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清穿之咸鱼贵妃养崽记 > 第24章 中暑(捉虫)
 
纳兰容若的脸再也不复镇定, 满是羞愧。

胤礽却陷入伤感,有些难过道:“纳兰侍卫……要好好照顾……福晋。”

康熙最是见不得宝贝儿子难过,伸手将他抱过来, 抵着他的额头道:“汗阿玛会让要医院的太医驻守纳兰府,她会平安的。”

胤礽点点头,吸吸鼻子, 崇拜的看着康熙, 道:“保成就知道……汗阿玛最可靠!”

皇额娘是因为太想念承祜哥哥了,所以留下他给汗阿玛,纳兰侍卫的福晋也有思念的人吗?所以才会不珍惜自己,用病弱的身体孕育着孩子?

看着太子疑问的眼神,纳兰容若瞬间感觉自己就是个大恶人。

之前流言传到顶峰的时候,当时自己格外烦躁,他讨厌别人把自己跟曹寅放一起说。

当时表妹就小说如果她怀孕了就好了,怀孕了外人就不会乱说了, 表妹是为了他,不顾羸弱的身体为自己怀孕, 可是自己……自己却……

连一个刚满两岁的孩子都明白的道理, 自己却罔顾了……娶表妹非他所愿,但是成婚后,表妹的深情才华品貌无不令他动容, 他不能没有她!

伸手捂住脸,想到自己之前还到处传播喜讯, 纳兰容若只觉得无地自容,辜负……了表妹的深情。

曹寅垂着头, 不明白事情怎么就发展到这个地步?更没想到自己跟容若在太子心中是这样的关系?

是有人挑拨, 还是孩子童言无忌?

这谣言是不是这辈子都摆脱不了了?

胤礽感伤了一会儿之后, 被康熙就哄好了,然后就继续去学习了。

“皇上,奴才府上老太太身边的丫鬟,如今可都躲着奴才了。”瞧见康熙心情不甚愉悦,曹寅苦逼道。

瞧这太子的模样,应是无心之语,可就这样?让曹寅更憋屈。

曹寅母亲正是康熙的乳母,康熙想到这老太太唠叨的能力,心情好了许多。

闻之失笑,道:“老夫人可恼了你?”

“可不是?老太太说,让奴才安生当差,换班就回府,不得有误,还不许奴才出门跟人吃酒……”曹寅苦恼道。

康熙瞪他一眼,道:“让老夫人担心,你还有理了?可见你素日本就行事不端。”

“冤枉啊!奴才不过是喜欢跟漂亮丫鬟耍耍嘴皮子,怎么就行事不端了?”曹寅故作雨泪俱下的替自己辩解道。

康熙讽刺道:“都这么大了,不仅沉迷女色,还油嘴滑舌,让老夫人替你操心,怎么做人儿子的?保成都比你懂事!”

曹寅连忙讨饶:“奴才哪能跟太子相提并论?皇上您就别折煞奴才了!”

康熙没声好气的下令让曹寅在女色上克制一些,康熙扭头看着一脸惨白的纳兰容若,叹口气,让他带太医回府。

这二人,康熙都颇为看重,但这二人性格完全不同。

一个心思敏感,一个大咧咧的,一个重清,一个多情。

但都颇为能干,康熙用的很顺手,暂时不想出岔子。

“容若,你就是想得太多了,便是有那样的传闻又如何?你比我年长三岁有余,怎么还没我看得开?”曹寅追着纳兰容若到了太医院门口,语重心长道。

纳兰容若拱手感谢之后,就急急带着数名太医回府,今日看到太子那个担心的眼神。他觉得自己没有皇上坚强,表妹若是如先后一般,光是想想他都觉得无法呼吸,根本无法想象一人如何独活?

“迟来的深情比草贱!”纳兰容若日日都去太医院的事情传到后宫之后,大家都为他的痴情而感动,明萱听说后,直接撇嘴道。

跟曹寅的事情才过去多久?居然还有人称赞他?眼瞎了吧!

春妮捂嘴笑了笑,她就知道自家主人跟旁人不同。

明萱如今对这个所谓的大清第一才人,根本就不感冒。康熙起码渣的明明白白,可这人呢?不顾自己福晋身体不好,用福晋怀孕来压制自己跟曹寅的流言。

不管他跟曹寅之间的事情是真是假?明萱都觉得他很可恶,而且自私虚伪!

但是明萱自觉她跟这个大才子,也不可能有接触的机会,传闻听过也就过去了。

这并不是她该管的事情,想要苟到九十九,就不能管闲事。

太子生辰之后,天气就开始慢慢热了,等到了七月,明萱已经热得不想出屋子了,因为为了端庄,每次出门都要加衣服。

康熙十五年的夏季不知为何尤为的热,因为太热了,明萱就不许胤礽跑来永寿宫,担心路上他被热到了。

就连看望滚滚都是早晚过去陪它一会儿,看着小滚滚都热的吐舌头了,明萱心都疼了,干脆将自己绝大部分的冰块都送给了滚滚。

反正自己也没这么多毛儿,估计比滚滚耐热。

看着不管天气如何炎热都要做事的宫人,明萱有些庆幸,若是穿越称她们,估计她这么懒的人,早就凉凉了。果然运气还是不错的。

“主子,你好歹动一动?”春妮看着穿着宽大里衣,趴在软榻上,只用一根发簪将所有的头发高高簪住,一动不动的主子,忍不住皱眉道。

明萱半磕着眼睛,懒洋洋道:“热,不要……你也歇着,别扇了,小心暑气。”

春妮摇摇头道:“不用,您给全宫上下掏银子分了绿豆汤,哪里还会有暑气?满宫上下,哪里见过您这样仁慈的?就连太皇太后也说您傻呢!”

明萱想说自己不是傻,这些人生病,不能伺候,损失的不照样还是自己?

“要想驴推磨,不应该吃跑了才能跑得快?”明萱打了个哈欠,轻声道。

春妮只要一向心疼银子的主子,被御膳房坑了这么些银子,就替主子感到心疼。

“主子,不好了,太子……太子晕了……”就在明萱跟春妮拌嘴说笑的时候,刘嬷嬷突然连滚带爬的冲进来,恍惚道。

明萱一个激灵就爬起来,赶紧问:“怎么了?发生了什么?”

刘嬷嬷却只是哭,张着嘴半天说不出一个字。

直到平嬷嬷走进来,行礼后,红着眼睛告诉明萱,太子上课的时候晕倒的,应是重了暑气,皇上此时不在宫中,所以她求明萱过去照看太子。

去乾清宫照看太子?明萱有些退缩,可听到平嬷嬷说太子昏迷中也叫着自己的时候,明萱还是心软了。

一边派人去给太皇太后说一声,让她派个人陪自己去乾清宫。

一边赶紧快速的梳头穿衣。

太皇太后听说这件事儿之后,也不敢耽搁,直接就让苏麻喇姑陪明萱去乾清宫照看太子,自己则命人将其他庶妃都叫到了慈宁宫,陪自己念经为太子祈福。

即便知道胤礽这个太子做了许多年,知道这场病应该不要紧……明萱在路上听到胤礽已经高热不退了,心中就是咯噔一下,想到那个说喜欢自己的小胖子,完全没办法平静下来,几乎是飞奔似的冲到了乾清宫。

“怎么样了?怎么样了?”到乾清宫的时候明萱看到刚从门口出来的纳兰容若,直接问:“太子现在如何了?太医怎么说?”

纳兰容若看着一头汗水,发丝黏在脸上无比狼狈,嘴唇发白到没有一丝血色的明萱,低着头道:“太医正在医治,奴才尚且不清楚……”

他是真的不清楚,太医院今天留守的不多,他还要出去再找几个回来。

原本不该跟宫妃说话的,但是看着明萱这幅模样,不加掩饰的关心,纳兰容若的心就软了,想到了在府中竭力孕育他们子嗣的表妹。

明萱浑身一颤,深吸一口气,直接就冲了进去。

一进去,明萱就看到几个老头子围着在讨论什么,床上那个小家伙紧闭着眼睛,脸色潮红,嘴唇干裂,浑身不断抽搐着……

高热闭汗?明萱眼前一黑,这是中暑最严重的症状了。怎么会拖到现在?

明萱颤抖着看着胤礽,深吸一口气,打断正在商量开药的太医道:“为何没有人给太子喂盐水,他的嘴唇干裂,明显已经极度缺水了!”

太医院正孙太医跟着康熙出门了,不知为何,今日宫中留守的就这几个人。打头的是陶太医,看到明萱的装扮,就猜测出她是谁,毕竟太子亲近的嫔妃,满宫上下都知道是谁。

刚想搪塞,就看到急匆匆走进来的苏麻喇姑。

“奴才该死,来人,赶紧给太子喂水!”陶太医心中暗道大势已去,使劲的拍拍自己的脑袋,懊恼道:“居然忘记这个了”

明萱慢慢的走上前,看着还想给太子盖被子的凌嬷嬷,直接推到一边,然后急急的想要解开胤礽脖子的盘扣,结果不知是害怕,还是手抖,半天解不开……

一咬牙,明萱伸手拽着领子两遍使劲儿一扯,就将胤礽身上的马甲扯破了,然后开始扯他的袍子、里衣……。

凌嬷嬷惊呼一声,刚要阻止,明萱就将已经很快的将太子身上的衣服除了下去,然后开口道:“诸位太医,都是博学多才之杏林高手,莫要告诉世人,你们还不如妾一个女子?”

第一次,凌嬷嬷看向明萱的眼神充满了期盼,太子不能出事,太子若是出事儿,自己一家子绝没有活下去的可能。

刚才一群太医不是没人说要先给太子喂水,但都被否了,他们商量来商量去,结果就是放任太子在这里吃苦!

中暑到高热,可不是一夕就能发生的。

明萱心里简直是气炸了,脑中使劲儿回忆着当初军训的时候,自己中暑晕倒后医生的做法,现将太子的头太高,要来冰水擦拭着他的四肢。

“娘娘不可胡来!”陶太医见明萱用凉水给太子擦身,连忙上前抢过帕子,开口道:“娘娘糊涂,《金匮要略》曰:凡中暍,不可使得冷,得冷便死。”

“是啊!真真是胡来,《医学正传》亦曰……”陶太医话音刚落,就另有一个太医站出来,摸着胡子掉书袋。

“曰什么曰?你们既然懂得这么多?为何就放任太子躺在这里,不采取任何措施?”明萱直接怒了,开口讽刺道:“但凡你们哪怕是帮太子解开衣裳?也算是功德一件了!”

“你……你……”明萱发火之后,直接气晕了一个老太医。

明萱根本不搭理,从怀中重新拿出一个帕子,沾了水帮太子擦拭着,他的温度极高,明萱不懂太多,可是降温才是目前最重要的,她还是懂这个道理的。

当初在校医处,医生给她们科普的中暑后的急救方法,明萱虽不能完全想起来,但是也能记起大半儿。

第一次她发现如今皇宫之中竟是如此的危险,也怪不得皇子要送出宫才能养成!

这些太医,她完全没有办法相信,看着小胤礽躺在这里,明萱就没法坐视不理。

给胤礽不断的喂着淡盐水,因为他的牙冠紧咬,明萱也顾不上干净不干净,让乾清宫一个宫女以口渡之。

明萱自己不停地换着帕子,不断用沾满冰水的帕子擦拭着他的头、腋下、大腿根处……

苏麻喇姑站在一边,闭上眼睛命侍卫将这些人压出去。

这几个太医之前的作为,让她也没办法相信他们。对比之下,她宁愿相信明萱。

等康熙带了孙太医得到消息后,赶回来的时候,就看到跪在地上晒得七晕八素的老家伙,心里咯噔一下,差点晕倒,还是梁九功扶住了他。

急急走进殿中,一股浓烈的酒味到处飘荡,康熙刚想上前,就听到一声天籁之音:“不热了!苏麻嬷嬷,太子他烧退了,还能自己喝下去盐水了。”

冰水降温许久都不能,明萱就一咬牙,要了坛烈酒过来。

令她惊喜的是,烈酒的效果很好,太子很快就降温了!

康熙轻咳一声,看着自己的保成被喂了一勺水,还知道吞咽,提着的心就落下了不少。

等孙太医上前帮胤礽诊脉之后,细细问了都是什么症状,用了那些法子之后,才转头对康熙道:“禀皇上,太子脉象已经趋于平缓,庶妃娘娘的法子对症。”

有了她这句话,就是一边的苏麻喇姑都是狠狠松了一口气,明萱眨眨眼睛,这才意识到自己做了多大胆的事情。

看着自己泡冰水泡到通红的双手,眼皮一翻,就晕了过去。

醒来的时候,胤礽居然躺在自己身边。

明萱第一时间先伸手在他额头摸了摸,不烧!再看看嘴唇,也不干裂!这才松口气……

“保成无碍了!”

人吓人吓死个人!这人怕不是颅中有疾?

明萱还来不及想自己身处何处,就听到一个声音,扭头就看到不远处桌子前面的康熙……烛光、月光映衬下,有些吓人。刚松口气,心顿时又提了起来。

“赫舍里氏,这次保成的事情多亏你了。”宫中不安分,但是康熙没想到会有人下这么大的棋,暴露这么多人,只为了谋害自己的太子!

孙太医说,赫舍里氏的救治,很对症!

当然他能保证自己留下的暗手能让保成尽快得到医治,但是赫舍里氏避免了保成吃更多的苦。

康熙一想到这话,就很不能将按些人都剐了,保成是自己最重要的孩子,更是大清朝的储君,一点点的伤痛,他都不想让他经历……

“没有奴婢……,太子也会无事的。”明萱不想给康熙行礼,假装无力爬不起来,轻声道。

也明白这个到底,自己关心则乱。依稀记得,那几个太医压出去没多久,就有几个有真才实学的太医急急过来,帮着自己按摩太子的穴位,才让他的烧退的那么快。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