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小鹦鹉被迫打职业[电竞] > 第116章 二合一
 
“好玩吗?”连琛看着啾啾有点儿窒息, 谁能想到他真的拿着这个玩意儿吹了起来,吹之前还知道洗干净啊。

啾啾憋红了脸把小气球吹起来后,扎了个结:“不太好玩儿, 有点难吹,不过还真的是草莓味的欸。”

连琛看着面前把气球抛到空中拍着玩儿的啾啾,沉默地叹气。

“呀,rainy, 你站门口干什么?有事要说吗?”拍气球玩儿的啾啾目光顺着气球挪到了rainy身上, 看见他一脸呆滞的站在门口,开口问道。

rainy火速摇头:“我回房间拿个外套, 有点冷, 路过,路过。”

说完后头也不回地转身走了,啾啾甚至能听见rainy关门的“砰”的一声。

啾啾玩儿两下就腻了, 又把小气球上的结解开,放出气之后拿到洗手间去灌水玩。

连琛觉得自己长这么大没这么无语过。

“叮”地一声, 连琛的手机在他的口袋里响了起来。

他掏出手机,看到了消息。

【rainy:你俩真行】

连琛:谁能来救救我——

他手指轻点屏幕关上了聊天窗口, 自欺欺人地想只要我没看见这条消息我就不会尴尬。

他长吁一口气,抬腿走进了门虚掩着的洗手间。

“玩儿够了吗?”他的语气是发自内心的无奈。

水龙头的水管被小气球的一端包裹住,水流汩汩灌进去,薄薄的粉色小气球已经胀到接近透明了。

啾啾双手固定住水龙头和小气球的连接处,回过头看他:“还没。”

连琛:……

当啾啾再度回头的时候, 小气球不堪重负“啪”地一声炸开了。

水花四溅, 啾啾被炸的满身满脸的水,站在门口的连琛也没能幸免遇难。

“啊……”啾啾闭上眼睛抬手抹了把脸上的水,可惜极了, “我还没把他扎起来呢。”

“你放过你自己吧。”连琛晃了晃脑袋甩开了头上的水珠,上前两步关掉了水龙头,把那个已经破开的小气球从水池里捞出来扔进了一旁的垃圾桶,“别给自己添麻烦了,赶紧换身衣服吹个头发。”

啾啾刚想反驳,却被突如其来的一个喷嚏打断了。

连琛凉凉地看着他,“快去,还没入夏你这一身湿淋淋的别感冒了。”

啾啾自觉理亏,垮着个脸将身上能拧出水的衣服脱了下来放到一旁,再从浴室里捞了个毛巾把自己身上细细擦干后,打开连琛的衣柜翻出自己的一套衣服换上。

“我还真想看看你究竟能作多少妖。”连琛说着说着就笑了,他的衣服上也同样沾了水,长臂一扬,t恤就被脱了下来,他光着上半身拿了个干毛巾搭在头上有一搭没一搭地擦沾湿了的头发。

啾啾仰着头把头发往后捋,白皙的颈脖扬出好看的弧度,小巧的喉结在上下滑动。

“应该还挺能作妖的吧我。”啾啾说。

连琛:“你还挺有自知之明。”

啾啾高傲地扬起嘴角:“那可不!”

连琛:“……没夸你。”

·

由于连琛的训练时长严重受限,所以一般来说约了训练赛的日子连琛自由练习的时间只有短短一个小时,自由训练结束后连琛就要跟着队伍一起打训练赛。

他们参加msi的这短短半个月,于其他战队而言虽然是休赛期,但是真的正儿八经不碰英雄联盟光顾着玩儿的选手可以说是几乎没有,每个队伍都在磨合新队友、讨论新战术、根据核心调整游戏侧重点,而作为职业选手的他们也没有什么其他的娱乐活动,休息了两三天觉得无趣后又各自自发地投入到了rank冲分的大部队中。

就这样,他们在训练、瞎折腾和时不时的深夜下蛋环节后,迎来了他们的夏季队服和新一轮的定妆照。

他们战队的人员没变,定妆照也只是换个衣服换个动作进行新一轮的摆拍罢了。

“小玖真的好白啊,怎么能这么白?”ink穿着短袖队服伸出自己瘦弱的胳膊摆在啾啾的胳膊旁边,“之前还总有人说我白,我那纯粹是常年不晒太阳的白,跟小玖这颜色比起来我不行。”

夏季队服依然沿用了白蓝配色,不过为了符合夏天的清爽由深蓝色改为了浅蓝色,太浅的颜色本该是有一些显黑的,但是穿着队服的啾啾整个人被衬的更加白皙,整个人在通明的灯光下仿佛在发光。

“我晒不黑嘛。”啾啾挠挠头嘿嘿笑道,“而且我也不怎么出门晒,跟你一样啦。”

拍完定妆照没两天,他们总算是迎来了夏季联赛。

夏季赛的赛制和春季赛一模一样,依旧是走的常规赛-冒泡赛-双败赛这个路线。

似乎是冤家路窄,rg常规赛第一场又碰上了他们的老熟人twg。

只是在春季赛时期关于knife做的一系列的事情被爆出来后,knife被联盟永久禁赛,而这个战队无论是在青训选手还是在高分段路人的眼里都是负面的存在,只要稍微爱惜一点自己羽毛的选手就不会应邀他们战队经理的招揽,以至于他们的中单就只是他们迫不得已从二队提上来的一名水平不足的选手罢了。

rg赢得轻松,甚至为了顾及连琛的手伤他们两场比赛都在不到半小时内就结束了比赛,好好的一场bo3愣是打出了王者局炸鱼的水平。

“twg本来有个knife还能苟一下,这下是真的要直接垫底躺平了。”回去的路上shins感慨道,“听说他们战队经理也想学我们买高分段路人,但是提及战队就被拒绝,好几次了给他们经理愁的头发都白了。”

苗哥挠了下的头发,没好气道:“吃瓜吃的比打比赛还积极的选手也就独你一个了。”

“嗯?为什么拒绝啊?”啾啾问。

“他们队伍名声不好呗,本来嘛knife自己一人做事一人当也败坏不了俱乐部的声誉,但是他们队伍那些选手在他的带领下一个个都跟脑瓜子不好使似的以为自己天下第一,然后又有人查出来了前几年s赛knife本来就是要处罚的,最终不了了之也是俱乐部在背后做了手脚。”shins解释道,“这么个战队简直就是个坑,谁还敢去啊?他们今天那个中单好像都是因为合约期没到才被迫接着留在队伍里的。”

啾啾眨巴着眼睛:“你好懂呀!”

“我毕竟站在吃瓜的第一线。”shins得意洋洋道,“我之前还跟琛哥分享过一些微博上——”

“姚锐意,闭上你的嘴。”连琛凉凉地说。

shins瞅见连琛的眼神,十分自觉地闭上了嘴,并且用手在嘴上比划了一个拉拉链的动作。

“分享过什么啊?”啾啾又开始好奇,“还不让人说?”

连琛冷哼一声:“分享了小鹦鹉下蛋的视频。”

啾啾:……???

说到这个,shins耍宝似的又在嘴上比划了一个拉开拉链的动作,“欸对了琛哥,你的小鹦鹉呢,你不说我都快忘了。”

连琛说:“送回家了。”

好嘛,连琛如今撒谎都不眨眼,两头骗。

shins颇有些可惜:“还想说带着小鹦鹉跟毛毛一起玩会儿,之前刷手机看到过有那种鹦鹉踩在猫猫脑袋上的视频,怪可爱的。”

啾啾低下头,不让其他人发觉他的满脸惊恐。

什么鹦鹉敢胆大包天地踩在猫的头上啊?这起码得封个鹦鹉之王吧?!

“哎,可惜。”shins叹了口气。

啾啾:不可惜,一点也不可惜!

回到基地后,连琛在苗哥的监督下摸了两把游戏,被勒令叫停之后,无趣地打开了直播平台。

不少职业选手在训练期间都会直播,这会儿也不例外,首页飘红着各路战队的直播间。

连琛打开了自己的直播平台,挂上了直播后,带着耳机一个个点进其他战队选手的直播间里一个个友好交流。

他的账号是直播账号也是官方给的标了小黄v的账号,所以他进到别人的直播间会有一个小天使拉着横幅十分有牌面地提醒直播间的观众和主播本人,并且会有贴心的语音播报。

职业选手们除了个别几个难相处的例外,大家都是同龄人,虽然在战队各自对立但是并不影响选手们私底下的关系好。

“哟这不是琛神吗,怎么今天有空来我直播间了啊?”传进他耳机的声音是apu的上单teng,他听到语音播报后愣了两秒,反应过来后掐着嗓子整活。

连琛手指啪啪地打字——

【rg丶琛:人家来看看你们背着我们练出了什么好东西嘛~】

一边打字还一边和自己直播间里的人唠嗑:“teng不知道又被什么东西荼毒了,一开口就奇奇怪怪的。”

直播间的观众:你以为你好到那里去了吗??

从teng的直播间逛了一圈出来后连琛又钻进了enjoy的直播间。

enjoy从看到比赛场上rg打赢了aks并且他喜欢的小男生在场上拿下五杀后,enjoy对连琛的心态就有些奇妙了。他既敬佩连琛能啃下aks这块硬骨头,又有些嫉妒他。从他的观察中可以看出来lian说的男朋友多半就是连琛了,enjoy实打实地羡慕嫉妒,这么一个长得乖巧游戏水平高的男朋友谁不想要呢?

所以当连琛钻进enjoy的直播间的时候,enjoy听到播报后愣了一下,手上操作的英雄向前走了两步,进了人群被对面一顿暴打。

连琛忍不住吐槽:“我进他直播间他这么紧张吗?”

那边的enjoy听不见他说话,但是他仿佛能跟连琛隔空对话:“听到直播间播报有点没缓过来,这波我的。”

这中文说的还一股子东北味儿,想必他的普通话一定是他们的中单许阳手把手教的。

连琛在直播间呆了一会儿,转头去了下一个。

“嗯?这个是yue的那个新中单吗?”连琛看着直播屏幕上陌生的名字,在脑子里回想着。

【是的!叫food,之前yue官宣了的,他长得也挺好看呜呜呜你们搞电竞的现在也容貌内卷吗??】

【笑死,期待神点进去】

【期待神点进去+1】

连琛看着弹幕飘过,慢悠悠地开口:“有什么期待的?”

【嘻嘻嘻嘻嘻我不说,你在他直播间呆上不到半小时你一定能知道!】

好嘛,连琛的好奇心也被揪了起来,在好奇心的驱使下,连琛点开了这个直播间。

语音播报和主播的声音杂糅在一起。

“欢迎rg丶琛进入‘吃饭了吗’的直播间~”

“来过我直播间的谁不知道选手里面我最喜欢的是rg的中单lian啊,哪种喜欢?”food正在排队界面,撑着个脑袋和观众闲聊,“就是你们想的那种喜欢。”

连琛:?怎么对手们都在觊觎我男朋友啊??

food听到语音播报后愣了愣神,火速坐直了身子:“神来查房啊?”

连琛缓缓地打出一个“?”

这个food是yue在韩服高分段挖到的一名国内选手,高分段选手会在打游戏的时候直播是很正常的一件事,房管查房这个说法在主播中并不少见,此时见到连琛一时嘴快就顺势说了出来。

“不是不是,神来看直播啊?”food意识到自己这句话的问题,赶忙换了个说法。

【rg丶:直播间里逛逛】

food仿佛是个自来熟,见连琛这么说之后开了口:“常来常来,咱们有事没事串串场子!”

还没等连琛打字,food又开了口:“神,周三我们队打rg,小甜心……哦不lian神他高冷吗?我感觉他挺高冷的,我如果问他要微信他会给吗?欸我是真的喜欢他,他直播的号我之前打国服的时候还碰过,想要个好友位他都没有给来着。”

连琛:“?”

连琛直播间的弹幕一副看好戏的样子。

【根本不需要半小时,food恨不得把小甜心时时刻刻挂在嘴上】

【修罗场修罗场好家伙这是老虎脑壳上拔毛!】

【事情逐渐变得精彩了起来呢(嗑瓜子】

连琛扣字【rg丶:高冷的,微信号我们不轻易给】

food仿佛已经预料到了这个问题,面上一丝尴尬也没有:“没关系,高冷也会被捂热的,俗话说的好嘛烈女怕缠郎!”

连琛咬了咬牙。

food还在孜孜不倦:“神我知道你和他是竹马关系!能不能透露一下他喜欢什么啊??”

“神?你还在吗神?”

【rg丶连琛:他喜欢吃蛋,你比赛的时候给他揣俩鸡蛋吧】

连琛心里想的就不是这么回事儿了,自从俩人时不时下蛋后,啾啾对各种蛋类完全丧失了兴趣,这人但凡真的敢在比赛结束握手环节给啾啾塞俩鸡蛋的话,啾啾可能一辈子也不想跟他说话了。

food欣喜地说:“真的吗!谢谢神!”说完后又拧了眉毛,“可是比赛场上不能带吃的啊,糖和咖啡啥的都要报备,我报备鸡蛋是不是不太好……”

food搁那儿一边考虑揣俩鸡蛋进比赛场的可能性,一边进入游戏开始bp,等到他进到了召唤师峡谷里,连琛已经退出了他的直播间。

【神你不是吧?你真的告诉别人小甜心的喜好吗!!】

【是的自信还是不在乎,周三比赛一切明了——】

【震惊!rg打野竟然出卖自家中单……】

连琛勾起嘴角轻笑了一声,“下播了。”

说完后他就关了直播间,双手枕在脑后坐在电竞椅上绕了小半圈看着啾啾和rainy双排。

小男朋友咋这么多人惦记,啧。

连琛的目光炙热,啾啾回城补装备的间隙转头看了他一眼:“怎么了?”

“你想吃鸡蛋吗?”连琛突然开口。

啾啾:“…………滚啊!!”

好的,看来小男朋友对鸡蛋还是一副耿耿于怀的样子,他彻底放下了心。

·

周三下午五点,rg与yue的比赛拉开序幕。

food能稳占韩服排名,操作水平和意识自然是有两把刷子的,第一把他拿着皎月和啾啾的妖姬在中路斗智斗勇。

电子竞技,喜欢一个人的方式就是打败他——food。

于是他打起了十二万分精神,预判啾啾走位,上前与他耗血,找准位置做眼,积极游走打信号。

啾啾拿着妖姬接到了皎月的一发q之后,皎月直接we上前平a,啾啾开w跑开拉了条链子拴住了皎月,打了一套之后两人血量双双致残。

啾啾磕了药瓶回了点血量等技能cd结束后w踩上去再打一套,皎月也不遑多让,点燃一交eqe上前,俩人双双倒地。

“又上头是不?”连琛看着死亡播报说道。

啾啾吐了吐舌头:“他挺厉害的呀,我以为我死不了。”

两边中单对线期的势均力敌在打团的时候就不免分出了优劣,啾啾好歹是跟rg一同比赛将近了半年,他们之间的配合不说完美无缺,但比起刚与职业战队磨合的food要好的多,毕竟作为路人选手打单排和打职业联赛是两个不同的概念。

比赛进行到三十分钟,两边都想要打大龙的时候,food一波打团走位脱了节,离自家队友的位置有一些远,没能即使跟上输出,让rg有机可乘,拿到一波大优势,赢下了比赛。

第二局yue将计就计以food为饵,勾引rg在小龙打团,打野和ad则是暗搓搓偷下了大龙,来来回回心理博弈后yue艰难地拿下了第二分。

第三局rg选择了他们擅长的中野双核,配合辅助游走,顺利拿下了第三局比赛。

当场比赛结束后,两边队伍摘下耳机,退下比赛台后和对方握手。

啾啾一个个握手握过去,到food的时候,food悄咪咪地从口袋里掏出了两枚茶叶蛋放在啾啾手上,同时鬼鬼祟祟道:“lian,你快收下,我跟我们经理报备说我上场要带俩鸡蛋说了好久,找了好多借口他才答应我能带,我知道你喜欢这个,不用谢谢我,这都是我对你的爱意,回去路上饿了记得吃,不要舍不得!”

放在啾啾手心里的两枚茶叶蛋还带着点儿温热,他实打实地感到了迷茫,谁说他喜欢这个啊??

他眼里的疑惑藏都藏不住,连琛憋着笑把啾啾往前推了推:“别杵在这里了,都等你呢。”

啾啾拿着两枚茶叶蛋还给food也不是,拿在手上也不是,叹了口气熟练地揣进了连琛的兜里,往前走和yue的其他选手握手。

food见啾啾接下了那两枚茶叶蛋,开心的像是个两百斤的孩子,咧着嘴冲连琛抛了个意味深长的眼神。

连琛:你还这眼神看我呢,你这辈子也别想要到啾啾的微信了。

然后他礼貌地回了个人畜无害的微笑。

握手结束后,工作人员上前两步喊住了连琛:“神,我带您去mvp采访现场。”

连琛点点头跟着工作人员走了,走之前还把啾啾往他口袋里塞得俩蛋揣进了啾啾的裤兜。

啾啾:我到底造了什么孽——

休息室里,啾啾一脸嫌弃地从裤兜里掏出这俩茶叶蛋,放在了休息室的桌子上。

“靠哈哈哈哈哈这是刚刚food偷偷摸摸给你塞的东西吗?我看他在自己衣服口袋里掏啊掏的还不知道他在掏什么呢。”shins看着茶叶蛋笑出了声,拿起来一枚仔仔细细边看边笑,“他怎么带进来的啊?我之前提议带两包辣条的时候苗哥把我狠骂了一顿来着。”

啾啾有气无力地瘫在沙发上:“谁知道,他还说知道我喜欢鸡蛋特意给我带的,我都傻了!!”

啾啾一夜之间不再碰任何蛋类,队友们每天一桌吃饭是有目共睹的。

“我有点饿,吃一个?”rainy拿着另一枚茶叶蛋问啾啾。

啾啾点点头:“你吃吧。”

rainy毫不留情地敲碎了蛋壳拨开,三两口吞了一枚蛋,“太好笑了他,给你送鸡蛋,这也亏他想得出来。”

正常人谁能整出这损招啊?

“哟,你们咋也有鸡蛋?”苗哥推门进来,看到shins手上拿的鸡蛋问道。

“也?”shins抓住了关键词。

“是啊。”苗哥脱下外套搭在椅背上,“隔壁yue的中单也有,他们教练拉着我发牢骚呢说food说要带俩蛋去比赛,因为他比赛会饿缺乏蛋白质会晕倒啥啥的。”

“为了把这个蛋带进来,还真挺苦了他。”shins感叹道。

苗哥看他:“什么意思?”

“这个蛋吧……”shins忍不住又开始笑,“food握手的时候偷偷塞给小玖的。”

苗哥不可置信地看着啾啾。

啾啾生无可恋地长叹了一口气,点了头。

mvp的采访现场,身着端庄旗袍的主持人眉目含笑,一个个地问设置好的问题。

连琛也中规中矩地回答着。

“最后一个问题还是抽取的观众随机提问——神您是如何看待其他队伍选手喊话表白lian神事儿的呢?”

连琛接过麦克风,挑了挑眉说道:“如何看待啊……他刚成年,不允许跟其他人谈恋爱,所以不接受喊话,都别想了。”

作者有话要说:  队友:连琛你搁这玩文字游戏是不?

苗哥:连琛真是个好选手,为了战队着想不惜自己做恶人阻止中单和其他战队的人交往密切!

-

感谢在2021-08-25 07:36:02~2021-08-26 08:21:0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安静的做个月半子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查无此人 66瓶;一只胖大橘 35瓶;咕噜噜 20瓶;(▼ヘ▼) 2瓶;腐衣衣、沙上一只雕、qweasd月、椋君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