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小鹦鹉被迫打职业[电竞] > 第118章 第 118 章
 
“菠菜是什么啊?”啾啾端着杯水小口抿, 问道。

shins想了想,开口道:“给你举个例子吧,就比日今天我们队伍和nhg有比赛, 在比赛开始之前会有人开盘下注,赌今天比赛的胜者是哪边、今天的第一条龙是哪边的、第一滴血是哪边的、两边的人头比会是多少,不同的注有不同的赔率,说白了就是赌博。”

电竞圈的选手菠菜往往伴随着假赛, 今天菠菜的可以买别队一血一龙, 明天就可以下自己队伍的注操盘,联盟上层对菠菜和假赛是零容忍的, 轻则禁赛一个赛季, 重则直接永久禁赛。

lt不是什么牛逼队伍,成绩也只是平平,在电竞圈里属于有一小众粉丝但是知名度不高的选手, 因此他们的代言不会多,年薪也算不上高。

工资不高, 就会有些选手心里有杂念,走些歪门邪道, 故意在那种自己战队稳赢的局买一些小的点,然后故意失手丢龙送人头,既不会大程度影响游戏战局,也能凭借着高赔率大赚一笔。

“微博上已经闹翻了。”rainy刚巧结束游戏听到他们谈论,坐在电竞椅上转了一圈, “说来他们被查出来真的是活该, lt三个人各自菠菜互相不知道,买的点多了,导致他们直接输给了去年春季赛积分倒数的队伍, 输的还十分离谱。然后就有lt粉丝觉得不对劲,去翻之前的比赛一场一场地复盘看出了端倪,直接脱粉微博发长文买热搜把lt送上了热搜榜引起了上层关注,最后还真查出来了东西。”

连琛皱着眉听他说完,冷冷的吐出两个字:“活该。”

电子竞技的比赛有多少选手拼尽了努力也没能打出成绩,又有多少选手在冷板凳一坐就是好几年却还向往着比赛场,这种把赛场搞得乌烟瘴气的选手,是对所有正儿八经追求成绩的人的一种侮辱。

“是活该啊,但是现在微博现在有些矫枉过正,从讨伐lt变成了复盘别的战队的比赛,选手有一点点失误就要被扣上疑似菠菜的帽子。”rainy叹了口气,“这种毕竟是少数,无缘无故被扣上帽子选手也会心寒的吧。”

“确实,去年比赛的一场视频姚锐意在没有视野的情况下强开对面导致我和他一块被打野抓了的视频都翻出来了,说他工资卡上交给了女朋友,自己没有零花钱所以菠菜赚点小钱,说的一板一眼的。”ink说。

shins深呼吸,长叹了一口气:“我当时纯粹是因为对面有破绽我上头了而已,再说了婷婷根本没要过我的工资卡,我都不知道这些说话的人的根据在哪里。”

啾啾听得一知半解,捋清了关系后也算是弄明白了其中利害,连琛为了赢手腕都打绷带了,怎么会有选手拿输赢做赌注?啾啾愤愤地开口:“我工资卡也在连琛手上,我不还是安安心心自己打比赛吗!”

训练室众人:说的虽然在理但是怎么感觉怎么听都像是在秀恩爱?

连琛拍了拍他的脑袋:“先去洗漱吧,你这个嗓子,我去给你找找苗哥之前吃的含片还有没有。”

短短一天之间,微博上各种战队粉丝心有猜忌,黑粉趁乱趟浑水,加之在很多中年人的眼里,电子竞技就是一群网瘾少年打游戏的思维已经根深蒂固了,一群书都没读完的人见钱眼开也无可厚非,整的电竞圈很长一段时间都不得安宁。

而受这件事情影响,接下来的每一场比赛,mvp的赛后采访都会被提及有关如何看待假赛的事情。

apu的teng:“有的观众可能不知道,早期的电子竞技环境并没有这么好,也没有这么多正规的俱乐部,大伙儿都是一个个从各个网吧打网吧赛出来的选手,比赛有电脑就能打,工资够吃饭住宿就满意。这么多年来许多的职业选手拼了命的想要冠军,想要的是那份奖金吗?不是的,想要的只是这份荣誉本身罢了。”

nhg的许阳:“不理解也不容忍假赛,同时也希望借此机会联盟能够加大力度不仅仅是查假赛选手,也去查一查背后开盘的人,虽说不指望近日内一网打尽,但是我相信日复一日的累积总有一天这种现象会被杜绝的。”

zxq的打野:“赌场文化荼毒了太多人,菠菜假赛也是赌的一种,为了菠菜打假赛的人就是恶劣的赌徒,这种人是不配留在lpl的。”

yue的food:“我之前一直是打路人局的嘛,虽然没有菠菜,但是假赛也层出不穷,一局比赛明码标价的比比皆是。虽然没有比赛中菠菜恶劣,但是一样令人作呕,我接受yue的试训邀约就是为了遇见更好的对手,然后打败他们,而不是为了钱连良心都不要。”

一直到周二,rg的比赛结束后,连琛作为本场mvp接受了采访,同时也被问及了这个问题。

连琛拿着麦轻篾地哼了一声:“既然要问我就直言了吧,在我看来所有打假赛的选手都是垃圾,他们在玷污比赛。”

·

常规赛仍旧一天天的进行着比赛,日子久了这场各路粉丝复盘看谁失误都像是假赛的风波也渐渐风平浪静了下来

这个赛季rg的成绩颇有要拿大满贯的既视感,每场比赛打的都精彩万分。但凡有黑子在网络上提及假赛事件试图与rg串在一起的时候,评论里总会有“rg打假赛和你发假报道明显是后一个更让人信服”“看看rg今年的水平和成绩吧,别尬黑行吗?”的言论。

常规赛结束,rg仍然是以积分第一挺进的季后赛,依旧不需要进行冒泡赛。

一天连琛刚和啾啾做完下蛋该做的事儿之后,搂着啾啾在怀里小声地聊天。

“我这两天眼皮老跳,不太舒服。”连琛看着月光下啾啾纤长的睫毛,轻声说道。

啾啾搂着他的腰,困倦的不行,粘腻地敷衍他:“我现在也是,眼皮在打架。”

连琛失笑拍拍啾啾的脑袋:“睡吧。”

自从上次连琛感受过剧烈运动后啾啾的乖巧睡姿后,他俩每次运动完连琛的睡眠都极好,一个是因为运动,另一个则是因为旁边闹腾的小孩睡得乖,不在被窝里施展拳脚。

冒泡赛最后一场,rg众人一同坐在基地客厅和教练分析师们一起看比赛。

“不是,小琛你一直揉眼睛干嘛?眼睛不舒服吗?别老揉把脏东西揉进去更不舒服。”苗哥瞧着沙发上连琛是不是拧眉揉两下眼睛,说道。

连琛用力闭了下眼睛再睁开:“眼皮老是跳,烦得慌。”

“左眼右眼啊?”shins问,“左眼财右眼灾啊。”

“我不信这个,应该只是用眼过度。”连琛说,“封建迷信要不得。”

“俗话能传下来也有他的道理。”shins不以为然道。

连琛眯着右眼,看似没把shins的话听进去。

但是鹦鹉都能成精给他做男朋友,万一这是真的怎么办?

连琛还是暗自留了心。

冒泡赛正式结束后,歇了两天,双败赛开始,rg也要再度登上比赛场。

八月的j市如同一座蒸笼,潮湿又闷热,压得人喘不过气来。

他们从基地坐车到比赛场的时候是下午四点多,正是太阳烈的时候,短短从下车走到场馆后台的一小段路,啾啾就觉得汗湿了整个背部,这会儿场馆的空调虽说开了有一段时间,但是冷气还没有完全下来。

“外面也太热了!”啾啾抬起手在自己脸颊两边上下扇动试图带来一丝凉风。

苗哥摸了把额头上的汗:“先坐会儿吧。”

今天比赛的对手是从冒牌赛中征伐到最后的dfl。

这支队伍一直以来发挥并不算稳定,发挥的好的时候也拿到过春季赛亚军的好名次,但是发挥不好的时候则直接进不去季后赛。

距离上场比赛还有十五分钟,连琛倒扣在桌面的手机嗡嗡作响。

他拿起手机看了一眼,给他打电话的竟然是过完年再也没和他联系过的连翔宇。

他怎么想到给自己打电话?

连琛皱了皱眉头,毫不留情地挂断了电话。

没一会儿,手机再度响起,连琛又给他挂断了。

第三次响起的时候,连琛没好气的“啧”了一声,这么一而再再而三给他打电话有点不符合常理,他拿着手机思索着是挂了还是接通。

啾啾在一旁看着他的动作,凑过去开口道:“先接吧,万一有急事儿呢?”

连琛轻轻点头,走到休息室的一角接通了电话。

那边连翔宇的声音听起来急切又生气:“连琛,亏得你奶奶这么疼你,你就是这么照顾她的?要不是医院通知我我还不知道你奶奶现在是个什么情况!”

连琛心底一个咯噔,郑瑶菁说奶奶最近记性有些不好,带她去医院做了体检,连翔宇打这个电话来难道是因为体检出了什么不好的结果?

“什么情况?”连琛问。

连翔宇在电话那端冷哼一声:“你还不知道?医院要求通知家属,电话打到我这里,说你奶奶得了阿兹海默症。你照顾奶奶就是这么照顾的?”

连琛闻言,握着手机的手止不住地颤抖,手机滑落啪嗒一声摔在地上,屏幕尽碎,通话也戛然而止。

“走吧,要上场了。”苗哥推门进休息室说。

作者有话要说:  假赛这段评论区的宝贝们不要提及任何战队,磕头啦!

阿兹海默症就是老年痴呆,发病很突然的。

然后,是这样哒,明天是我生日所以这个周末我会出去玩儿,今明两天日三,后天恢复日六,明天更新时间在晚上。

这两天的评论会发小红包,宝贝们啵啵啵

-感谢在2021-08-27 10:24:19~2021-08-28 06:09:5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段嘉衍 11瓶;腐衣衣、qweasd月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