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清穿之咸鱼贵妃养崽记 > 第15章 万寿
 
虽不明白太皇太后为何没提科尔沁表妹的事情,但是康熙乐的在此事上做个糊涂人。拖一时是一时!

康熙明白太皇太后的性子,并没有探究慈宁宫的任何事情,皇玛嬷年事已高,除非必要,康熙并不想跟她争执。

“太医怎么说?家里听说你病了,都担心的很1万寿节,明萱生病没有参加,瓜尔佳氏来了永寿宫,看着明萱,一副心疼的样子。

明萱垂着眼睛,她其实已经好了大半,但是对于宫宴没什么兴趣,便借故偷懒。

“太医说主子快好了。”刘嬷嬷连忙回答道。

瓜尔佳氏点点头,亲热的帮明萱掖掖被子,然后摸摸她的额头,才道:“你生来便娇弱,你阿玛小时候还以为你养不活,连规矩都不勉强你,但是你额娘不服气,硬是撑着求着用上好的药材补品,把你留了下来。”

明萱抬眼看着她,道:“也多亏了嫡额娘慈爱。”

“好孩子,我素来就知道你是知恩图报的好孩子。”瓜尔佳氏拿着帕子擦擦不知何时冒出的眼泪。

擦眼泪也是技巧活儿,瓜尔佳氏显然深谙此道,擦眼泪也不影响妆容。

方才进来的时候她就看了,这宫中上下都有小孩儿玩儿的东西,可见自己得到的消息不假,进宫两个月,这个庶女将太子照顾的很好。太子跟她很亲近!

“庶妃今日可好?孤来瞧你了。”万寿节皇帝更忙,要见各种人,让胤礽难过的事,汗阿玛早上还亲热的拉了个男孩说是自己的哥哥,让他们好好玩。

胤礽看到对方在那里哼哼哈哈无礼闹腾的很,汗阿玛脸上还挂着笑容,一脸慈爱的模样,就有些不舒服,但是他没有哭闹,而是端坐在一旁静静的看着。

即便最后汗阿玛夸奖自己的规矩好,让对方好好学学,胤礽也没多高兴。

后来无意中听到皇额娘是因为自己难产而亡的时候,整个人都恍惚了。

去了慈宁宫请安,太皇太后身边也不得闲,一群浓妆艳抹的老太太极力夸奖着自己,夸的胤礽就又跑来永寿宫了。

一进门就看到有外人,但是还是按奈不住低落的心情,走了进来。

“好多了!劳殿下关心,不胜荣幸。”明萱柔声道。

姨母如此客气?胤礽顿了顿,然后就看到了明萱床边激动地看着自己的妇人。

好似见过?但是胤礽忘记了。

他虽聪明,可是到底年纪小,对于没见过几次的人,真的没什么印象。

还是瓜尔佳氏行礼之后,才诧异道:“郭罗玛嬷免礼,你这是怎么了?怎么哭了?”

郭罗玛嬷有些不太好看,眉眼之间有些凶,虽然对自己笑着,可胤礽却觉得远没有乌库玛嬷慈爱。

而且……最令胤礽不能忍的是……她妆花了……

天知道再见经历了凌嬷嬷的妖怪脸之后,胤礽对于女人的妆容都有心理阴影了!

明知道掉眼泪会花妆,为什么一个个都不能控制自己的情绪呢?

“许久未见太子,妾身失礼了1看着聪慧伶俐,进退有度的胤礽,瓜尔佳氏真的很激动,特别是他叫自己郭罗玛嬷的时候。没忍住就泪流满面,失礼了!

明萱一眼就看到胤礽兴致并不高,便给刘嬷嬷使了个眼色。

刘嬷嬷上前扶着瓜尔佳氏笑道:“奴婢带福晋去梳洗一番。”

瓜尔佳氏还想跟太子说说话,抱抱他亲亲他,告诉他在宫外的郭罗玛嬷很想念他,告诉他他额娘的事情,结果就被拉走了,然后在生气前,就听到了刘嬷嬷的解释。

“奴婢甚少见到太子殿下哭,那次真真被吓坏了。”刘嬷嬷说了太子被凌嬷嬷吓哭的事情,才感慨道。

瓜尔佳氏一顿,身手在自己脸上一摸,确实……花了……,一想到自己可能吓到宝贝外孙子,瓜尔佳氏已经顾不上生气,连忙就赶紧梳洗补妆。

“你都病着,见什么人?”等瓜尔佳氏走了,春妮熟悉的清常胤礽才走到明萱床边,摸摸她的额头,抱怨道。

明萱眨眨眼睛,笑道:“人生在世,总要做些交际的。”

“今早上,汗阿玛……拉了人……说是孤的……兄长,让我们一起玩,他好没规矩,孤没说他。”说起这个,胤礽眼圈就红了。

太子的哥哥那就是……明萱了然,伸手摸摸太子的脸,笑道:“太子做的很好。”

“可是汗阿玛也喜欢他,没规矩也喜欢。”胤礽蹬掉靴子坐在床上,伤心道。

“后宫中有许多的娘娘,她们有可能都会生下皇阿哥,每个皇阿哥都是皇上的骨血,他必然会非常在意,但是……宫中只有一个皇阿哥会被皇上亲自抚养,那就是你,太子殿下。”一个胤褆阿哥,就能让太子难过,康熙可是生了三十五个,二十多个都序齿了呢!

胤礽心里好过了一点儿,然后又突然失落道:“因为孤……没有……皇额娘。”

明萱叹口气,摸摸太子的小揪揪,轻声且肯定道:“可保清阿哥还养在宫外啊?”

“他们说皇额娘……是因为生孤,才没了的,孤没有皇额娘,汗阿玛才会……亲自照顾……是不是?”胤礽今日更是无意听到了另一件事,那就是难产而亡,那个兄长身边的奴才小声嘟囔,他听到了。

看着小太子受伤的眼神,听着他的讲述,明萱一下子坐了起来。

此事太子不说便罢,说了她就必须给太子一个解释。再说她也有些于心不忍,让这么小的孩子背负这个沉重的话题。

明萱伸手将他抱在怀里,坚定肯定的厉声道:“皇后姐姐不是因为太子殿下难产而亡的,不信你回头问我身边的刘嬷嬷,去问问皇上,问问太皇太后,问问皇后姐姐从前的宫人。在生太子之前,因为承祜阿哥的去世,皇后姐姐的身体已经不好了,时常生玻她太想太想早早离开的承祜阿哥,根本就撑不下去。但是牵挂皇上,才会拼命生下殿下,想让皇上心中有寄托,你是她生命的延续,是她给皇上最珍贵的礼物。”

这话不全是假的,先后因为过于年幼做了皇后,过早的承宠生育,承祜出生的时候她才十六岁,孕育承祜阿哥的时候才十五岁,早早就伤了底子。

在怀太子的时候,先后的身体就已经非常不好了!

第一次的态度这么刚,胤礽有些被吓到的,但是看着姨母眼中的坚定,他突然觉得姨母说的是实话。

门外原本因为不能进门而恼怒的瓜尔佳氏再次泪流满面!

长女的死是她心中的痛,可产下太子又是整个家族的幸事。听着明萱的解释,瓜尔佳氏恍惚想起承祜阿哥去世后,女儿死寂的眼。

胤礽哭着扑到明萱怀中,呜呜的哭起来。

明萱从他的哭诉中,得知是保清阿哥身边的人说的话被他无意听到了,顿时有些恼了。孩子有什么错,错的只是教唆的大人!

“此事,皇上必会给殿下一个解释,跟皇上单独相处的时候,你可以把委屈说给他听。”明萱看着小家伙哭的可怜,这孩子本就早慧,对从未见过的皇额娘有着向往,冷不丁听到这个,真的很残忍。

胤礽苦兮兮的点点头。

明萱掀开被子,穿好衣裳,亲自带了太子去梳洗之后,将他交给平嬷嬷,然后低声道:“记住,没人的时候再跟皇上说,现在你是太子,是保清阿哥的弟弟,关爱兄弟才是你该做的事情,而不是被奴才们蛊惑跟他生分了。”

胤礽吸吸鼻子,道:“孤记下了,孤会跟兄长好生相处,还会给他礼物的。”

送走胤礽,明萱看着瓜尔佳氏,开口道:“嫡额娘,我就不留您了。”

瓜尔佳氏第一次恭敬的对明萱行礼之后,道:“兆佳氏三日之前得了一个小阿哥,你阿玛很喜欢。”

明萱顿了顿,便知道这是秋儿的孩子,如今看瓜尔佳氏的样子,似乎是要抹除了秋儿的痕迹,直接让这孩子做额娘的儿子。

“按之前说的,将秋儿好生发嫁了,待孩子十六之后,给他说清楚。切莫因为我在宫中,生了妄想。”明萱摇摇头,开口道。

明萱明白就算自己不说,兆佳氏也会告诉这个孩子真相。不想额娘养了一遭,结果离心。

瓜尔佳氏迟疑了一下,想到自己还有儿子孙子,也不想这个孩子日后闹腾,便点了头。

甚至还留下了一箱金子以供明萱宫中打赏,并说日后年年送一万两银子做供奉,银子不好带进宫,都会换成金子送进来。

一万两银子?明萱心中一震,顿时觉得这可比康熙大方太多了!养老无忧了!

送走瓜尔佳氏,明萱打扮了一下,就做上软轿,去了延禧宫。

“你说什么?”納喇氏原本看着明萱一步三摇病歪歪的跑过来,还觉得有些晦气,在看到她的容貌,也生了忌惮。但等挥散奴才听她说完,直接就怒了!

“納喇姐姐,我说的句句属实,这事儿瞒不住,太子对保清阿哥没有恶感,但保不齐被奴才们蒙蔽,况且拿先后在太子耳边说事儿,皇上那里……”明萱本可以不来这一趟,可是看着小家伙哭的实在伤心可怜,既然已经知道了,总是要做些什么的。

再说这事儿不处理好,她也未必会有好日子。背后自然也不知道是那个傻子?做这种事情?

納喇氏差点儿气背过去,怎么可能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保清长在宫外,跟皇上接触时间本就少,若是让皇上生了芥蒂,便是日后回宫,能得好?

从延禧宫回来,后面的事情,明萱就完全不管了,本就没有康复,直接睡了个昏天昏地。

等她再次醒来的时候,却听说皇上将保清阿哥暂时留在身边,跟太子同榻睡觉,一起玩闹,还给他重新安排了伺候的人。

而且破天荒的,康熙派了梁九功过来给明萱送了许多珍贵的药材还有赏赐。

铁公鸡居然掉毛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