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清穿之咸鱼贵妃养崽记 > 第13章 礼物
 
曹寅被太子问住了,当着皇上的面他不敢撒谎,若是几年前,他必然自信不弱于人,只是这几年做了御前侍卫,书本多少有些放下。

如今论学问,他必然比不过纳兰容若。

“何为八卦?”观看曹寅的表情,一旁的纳兰容若露出了一个温和的笑容给太子,柔声问。

胤礽歪着头看着纳兰容若,一脸好奇道:“纳兰侍卫不知道吗?”博学多才的纳兰侍卫居然不知道?

姨母还说自己见识浅薄,果然是自谦!不明所以的,胤礽还有些小骄傲!

“奴才不知,请太子殿下解惑。”纳兰容若脸上的笑容不变,继续道。

胤礽坐在康熙腿上,扭过头道:“孤不告诉你,你猜呀?”

“哈哈哈!你也有今日。”曹寅没忍住,笑了。

康熙摸摸宝贝太子的小揪揪,笑道:“保成就告诉纳兰侍卫吧!看在他帮你解了小册子上那么多的题目的份儿上?”

“就是……就是……不干自己的事儿,专爱管闲事儿,传播小道消息,到处嚼舌头,说人是非1胤礽叹口气,忧伤道。

当知道八卦是这个意思的时候,他还挺难过的,毕竟姨母先说他八卦的。但是姨母又说了,爱热闹是人之本性,只要不以讹传讹,胡乱揣测,到处乱说,就并非贬义词,而是调侃。

空气中一瞬间格外的安静,曹寅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太子殿下,所以这个八卦是在内涵自己?好想喷血倒地啊!

“噗1这种新鲜词汇,纳兰容若不用想,就知道是谁教的,太子最近跟赫舍里庶妃走的近的事情,宫里宫外都传遍了,没想到她竟是如此促狭之人?

“曹侍卫莫要伤心,人们……总是……总是容易……嫉妒比自己……强的人,论武学,纳兰侍卫……如今不如你。没准儿……他在你背后……也八卦……你是黑炭头?”胤礽见曹寅大受打击,跟着安慰道。

康熙好想把儿子的嘴巴堵上!因为……黑炭头这句话是他说过的,想当初自己看重曹寅的原因之一就是他相貌英俊,皮肤白皙,如今……

“子清兄肤色虽有些发黑,但是还不到黑炭的地步。”纳兰容若憋住笑,点头附和道。

什么最伤人无形?当然是天真烂漫不知事的年纪说的大实话!

哈哈哈……好想浮一大白。

不同于纳兰容若的暗爽,曹寅脸更黑了。

什么叫嫉妒比自己强?什么叫黑炭头?

曹寅深深觉得太子他变了,他已经不是从前的小可爱了!

胤礽看到曹寅不说话,便觉得他被自己安慰到了,对着纳兰容若笑道:“纳兰侍卫……心胸宽广,定然不会……在背后八卦曹侍卫,保成举错例子,是保成孟浪了1

纳兰容若脸上笑容一顿,府里养着保清阿哥,没有一点儿私心是不可能的。

但是此时看着小小年纪,就完全没有骄纵,且无意识自己有多谦逊的太子,纳兰容若心中叹了一口气,比起每日只知道打杀玩闹的保清阿哥,皇上果然好眼光。

康熙注意道纳兰容若的不自然,脸上的笑意更深了,自己倾尽全力培养的太子,怎么会差了?

只是……赫舍里家这丫头到底每日都在太子耳边说什么呀?

“这丫头1时候,康熙专门问了太子身边的人,结果却得知不过是明萱嘴瓢,被太子追根问底的结果。

“给永寿宫送些启蒙书籍过去,让那丫头好好读读。”康熙揉揉头,深深觉得话本子这玩意儿读多了影响脑子,赫舍里氏就是这些杂七杂八的书读多了,嘴上才爱乱说。

再者,九岁才启蒙,七八年的功夫就能学会蒙语跟汉语的丫头,应该有一个好学之心,所以自己愿意给她这个机会让她重新认真学习曾经忽略的知识。

“你汗阿玛让我给你读书?”突然闻噩耗,明萱猛地坐起来,不可思议道。

一场春雨过后,明萱躺在躺椅之上,感受着纯天然无污染的环境,以及微风,身边还有一个会口技的小太监在表演,闭着眼睛无比惬意之事,胤礽带来了坏消息跟几箱子书籍。

胤礽麻溜的爬上躺椅,蹬掉鞋子,学着明萱的样子躺下,慵懒舒服的闭上眼睛,缓缓解释,这是汗阿玛送给姨母的书,让她认真研读,学不会过阵子会给她送个师傅过来。

人家家中坐,祸从天上来?康熙他不做人了!

想自己貌美如花,正处大好年华的青春靓丽美少女,给他带孩子还不够?还要读书?宫里头几个识字的?会说汉语的嫔妃都没有超过三个好不好?

“没必要为我浪费什么人才,我学了能做什么?永寿宫里还没折腾明白呢?读书的事情,日后再说。”明萱果断摇头拒绝道。

胤礽睁开眼睛,打了个哈欠,提醒道:“汗阿玛不喜欢……被拒绝1

明萱一顿,看看胤礽,再看看边上的书,在看看胤礽,再看看书……然后直接摊到胤礽旁边,看着蓝天白云……她需要缓缓……

“我不爱这个,你能给你汗阿玛说说,给我找些农学的书吗?”好一会儿,明萱恢复理智,提议道。

胤礽扭头一翻身滚到明萱身上,歪头道:“学那个做什么?又脏又累的1

“爱好!有的人爱科举,有的人爱种田,有的人喜好做买卖……人生漫漫,总得做点儿自己喜欢的事情,才称得上是有意义。”明萱将胤礽往上抱了抱,捏捏他的小肉脸,叹息道。

胤礽点点头,这是姨母第一次让自己帮忙,既是姨母喜欢的事情,他愿意帮忙的!

“还是咱们太子殿下善解人意1明萱把胤礽抱在怀里,安耐不住的在他嫩滑的小脸上亲了一口,感慨道。

姨母主动抱自己,还亲自己?胤礽脸上挂着抑制不住的笑容,连连保证自己一定会帮忙,让汗阿玛答应的。

“也不用一定,殿下就帮我提提,皇上不答应就算了,皇上总有皇上的道理。”明萱看到太子如此欢快的模样,有些心软道。

胤礽点点头,嘴上不说了,可心里却决定一定要帮姨母,汗阿玛不给姨母找,他就去给姨母找农书!

“我是说真的1明萱是打心眼的能感受到怀中孩子对自己的喜悦,很认真道:“皇上若是不答应,你就不要再提,待日后你长大些,能出宫了,顺便帮我买两本回来就是了。万万不可因为我忤逆皇上。”

明萱没有跟康熙接触过,但按照常理,也知道父母都不愿意孩子为了其他人忤逆自己。普通人都如此,皇上跟如此。

“皇上很爱殿下,每日辛苦努力为天下谋福祉,为殿下创造安逸富足的生活跟环境。殿下若是为了旁人就不听皇上的话,他会伤心的。”明萱揉揉胤礽的小揪揪,给他认真解释。

胤礽似懂非懂的点点头。

“咱们皇上还是很善解人意的。”次日下午,康熙就让人送了套齐民要术过来,明萱拿着书,感慨道。

春妮看着还在床上呼呼大睡,呈大字状的霸道太子,皱眉对明萱道:“又脏又累的,您何时喜欢上这个呢?”

“从前就喜欢,在家里也不能表现出来,如今……”总得留下一点儿什么,重活一辈子虽是咸鱼,可力所能及的事情,还是得做啊!再说每日都是在农场吃独食,也怪没意思的。

春妮不说话了,主子进宫之后更加有主意了,别人为她不得盛宠而耻笑担忧,但是她却发现主子是真的开心,好似在得知因为照顾太子不能承宠开始,对太子才亲近起来的。

更甚至,每每听到钮祜禄庶妃跟佟佳庶妃被送去承宠的时候,脸上都挂着奇怪的笑容。

永寿宫跟太极殿是跟养心殿最近的宫殿,明萱曾经透过门缝无意看到过用被子卷着,被太监抬着去承宠的场景。

一想着光溜溜的被抬去龙床,那张躺过无数女人的床,可能被褥都是别的女人用过的,明萱就尴尬的脚指头忍不住抠地。

不仅如此,承宠之后,还得自己回去……

好几次都看到娇弱无比的嫔妃被太监宫人搀扶着,往回走……

就连如今的享受妃位待遇的钮祜禄氏跟佟佳氏都无法避免,听说只有正式得到册封之后,皇上才会留宿。

明萱虽然不期待那根公用黄瓜,但是实在无法避免的话,她还是想撑到份位确定下来再说!

第一次看农书,明萱虽有农场的种植经验,但是很多都看不懂,只能先把看不懂的细细摘抄下来,准备日后找机会弄懂。

“皇上寿辰,蒙古诸部都派了人过来贺寿,主子准备送什么?”

沉溺撸团子读书的明萱,听到胤礽说起太皇太后最近尤为开心的话,心里还在想着是不是她要给自己介绍的朋友就要到了?

躺在床上还想着,若是个脾气好的,她倒是愿意跟对方交好要是个暴脾气,自己也不会惯着对方的!

结果就被春妮的话直接惊到了!康熙生辰?什么时候?……还要这么穷的自己送贺礼?

进宫这么长时间,满宫上下他都赏过东西,就给自己一摞书,自己还要给他送礼?

“主子,你不穷。”春妮叹口气,除了一开始进宫打点了一下之外,主子一个铜板都没花过!同时庆幸主子虽然迷糊,但是也只在自己面前表现。

明萱不可思议道:“我怎么不穷了?当初大姐姐进宫带的嫁妆财务是我的十几倍,如今宫里嫔妃那个比不更穷?现在蹭太子,待遇还行,日后……还不得自己花钱?”

自己还要苟七八十年呢!这么一算简直是穷疯了好不好?

这能比较吗?虽说花银子,可宫里头也发份例啊?春妮有些不明所以的问:“那主子,皇上生辰怎么办?”

“送!没钱也有没钱的送法儿。”为了能够长长久久的苟下去,活到九十九,大腿还是要抱的。

所以是沐浴更衣抄那本经书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