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小鹦鹉被迫打职业[电竞] > 第117章 二合一
 
采访上大放厥词说啾啾刚成年不允许和其他人谈恋爱的连琛回到基地就趁着啾啾换衣服的时候钻进了他的房间, 带着醋意把他禁锢在自己的怀里,摁着他的下巴亲了下去。

啾啾这么长时间以来已经快要习惯连琛突如其来的小动作了,他闭着眼仰头全身心地接受着连琛的亲吻。

好一会儿后, 连琛才松开捏着他下巴的手,和他脸颊相碰,灼热的呼吸喷洒在他的耳边,泛起阵阵酥麻。

啾啾的t恤松松垮垮的, 露出大片锁骨。

“怎么了呀?”啾啾感觉连琛不太对劲, 平常亲完之后连琛不趁机摸摸他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而今天他就只是单纯地和他脸贴着脸, 没有下一步动作了。

“作为rg的选手, 想让你在舞台上亮眼表现,但是作为连琛,想把你揣到兜里不让别人瞧见。”连琛在他耳边低声说道。

啾啾哭笑不得:“本来是不会被人瞧见的, 是你硬拉着我打比赛的,现在我对打比赛有兴趣了你别又说不让我打了啊。”

“不会。”连琛退开半步, 抬手揉了揉啾啾被他捏的有些泛红的下巴,有些苦恼地开口:“怎么这么多人看你打两场比赛就惦记上你了, enjoy也是,food也是。”

说到这个啾啾就觉得头皮发麻:“food为什么要给我送鸡蛋啊,我真的是怎么想也没想明白。”

“……他没摸清你的喜好,所以你别被他蛊惑走了。”连琛摸了摸自己的鼻子,胡言乱语。

“能被谁蛊惑走啊?谁喜欢我都不关我的事儿。”啾啾轻点脚尖捧着连琛的脸颊亲了亲他, “之前就跟你说过啦, 只喜欢你。”

这种朴实的情话对谁都受用,连琛也不例外,他舒展了眉头, 拍拍啾啾的后脑勺:“换衣服吧,下场比赛在下周二,明天周六跟苗哥申请下外出,带你去玩一会儿吧。”

“好!”啾啾眼睛一亮,常规赛上要和lpl赛区其他所有队伍都打一遍,碰上强队能打的有来有回还算好,如果碰上两周两三场比赛都是打的排名倒数的队伍,确实是有些无趣的,“不过不影响训练吗?”

“今天训练别太晚,明天早起白天玩儿,晚上回来再接着训练。”连琛说。

啾啾小鹦鹉啄米似的点头。

晚上他们训练的时候,苗哥来了趟训练室,连琛正好说了申请外出的事情。下周二打的那支队伍在lpl众多队伍中只能算是中游水平,按照rg如今的水平,只要场上没有选手犯病,基本上就不可能输,所以苗哥批申请批的也快,只要求了在晚上七点之前要回到基地。

“你俩单独外出,啧啧去干啥?”rainy问。

连琛瞥见苗哥走出了训练室并且关上了门:“去约会,你不会要做电灯泡吧?”

本来想说带我一个的rainy十分识趣地闭嘴摇头聚精会神盯着屏幕不搭理连琛。

“你说说你,人家没给你喂狗粮,你为什么要张着嘴去接?”ink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看着rainy摇头叹息。

rainy:……

·

第二天一早,啾啾躺在连琛的怀里被闹钟吵醒,迷迷瞪瞪地坐起身眯着眼,一副茫然无措的样子。

“醒了就去洗漱换衣服,等会儿吃点东西就出门。”连琛躺在床上闭着眼揽着啾啾的腰,沙哑着嗓子说道。

啾啾捏了捏他置于腰间的手,“你不起来吗?”

“起。”连琛用力闭了一下眼睛,缓缓地睁开,放在啾啾腰间的手也收了回来揉了揉自己狗窝似的头发,坐了起来。

俩人并排站在洗手台前刷牙,镜子里的场面平常又温馨。

啾啾抬手接了一下顺着下唇流到下巴的牙膏泡泡,想也不想的把泡泡糊到了连琛的脸上。

连琛咕噜咕噜漱完,手捧着接了水洗掉脸上的牙膏泡泡后,五指并拢对着啾啾的脸一弹,弹了啾啾一脸的水。

温馨是温馨,但是好像不是太平常。

俩人一顿折腾后,啾啾回到自己房间挑选衣服。

六月初的天不冷不热,啾啾穿了件奶黄色的薄卫衣,下身穿了条米白色休闲裤,推开了连琛的门:“我换好啦。”

连琛依旧是他那一副简约风穿搭,头顶一个黑色的棒球帽,灰黑渐变的t恤外套了件薄外套,下半身穿的黑色的运动裤。

“去零食架子上拿点儿面包牛奶车上吃,不然太晚了要排队。”连琛看着啾啾的装束,又从自己的衣柜里翻出了一顶浅灰色的帽子扣在了啾啾头上。

啾啾应了之后,屁颠颠地走到零食架旁捞了四五个小面包和两盒牛奶塞进卫衣口袋,衣服被口袋的重量带的一个劲往下垂,显露出了啾啾白皙的颈脖和小片胸膛。

连琛走到他旁边从他的口袋里拿出那两盒牛奶拿在手上,打开大门旁边的鞋柜,拿了一双黑色的运动鞋出来。

啾啾跟他在旁边,拎了一双纯白的休闲鞋弯着腰往脚上套。

连琛看了一眼,把那双黑色的运动鞋放回了鞋柜,单手拎了双和啾啾同款同色的休闲鞋穿上了。

啾啾没看出他的小心思,见他拿了鞋又放回去,换了和他同一款之后问:“怎么换这双了?”

连琛一边往车库走一边说:“约会总要有点儿情侣款吧?”

啾啾:好像说的有点道理。

“那我们是去哪里呀?”这个问题啾啾昨晚睡前就问过了,连琛没有回答他,啾啾孜孜不倦地想问出答案,连琛说了句“你再不睡咱们就下蛋”才打消他的好奇心,没想到一觉睡醒出门的路上啾啾又问了一遍。

“……到了就知道了。”连琛说,“你撕点儿面包给我吃两口,有点饿。”

“喔。”啾啾从口袋里掏出独立包装的小面包,撕下一小块喂进连琛的嘴里,又撕了一小块儿塞进自己嘴里,俩人就这样你一块儿我一块儿吃完了啾啾带的小面包。

吃完后,连琛停好车,手上拿着一盒奶,叼着吸管带着啾啾去排队。

“游乐园呀!”啾啾眺望过去看到园内的设施,有些欣喜,“怎么想到带我来游乐园的呀?”

“你上次在家跟奶奶看电视的时候不是还在嘟囔自己都没去过吗?”连琛说,“刚好带你来玩。”

虽说是周六,但是毕竟不在节假日,游乐场里的人也没有特别的多,俩人排了二十来分钟就领了地图进了场。

这个游乐场算是j市比较大的一个游乐场,地图上分了四个板块,每个板块都是不同风格的游玩设备。

“想先去哪个?”连琛把地图摊开递给啾啾,“或者你先看看有哪些是比较想玩的,标个记然后定个简单的路线。”

啾啾垂眸去看连琛手上的地图:“每个看起来都很好玩,要么我们边走边玩吧?”

连琛也没什么异议,这个游乐场就算再怎么制订计划一天内是绝对玩不完的,倒不如就走到哪里玩到哪里。

“那先去那个吧!”啾啾抬手指了指不远处的大摆锤。

说走就走,俩人沐浴在阳光下慢悠悠地朝大摆锤的位置晃悠,一早就来这种刺激项目的人没有多少,大摆锤停下来后他俩的那条队伍就已经可以上去了,连琛寄存了他俩的帽子后,跟着工作人员走到了安排的位置上。

待他们坐好后,游乐场的工作人员给他们一个个地检查设备。

“你会怕吗?这个会飞挺高的。”连琛问。

啾啾复杂地看着连琛,小声的说:“我自己也会飞。”

连琛:……有道理。

工作人员检查完毕后大摆锤开始左右晃动,逐渐加大角度,啾啾听到周围的人开始在半空中放肆喊叫,他也没忍住张开了双臂,一边感受耳边呼啸的风声,一边跟着大声喊。

从大摆锤上下来的时候,啾啾觉得自己说话声音都变了,嗓子一副劈叉了的样子,但这丝毫不影响啾啾的热情,他操着自己劈了叉的嗓子,指着远处的过山车兴奋地说:“那个那个,走我们去玩那个!”

接下来的一个小时里,啾啾是哪个刺激玩哪个,哪个飞的高荡的远玩哪个,连琛感觉自己在游乐场玩了短短两个小时玩出了久违的晕眩感,他上一次出现这种晕眩感还是很久之前玩其他fps游戏一连玩了十三个小时。

“我买个水,你别冲了。”连琛拉住一股脑往跳楼机冲的啾啾,无奈地开口,“缓一下玩点儿不那么刺激的东西吧。”

啾啾回过头看着脸色稍微有些发白的连琛,由衷地发出了质疑:“你不行吗?”

连琛:……?

“哦对,忘了你不会飞。”啾啾一拍脑门,充满爱怜地看着连琛,走到他的身边,“好吧,陪你玩点儿舒缓的。”

连琛:“那我真谢谢您。”

啾啾大手一挥:“不用跟我这么客气!”

连琛揽着他的肩膀,走到了游乐场里的小吃街买了两瓶水递了一瓶给啾啾。

啾啾的视线被其他的东西吸引了过去——

“连琛!我想要那个!”

连琛顺着他指的方向看过去,一名老人家正在用糖浆在瓷板上作画,一旁的展示台上插着一排糖画。

此时没有其他的顾客,连琛陪着啾啾上前,一股甜腻的焦糖味随风传入鼻腔。

“早上好,想要买糖画吗?”老人家瞅见有人来袭,加快速度完成手上这张糖画的最后几笔,然后摁下一根竹签,冷却后插进了一旁的展示柜。

“嗯嗯!”啾啾点点头,“爷爷你会画小鸟吗!”

“会哩,我可没少画过凤凰。”老爷爷笑眯眯地说。几年前的糖画会有一个画板,顾客自己转,转到哪个就画哪个,当然也有加钱指定的,那会儿他没少画龙画凤。

啾啾眨巴着眼:“想要个小鹦鹉可以吗?”

老爷爷应好,将面前那块白瓷板上沾上的糖渣铲了干净后,从一旁的锅中舀出糖浆,熟练地作画。

没一会儿,老爷爷摁下竹签,把糖画递给了啾啾。

啾啾看着焦黄色的小肥鹦鹉,笑弯了眼,一只手掏出手机一只手拿着糖画,对着天空拍了一张发了微博。

【rg丶lian:小糖鸟~】

连琛跟在身后付过钱后,揽着啾啾走出了小吃街。

此时已经逼近中午了,六月的天气在太阳下行走难免有些热,连琛脱下了外套搭在手上,俩人往别的游乐设备处走。

“噫——”啾啾突然拧着眉毛出了声儿。

连琛看他一眼,啾啾手上的糖画在太阳的暴晒下已经开始有了融化的迹象,一滴糖正巧滴在了啾啾的手上引得他发出这种声音。

“怎么不吃?”连琛问他。

啾啾把拿着糖画的那只手的袖子往上挽了一点儿,惆怅地开口:“舍不得吃。”

“你再不吃他就化了。”连琛说,“等会儿手上沾了糖会很粘。”

“可是——”啾啾皱着眉,他既不想糖画化开,也不舍得吃掉。

融化的糖一滴接着一滴往下落,连琛突然弯下腰,对着啾啾的糖画咬了一口,小鹦鹉顿时没了脑袋。

啾啾:“??”

“行了,这下不会舍不得了,吃了吧。”连琛含着糖,含糊不清地说。

啾啾无语,三两下咬碎了糖画,把竹签扔进了垃圾桶。

“来排队吧。”啾啾扯着连琛的衣袖,把他拉到了一条不算长的队伍后面站着,附近设备多连琛也不知道这个队伍是在排哪个设备,但是整条队伍里有不少扎着羊角辫儿的小女孩儿。

队伍向前逼近,连琛看见了他们排的这个设备。

一朵巨大的莲花,莲蓬的位置滴滴答答地放着欢快的音乐,花瓣顺着音乐轻缓地上下摆动。

好嘛,啾啾把他带来了儿童区。

连琛:“玩这个?”

啾啾:“你不是不能玩那种在天上横冲直撞的嘛?”

连琛:“那也不玩这个啊,别排了吧找点别的。”

啾啾:“来都来了。”

这什么过年亲戚专用术语,啾啾无师自通。

连琛还想挣扎一下,他不太能想象出来他俩大男人在一堆小孩儿里面跟着“池塘的水满了雨也停了”在莲花花瓣上随着花瓣起伏。

像个傻der。

还没开始挣扎,大荷花上的小孩们都下来了,他们面前的闸门一开,啾啾带着他往里冲逮了个位子坐了下去。

他俩坐在儿童专区的设备里并不太能伸的开手脚,俩人紧靠在一起肩挨着肩,腿贴着腿。

“我没有想到我会玩这种东西。”连琛真诚地发出感慨,“你下次碰见那种‘爸爸的爸爸叫爷爷’冲上去坐让我投币我都不会觉得奇怪了。”

啾啾没忍住踢了他一下:“万一会好玩呢?!”

“我觉得没有这个万一。”

话音未落,莲花中间的莲蓬闪着彩灯唱着儿歌,他们坐上去的花瓣还是一边旋转一边上下起伏,还真别说,坐久了有种诡异的规律感。

只可惜这个规律感刚有点儿感觉,歌停了,花瓣静了,工作人员喊他们下去了。

俩人卡在座位里,艰难地起身走下去,迎着一堆带小孩儿的中年人奇妙的眼神走了出去。

“下一个去那个吧?”啾啾指了指儿童区另外一个设备,连琛看都没有看直接选择了拒绝。

“你没发现这里都是几岁的小孩子吗?”连琛太无奈了,“咱俩这年纪哪儿有玩这个的啊?”

“那玩什么呀?”啾啾嘟着嘴问。

“不管玩什么,先离开这个是非之地。”连琛叹了口气,拉着啾啾从一众小孩中间走了出去,“饿了吗,要么先吃个饭吧。”

啾啾摸了摸小肚子,点了头。

游乐场就只有刚刚他们买糖画的那一条小吃街,这个点小吃街多的是捧着小吃走在路上的情侣或者带孩子的一家人,连琛和啾啾俩人凑在里面一片和谐。

吃完饭到了下午,连琛研究了一下地图,总算找到了不那么刺激也不那么弱智的东西了。

俩人在经历了4d体验馆和海洋馆之后,连琛一脸正气地带着啾啾走进了一个不明所以的门。

一进门,视线一暗,一股凉气直冲天灵盖,啾啾一阵瑟缩,下意识地揪住了连琛的胳膊。

“这啥啊?”啾啾听着四面八方传来的幽幽的声音头皮发麻,攥着连琛的胳膊不撒手,“鬼屋吗?”

“对。”连琛点点头。

啾啾:……

人都进来了,总不能从入口出去吧?啾啾只得牵着连琛一步步慢慢地往前走。

突然间,啾啾感觉自己踩到了什么,“啪”地一声整条通道有一下没一下地闪烁着红光,墙面上是各种逼真的断手断指。

在闪烁的红光中,啾啾看着到面前有个穿着白衣服披头散发的人飘过来,越飘越近,越飘越近。

啾啾:“啊啊啊啊啊!!!!!有鬼啊!!!!”

他吓的原地起跳一下子就窜到了连琛的背上,脑袋埋在他的颈窝里瑟瑟发抖。

“是~的~哦~”啾啾的背后传来轻飘飘的空灵声音。

啾啾寒毛直接竖起来,在连琛背上也不是,跳下来也不是,在他背上扭来扭曲,呜呜喳喳地乱叫,吵得连琛耳根子生疼。

连琛托着啾啾,拍了拍他的屁股,憋着笑:“您先去吓前面的人吧。”

npc小姐姐十分敬业:“不~行~哦~”

啾啾在连琛背上语无伦次:“我我我我要出去——”

npc小姐姐堵在背后:“出~不~去~哦~”

“别吓他了。”连琛转过身和npc面对面,“等会儿哄不好。”

npc吃了一嘴狗粮:“那你们往前走吧。”

啾啾在连琛背上就没再下来,连琛听着他有一丁点儿动静就要惊声尖叫,怀疑自己的耳朵可能要失聪了。

好不容易捱出了丁点儿也不恐怖的鬼屋,连琛觉得这个拿来折腾啾啾的地方最大程度上折腾到了自己。

“下来了,咱们回去了。”连琛拍了拍扒在他身上的手。

“不下!”啾啾的嗓子这会儿是真的已经劈叉了,还带着呜呜的哭腔,“你背我回去!”

“不是,你一直在我背上也没走路也没抬头,咋还哭了呢?”连琛好笑地问。

啾啾撅着嘴:“我就哭!”

“行吧行吧你哭着,你看人四五岁的小孩都没让爹妈背。”连琛嘴上这么说,但还是背着啾啾往外走。

啾啾打了个嗝儿,在他背上扭了两下:“算了,你放我下来吧。”

“不要背了?”

“嗯,不要了。”

连琛把啾啾放下来,微微弯腰揉了两把他的脸:“哭的小花猫似的,就这么怕?”

“我就应该让你陪我玩一天的大摆锤,咱俩坐上面别走了,一圈一圈的摆。”啾啾小声说。

·

俩人回到基地的时候还不到六点,连琛揉自己的耳朵,啾啾说话的声音不再那么动听。

“你俩这动静,干啥去了啊?”rainy面带迷茫,“不是约会吗,小玖嗓子咋了?”

“他带我去鬼屋!”啾啾垮着个小鸟批脸,“可吓死我了!”

连琛长叹一口气:“一个总共只有一个一进去就堵门的npc,后续全是道具的鬼屋,他扒在我背上喊得撕心裂肺。”

啾啾:“?就一个活的吗?”

连琛:“是啊。”

啾啾:“那后面那些动静是啥啊??”

“……是道具,假的。你根本不听我说话。”连琛无奈地说,“赶紧去洗个脸吧小花猫。”

“哦对了,跟你俩说个事儿。”shins凑过来开口,“我们这周六的比赛直接判胜。”

“嗯?”连琛和啾啾俩人都愣住了。

“lt战队三名选手菠菜被禁赛,上场人数不够直接判负。”

作者有话要说:  菠菜=博/彩 小的就是买一血、小龙 大的直接买胜负 超级恶劣的行为!

感谢在2021-08-26 08:21:05~2021-08-27 10:24:19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古玩宝斋 5瓶;腐衣衣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