

于是啾啾眼睁睁地看着连琛把从衣柜里拿出来的家居服又放回了衣柜,合上了柜门。

啾啾:?

连琛看出来了啾啾的疑惑,被子一掀就坐了进去:“困了,懒得穿衣服。”

啾啾现在看连琛的表情像是看智障。

“听说裸睡对身体好。”连琛面不改色心不跳。

“喔。”啾啾无情地退后半步,“那你睡吧,我还不困,先回房间了。”

不是,这怎么剧情和连琛想的不一样啊??

在连琛的设想里,啾啾应该红着脸钻进他的被窝的啊??

“欸欸欸!”连琛往前探了一步,赶忙拉住了啾啾的手,“回房间干什么?”

啾啾:“回房间,我自个儿玩?”

连琛无语,手上微微使劲把啾啾拽的一个踉跄,跌到了被子上。

“别回了,陪我看会儿电视。”连琛说着掀开了被子给啾啾腾了个位置后,伸手捞过放在床头柜上的平板。

过了将近半个月,平板的电量已经告急了。

“拿一下充电器,在你那边床头柜上。”连琛说。

莫名其妙被拽上床盖上被子的啾啾觉得自己应该礼让伤残人士,听话的拿过了床头柜上的充电器递给连琛。

但连琛没接,反手把平板递给啾啾。

啾啾白了他一眼,从他手上接过平板,数据线插/进充电口后,翻身扑到连琛身上拿着充电器插上插座。

“看啥,我想看ink的老婆。”啾啾熟稔地打开平板里的视频app,拧着眉小声嘟囔,“ink的老婆叫啥来着……?”

天知道ink的现任老婆叫啥,他的前任纸片人老婆千千万。

“你不是老爱跟着奶奶看电视剧吗?”连琛问,“怎么突然想看动漫?”

“噢这个啊,之前在训练室的时候排队间隙瞅了一眼ink的屏幕,看了一会儿,觉得还挺有意思的。”啾啾说,“等会儿我给他发个消息问问他老婆叫啥——”

手机还没掏出来,连琛的平板跳出了一则微博提醒。

【您关注的“双黄连停车场”超话发新贴啦~】

啾啾掏手机的动作碰到了这枚提醒,界面从视频app直接跳转到了微博。

连琛:???!!!

平板上的微博是上一次连琛偷偷摸摸刷完停车场后忘记退出登录了,时隔半月回来连琛早就忘了这一茬儿了。

这个超话里的内容是啾啾能看的吗?!当然不是啊!他的单纯小男朋友怎么可以看这些带有颜色的东西?!

连琛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试图下手捞过平板。

然而在连琛手还没有伸出来的时候,微博界面已经出来了。

连琛看了一眼,长吁一口气,幸好不是什么颜色过重的图,只是一张俩人贴脸啵啵啵的q版小像。

啾啾拿手机的动作顿住,他的视线被屏幕上的那张图给吸引,下手点开了大图。

扎着小揪wink的粉毛小人和眯着眼笑的黑毛小人脸贴着脸,嘴唇撅到了一块儿。

啾啾:“这动作真能做出来吗?”

小鹦鹉好奇宝宝的名号不是白叫的,他瞬间就把ink老婆的事儿丢置在了脑后,撑着身子凑到连琛面前用脸贴上他的脸,嘴使劲往连琛的的唇边努。

都是骗人的,根本亲不到!

啾啾通过实践满足了自己的好奇心。

连琛趁乱摁下了平板的home键,以免啾啾因为好奇退出又去搜其他的图。

但如果啾啾真的因为好奇……

去搜其他的图……

然后在他身上实践……

想想好像,还挺香的?

因着某种奇妙的邪念,连琛感觉自己本就没有降下去的部位在缓缓上扬。

连琛那只打了绷带的手靠着床头柜搭在啾啾的身后,啾啾因为害怕往后靠会压着他的手,这会儿整个人都靠在了连琛的身上。

压在连琛小腹上的手肘感觉到了不一样的温度。

啾啾自然是知道那是什么的,毕竟俩人都一起吃过奶油了。

“你……”啾啾搭在他小腹上的手往上抬了抬,“还好吗?”

连琛心想这是什么奇妙问题,但还是点点头回答了他:“还好,你起个身我去浴室。”

他的手虽然打了封闭不疼了,但是啾啾肯定会顾及着他的手伤,拒绝和他酱酱酿酿,于是连琛主动提出自行解决。

“去什么浴室啊,我看电视上绷带都不能沾水的。”啾啾有些急了,压着他不让他动,“更何况你手还伤着,躺好不准去。”

小霸王似的。

连琛感觉到身上的重量,啾啾人瘦,压在他身上他甚至不用掀就能挣开,但连琛没有挣,任由着啾啾蛮不讲理地压着他。

连琛不说话,啾啾也不知道该说啥,俩人沉默了好一阵。

啾啾深吸了一口气,缓缓呼出,“我帮你。”

连琛以为啾啾的“帮”只是普普通通的用手,但他没有想到,啾啾掀开被子钻了进去。

连琛之前做过的事,啾啾正在一点一点笨拙地还给他。

一段时间后,啾啾从被子里钻了出来,靠在连琛的身上看他。

“吐出来吧。”连琛抽了抽纸递在他嘴边。

啾啾的脸上带着一丝情/欲,睁着眼睛无辜地看他:“啊?我咽下去了……”

草,连琛刚平息下去的东西好像又在蠢蠢欲动。

也不管对方嘴里的味道好不好了,连琛用左手轻轻搭上啾啾的后脑上,和他交换了一个深吻。

敲门声响起,shins的声音透过房门传了进来,“琛哥,小玖,你俩有空不?”

啾啾一个激灵从连琛的身上下来,冲着门口喊:“有,有的!”

shins得到回应,推门进到房间。

然后他看见了凌乱的床,看见了啾啾已经散开有些杂乱的头发,看到被子被拉到腰际没穿上衣的连琛。

“砰”地一声,他识相的关上了门。

“楼下等你俩。”

谁能想到shins会突然进门啊,啾啾人都傻了,连滚带爬地下了床去浴室刷牙洗脸。

等他洗漱完出来,连琛已经穿上了家居服,啾啾叼着发圈儿用手指拢了拢头发,熟练地扎起了小丸子。

俩人肩并肩地下了楼。

“对不起!”shins站在楼梯口弯着腰双手往上一拍,虔诚地给他俩道歉,“婷婷刚刚问我有没有挑好结婚时候伴郎穿的西服,我一个激动才推了门,不是故意的!”

这下好了, shins一通真诚的道歉,引来了所有人意味深长的目光。

除了苗哥——

“哎呀小琛一向不喜欢别人进他房间你是知道的呀,不过小琛你也别怪他,他要结婚心情激动点也是在所难免。”

shins心想苗哥真是个不折不扣的傻子。

丁婷和shins的婚礼在msi和夏季赛之间挑了个吉日,也就是后天,时间匆忙,索性丁婷体谅shins的工作,两边的家长也都是通情达理的人,在rg还在悉尼比赛的时候就已经把大多数该准备的事项全都准备完毕了,只剩下了shins和伴郎团的西服让他们自己敲定。

也正因为如此,shins才会有些紧急。

“行了知道了你别杵在那里跟拜佛似的。”连琛有些好笑地说,“现在是要出门吗,还是怎么说?”

作为职业选手他们倒也不是没有西服,但是一般比赛都穿队服,训练也就随意穿穿,西服一年到头可能也就全明星典礼上会穿上一次,今年穿去年的衣服可能多多少少不太合身。

shins长吁一口气,“现在不出门,天都黑了我的哥,哪家店还开门?婷婷给我发了几款西服样式说让咱们都挑挑,明天去买的话也不用过于纠结。”

连·买衣服三分钟搞定·琛表示不解:“买衣服为啥要纠结?”

shins忍住了没跟他找茬,翻开手机一张张地翻丁婷给他发的图,“毕竟是我结婚,白色就免了,其他几款你们都瞅瞅,觉得可以的话明天直接按照尺寸去买就好。”

丁婷毕竟是个女孩儿,考量的也多,给shins发的图都是那种不算出挑但也不会隐没在人群的衣服,既不会抢了新郎的风头,也不会让伴郎团显得寒酸。

连琛凑过去看了一会儿,很快就敲定了下来:“就那个灰色的吧。”

rainy和ink还有林野也没有什么选择恐惧症,很快就敲定了下来。

然后只剩下啾啾——

他在和连琛同一款的灰色和有些闷骚的酒红色之间犹豫不决。

纠结了大概有个十分钟,连琛看不下去了,替他开口道:“黑的吧。”

啾啾:“??我的备选项里没有黑色啊!”

“黑色你穿会好看的。”连琛说。

闻言啾啾立马倒戈:“那就黑色吧!”

shins默默腹诽道:我结婚是让你俩秀恩爱的吗?!

“晚上早点睡求求各位,明早去买衣服买完我还有好多事儿要准备,求你们不要熬大夜了,在这给你们磕头了咚咚咚。”shins说完后压低了嗓音,凑到连琛耳边:“哥你今晚忍忍,别熬太晚。”

连琛:?

第二天一早,shins挨个儿敲门把队友们都从睡梦中叫醒。

“起来了兄弟们,我给你们煮了面,赶紧吃吃完我们出门。”shins的脸上看不出一丝疲惫,只有满满的兴奋。

为了自家队友一生一次的婚礼,有起床气的几个人也破天荒地没有发燥,挠着鸡窝般的头发洗漱完下楼去吃饭了。

下了楼到了饭厅,桌上整整齐齐摆着六碗面,“我一早起来煮的,速来尝尝!”

“我觉得你有点过于反常。”连琛拉开椅子坐下来,不客气的拿筷子挑起面条送进嘴里,咽下肚后慢悠悠地说道。

shins有些尴尬地笑了笑,“虽然我们新时代青年结婚极力排斥向伴郎使绊子,但有些事情就……你们懂我意思吗?”

这话说的连琛就明白了,伴郎团嘛,接亲的时候总要受到伴娘那边儿一点小刁难的。

但是连琛装作不明白的样子:“我又没结过婚也没有做过伴郎我懂你什么意思?”

“兄弟们我只有你们了啊!!”shins捶胸顿足,“婷婷也跟她的闺蜜们说了你们都是公众人物,不会很过分的!真的!”

rainy端起碗喝了口面汤,打了个嗝,“行了知道了,我打职业之前给我兄弟做过伴郎,左不过就是塞红包和喝酒。”

“靠谱兄弟!”shins冲他竖起了大拇指,“吃完了就出门吧!”

款式前一天晚上已经挑好了,这会儿去商场直奔店里照着试穿就是了。

啾啾站在试衣间,拿着领带手足无措。

他穿的衣服都是简单的套头t恤或者卫衣,根本不会打领带啊!

纠结了好一会儿,他把领带耷拉在脖子上走出试衣间。

“先生是不擅长打领带吗?”专卖店的服务生带着礼貌的微笑上前,丝毫没有因为啾啾不会打领带而露出别的表情,“我来给您打吧。”

服务生的手刚搭上啾啾的肩膀,连琛便也从试衣间走了出来,一身深灰色的笔挺西装配上他的脸,一时间吸引了周围小姑娘们的视线,给啾啾打领带的服务生也不例外。

“怎么了?”连琛注意到啾啾面前的服务生,转念一想应该是小家伙打不来领带,“我来吧。”

连琛上前两步,从服务生手上接过啾啾挂在脖子上的领带,上前一步靠近啾啾仔细给他系上。

“你的手……”啾啾看着连琛手上那一块儿刺眼的白色,“还是让那个姐姐来吧。”

“没事,马上就好了。”连琛没有停下手上的动作,打好领带结后后撤一步看着他笑,“很好看。”

“连琛这个逼是真的帅,我醋了。”rainy忍不住说。

“小玖也好看啊,这俩,哎。”ink欲说还休。

试了衣服之后shins爽快的给他们刷了卡买了衣服,“你们先回去吧,我还要去一趟婷婷那里。”

婚前几天忙的脚不沾地也不是什么稀奇事,几个人打了车回了基地。

虽说在放假,但是一群网瘾少年也没有什么出门的想法,看电影的看电影,看动漫的看动漫,打游戏的打游戏。

打的游戏仍旧是英雄联盟。

连琛真不知道是该说啾啾敬业还是该说他的娱乐方式过于单一。

shins婚礼当天队友们又是起了个大早,跟着婚车绕城一周后到了丁婷家接亲。

丁婷的闺蜜们知道shins是个公众人物,丁婷也告诉了她们伴郎都是shins的队友,不要太折腾他们几个。

闺蜜们虽然不关注电竞圈,但是该有的分寸还是有的,接亲当天没有怎么为难他们,就是按照惯例的塞红包找婚鞋而已。

正是因为闺蜜们不关注电竞圈,所以在她们看到几个人的长相时,发出了质疑。

“婷婷,你没告诉过我你老公是混娱乐圈的啊!”

“怪不得有队友,是不是男团??婷婷你真有福气!”

丁婷哭笑不得,“不是娱乐圈的,我老公是打游戏比赛的。”

“什么?现在打游戏是不是也看脸啊?”伴娘愤愤道。

“冒昧的问一下我能不能要那个粉头发的微信——”

“他刚成年!!”

“那那个最高的呢?”

“他有对象。”

“那,那个红头发的?”

“欣欣,红头发的那个,还没成年呢。”

欣欣:……我不问了。

接完亲就是去婚礼现场了,啾啾像个小牙膏一样迷茫地推一步走一步,说往东绝不往西。

婚礼正式开场之前,景怀兑现了他的承诺,上台唱了首歌并送出祝福。

闺蜜们虽然不认识选手们,但是她们认识景怀啊!!

欣欣激动地掐着旁边另一个伴娘的手臂:“景怀啊!是景怀啊!!我想起来了那个粉头发的是不是景怀的哥哥啊!!”

整个闺蜜团都在震惊,捂着嘴压着嗓子尽量不让自己发出太大的声音,直到婚礼正式开场才缓解下来。

开场后,丁婷的父亲牵着丁婷的手把她交个了shins,shins在台上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致辞,队友哥几个在下面笑得老开怀了,甚至掏出了手机拍下了shins满脸鼻涕眼泪的照片。

好兄弟就是这么的与众不同。

整场婚礼举办的温馨又和谐,丁婷去后台换了敬酒服后挽着shins言笑晏晏一桌一桌地敬酒,就连发誓再也不碰酒的景怀和推说自己过敏的啾啾都在这种氛围下轻轻抿了一小口。

头有些晕晕沉沉,抿了一小口白酒的啾啾想着。

“连琛……”啾啾的尾音被拉长,有些粘腻,“头晕……”

连琛连忙侧过头看过去,啾啾从脸颊到脖子都泛着一层薄薄的粉色。

连琛赶忙叫来shins,shins看了一眼啾啾的样子有些自责,“我都忘了小玖他酒精过敏,他喝了多少啊?”

“抿了一点点,应该没事,我带他上去休息一下就好,你跟丁婷说一声提前离席下次给她道歉。”连琛揽着啾啾的肩膀,shins连忙点头让他赶紧带去休息,必要时记得去医院。

shins结婚的地方高层是酒店,连琛搀着啾啾定了个房间,把晕乎乎的小家伙带了进去。

“啾啾,头疼吗?”连琛从房间里的小冰箱里拿出一瓶水拧开盖子递到啾啾的嘴边,“想吐吗?”

啾啾靠在他怀里摇摇头,“就是,有点儿,晕……”

晕乎乎的啾啾把手伸进连琛的西服外套里,隔着一层衬衫传递着自己的温度过去。

“还好热……”

啾啾毕竟不是真的过敏,连琛见啾啾说头不疼的时候就已经松了口气,任由怀里的人搂着自己。

啾啾隔着衬衫似乎还不够,他伸出手捧着连琛的脸,凑上前送了个醉醺醺的吻,然后两只手不安分地从连琛的领口往下探。

“怎么了?”连琛觉得啾啾好像在勾引他。

啾啾凑上前含着连琛的喉结轻轻吮了一口。

“连琛,我好像……好像发情了……?”

作者有话要说:  一个小tips,景怀也是喝了酒去亲了林野——

我这章好粗长!我好自豪!我想求个宝贝们的营养液qwq

感谢在2021-08-21 08:06:04~2021-08-22 07:19:03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54458764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鹿哇、、、 6瓶;(▼ヘ▼)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