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清穿之咸鱼贵妃养崽记 > 第16章 酸奶疙瘩
 
明萱打着哈欠,看着打开的一件件赏赐的珍品,在心里吐槽道康熙。

万寿节之后,明萱又歇了好几日,不想在喝药了,才‘痊愈’。

“你做的很好1明萱好了之后,就去给太皇太后请安,毕竟生病的时候,她派人来看了自己好几次。一进门,太皇太后就拉着明萱的手,叹息道。

明萱连忙扶她做好,行礼之后才道:“奴婢也没做什么。”

“你呀!眼睛透亮,心里更敞亮,我知道,皇上也知道。”太皇太后感慨道。

第一时间先稳住太子,没让他在万寿宴上因为保清挑衅,闹出什么笑话。

又拖着病体去跟納喇氏通了气,让她能及时安抚保清。没让他在对太子说出什么大逆不道的童言童语。

可恨的奴才!好好的孩子,居然想教坏了!皇上可就这两个健康的阿哥,真是诛心之举!

“奴婢说的是实话1明萱摇摇头,解释道:“早先皇后姐姐身体不好,嫡额娘时常忧伤,太子能够平安康健已经是托了陛下洪福。”

“虽然都知道这才是实话,可就是实话,有些人不爱听,就故意以讹传讹。”不是说皇上克妻,就是说太子克母,当她不知道吗?可清理了一遍又一遍,始终跟阴沟里的老鼠一样,除之不尽,令人生厌!

“那也不能因为别人的错误来惩罚自己,太子年幼无错,保清阿哥天真烂漫,他们知道什么呀?用孩子来算计,最是无耻了1明萱摇摇头,轻声道。

太皇太后闻言感慨道:“你这话说的在理。”若是宫里头的嫔妃都这么明白,就好了!

苏麻喇姑此时亲自端了明萱喜欢的吃食送到她面前,明萱看到诱人的牛肉干,伸出的手一拐,拿了一个酸奶疙瘩放进嘴里。

酸奶疙瘩自然没有后世的好吃,还有些膻,但是偶尔一吃,也别有风味。更别说,还挺开胃的!

“劳烦苏麻嬷嬷把这些给装着带走。”吃着酸奶疙瘩,明萱盯着肉干,叹息道:“还得养养肠胃才能吃这些。”

“奴婢记下了,一会儿就给您装着带走。”苏麻喇姑闻言笑道。

“那先摆到一边儿,别让我瞧见了,我这人没什么自制力1明萱扭过头,不舍道。

苏麻喇姑动作快速的转身直接抱走,边走边道:“那还是等庶妃娘娘身子康健了,老奴再给你送去,省的您还没好,忍不住又请太医?”

明萱瞪大了眼睛,扭头看着太皇太后告状:“苏麻嬷嬷欺负奴婢,您可得给奴婢做主1

“苏麻嬷嬷会欺负人,朕怎么不知道?”太皇太后见状笑的不行,指着明萱的鼻子还没说话,门外就传来康熙的声音。

明萱脸一僵,皇上来干嘛?

“保清保成吵着要给皇玛嬷请安,孙儿的耳朵都快被他们喊得受不了的。这不?给您送过来。”轻轻的扫过行礼的明萱,康熙给太皇太后行礼之后,笑道。

太皇太后含笑将两个重孙子,叫到身边。

“你是哪宫的娘娘?怪好看的。”保清不懂蒙语,看着太子跟乌库玛嬷说笑便有些无趣,他也坐不住,就四处打量的起来,看到了一边低着头的明萱,凑上来瞧了瞧,脸蛋干净白皙,睫毛长长,便开口道。

不愧是一脉相承!

明萱嘴角抽了抽,瞧了眼保清阿哥,虽然肤色比太子黑了一些,但也是个眉清目秀的小帅哥,便道:“阿哥您也长得不差。”

“那是!本阿哥天生丽质1胤褆咧嘴一笑,得意道。这话他听纳兰容若给他福晋说过,就给记下来了,一定是好话!

明萱憋住笑,没吭声。

什么叫天真烂漫?这才是!

终于看到正常的孩子了,有些亲切跟怀念。

“兄长,天生丽质……是说女人的……,这是长寿宫……的赫舍里庶妃。”胤礽迟疑了一下,开口道。

康熙深深地叹口气,他也没想到满门书香气息的纳兰家,个个才华横溢,能把自己的儿子教的这么粗俗?

保清挠挠头,皱眉道:“那夸男人怎么说?”

“英武不凡、英姿飒爽、器宇轩昂1胤礽张口就道。

保清闻言瞪着眼睛不可思议道:“这么复杂?谁搞出这么复杂的话,不是没事找事儿吗?”

太子说的太快,他一个词都没记住,只记得一个英字!

听说纳兰明珠也是日日在保清面前给他读启蒙书籍,可是保清一听这个就昏昏欲睡,一听玩闹学武就精神奕奕。

康熙再次叹口气,接触这么几天之后,他觉得幸亏自己教导的是太子。还是送去给纳兰家继续教导吧!

自己的耳朵是真的扛不住了,处理政务的时候,耳边都是余音。

“太子弟弟,这里没意思,咱们出去玩摔跤吧?”保清见这里实在没什么意思,想着这殿门口的空地挺大,就直接扭头对着胤礽道。

莽夫!胤礽瞪圆了眼睛,扭过头,并不想答应。

“你们去御花园放风筝吧1还是康熙看到宝贝儿子的不愿意,开了口。

放风筝?胤礽勉勉强强还是愿意的。

送走两个小的,康熙这才扭头看着再次企图离开的明萱,有些不是滋味道:“之前你护着太子的事情,朕记下了。”

朕有这么可怕?不仅不看一眼,还多次想离开?

明萱垂着头,用无比恭敬严肃认真的声音道:“妾说的是实话,未有半句谎言,青天可见1

康熙见状,都给气笑了,她跟太子如何接触自己是知道的,可对了自己却是这幅嘴脸,忍不住皱眉道:“朕很可怕?”

明萱不敢吭声,可怕是必然的,毕竟是皇帝。

“说!抬头说1康熙见她不说话,直接喝道。

明萱闭着眼睛,伸手捂住脸,遮掩住自己的表情,憋屈道:“妾没梳妆,恐污了圣目1

……

一片寂静之后,康熙笑了,太皇太后拧了他一下,笑骂:“你看你,都这么大了,还爱吓人,姑娘家可是要脸面的。谁会没事儿素着脸见人?”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是朕误会了,赫舍里氏,你下去吧1康熙笑过之后,对明萱点点头,放她离开。

明萱直接拔腿就跑,听到后面的笑声之后,咬牙切齿的在心里骂了康熙好一会儿。

“苏麻,你一会儿去永寿宫给这丫头送些肉干,莫多了,还没好全呢1太皇太后看着康熙直接把人吓跑了,忍不住摇头道。

康熙没有说话,喝了一杯茶之后,道:“保清身边的人朕敲打了,打算明儿个就送保清出宫,皇玛嬷点播一下納喇氏。”

太皇太后点点头,笑道:“刚刚我摸着保清比太子壮实些,可见纳兰家照顾的不错。”

“朕也是看这个,才轻轻放下的。”康熙点点头,开口道。

宫里头没了四个皇阿哥,如今长生还是这样,保清虽闹腾,可看着他闹腾,康熙跟太皇太后心中其实是欢喜的。

明萱回到永寿宫,才算松了口气。

“汗阿玛……很喜欢他。”送走保清之后,胤礽对明萱道。

保清很闹很吵很没规矩,可是汗阿玛看他的眼中带笑,这从前只是自己的专利,现在却……

明萱挑眉反问:“父亲怎么可能不喜欢儿子?”

胤礽不是不知道这个道理,就是很难过,哪怕明知汗阿玛更喜欢自己?可还是不舒服!这话又不能给汗阿玛说。

“你最喜欢……喜欢孤……是也不是?”胤礽突然看着明萱问。

“不是1明萱摇摇头,果断道:“我更喜欢我自己。”

胤礽猛地往明萱怀里一扑,道:“你必须……最喜欢孤1

“这不太可能。”明萱退后一步,稳住甚至,在他的屁股上捏了一下,才道:“殿下何必纠结这个?”

“孤不管!孤要做……做你最重要……最喜欢的人1胤礽恼怒道,不明白为何姨母不哄哄自己?

“殿下想听假话?”明萱叹气道。

胤礽一顿,蔫儿不拉几道:“不想1

“可真话就是这么不好听!殿下记得,日后有人说您是她生命中的唯一,最重要的存在,她的天,她的一切,她的生命这种鬼话,趁早远离了这人。不是疯子,就是骗子。”明萱毫不留情道。

胤礽扭过头,好一会儿才应了一声。

“往好处想,殿下希望别人最喜欢你,但是你呢?你喜欢皇上,喜欢太皇太后,甚至也喜欢保清阿哥,还有我……咱们的心很大,喜欢初春的阳光,喜欢夏季的细雨,喜欢秋季的果实,冬季的雪……为什么一定要一个最呢?”明萱捏捏他的小耳朵,叹气道。

“人可以……喜欢……这么多……吗?”胤礽扭回来,好奇问。

“当然1把自己的心寄托在另一个人身上,或者相信对方的心在自己完完全全在自己身上,都挺不现实的,不是吗?又不是言情剧?皇宫中需要这个吗?

胤礽歪着头,没有完全明白,但是他记住了,不要相信别人说自己是对方的全部!没有人是其他人的全部。

一会儿,恢复理智的胤礽趴在明萱耳边,偷偷说了个八卦,太皇太后宫中常有惨叫跟哭声!吓得胤礽除非必要,都不爱去慈宁宫了。

“你见过那个科尔沁格格吗?”明萱愣了一会儿,在慈宁宫闹事还没死的,脑中突然闪出一个人名娜布其格格,于是忙好奇问。

胤礽摇摇头,回忆了一下,才道:“孤见过……她的奴才,好黑好丑好壮实1

明萱戳戳他的屁股,轻声道:“以貌取人可不好。”

“孤知道,没给别人说,孤……不八卦1胤礽连忙解释道。

明萱却道:“我倒是挺八卦,也不知这蒙古格格生了什么病?”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