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小鹦鹉被迫打职业[电竞] > 第120章 二合一
 
离上场还有五分钟的时候, 苗哥急匆匆地赶了回来,告诉大家官方那边已经同意了,让林野做好上场准备。

休息室内气氛低迷, 林野的中单和他们一起训练的时候打过,训练赛和比赛也都打过,让他上场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问题就是啾啾的打野他们虽然看过, 但却没有一起配合过。

打野拿资源gank抓人都需要队友的配合, 啾啾的打野没跟他们一起配合过,风格也不太清晰, 贸然让他中转野其实是很强行的, 但现在也没有其他办法。

rainy叹了口气,已经开始寄希望于他们进到败者组比赛的时候连琛能够顺利回来了。

没一会儿,有工作人员敲门, 提醒他们该上场了。

连琛放下手,红着眼把啾啾推开了一点, 抹掉了他眼底的泪,轻声道:“抱歉, 把压力都给你了。”

啾啾摇了摇头,没说话。

“比赛好好打,别担心奶奶。”连琛扯出一个牵强的笑容,摸了摸他的头发,“去吧。”

当他们走上比赛台的时候, 现场观众一片哗然, 纷纷议论着为什么是替补打中单,中单去打野。

与此同时,解说们得知了连琛手伤复发的消息, 在观众们议论的时候举起了手麦。

“大家都很好奇rg这场的阵容啊,我们这边刚刚得到消息,rg的选手手伤复发,由ye选手打中单位,lian打打野位。”

观众们议论的声音不减反增,连琛有手伤是必然的,但是从他出道到现在大大小小的比赛一场也没有落下过,现在却不得不要去后台,让中单替他的位置,这得是伤的有多严重啊?

有坐在rg粉丝席的女孩子已经拿着手幅掩面和同行的小姐妹们在一起讨论了。

“刚刚镜头切到神的时候,我看他手抖的厉害就觉得心慌,没想到真的旧伤复发……”

“lian打中单很强啊不知道他打野是怎么样,希望能赢吧。”

比赛台上shins不断的说话试图降低啾啾和林野俩人的紧张感。

“你们别紧张,真别紧张,小野你就当成训练赛打,小玖你第一次比赛里打野,一定要多反馈,我们不熟悉你的风格就只能多交流了。”

林野应了声好,啾啾也点了点头。

说紧张的话啾啾是一点也不紧张的,他现在整个人的状态十分平静,因为他知道如果自己没有扛起这个梁子的话,连琛会像当初的prof一样被骂的很惨。

他也相信连琛会料理好奶奶的事儿,他只需要在前方为了整个战队奋斗。

裁判令下,bp开始。

dfl并不了解啾啾的打野,如果啾啾只是上场充数的,那多ban打野英雄也是浪费ban位,但如果啾啾的打野真的打的很好,他们也不能准确的ban掉啾啾的英雄,思虑再三后dfl给到打野的ban位只有两个。

破败之王佛耶戈和皎月女神黛安娜。

分析师站在五个人身后做决策,看到对面的阵容后开了口:“这把对面的阵容拿梦魇很合适,小玖会不会?”

啾啾轻点头:“会的。”

说罢分析师便让ink给啾啾锁下了梦魇。

bp结束后,分析师下场,啾啾吸了吸鼻子做了个深呼吸,把耳麦往嘴边递了一点:“就按平常的打法打就行,把我当成连琛。”

言外之意,我跟连琛打野风格是一样的。

听到这句话队友们悬着的心稍微往下放了一点。

第二场比赛正式开始。

如果说啾啾一开始说把他当成连琛这句话在他们心里是啾啾用来安慰人的话,在比赛开始了十分钟时,众人悬着的心已经完全放了下去。

要不是比赛不能回头,shins都想看看是不是自己在做白日梦,其实场上就是连琛在打。

同样觉得不可置信的还有站在解说席上的两名解说。

解说a:“lian选手的打野都不能说是的影子了,我感觉就是本人在打,并且是巅峰时期的!”

解说b深以为然地点头:“确实太熟悉了,这对于rg来说是一个好事,要在赛场上适应别的风格的打野是很难的。”

啾啾开着扫描钻进对面的野区:“下路线稍微控一下,我刷完石头怪直接飞。”

ink闻言一边往前走点人一边把线和对方的人往后带,对面的辅助泰坦见状直接一个勾勾向了ink!

“砰”的一声,shins操控着加里奥闪现到了ink面前,为他挡下了这一勾,对面的ad对着加里奥一顿输出,好在加里奥皮糙肉厚,一顿打后还有将近半血。

对面正打算乘胜追击,突然屏幕一黑,梦魇直接带着盾飞到了对方ad身前,e连住对面后和ink反手输出,被恐惧的ad无力回天丧失了人头,而早已勾上前的泰坦被三个人包夹也回不去,只能被ink一下一下地平a收下人头。

连琛抓完下路后必打小龙,啾啾也不例外,招呼着下路二人组往小龙去,收下了小龙。

“靠,lian真的是专职中单的吗???”对面的辅助忍不住发出了质疑。

“虽然说咱们玩别的位置都不会差,但是这好歹是个比赛不是水友局啊!lian的游戏记录八百年没有一场打野啊!”他还在忍不住感叹。

“要不是我相信科学,我都要觉得他是神附体了。”十六分钟内在野区被逮到三次的打野也感到了恐惧。

林野和对面中单互相试探,得亏林野虽然偶然上场,但是从来不落下训练,还会拿着自己的比赛录像给啾啾看让啾啾给他指出问题。

中单没拉跨,打野超水准,rg势如破竹,一路冲向高地,把比分扳回了1:1。

再度回到休息室,连琛已经不在休息室了。

“他回去了?”连琛看向苗哥。

苗哥点点头:“嗯,让你好好比赛,比完赛给你打电话。”

“没事儿嗷,别太担心。”苗哥摸了摸啾啾的脑袋,安慰道。

啾啾点点头说好。

“琛哥那个电话是谁打的啊?”rainy皱了皱眉,“专门挑这个时间不是搞心态吗?正常来说bo3最多三个小时结束,三个小时也等不了吗?”

啾啾叹了口气,连琛的爸爸和他的爸爸简直是两个极端,他都替连琛感觉窒息。

“行了别人的家事儿咱们也别议论了。”苗哥说,“小玖打的很好了,我还以为这局没希望了。”

“呸呸呸!!你快呸!尽说晦气话!”shins没好气地看了一眼苗哥。

苗哥也意识到了自己话说的不是时候,连呸了三声。

第三局比赛开始之后,不知道是苗哥的毒奶发威了还是对面的打野上一局在野区被啾啾抓烦了,这把懒得跟啾啾在野区纠缠,时不时跳出来骚扰一下中上。

即使拿不到人头,也能骚扰的rainy和林野俩人掉经验和补刀。

好在下路在啾啾的帮衬下拿到了优势,整场的局面还是均势偏向rg的。

对于rg来说啾啾的风格熟悉是好事,对于dfl来说也一样,毕竟在lpl打野的哪名选手没有研究过连琛呢?

二十多分钟的时候,在啾啾再一次试图抓下路然后打小龙的时候,dfl的上单适时地在草丛里亮起了tp,rainy见状也赶在同一刻交出了tp ,林野见对方的中单往自家野区钻之后也赶忙往下路走。

在tp即将读完条的时候,dfl的上单不紧不慢地取消了tp,开始收线,中单也进入了视野盲区,迟迟在下半野区见到中单的影子,反倒是rg五个人已经凑在了一团。

“对面这个tp就取消了??”rainy直到落地也没有反应过来。

dfl的中单是花女婕拉,这个英雄的技能是将种子种成可以攻击的花,大招更是重置花的存活时间并且提高攻击力。

这个英雄配合上单武器还有打野男枪打起大龙来飞快,而rg这边唯一有tp的rainy已经交了传送下来了,五个人被dfl的下路二人组拿命拦着,不让他们去往上半野。

rg五个人在下路摇摇欲坠的一塔下方击杀了下路双人组后,频道响起了大龙被击杀的语音播报。

这个时候已经赶不及了,盘算过后只好拿下小龙减小两边的差距。

拿下大龙的dfl仗着大龙buff在中路抱团,强迫rg接团。

二十八分钟,ink走位不慎,被花女的e捆在原地,带着面具冰仗的花女伤害高且恶心人,ink操控着沙弥拉在花女身上快速打出s评级,刚开大招就被赶过来的武器一路灯锤断了大招,并且丢失了人头。

三十二分钟,一波团战爆发在大龙坑,rg双c被武器一个人拦着,啾啾操控着皎月冲到后方收掉对面中下两人的人头后已经回不来了,在人堆里三两下被击杀了,武器同样跟沙弥拉和发条换掉了,两边打了一波三换三,但是因为rg这边死了个打野,所以dfl即使仅剩两个人也可以仗着自己有惩戒肆无忌惮地打龙。

dfl拿着大龙buff的两人趁着对面还未复活,拆掉了中路一座高地塔和水晶后堪堪回程。

三十六分钟,rg被磨的只剩下了一座孤零零的基地,并且rainy和ink也被击杀掉了。

dkl无视这三个活着的人,带着小兵吭哧吭哧点着水晶,80,60,30,水晶的血量极具下降。

“别管他们!直接一波!!”dfl的指挥面色涨红大声喊着。

就在这个时刻,rg的基地突然点不动了,中路那座水晶在众人的眼皮子底下重建复活了。

啾啾眼睛一尖:“ink复活了,林野球给我!”

他带着林野的球qe上前开r把上中野三个人拉在了一起,林野接r打出二段控制,dfl这三人的血量极具下降,ink一复活便从基地里飞快地冲出来,对着被拉在一起的三个人快速刷出评级,沙弥拉的大招炼狱扳机开启。

“triple kill!”

三杀到手,ink直接闪现接e上前,明晃晃的子弹打在了下路双人组身上,ad这个脆皮血条直接消失,而皮糙肉厚的辅助也禁不起ink的其他攻击,很快一同倒了下来。

“penta kill!”

ink拿到五杀后,带着s评级冲到水晶旁,开大清兵。

“我手都在抖……”ink想着基地濒危的血量都感到后怕。

“卧槽我也是,水晶没复活就算这波团答应了只要ad再点两下我们都没了,真他妈恐怖。”shins也心有余悸。

“赶紧一波赶紧一波!”ink有些亢奋地开口,“老子五杀了!小玖这个团开的绝!万一剩了个武器在外面我大招被打断我又要gg。”

五个人中路一波先推高地再推水晶然后推完两座门牙塔,在对面三个人复活的时候,同他们一样不管不顾,全程眼中只有那个基地。

dfl就没有rg那般水晶复活的好运了,武器刚复活意图往外冲,游戏便宣告了结束。

rg2:1赢下了dfl,拿下了胜者组第一场的胜利。

啾啾长吁一口气,放松了自己回到了休息室。

“苗哥,手机借我用下。”啾啾说,“我给连琛打个电话,他手机碎了把我的拿走了。”

苗哥连忙说好打开了手机递给了啾啾。

电话被接通,连琛那边有些安静。

“你见到奶奶了吗?奶奶还好吗?”啾啾问。

连琛垂眸看了一眼坐在病床上握着他的手热切地望着他的奶奶,轻轻扯了个笑容:“见到了,还好。比赛赢了吗?”

“赢了。”啾啾说。

对话结束两边都放下心来。

病房里,奶奶坐在病床上拉着连琛的手,有些口齿不清地讲着方言:“你看到我孙孙了吗?我孙孙就那么点儿大,我在医院里我孙孙肯定又要担心我了,我得赶紧回去。”

连琛鼻子一酸,蹲在奶奶面前,“奶奶,我就是您孙子,我是连琛。”

奶奶嗔怪地拍了他一下,用手比划了一个高度:“你怎么可能是我孙子,我孙子才刚读初中,才这么点儿高。”

连琛就这么蹲在地上和奶奶对视,奶奶盯着他看了一会儿,咧了个笑容:“你长得是蛮像我孙孙的,但是你不是我孙孙呀,我要回去啦,我家在……我家在哪儿来着?”

奶奶松开牵着连琛的手,低着头陷入沉思,不再搭理连琛。

郑瑶菁在连琛身后轻轻拍了拍他,“你先起来吧。”

连琛叹了口气,站了起来。

“医生说是突发性的,老太太的记忆有些混乱了。”郑瑶菁说,“你爸爸不是知道你在比赛吗,我还跟他说了不要打扰你,他怎么会挑这个时候给你打电话?”

连琛叹了口气,三言两语跟郑瑶菁解释了一下自己和连翔宇之间发生的事情。

“好孩子,没事儿。”郑瑶菁轻轻抱了下比她高了一大截的连琛,安抚地拍了拍他的背,“你愿意的话就把我和你景叔当成爸妈。”

连琛觉得自己的泪腺从来没有这么发达过,郑瑶菁两句话让他的眼眶再度湿润了起来。

“奶奶这边你这两天多陪陪她,她会认识你的。”郑瑶菁说,“在医院稳定下来就可以回家了,如果你不放心的话我就带老太太回j市,我和家庭医生一起照顾她。”

连琛自然是放心不下的:“这样会不会太麻烦您?”

“这不会的,况且我儿子应该也放心不下,带老太太回去你们要见她也不用这么麻烦。”郑瑶菁说,“其实这种病也不是什么很大的事儿,我本来是打算等你们比赛结束后打电话跟你说,但是医院这边要联系亲属,我不想打扰你才拿老太太的手机联系了你父亲。”

连琛显然不想再谈连翔宇的事儿,岔开了话题:“我陪奶奶说说话。”

奶奶这会儿已经不纠结自己家住在哪里了,她看着连琛和他说着话,说自己的小孙子有多乖有多好,连琛就蹲在一旁默默的听。

奶奶说累了就躺下去睡觉,连琛给她盖着被子,握住了她的手,看着她的睡颜。

过了一段时间,医生来查房,看见蹲在病床边的连琛轻声问了一句:“你是她的家属吗?”

连琛站起身,踉跄了一下扶住病床的床头,朝着医生点了点头:“我是她孙子。”

“嗯?”医生有点意外,“你父亲呢?”

连琛皱了皱眉,“国外,回不来。”

医生了然地点点头,把连琛喊出病房带上门给他交代事项:“老人家这个病其实也不用太过紧张,多关心多陪陪她,每天记得定时吃药,不过记得千万不要让老人家一个人乱跑,她现在的认知不清晰的。”

连琛点头,一一记在心里。

“如果可以的话最好还是全家人都能陪在身边,你父母在国外的话有空也让他们回来一趟,有助于老太太建立认知。”

连琛抿了抿唇:“不用,我从小跟着奶奶长大的,我俩都没见过他们几次。”

医生怔了一下:“那你也有空就多陪陪她。”

连琛说好,回到了病房。

奶奶睡了一个多小时后醒了过来,看着连琛:“小琛放学啦?眼睛怎么肿了在学校有人欺负你吗?”

连琛扯着笑摇摇头:“没有人欺负我。”

“那就好,有人敢欺负你你就告诉奶奶!”奶奶说。

连琛点点头。

无论奶奶的记忆在什么时间点,奶奶永远是那个会护着连琛的奶奶。

连琛陪奶奶说了很久的话,告诉奶奶自己已经工作了,找了对象了,工作很好,男朋友也很好。

奶奶一开始还不相信,说自家小孙子才是个初中生,怎么可以做童工还早恋?

连琛也不着急,建立认知这一块儿本来就要慢慢来的。

“你那边比赛不要紧吗?”郑瑶菁问他。

连琛深吸一口气,“要紧,所以这段时间麻烦您了,等您和奶奶回到j市我尽量每天回去一会儿可以吗?”

在他退役后他可以有大把的时间陪在奶奶身边,所以在职业赛场上这最后半年,连琛纵使万般舍不得,也只能在这二者中尽量做出平衡。

当天晚上,奶奶休息过后,郑瑶菁和连琛回到房子里替奶奶拿换洗衣物,奶奶在医院还要治疗一段时间。

连琛回到自己房间,拉开抽屉拿出一张卡,递给了郑瑶菁。

“阿姨,这张卡是我这么多年来赚的钱……”

话还没说完,郑瑶菁哭笑不得地打断了他:“你自己的钱自己收好,老太太对我儿子的好我看在眼里,我们对她好也是应该的。”

连琛仍旧坚持把卡塞给郑瑶菁,毕竟无论是j市的房子还是医生都不是他自己的,把卡交出去他心里也能安心。

“密码是啾啾的生日。”连琛说完后,怎么都没有接郑瑶菁递回来的卡。

第二天在医院陪奶奶待了一会儿后,连琛还没想着走,反倒是奶奶催着连琛上学把他赶走了。

连琛有些哭笑不得,让奶奶在医院好好休息,每天接他的视频后,开车回j市。

走到地下车库,他伸手进口袋摸车钥匙的同时,摸出了一打叠起来的东西。

他掏出来看了一眼。

是一张折好的信纸,他把信纸打开,里面赫然是他昨晚递给郑瑶菁的那张卡,估计是今早郑瑶菁趁他不注意的时候又塞回了他的口袋。

信纸上有几行字,连琛把信纸展开,看着上面清秀的字迹。

“连琛,我昨天和你说的如果你愿意的话,可以把我和你景叔当成父母,你和啾啾是情侣,我们就是一家人,一家人不说两家话,也不用谈钱。”

连琛把信纸细细叠好,放进口袋里。

他坐进车里,没急着开车,打开了手机微博看了一眼。

他的那场比赛打的那么离谱,应该有不少人骂他吧。

啾啾的微博就像是个工作微博,除了电竞相关什么也没有,他深吸一口气,点开了rg发的那条英雄联盟赛事下方的评论。

与他想的相反,评论里都在心疼连琛的伤,希望他好好养伤再回赛场,但凡有一个黑粉把连琛的行为往前段时间的“假赛”上引,就会有人在下面接话。

【□□,的年薪需要打假赛,他缺这点点钱?黑子别张口就来行不行??】

【真nm无语,这要是假赛的话演技也太拙劣了吧?明显就是状态不好在强撑着打啊】

【说假赛的有没有心啊??不要万物皆假赛了行不行??联盟规定你定的?】

【呜呜呜心疼神,好好养伤啊啊啊!!!】

连琛看着评论轻轻笑了出声。

万幸,所有喜欢他的人,都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人,他好幸运。

作者有话要说:  连琛,快感动哭!!!

依旧因为来晚了发小红包quq感谢在2021-08-29 23:34:00~2021-08-30 20:57:2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鱼丸子 6瓶;西子 2瓶;腐衣衣、危险发言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