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小鹦鹉被迫打职业[电竞] > 第121章 二合一
 
连琛回到俱乐部的推开训练室大门的那一刻, 训练室内的人全都唰唰转头看向他,一副想问点什么又不敢问的样子。

“有话要问?”连琛挑挑眉,开了口, 他的眼睛还有些红肿,眼下挂着不算深的乌青。

“奶奶还好吗?”啾啾关掉了自己的排队,问道。

连琛走过去,揉了两把啾啾的头发:“挺好的, 就是年纪大了不记事儿, 她的记忆停在了我读书的时候。”

啾啾松下一口气:“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比赛完了我们回去看奶奶吧?”

“你妈妈问我要不要把奶奶接过来照顾, 我觉得接过来也好,特殊情况偶尔申请俩小时外出还能回去看看。”连琛说,“你呢, 你怎么想?”

啾啾从小就把奶奶当成最亲的人,连琛提了这个事儿他不可能不答应, 小鸡啄米似的点头说好。

“那你没事儿吧?”啾啾迟疑了片刻,又问了一句。

连琛淡淡的笑了笑说没事。

“那你记得不要去看微博。”啾啾义正言辞的叮嘱道, 明明半年之前啾啾还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小鸟儿,到现在他都可以叮嘱别人了。

连琛自然不会让啾啾知道自己已经看过了,冲他点了头。

“对了姚锐意,你手机借我买个新手机,我手机摔碎了。”连琛说, “回头到了把钱转给你。”

shins一脸不理解:“小玖手机不是在你手上吗, 你用他手机买呗?”

连琛十分自然地开口:“他没网银。”

shins:??

这年头怎么还有人会没有网银??但是转念一想,小玖的大部分东西都是连琛给他买的或者他拿连琛的手机挑的,可能也是真的用不上吧?想到这里shins就把自己的手机递给了连琛。

连琛也没有什么犹豫的, 都不用挑,直接按照自己之前用的那一款买了个一样的就把手机还给了shins。

买完之后,他拉开自己那张椅子坐了下去,打开了赛事主页看起了dfl打rg的后两场比赛。

瞧见连琛在看比赛,刚刚结束了一局游戏的林野转了个脑袋隔着人微微前倾看着连琛挠了挠头:“琛哥,我……”

“打的挺好的。”连琛摘下耳机,“世界赛结束后多跟小玖练练配合。”

“说真的还好小玖的打野是你教的,风格像你,不然我们还真的难说。”rainy感叹说,“五杀欸,我好久没在比赛拿五杀了!”

啾啾的打野风格自然不是他亲自教的,是啾啾陪着奶奶一场一场比赛看出来的,不仅仅是连琛的风格,但凡lpl报的上名号的选手风格啾啾基本都能复刻,这是他作为小鹦鹉精的本领。

第二天中午,微博上突然爆了个热搜,说连琛是因为谈了恋爱,对象是个豪门家庭看不上连琛这么点儿钱,连琛为了讨对象家人的欢心才剑走偏锋直接买输赢局,rg和dfl的比赛赔率高,买dfl赢的话能大赚一笔,买多了积少成多也能够攒下一笔不菲的积蓄。

公众号爆料的有板有眼,甚至说连琛上场手抖只是因为打假赛紧张,他的手伤如果真的很严重的话怎么会之前那么久一场比赛都没落下过,而他被换下场根本不是因为手伤复发,而是因为演的太明显才被换掉的。

配图里还配了几张模棱两可的图,许多做电竞的知名公众号都在转发,似是约好了一般。

啾啾中午睡醒打开手机看到微博这条推送的时候气个半死,网络上随意的发言总是不需要付出代价的。

他心里想着要瞒住这件事情不能让连琛知道,但怎料等他洗漱完下楼后连琛已经面不改色地和shins他们几个讨论起了这个问题。

“豪门对象欸,好像也没说错。”shins做成沉思者的样子,一本正经道,“小玖家父亲做房地产,弟弟是当□□星,自己也是个炙手可热的职业选手,这个家世说是豪门家庭也确实不为过哈?”

推门进来的啾啾:我错过了什么?

连琛嗤笑一声,“看不上我那点儿钱其实也是真的?小玖的妈妈都不收我的钱,看来下次得找个借口说是聘礼再把钱送出去。”

啾啾:???钱在你兜里你难受吗?

“不过讨他家人欢心倒是不必。”连琛想起了郑瑶菁温柔的眉眼,自己的表情也舒缓了下来,“他家人都很喜欢我。”

“你看微博啦?”啾啾上前两步打断他们几个谈论,拉开自己的电竞椅盘腿坐了上去。

连琛不以为意地点点头:“电脑上登了一下。”

“不是不让你看嘛!”啾啾皱着眉,不满地说。

连琛摸了摸鼻子:“我又没影响。”

啾啾被他这副样子气个半死,看都看了还能怎么办呢?索性连琛看起来也是真的不在意的样子。

本来这些公众号发的这篇文章评论里就没几个人信的,连琛为lpl征战多年,谁不知道他有多渴求一个冠军奖杯,而且当他拿到了s赛奖杯,rg就属于是拥有了英雄联盟所有赛事的奖杯,俱乐部和选手都会水涨船高,身价只会涨不会跌,谁会拿自己的身价开玩笑?

所以真的对电竞圈有了解的人都是当个笑话来看这篇文章的,而会去质疑连琛和相信这篇文章的人只有那些对他们选手一知半解的人。

评论里就分为了吃瓜群众和公众号等着吃官司两派。

但是他们很快发现,这些转发了的公众号已经开始偷偷摸摸删文章了。

“怎么?公众号突然有良心了?真不容易。”rainy咂舌,看着自己屏幕页面那“该微博不存在”的提醒,嘲弄地笑了两声。

“让我来瞧瞧!”shins也打开了微博,翻到了自己的首页。

shins在整个电竞圈内不说好友众多,但是能一同交谈的朋友也确实不少,他的微博里互关的职业选手是最多的。

此时lpl众多的内部人员都在为连琛表态。

“一直都是圈内楷模,造谣他打假赛的真的够了,他对比赛的热爱给了很多人走下去的希望。”

“虽然之前对他不太了解,但是了解后会发现真的是个把比赛看的很重要的人,如果有人说这样一个人会为了钱去打比赛,我想是不会有人信的。”

“琛就是个很注重感情又很执着的陪着队友一起走下去的那种人啊,如果说他要是为了钱的话,早在八百年前其他战队提出花高出一倍的转让费他早就离开rg了。”

连琛被酸的皱了皱眉:“这话太腻歪了,谁发的啊?”

shins看了一眼,突然乐了:“苗哥。”

连琛重重地叹了口气,苗哥永远都在一些事情上能做出让他觉得匪夷所思的事情。但连琛也是感谢苗哥的,营销号不是说我为了钱吗?苗哥这一出正好说明了连琛并不是营销号虽说的那种为了钱会作为违背自己良心的事情的人。

微博上这件事情彻底停息是因为一个蓝v发了篇简短的微博。

【瑶策房地产有限公司:连琛是我认的儿子,豪门?哪家企业还能看不上我的背景?】

话说的自大又张狂,一看就是景策看着微博发的。想必是因为郑瑶菁把事情的起因经过全都告诉了景策,景策替他不满才会发出这么一条微博。

而在这条微博下的评论画风直接突变了。

【爸爸,这声爸爸我先叫了,日后我女朋友嫌弃我配不上他的时候我就把连琛两个字p成为的名字,感恩爸爸】

【认的儿子,卧槽慕了!】

【没有企业有资格看不上您,所以您能不能瞧瞧我的资质能不能被您认成儿子??】

【这踏马才是豪门吧?!神还能跟哪个豪门传出爱恨纠葛??】

【楼上你好像真相了……但是这个豪门好像完全没有看不起神的意思,营销号果然是在胡编乱造罢了】

这么一出下来,连琛本人面都没有露,风波便直接停息了,甚至有lpl的律师观众和学法学的大学生看不惯这种利用网络舆论引领他人网暴其他人的行为,查起了这些营销号背后的公司。

全程看着风波起到风波平的几个人,不由得发出感慨:“其实事情没闹起来主要还是咱们琛哥热爱战队且洁身自好,不与豪门沾上瓜葛。”

“谁说的?”连琛挑了挑眉,拉起啾啾的手在众人面前,在他的手背上轻轻落下个吻,“咱们小玖担不上豪门这俩字?”

shins:“……豪门都不用网银吗?”

啾啾:“是的,我们都有专人帮忙采购,比如连琛。”

shins一副见了鬼的样子:“懒得看你俩秀恩爱,我训练去了。”

不想见到他俩秀恩爱的何止是shins一个人?rainy和ink俩人也默默地戴上了耳机,选择了眼不见为净。

“你怎么成我爸妈的儿子了?”啾啾想到那句话,忍不住问。

连琛想了想,自己先笑了起来:“连翔宇给我打电话你妈妈知道,她问了我一些问题,我就如实告诉她了。然后他说如果我想的话就把她和景叔当成父母就好。”

啾啾想了想,点点头认可道:“确实,你管我爸妈叫爸妈也没有什么问题。”

“一般都是结婚了之后从才会喊的吧?”连琛说,“你这么迫不及待和我结婚吗?”

啾啾:……?好像话题被带歪了?

下午的的时候,苗哥来到了训练室,连琛跟苗哥提了一下夏季赛打完到出国打s赛的那段时间里他可能每一两天要外出一会儿回家陪陪奶奶。

夏季赛结束本来就是休赛期,他们的积分已经可以稳定让他们拿到s赛的第一张门票,夏季赛到s赛的那段时间就是他们用来备战s赛的训练时间。

这段时间要出门的话也不是不可以,只要训练赛不落下就行,更何况基于连琛的手伤他本来就不能打太长时间的游戏,苗哥便同意了他这个请求。

到傍晚用过晚饭之后,郑瑶菁的视频电话打到了啾啾手机上,这会儿他们几个刚吃完饭,正在客厅里溜达消食,啾啾便接通了电话和连琛一起同奶奶视频。

屏幕那段的奶奶看上去依旧慈祥,她笑着问连琛有没有好好写作业,有没有惹老师生气,问连琛旁边这个小男孩是谁。

连琛一一回答后,偏过头垂眸看了啾啾一眼,啾啾正巧也抬头看着他。

奶奶有些口齿不清,她仔细打量着啾啾的样子:“好乖的小孩子呀,小琛啊你还小,谈恋爱没必要这么早,但是如果是这么乖的小孩的话,也不是不可以,但你不要欺负人家。”

好嘛,奶奶怎么还成了个颜控?

连琛哭笑不得地点头说好,再三保证了不会欺负小乖孩子之后,满足的挂断了电话。

“奶奶看起来没什么变化。”啾啾说,“她看起来更可爱了。”

连琛不置可否,奶奶病了之后不仅仅是记忆倒退,整个人的有些行为也会愈发像一个小孩子,眼神也不再是历经了许多事情的沧桑感了,她现在就只是一个心里没有杂念,每天和郑瑶菁一起看看电视,等着孙子放学回家看她的,可爱小老太太。

“琛哥,你快递到了,在门卫那里。”shins看着手机上的短信提醒说。

连琛点了点头换了鞋出门去拿自己的新手机,拿完之后便和啾啾他们一同走进训练室。

啾啾开始排第三把游戏的时候,他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他看了一眼那串号码,取消了排队状态拿着手机走了出门,蹲在大门口接通了电话。

“喂?连琛,你到底什么意思?!”电话那端赫然是连翔宇的声音。

啾啾听到这个声音没有一丝意外,他看到那串不同于国内的号码就知道这大概是连翔宇打过来的,只不过连翔宇的手机号被连琛拉黑了,所以这个打来的号码不是他手机里那个已经有了通话记录的号码。

“叔叔您好,我是连琛的……男朋友。”啾啾另一只手百无聊赖地摆弄着门口的绿化带,平静地开口。

那边似乎噎了一下,过了一会儿才说话:“我儿子就是个男人,他不需要男朋友,你自己也是男人,你家里人不管你的?要不要脸?”

啾啾轻轻笑了一声,笑声里尽是嘲讽:“我家里人自然管我啊,但是他们管我不是要干涉我的事业干涉我的感情,而是告诉我有什么想做的就去做,他们永远在我身后支持我。您呢?您管连琛吗?除了奶奶出事或者连琛干了什么让你们不如意的事情你们才会‘管’他对吧?”

连翔宇深吸了一口气:“你们都是二十多岁的年纪,什么都不懂,我这是为他好。”

“连叔叔,连琛在您那里从小到大受了不少的气吧?照顾奶奶本来也该是您和阿姨的责任,但是你们却将这份责任硬压在了他的身上,甚至完全不管他的事业,不顾他的名声,在一场重要的比赛前夕打电话斥责他,而这份斥责原本就该是您担着的。不管不顾奶奶的人从来都不是连琛,是您和阿姨。这就是您口中的为他好吗?”

啾啾一番话说的不紧不慢,有理有据。

连翔宇在电话那端思考了片刻:“这是我的家事,我不希望外人掺和,你把电话给连琛。”

啾啾好像听见了什么好笑的事情,嘴角染上了笑意,眼神却是冷冰冰的:“外人,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连琛似乎说过了他不需要你们这对父母的话吧?如果您觉得您在连琛身上的投入高于输出的话,您报个价,钱我打给您,就当谢谢你们生了我男朋友吧。”

连翔宇见啾啾软硬不吃,语气也不再客气,虽然一开始也没有多客气。

“一个男人做什么不好,要跟男人谈恋爱,做不要脸的事情。”

啾啾轻轻开口:“两个男人谈恋爱是不要脸的事情吗?我想不是的,不管不顾自己年迈的母亲,一味责备自己儿子,这好像才是不要脸的事情。”

“不要再打来了,从头到尾您都没有回国看一眼奶奶的意思,打再多电话骂连琛再多次也都是白搭,奶奶似乎也只记得自己有孙子,不记得自己有儿子。”

“就这样吧,叔叔晚安。”

啾啾挂断了电话,将这个号码也拉近了黑名单,看着天中皎洁朦胧的月亮轻轻叹了口气。

他从来都没有说过这种重话,第一次和对方交锋便是和自己从小就有恐惧感的连琛的父亲。

他拍了拍自己的胸口,觉得自己这一番对峙发挥的还不错,满意地走回了训练室。

“谁的电话?打这么久?”连琛随意地问了一句。

啾啾有些纠结要不要把这件事情告诉连琛,这份纠结也顺理成章地展露在了他的面上。

连琛看着他,迟疑地问:“enjoy?他打电话问你有没有分手?”

啾啾:“……你想哪儿去了?”

“那能是谁?”

啾啾叹了口气:“我晚上跟你说。”

“现在就是晚上。”

“那我睡前跟你说。”

“那现在上楼睡觉。”

啾啾:“……你别找茬。”

连琛这才作罢,没再追问到底。

到了凌晨一点多,连琛拨开了啾啾的耳机:“该去睡觉了。”

啾啾毫无预兆地打了个哈欠,看了一眼自己的屏幕,点点头说好,关了电脑上了楼。

在自己房间洗漱完后,啾啾抱着自己那个大脸娃娃走到连琛的房间,掀开被子钻了进去。

“说吧,有什么事情是非要单独跟我说的?你给我捅了什么篓子?”连琛问。

啾啾抬手把头发上的发圈取下来放在床头柜上,开口道:“连琛,如果我对别人说了很过分的话你会不喜欢我了吗?”

连琛心想当然不会,但他存心逗逗自己男朋友,顺势道:“那要看是什么话了。”

啾啾更纠结了,他觉得自己对连翔宇说的话是真的很过分了,连琛这么说了之后他都不敢跟连琛说实话。

“你先说,我倒要看看我们的小胆小鬼能说出多过分的话来。”

啾啾想了想,轻轻开口把连翔宇打电话给他,他擅自接通还说了一堆过分的话完完整整的告诉了连琛,末了还撅了撅嘴加了一句“你不可以不喜欢我了”。

连琛感觉自己心被柔软包围了,他那个一向像个小太阳似的男朋友第一次对别人露出锋芒也是为了他。

“怎么会不喜欢你,只会更喜欢你。”连琛捧着他的脸轻轻地落下来了一个吻。

“哦对了!你手机给我,让你别看微博别看微博你还要看,我给你卸载了。”啾啾伸出手勾了两下,要来了连琛的新手机。

手机上自然是安装了微博的,啾啾刚想长按卸载,却因为手滑没能长按,点了进去。

映入他眼帘的自然不是连琛那个用来宣发的账号,而是一个啾啾没有见过的号,首页上全都是一些画或者长图文字。

连琛下床上了个厕所,啾啾趁着连琛不在点开了首页的话,看了两眼后“啪”地一声拍上了自己的脸,从额头开始泛红,红到了胸膛,整个人就像一个煮熟了的螃蟹。

连琛走出来看到的就是这个状态的啾啾,他有些好奇地拿回了自己的手机:“你怎么了?”

等他的目光聚集道手机屏幕上的时候,他懵了。

卧槽,我刚刚登陆的是这个账号啊??这个打开的大图……

卧槽??啾啾看到了??

连琛艰难的朝啾啾看了一眼,坐在床上的啾啾两手捂着脸,声音闷闷的:“连琛,你是变态吗?”

连琛十分识相地没有开口,把手机递给啾啾:“你不是要卸载吗?你卸了吧。”

啾啾瞧着他一副脸不红心不跳的样子就气不打一处来:“我卸什么呀!你拿微博就看这种东西,也不看别人骂你,这有什么好卸载的!”

连琛轻轻笑着揉了揉他的头:“那你要不要试试这个姿势?”

啾啾:……??

连琛关上了灯,屋子里只剩下满室月光,他再度拿起手机打开看了两眼那一张照片,仔细瞧过之后把手机倒扣在床头柜上。

啾啾还没反应过来,连琛已经躺在了床上,他一把将啾啾抱在自己怀里,让他坐在自己的腰上,啾啾两手撑在连琛的手臂两边,整个人贴在了连琛的怀里。

“宝贝乖,别害羞。”

作者有话要说:  是我爱的脐橙欸嘿嘿嘿嘿(。

脐橙在完结后会放在wb,不一定是这段,但一定是脐橙(闭嘴

月末了,看中了宝贝们的营养液,我可以拥有吗!=3=

感谢在2021-08-30 20:57:25~2021-08-31 03:56:56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西子 2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