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清穿之咸鱼贵妃养崽记 > 第21章 愤怒
 
明萱从镜中看到她脸上的失落,将她拉过来坐下,道:“总之,我刚才脾气不好,作为抱歉,我给你换个妆容吧?你若喜欢,日后此事就过去了,我们都不要再提了1

理智回来,明萱有些后怕,不是怕自己是否被人垢话,怕的是滚滚会被人带走,因此很庆幸娜布其格格是这样直来直往的性子。

“行……吧1娜布其看着明萱画完妆后,漂亮了好多的脸蛋,有些羞涩道。

太皇太后宫中的梳妆嬷嬷手艺很好,给娜布其画的是标准的宫廷妆,宫中流行的橘色系,□□铺底儿,娜布其本就不白,画这个更黄更没精神。

且最近被佟佳庶妃一力带的流行起来的柳叶眉,以及往日艳红的点唇,还是上下唇各抹一小点儿,真的适合这个蒙古来的小格格。

麦色的皮肤其实画好了,很漂亮的。

娜布其年轻,肤色匀称,是很健康的麦色,并不用抹太多粉,她的眼睛配上英气的眉毛,带着婴儿肥的脸蛋,稍微打些阴影,柔和一下脸型,以及略高的颧骨,涂上淡淡的口脂,就很不错。

有一种青春健康的感觉扑面而来,说也不能说她不好看。

“这是娜布其?”化好妆之后,明萱就带了神采飞扬的娜布其,去了慈宁宫中。太皇太后正在跟苏麻喇姑说娜布其指不定在永寿宫偷吃,猛地见到人,直接惊到了。

娜布其有这么好看的时候?怎么会有小时候的灵动了?

看着这幅模样,是不是她可以有些期待?

细细打量了娜布其一番之后,太皇太后扭头对明萱道:“好孩子,这丫头是不是烦到你了。”

听说在竹熊栅栏前,两人似乎有些不愉快。

明萱连忙摇摇头,开口道:“虽有些小误会,但是怪奴婢相差了,格格性格直爽倒是大方的很。”

“这个小柳儿到底老了,妆都画不好了1太皇太后不在乎那个,年轻姑娘之间一点子口角,不是什么大事儿。扭头拉着娜布其,摸着她的手叹息道。

娜布其看明萱还没给太皇太后说吃肉的事情,对她不停的挤着眼睛示意。

明萱憋着笑,才小声说了一些减重的事情。

“是这丫头让你说的吧?”太皇太后一脸失望的看着娜布其,没声好气道:“每日抢奴才的饭菜,这会儿子还给自己找了个说客?”

大意了!

明萱瞪大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娜布其,她居然上当了,被一个自己以为极为凄惨的人骗过去了?

真以为她日日饿到不行呢?

结果被骗了?

“您……都知道啊?”娜布其也是一脸羞恼道:“我还以为瞒过去了呢1

“我还真能把你饿死?每日中气十足的叫唤,满宫上下都当我这个慈宁宫是毒蛇猛兽,我怎么可能不知道?”太皇太后叹道,原本想用食物做诱饵让她好好减重的,谁知道她居然抢奴才的吃食?

明萱闭上眼睛,咬咬牙,开口道:“奴婢宫中还有些事情要处理,先告辞了1

“等下,我跟你去。”娜布其连忙站起来,喊道。

太皇太后没阻止她们亲近,远远的还听见明萱对着娜布其道:“我真蠢,我真笨,居然信了格格你的鬼话?”

摇摇头,太皇太后扭头对苏麻喇姑道:“俩傻子凑一堆儿了1

“庶妃娘娘跟格格都是纯真良善之人。”苏麻喇姑回道。

太皇太后笑着摇摇头,道:“日后宫里头可就闹腾了1

“格格不得宠,您也不跟皇上生气?”苏麻喇姑反问。

太皇太后叹口气,看着富贵堂皇的宫殿,叹息道:“这些年在宫里头折的蒙古姑娘还少吗?可满蒙联姻是不可能阻止的。我们这些人做梦都想回到草原,可是为了自己的部族,为了蒙古跟皇家亲密,还不是都得走进来?”

一开始因为娜布其不识时务,太皇太后是真生气,气炸了!

但是慢慢的她也想明白了,娜布其所说的不无道理,论娇媚玲珑,蒙古姑娘真的比不上宫中受宠的嫔妃。

如今的玄烨不是福临,福临生来就被自己保护的太好,玄烨果敢非凡,早已不受自己拿捏了。

可即便如此,她的决定还是不会变,宫中必须有蒙古妃子,就如公主们大都要和亲蒙古一样!既享受了荣华,就该为部族做贡献。

明萱从慈宁宫出来,根本就不想搭理这个蒙古格格,细细品来,明萱有些为自己的智商感到悲哀,居然连她都能把自己及骗到?

“唉!你别气了好不好?本格格怎么好意思告诉别人自己吃了奴婢的饭菜?”到了永寿宫,娜布其看着明萱一脸羞愤,不想跟自己说话的模样,便上前拽着她的袖子摇呀遥

在科尔沁的时候,每次这么摇阿爸跟额吉的时候,他们都会妥协。

这孩子不愧是吃牛肉长大的?力气大的惊人!

明萱穿着花盆底,东晃西晃,差点儿没稳住?多亏了乌兰扶了一把!

“你……松手1明萱靠着乌兰摇头道。

娜布其可怜兮兮的可看着明萱,问:“那你原谅本格格了吗?”

“我原不原谅,估计没有一会儿的羊腿来的重要吧?”明萱无语道。

娜布其迟疑了一下,小心道:“你原谅本格格,本格格就能多蹭几顿……”

……

一片寂静之后,明萱抽搐着嘴角,低声道:“我穷得很,估计负担不起格格的好胃口1

所以退散吧!莫欺负穷人了,她还要养滚滚呢!

娜布其一听这个,扭头就对身边的丫鬟耳语一番。

等她们坐到殿中,明萱还在极力相劝走娜布其的时候,娜布其身边的蒙古小丫鬟就气喘吁吁的抱了一个包袱过来。

娜布其单手一拎,递给明萱面前道:“送你的见面礼1

明萱诧异的接过来,差点儿倒地,特么太重了!

好不容易放到桌子上,一打开,惊呆了!

一包袱胡乱塞的贵重玩意儿,有宝石匕首,还有各色宝石珠串,以及好些个金子做的器具。

这么富贵?

金灿灿的一片,晃得明萱眼睛有些花,她扭过头,道:“格格收回去吧!太贵重了,我受之有愧1

“拿着吧,拿着吧!我这玩意儿多得很,来之前,我去逛了我阿爸的私库,看得上眼的都带走了。”娜布其摆摆手,递过去道:“你若喜欢,我再给你送几箱……”

什么时候这玩意儿论箱送人了?

土豪的气息扑面而来!

明萱悟了!

这宫中自己果然是最穷的。

“一颗就够了,剩下的格格还是拿回去吧1明萱随手挑了一个蓝宝石,开口道。

默念着富贵不能淫,威武不能屈,然后剩下的努力不再去看看一眼。

全部收了她做不到……一颗宝石管几顿饭倒也不太占对方便宜。

娜布其挠挠头,疑惑问:“那你原谅我吗?”

“自然!不是收了格格的礼吗?”明萱扬扬蓝宝石,开口道。

见明萱喜欢还克制,娜布其撇撇嘴,就让丫鬟又抱了回去,打算日后如果关系不坏的话,分批送给她。

“格格正在减肥,所以这些东西不适合你1晚膳的时候,看着口水直流的娜布其,明萱故意将羊腿烤□□拉到自己身边,将凉拌白菜心黄花生菜等送到娜布其面前,扬眉道。

娜布其一脸惊愕的看着明萱左右开弓大口吃肉的模样,羡慕道:“你怎么吃这么多还瘦?”

说完不等明萱回答,就眼明手快的直接上手拿起一个大羊腿,开啃了!

看她吃的凶残,明萱也没坚持让她吃素。

喝着马奶酒,啃着大羊腿,娜布其都没忍住掉了眼泪,边哭边吃,边吃边哭!

好一会儿才道:“这才是人过得日子啊1

“你从前……不是人吗?”话音刚落,一个稚嫩不善的声音从门口传来。

明萱扭头一看小可爱来了,招招手,问道:“殿下可用了晚膳?”

“无1胤礽瞪着娜布其,语气很不好的问明萱:“这个粗鲁……的女人……是谁?”

他才两日没过来,姨母殿中何时来了旁人?

“这是暂住慈宁宫的博尔济吉特氏娜布其格格,来自科尔沁草原,是达尔汗亲王和塔之女。”明萱不明白太子的不喜从哪里来?但是认识这么久,还是能看出来他很不高兴。

胤礽沉着脸走到明萱身边,看着娜布其,问:“你来这里做什么?”

汗阿玛本就不喜蒙古女人,她来这里,不是让汗阿玛对姨母有意见吗?

“你说什么?我听不懂1胤礽再聪慧,如今也不过满语说的流利而已,蒙语只会简单的问候跟称呼,娜布其举着羊腿看到胤礽。

先是眼睛亮了亮,然后才道:“我这只吃过了,虽然你很好看,但是羊腿不能给你。”

明萱一脑门子黑线的等胤礽洗了手之后,给他撕了一个鸡腿,还贴心的去了皮。

“烤鸡皮最好吃了1娜布其无不遗憾道,烤鸡的精华就在皮上。想到这里,娜布其直接伸手将刚撕下来的鸡皮,抓过来放嘴里!

胤礽瞪大眼睛,哪里看过这么野蛮的人?

就是身后的宫人也连忙上前,护住太子,门口的侍卫差点没忍住拔刀冲进来。

“你们瞪我干什么?鸡皮我已经吃掉了1娜布其眨眨眼睛,开口道。

明萱无语了……

胤礽也是第一次遇到这种人,并没有认出这就是当日他见过那个黑胖丑的蒙古人,听着平嬷嬷翻译之后。

迟疑的看着明萱问:“乌库玛嬷……让她……出来了?”

这也太丢人了,上回保清让用膳没规矩,汗阿玛虽没多说,但是都皱了眉头!

明萱点点头,心道都两个月了,可不是放出来了……放这个词用的极为妥帖……

胤礽不想理这个连口腹之欲都不能控制的蠢货,心情有些不好,她能看出来,姨母并不讨厌这个女人,毕竟都留她用膳了。

但是他不喜欢,他要是姨母最喜欢的,扭头看着明萱道:“喂孤,孤要你喂。”

明萱也吃的差不多了,哪里看不出胤礽这点儿小心思,虽然对自己说这话,但是眼神不停的瞪着娜布其格格,也就没拒绝,舀了碗汤面,就着鸡腿,给他喂饭。

“莫欺庶妃……心善,孤会看着你1吃完之后,胤礽在明萱出去看滚滚的时候,对娜布其道。

娜布其眨眨眼睛,不明所以的将剩下的肉肉往自己跟前扒拉。

等平嬷嬷翻译之后,才奇怪道:“你做什么盯着本格格?太子了不起啊?本格格日后可是要入后宫的,后宫的女人不都是你小妈,你盯着你小妈干什么?”

“信不信……孤让你不入后宫1胤礽怒了,从没有人对自己这么无理过。

“好呀!嗯……本格格才不信,不如你做给本格格看?”娜布其顿时眼睛一亮,想起往日阿爸说的激将法,赶紧用一用。

胤礽并没有上当,汗阿玛一直教导自己不能顺着别人的话去做,要有自己的思考,如果想不明白,解决不了,那就……告状!

想到这里胤礽直接拔腿就跑,垫着小脚尖,飞快跑出前殿,去后花园,扑到明萱怀中。

委屈道:“她欺负孤1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