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清穿之咸鱼贵妃养崽记 > 第23章 太子开蒙(捉虫)
 
惊天大瓜!明萱还没用御膳, 就觉得好饱。

理智告诉自己,能写出一生一世一双人的纳兰容若应该不会喜欢曹寅这样的。

但是吧!

转念一想,红楼梦是曹雪芹写得, 他笔下的男主人公贾某玉就是个双儿啊?书中氛围似乎并不已知为奇?

而且隐约记得书中老夫人曾说过贾某玉跟祖父长得极为相似。

虽然只见过一次,但明萱依稀记得曹寅的脸还是不错的,除了有些黑。

但听说年轻时候, 也是个皮肤白皙, 唇红齿白的美少年。

曹雪芹是可是曹寅的亲孙子,据说红楼梦映射自家兴衰史,贾某玉借鉴了曹雪芹的真实经历。

孙子如此,爷爷有这样的传闻,估计也不是不可能?

曹子清……曹寅,在明萱看来就是个马屁精。

至于纳兰容若是什么样的人?她完全也不清楚,只是读过他的诗而已。

想到这里,明萱忍不住捂着嘴, 在心中暗暗揣测,这二人真的有可能是那种关系耶?‘一生一世一双人’难道是?

跟曹寅?

如果大家知道多少人心中, 能最好的爱情的诗句, 是两个有妇之夫的话,会有什么反应?

这简直是最大的讽刺好不好?

至于一旁的太子,明萱丝毫不担心, 因为即便他竖着耳朵,平嬷嬷不在, 他也……听不懂蒙语。

“乾清宫门口听说都搂上了,一个说一个腰细, 一个说一个腰软, 据说还打了哈欠, 应该是累的……”娜布其摇摇头,她虽说年纪不大,可该知道都知道,男女之事更是见过不少。

蒙古可没有这样的汉子,至少自己没听过。

应该是累的?这是她们能讨论的事情吗?当然能!

明萱对此事极有兴趣,细细从娜布其这里打听起来。

“就连慈宁宫的老嬷嬷都知道。”娜布其详细说完之后,着重道。

明萱精神一振,自己居然落伍了?

居然满宫上下,连蒙古嬷嬷都知道的事情,自己都不知道?

同时也有些小自豪,她把永寿宫管的很好,至少宫人口风都很紧。

“他们的福晋真是太惨了!”明萱摇摇头,无比遗憾道。还有什么比老公是个双插头跟悲惨的事情呢?

娜布其点点头,鄙夷道:“比我还惨。男人跟男人,真是……”自己已经认命,绝无受宠的可能。

“这跟男人女人没关系。”明萱制止她,开口道:“每个人都有选择爱人的权利,不论男女。佛曰众生平等,爱只是他们自己的事情,不伤害人,爱上了跟自己性别一样的人,这没什么可质疑的。但是若是为了遮掩自己这个,故意顺从家人娶了不可能喜欢的人,从而薄待人家,那就是害人了!”

“怪没意思的,也不知道今儿个御膳都是什么?我还没吃过御膳,娜布其格格,你吃过吗?”明萱讽刺了两句之后,又赶紧岔开话题。

这事儿讨论归讨论,毕竟满宫都传遍的,但是还是不要做太多评价的好,毕竟还是有些蹊跷的,皇上身边的事情,怎么能传到后宫人尽皆知?传的跟筛子一样。让她突然莫名想起红楼梦中荣宁二府奴才的事情。

因为奴才不守规矩,荣宁二府之事才人尽皆知,这是败家之相。

在宫中,宫人不守规矩,可就是……

康熙可不是贾家那群酒囊饭袋!

明萱有自知之明,激动过后,很快就冷静下来,决心不会出去打听。

娜布其奇怪的看着明萱,只觉得她金光闪闪,有种说不出来的奇怪感觉。

“御膳?”娜布其顿时充满期待,再也想不起之前热络的流言,满脑子都是好吃的。

胤礽听不懂,但却没有插嘴,总觉得她们在说有趣的事情,不想追问,被姨母说八卦。

于是用完御膳,回乾清宫的时候,就叫了身边的宫女给自己翻译。

宫女直是不敢违背太子的意见,给他原原本本的翻译了出来。

“汗阿玛,纳兰侍卫跟……曹侍卫……是一对儿?一对儿……是什么意思?”回到乾清宫,贴心的帮着汗阿玛磨墨,等他处理完政务之后,好奇道。

康熙刚准备将笔放回去,结果吓得手一抖,笔就掉在了刚合起来的折子上面,留下一个巨大的墨迹。

对着儿子天真灿烂,一脸懵懂好奇的眼神,康熙怎么说的出口,这件事的乌龙来源?

要怪就怪曹寅跟纳兰容若他们自己不谨慎,在乾清宫门口嘴贱,活该!

“就是他们关系很好。”康熙飞快敷衍完,然后就岔开话题,说起给胤礽启蒙的事情。

启蒙就是要开始读书了?姨母常说读书使人明智,许多现在就解决不了的问题,书本里都有,胤礽并不惧怕读书,反而有些期待。

看着儿子被转移了话题,康熙松了口气,通过此次留言,他发觉必须决定立后的人选了,最起码后宫得选出一个人来统领后宫,执掌凤印!

宫中嫔妃如今都是庶妃,各自为政,导致一个小小的流言愈演愈烈,到如今难以收场的地步。

便是钮祜禄氏跟佟佳氏有着妃子待遇,可是始终师出无名。

其实康熙也不傻,流言传的这么快,必然有人在背后从中作乱,目的估计不外乎也是为了后位。

压制流言的最好办法,就是再来几个!

太子生辰之后,每日就有三个时辰的启蒙时间,还有一个时辰的武学启蒙。

明萱看着小家伙充满期待之后,连忙摇摇头。心道皇上狠,太子也狠,小小年纪就要享受八小时学习制度,真真是……狼人也!

“姐姐,你整日在永寿宫也不出去,都不知道又出大事儿了!”太子读书之后,明萱就有更多的心思撸熊猫了,看着小家伙馋苹果的劲儿,明萱正在思考怎么弄课苹果树的问题,娜布其就又风风火火的跑来了。

娜布其自从相对获得自由之后,就爱到处乱转,今日一身火红的蒙古小姑娘的装扮,让她显得有些英姿。

“什么大事儿?”明萱连忙问。

她也不是不爱出去逛,而是故宫曾经去过好些回,没啥新奇的,哪怕它年轻了许多?

且最近还有其他烦心事儿,那就是康熙在太子读书之后,冷不丁给她送了好几回礼,有首饰布料,也有信件,还有御前的太监站在那里等着自己回话。

这套路,明萱熟啊!一想到自己还是被大猪蹄子盯上了明萱就有有些心烦。

进宫之前她做好了准备,做一个老实本分不惹事的嫔妃,但是……后来因为太子莫名的喜欢,游离在宫妃之外,不去参合那些事儿,明萱心里自然更愿意过这样的日子。

娜布其一屁股坐下,头上帽子下坠着的一溜珍珠相互碰撞,发出清脆悦耳的声音。

“皇上给宫外好几家都送了教养嬷嬷。”娜布其喘了会儿,就飞快说道:“宫里头看来又要添人了,好几家呢!什么郭络罗氏,什么咨尔达甲氏……”

“咨尔达甲氏?没怎么听过这个姓氏。”明萱听着隐约都是名人,但这个真的没听过,怎么还单独提出来说一下?

“就是保清阿哥一开始住的嘎鲁家那个……戴佳氏。”刘嬷嬷在身后给明萱解释。

明萱‘哦’一声,这个就隐约有记忆了,然后又听娜布其压低了嗓子道:“宫中进人还还不是我要说的大事儿。”

“那是什么?”连这个都不是大事儿,更大的是什么?又有人怀孕了?

娜布其神秘道:“皇上命人修缮收拾坤宁宫,似乎有意……封后。”

还真是大消息?宫中有了皇后,自己又多了领导,这确实不是小事儿?

两条消息振的宫中之前关于纳兰容若跟曹寅的传闻瞬间消失了。

封后?封后之后只不是会……封妃嫔?

所有人都不敢在这个时候轻举妄动,惹了皇上厌弃。

“日后谨慎一些,乾清宫门口什么地方,什么话都能说?”康熙看着两个蔫儿不拉几的心腹,皱眉道。

二人连忙谢恩。

自从出了这个乌龙之后,两人出门都不在一起了,哪里还会嘴贱?

“汗阿玛,你看,保成会射箭了!”曹寅甚至还想多说几句恭维的话,胖太子就跑了进来,一脸兴奋道。

康熙接过武师傅递过来的靶子,细细看过,发现边缘处确实有一点儿痕迹之后,摸着胤礽的小脑袋连声夸赞:“好好好!保成可真厉害!”

胤礽笑弯了眼睛,一脸得意的仰着头,还想听汗阿玛多夸几句,刚好就看到许久都没有一起出现的纳兰容若跟曹寅。

“纳兰侍卫……曹侍卫……你们又在……一起了呀?”胤礽歪着脑袋,甜笑道。

纳兰容若脸皮抽了抽,顿时有种不好的感觉。

到是曹寅无所觉,而是笑问:“太子殿下如今能拉几石呀?”

胤礽皱眉,奇怪道:“拉什么?拉臭臭吗?曹侍卫……如何说……这么不雅……的事情?”

我怀疑太子对我有意见?

曹寅脸上闪过惊愕,然后听着康熙给太子解释弓箭的类型,以及力度。

“孤误会……曹侍卫了。”胤礽听完之后,对着曹寅点点头,叹道。

“没有的事儿!”曹寅连忙摆手笑道:“奴才四五岁时都不如太子殿下懂的多。”

“容若最近瞧着又有些消瘦了,可是家中有事儿?”康熙等着曹寅说完,才笑着对纳兰容若道。

纳兰容若连忙恭敬道:“家中无视纷扰,劳皇上挂心了。”

“皇上,容若福晋有身孕了,听说身子不太好,容若很担心。”曹寅大咧咧的喊道。

“有子嗣是好事情。”康熙笑道:“梁九功,你去太医院,找几个擅长妇人调理的,去纳兰府给容若福晋好生瞧瞧。”

纳兰容若刚想谢恩,自家福晋又是他表妹,两人素来亲密。可是胤礽却在一旁开口感慨道:“曹侍卫……跟纳兰侍卫……关系真好呀?”

纳兰容若僵住了,曹寅也跟着傻眼了,暗骂自己嘴快。

两人看着太子一脸担忧的继续道:“可是之前,曹侍卫说……说……纳兰福晋……体弱,如何……如何没养好……就怀孕?”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