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清穿之咸鱼贵妃养崽记 > 第20章 喜好(捉虫)
 
明萱兴奋的给娜布其介绍着自己的滚滚。

自己的滚滚!

光是念这几个字,就让她心情愉悦到飞扬!

拥有一只滚滚,明萱甚至觉得自己拥有了全世界,世上再没有比她更快乐的人了!

熊猫崽崽摊在那里,明萱就能给它吹出上千字不重复的小作文。

每天看到它,她就是全世界最快乐的人!

眼睛余光注意到这个蒙古格格似乎很喜欢,明萱原是想继续细说说,结果刚扭过头,顿时惊呆了,恨不能赶紧将自己的滚滚藏起来……

因为她居然看到了这个蒙古格格眼冒绿光,甚至流着口水,盯着自己的宝贝心肝?

所有的理智一瞬间全部丧失了,明萱脑中根本什么都想不到。

太过分了,太过分了!

这能忍吗?绝对不能!

哪怕得罪太皇太后?她要给这个蒙古格格好看,让她知道花儿为什么会这么红!

“好吃吗?”娜布其看着竹熊捧着一个窝窝头,一口一个,一口一个,吃的无比香甜,突然开口道。

明萱板着脸,仰着头,瞪着她,拳头硬了!

于是气呼呼伸手指着她的鼻子,讽刺道:“格格好生失礼,莫不是饿死鬼投胎?居然盯着别人的宝贝流口水?”

所有企图伤害滚滚的人,她都不会原谅她们!

她要跟她干一架,绝不手软!

她要挠花她的脸,让康熙见到她就会吐!

娜布其有些尴尬的擦擦嘴,扭过头,脸上有些羞恼,不耐烦道:“等本格格正式入了皇上表哥的后宫,到时候给你一筐这个小馍馍!还宝贝?哼1

馍馍?

明萱刚想说你的尊荣皇上瞧不上?结果就被馍馍两个字吸引了。

迟疑了一下,不可思议问:“格格你在看什么?滚滚还是窝窝头?”

“本格格看这黑白熊做什么?又黑又白,不白也不黑,一看就不纯正,那么小,又没几两肉1娜布其翻了个白眼,不屑道。

所以……明萱看了娜布其格格一眼,明白她刚才流口水的是……窝窝头?

不是自己的宝贝滚滚?

那就好,那就好!

只是……

住在宫里,据说身份尊贵的科尔沁格格眼馋滚滚的窝窝头?

为什么呀?

知道自己误会了,一瞬间明萱身上的刺都没了,理智它又回来了!

环顾四周,周围也没人听见自己刚才的嚣张,所以安抚好这个蒙古格格,就能混过去?

于是明萱忙扬起笑脸,道:“我这里虽没有窝窝头,那个是给滚滚特制的,但是有饽饽,你要不要尝尝,味道肯定比窝窝头好。细面做的,还加了糖。”

娜布其不明白这人怎么会瞬间变脸,但是……这个提……议她……无法拒绝!

“舒坦1紧盯着自己的嬷嬷,被娜布其指使去慈宁宫给明萱拿礼物,娜布其左右开弓,干掉了整整一盘的饽饽。还把明萱手边的沙琪玛跟牛肉干,还有奶豆豆,也都吃的一干二净,然后才喝了足足三碗奶茶,打了个饱嗝,满足道。

明萱吞吞口水,万般言语卡在喉咙,可怜的看着她,好一会儿才道:“格格这是多久没吃饱了?”

“自打这回进了宫,本格格就没吃过一顿饱饭!每天就两碗清汤,一碟子青菜,求的多了,再来半碟子青菜。一点油性都没有。”娜布其说着眼睛都红了,但还是倔强的不想再明萱面前流泪,只是咬牙警告道:“不许给太皇太后说,你若是说了,本格格要你好看1

每天吃的跟没吃一样,要不是自己抢了自幼服侍的奴才一半的饭菜,哪里能活到现在?不过这话不能说,她还是知道的。

不给吃就算了,还要自己学舞,腰没压折了,都是好的了。

她真是太不容易了!

明萱摇摇头,开口解释:“我自是不会说,方才误会格格想吃我的滚滚,才生气的,对不住了1

“谁吃那玩意儿?不是说是贡品吗?又贵又不顶包,指不定奴才们还不知道怎么做?能好吃吗?”娜布其翻了个白眼,无语道。但是语气却没有之前那么冲了!

明萱耸耸肩,开口道:“那不是我误会了吗?格格这么宽宏大量,善良可爱,必然会原谅我的对吗?”

“我最讨厌你们这些文绉绉的话,太讨厌了1娜布其突然暴怒道。

太皇太后还说让她日后学汉语?凭什么?再学皇上表哥会喜欢吗?怕不是做梦比较快一些!

明萱不知道说什么话了,气氛一时又尴尬了起来。

“主子,今日午膳吃什么?”乌兰站在门口询问,每日都是这个时辰去御膳房点餐的,再晚主子想吃的费火候的菜就做不出来了。

明萱思索了一下,太子今日说了要陪他汗阿玛,自己其实还是无福消受那些花里胡哨的,于是道:“烤个羊腿,多放点儿孜然,再来碗儿养胃汤面,伴个嫩嫩白菜心,……再拿点儿生菜黄瓜条。”

“一只腿够吗?要不再加只腿,来只烤鸡如何?”明萱话音刚多,娜布其就充满期待的看着明萱,开口问。

离晚膳差不多有两个时辰,所以?

明萱从她的脸上看到了期待,眨眨眼睛,小心试探道:“格格不用回慈宁宫陪太皇太后?”

“太皇太后喜欢你,你……替我求求情,我……两个月没吃肉了……你别赶我走,我不吃,我就闻闻味儿?”娜布其红着眼睛,哀求道。

两个月?

明萱之前抄佛经十来天,就差点儿没抗住,完全无法想象一天一碟子青菜,她怎么可能活到现在?太可怜了,看孩子可怜的模样,到底还是点了头。

“秋嬷嬷,你去慈宁宫给太皇太后她老人家问个好,就说我跟娜布其格格一见如故,想留她多待一会儿。”明萱扬声对殿外的秋嬷嬷喊道。

等秋嬷嬷离开之后。

娜布其吸吸鼻子,看着明萱,很认真的说了句:“虽然你爱变脸,脑子也奇奇怪怪,但是你是个好人。”

这就是好人了?

明萱张张嘴,好一会儿才迟疑道:“格格节食,是为了减肥?”

“你们这些人太讨厌了,个个都那么瘦,太皇太后说我要进宫,让皇上表哥喜欢,就必须减重,两个月,我瘦了半个我,饿的都想直接去见长生天,太难受了1说起这个话题,娜布其就满肚子都是怨言。

明萱这才在她略显成熟的脸上看到稚气,想起她的年纪,暗道一声造孽啊!

开口试探道:“你在我这里吃上一两顿没什么?可是总不能日日过来?太皇太后多聪慧明智的人,怎么会不知道你在外面偷吃?如果再胖回去,之前的罪不就白受了?”

“不管了,先吃了再说,我实在是扛不住了1拿不起摇摇头,说完忍不住吐槽:“从前慧姐姐给我说了。我们这些蒙古格格便是天上的仙子,皇上表哥也不会喜欢,我就不明白,既然皇上表哥瞧不上,干嘛要管我是胖是瘦?”

小姑娘看着还挺透彻?

明萱点点头,也觉得孩子委屈大发了!十四岁啊!那啥都要判刑了,康熙真是造孽啊!

只是,明萱好奇问:“你怎么给我说这么多?你不怕我给皇上说?”

“那也得你能见得着人!你又不得宠。”娜布其直接道,太皇太后之前就给自己说这个赫舍里庶妃是个不得宠的。

瞎说什么大实话呢?明萱撇她一眼,没有反驳。见康熙她不期待,但是也不能瞎说啊!

娜布其上下打量了明萱一番,大大眼睛,白白的皮肤,红红小嘴……这样的都不得宠,越看越觉得自己没希望。

也不知道太皇太后脑子里怎么想的?

于是感慨道:“你这样的都不行,我自然不行,也不知道太皇太后什么时候能想通?”

“你这已经节食这么长时间,突然暴饮暴食容易伤身体。”明萱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而是劝道。

娜布其握着茶碗的手,有些紧,叹道:“也不知道今天跟你吃一顿,下次吃饱是什么时候?伤就伤吧1

“减重就是管住嘴迈开腿,你回头告诉太皇太后,只要不是整天大鱼大肉,其实很多肉都是能吃的,鱼肉虾肉鸡肉,清蒸不会胖,还好吃。”明萱看她这幅样子,让人泡个山楂水过来,给她喝,一下子吃这么多点心,这会儿制定不怎么舒服。

娜布其闻言,眼睛一亮,听她说完,顾不上喝山楂水,拽了她就往外跑,边泡边道:“走走走,你去给太皇太后说,快快快1

“等下!别这么急……你怎么这么大的劲儿?等等等等等等等……”

明萱好不容易在宫门口才拽停了牛犊子一样的娜布其,然后道:“给太皇太后请安,不得衣衫不整,容貌不修1

“……”娜布其顿了顿,开口道:“那你快点儿1

明萱叹口气,赶紧回屋换了身外出的衣裳,然后照着镜子描眉梳妆一番,梳了头发,又让宫人重新帮自己梳好了头发,打扮的精精神神的,才穿着花盆底,准备离开……

“你怎么不画细眉毛?还有你这嘴巴怎么画的这么大?”娜布其在一旁喝着山楂水,好奇问。柳嬷嬷说宫里的娘娘都是细眉毛,在自己的眉毛又粗又硬,还长得快,每天都得刮,那刀片在自己脸上,让她觉得有些心慌,总有种透心凉的感觉。

明萱欣赏不来现在宫中流行的审美,这也是当初凌嬷嬷一哭一出汗,整张脸就不能看的原因,因为整个眉毛就是画的。

而且宫廷的点唇,上下各一点,她也欣赏不起来。

但是虽不欣赏,但也不好说实话,实话可是要得罪满宫上下所有的嫔妃的,毕竟现在的审美就这样。

更重要的是,康大猪蹄子据说最喜欢承乾宫佟佳氏的眉眼,她就是弯弯的细眉,宫中嫔妃无不效仿!

自己不喜欢,又不用争宠,自然按照自己喜好来,不就好了,于是道:“我喜欢这样的。”

“真好1娜布其叹口气,她何时才能痛快的按照自己的喜好行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