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清穿之咸鱼贵妃养崽记 > 第25章 蝴蝶效应?
 
康熙深深地看了她一眼, 为了给保成降温,她的手已经在冰水中冻伤了……可醒来的第一时间,还是看保成。

自己年幼的时候, 可没有一个这样真心以待的长辈。这么想来,还有些惆怅呢!

虽然隔着距离,明萱依旧感觉到康熙的注视, 心里打了个寒颤。小心的开口道:“皇上, 能让人把奴婢送回永寿宫吗?”

第一次明萱觉得自称奴婢没那么不舒服,比自称妾,对比之下,好多了!

手背突然有些痒痒的,甚至上面还有浓厚的药味,明萱一寻思,就在心中哀嚎,这代价够大的, 自己可能是大夏天第一个把自己冻伤的嫔妃,足够青史留名了——蠢的!

康熙没有回答他的问题, 而是开口问:“你此番立下大功, 有什么想要的吗?”

想要的?多了去了!

想要出宫,可能吗?

想要独美一辈子,能说吗?

明萱眼睛一亮, 随即就熄灭了这样的想法,他心里清楚自己所想的不可能实现。

且就算康熙现在一时脑抽放自己出去了, 自己也未必能活的下去,赫舍里家也不会容自己这个弃妃在宫外逍遥。

既然不可能, 明萱就不再去多想。

扭头刚好看到一边脸色还有些惨白的胤礽, 心中一紧, 顾不上多想,轻声:“回皇上的话,太子如今如何了?奴婢能知道太子此番为何遭罪吗?为何太医院会知道太子今日不适?为何今日宫里宫外会有那么多人生病需要太医诊治?太子身边的人为何在第一时间不会发现太子的不对劲?为什么要耽误这么久?”

“此时朕会给胤礽一个交代,所有涉事者,一个不留!”康熙捏着手里的茶碗,咬牙切齿道。

前朝、后宫,甚至自己的乾清宫……居然都有不轨之人。便是留有后手,保成都被残害至此,若是来不及……康熙根本无法想象。

当知道保成出事儿的那一刻,他人生中第一次感到后悔,后悔自己刻意的纵容,让爱子涉险。他宁愿面临危险的人是自己,也不愿意是自己的保成。

明萱还有没问出来的事情,她是真的心疼胤礽,那些人耽搁了他的病,却没有借机一不做二不休。借着诊治的功夫动手害他,若说没胆子,明萱可不信,做都做了,为何没有做的更绝?

想到这里,明萱突然一僵。脑中有了一个不可思议的念头,甚至无法停下。

定是有人在背后护着有太子,而这个人必须有足够的威慑力,除了康熙,明萱一时之间想不到还有其他人?

如果猜测没有错的话,这孩子才刚过两岁生辰,他心心念念,视为依靠,深深仰慕的汗阿玛就用他做诱饵。

不管是主动还是被动,都令明萱觉得可怕。

儿子遭遇险境,不但保持理智,还有心思算计……明萱做不到,重生多少回都做不到。

“你在想什么?”看戏看着她脸上表情不断的转换,好奇道。

明萱不敢说心中的猜测,而是道:“奴婢在想皇上的问题,奴婢在宫中一切安好,什么都不缺,奴才伺候的也好,只是……”

“只是什么?”康熙挑眉问。

明萱抿抿嘴,小心翼翼道:“奴婢养了一只滚滚,嗯……就是熊猫……不对,竹熊,它有些怕热,还喜欢吃水果蔬菜。奴婢把自己的冰给它,它似乎都不够用……若是皇上想赏赐臣奴婢,不若给奴婢再送些冰?”

自己的份例似乎不够滚滚造的,看着小家伙热得蔫巴巴的,明萱就心疼。

康熙失笑道:“你把你的冰块给了了一只竹熊?你宁愿自己热着?”

明萱理所当然道:“滚滚那般珍贵难得,数量也少,奴婢哪里比得上?”

熊猫,国宝呀?

自己就是少用点儿冰又如何?

养它就要给它最好的。

因为它值得这世界最温柔的对待!

康熙无语的扶着额头,实在是不知道怎么说了,这丫头脑子新奇,居然真的觉得自己比不过一头竹熊珍贵?

“宫中的冰都是按份例存的,你若是要的多了,旁人就少了。”康熙开玩笑道。

骗鬼呦!

明萱努力压抑着自己吐槽的欲望,开口道:“皇上莫要取笑奴婢,奴婢也是读过两年史书的,唐朝开始就有一种硝石制冰之术,硝石制冰还能重复利用。上千年了,总不至于没有更好的法子?”

说完明萱扭头直愣愣的盯着康熙,一副你别想骗我的模样。

康熙一顿,好奇道:“硝石为何物?”

“皇上不知道?”明萱眨眨眼睛,震惊道。

等康熙点头表示确实不知道之后。

明萱有些慌。

哎呀!大意了……

不是元代就有冰激凌吗?

康熙垂着眼睛,看着茶碗中的安神汤药,淡淡的开口道:“朕今年不过二十有二,哪里能看遍天下之书?”

“皇上您读的都是正经书。”明萱还能说什么?

唐朝距今差不多近千年了吧?

谁知道这玩意儿现在还是机密?

康熙挑眉反问:“你读的都不是正经书?”

“跟皇上相比,奴婢读的大都是野史、话本子,确实不是什么正经书。”明萱理直气壮道。

康熙忍不住又笑了,他本就好学,好笑之余,便耐着性子追问硝石制冰之事。

“奴婢不知道呀?奴婢要是知道,还能跟皇上您讨冰?”明萱很光杆道。她只在化学课上操作过,这都隔了多少年了,哪里能记得那么清楚?

康熙继续问是哪本书上说的。

明萱伸手捂着嘴,打了个哈欠,解释道:“具体哪一本儿?奴婢记不住了!只是看食谱的时候,看到宋代的时候,街上夏季会有果汁冰水中加冰贩卖,普通百姓就能品尝。元代的时候好像有果酱牛奶弄成冰膏的吃食……有了兴趣,才专门找了找,说是唐末的时候,人们就研究出了硝石制冰之术。”

说完明萱没忍住问了一句:“想来传了这么多年,这事儿就不是个秘密。皇上不如问问工部。奴婢也没见过,在娘家的时候,奴婢准备找些试试的,可额娘说姑娘家要少见冰,不给银子。”

自己要能搞来,何至于开口?

看康熙这么震惊,明萱也幸亏自己没有搞来,要不早就出名儿了,她现在最不想要的就是名气。

康熙眼中闪过深思,笑道:“回头朕问问,不过你额娘说的对,姑娘家确实要少碰冰寒为好!”

明萱不说话了,夏天最大的快乐没有了吗?

康熙扬着唇角继续道:“你的竹熊是朕给你的,即是朕给的,总不能让它耗了你的份例,它的冰日后朕出了,日常用度,朕也包了。”

“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您真是个大好人啊!”什么叫柳暗花明?这就叫!明萱顿时有些惊喜道。

薅羊毛,能薅一点儿是一点儿,日后日子还长呢!铁公鸡能拔一根毛是一根儿。

明萱乘胜追击道:“那奴婢之前花的,您给补吗”

康熙看着她惊喜的模样,好一会儿才说了一个字“补”……

皇帝的补偿非常朴实无华,他给明萱了一百两白银!十个十两银锭子。

萱心中暗骂一声抠门,然后赶紧都给胤礽枕边放一个十两的,剩下就收了起来。

就事论事,其实吧!之前养滚滚也用了胤礽一点点力……所以还他也是应该的。

“你一定在说朕小气!”康熙摇摇头,道:“你这性子,若没有朕护着,在后宫之中,绝对是人人可欺的。”

脸上表情都不会伪装,是个赤诚的傻姑娘。

“奴婢……没这般无用吧?”明萱有些不服气了,自己确实不是天才,只是寻常人智商,但也不至于蠢到人人可欺的这个地步吧?

“朕难道说错了?”康熙挑眉起身,走过来,看着明萱,开口道:“你反驳马佳氏的时候,朕还想着,应该是个机敏的,晓得先发制人,狐假虎威狗……够机灵的。”

明萱连忙闭上眼睛,不去看他。这狗男人绝逼要说狗仗人势……他骂自己……

“可是昨儿个,但凡过过脑子,让宫人帮你拧帕子?你就不会冻伤了手。”康熙叹口气,继续道:“还有,你脸上根本就藏不住事儿,日后……算了,就这样吧!虽然蠢,但是还是那句话,心不坏,朕也就不说你了。毕竟还不至于护不住自己的女人!”

仔细想来,她这样挺好,容易满足,遇事虽冲动,但心不坏。康熙说着说着,就忍不住感慨道。

明萱憋着气,等着他的训斥,结果,就这?果然康熙如今还年轻,骂人没有传闻中骂儿子那么毒舌?

悄悄睁开眼睛,一斜,顿时惊喜道:“太子殿下,你醒了,怎么样?哪儿不舒服吗?”

不知何时,胤礽居然醒了。

康熙随着她的惊叹,也看到了宝贝儿子圆溜溜的眼睛,连忙柔声道:“保成,你好些了吗?”

“嗯……”胤礽点点头,刚想说话,却发现自己有些发不出声,顿时便有些焦急。

康熙伸手将儿子抱起来,红着眼睛道:“好孩子,你不过是生病了,过两日就好了。”

胤礽醒了,明萱也不好赖着不起,再说她更觉得自己躺着,康熙站着很别扭。

‘艰难’爬起来之后穿上鞋站在一边,开口道:“奴婢告退!”

“谁让你走了?”康熙见儿子一直盯着她看,皱眉道。

明萱垂着头,轻声道:“这不是奴婢该来的地方,于理不合……太皇太后立的牌子还在那儿呢!”

‘后宫不得干政’……这是铁律,且康熙又是小心眼儿,明萱可不想什么时候被他翻出来找事儿。

“你再陪保成一会儿。”康熙闻言,放柔了声音,轻声道。

保成此时还看着她呢!怎么这么没有眼色?蠢!

胤礽醒了,留守在乾清宫太医们都急匆匆的赶了进来,结果令太医们都狠狠松了口气。

太子虽因高热有些后遗,嗓子红肿,但是太子身子并未有太大损毁,完全能调理回来。

他们的命……保住了!

“给庶妃瞧瞧手,再配几副管用的药膏。”儿子无碍,康熙才算真正的大石落地,然后才对着孙太医道。

就是轻微冻伤,有些发痒,不用太医,更不用孙太医,明萱都知道不要紧,养上十天半个月就没事儿了。可是当着这么多人面,还是只能尴尬的将自己的猪蹄子一样的手伸出来。

“啊?”胤礽见状,皱眉叫了一声,满眼担心。

明萱顺口就道:“没事儿,就是前两日太热了,贪凉玩冰冰到了,不是什么大事儿。”小家伙心思极多 ,若是现在知道自己因为他受伤,指不定怎么想呢?

胤礽瞪了明萱一眼,看嘴型似乎是在教训明萱。

“殿下说的对,日后定会加倍小心谨慎。”明萱轻声承诺才换来胤礽的满意。

好家伙?两人这熟稔的程度,确实不一般。

最终明萱举着抹着极厚的药膏,包成粽子的双手,顶着被太子关爱的眼神,还有乾清宫门口帅气侍卫小哥哥们感激的眼神坐上小轿,被抬回永寿宫。

“朕出宫之后约一个半时辰,才察觉不对……忙命人回宫保护你,原想将背后之人一网打尽,谁曾想……到底还是让吾儿受罪。”众人走后,康熙抱着胤礽,才说了今日的事情。

事发之后,他虽第一时间命人保护太子,但是却更想利用今日之事,探究这背后势力有多大?故而耽搁了时间。

伤儿子,非他所愿,但是儿子耽搁了病情,却跟他有关系,康熙心中为此很是懊恼。

且儿子年纪小,他更担心有心之人从中挑拨他们父子的关系,所以并未隐瞒。

胤礽摇摇头,今天是他自己逞强,明明已经出汗出的站不住了。但一想到偶然汗阿玛跟梁公公高兴的说,宫外的保清已经能箭箭靶心了,所以才想咬牙坚持的。

不能怪汗阿玛的。

嗓子不能说话,胤礽就亲腻的搂着康熙的脖子,蹭了蹭。

康熙心头一暖,竟是越发后悔了。

明萱回来永寿宫,睡了一觉醒来,就收了一屋子的慰问礼物,康熙抠门,可他的后宫却没有抠门的。

不光有太皇太后的,就连素日里不怎么搭理明萱的皇太后,也送了重重的赏赐,更不要提各宫庶妃,以及宫外赫舍里家家里、外祖兆佳一族,都送了丰厚的礼物。

东西摆了很多,但是明萱最高兴的事,收到了额娘的信。

时隔半年,收到额娘的信,还有她亲手给自己做的针线,以及平安符,明萱高兴坏了。

在信中,兆佳氏说了,她过得很好,阿玛跟嫡额娘对她都很好。名下的儿子虽然调皮,远不如明萱幼时乖巧,但是好在伺候的人多了,也不用她费神。陈嬷嬷因为年迈已经归家了,她身边养了一个陈家的小丫头,年纪小,还算老实。外祖母陈氏已经去了奴籍,成了外祖父的良妾。

明萱知道额娘的意思,她让自己不要担心宫外的事情,将一封并没有太长的信看了好几遍,明萱才放下来,细心收好,又将装着平安符的荷包挂在床帐上。

“奴婢有生以来,没想到居然还有能收到奴婢母亲的针线的日子?”春妮扶着明萱起来,帮她穿好衣物之后,忍不住好笑道。

明萱扭头看她一眼,见她没怎么难过,笑道:“回头收拾的时候,给你自己挑些能用的搬你屋里去。”

“奴婢有想要的,会跟您说的。”春妮摇摇头,她这些日子正在跟秋嬷嬷学蒙语,也跟苏麻喇姑嬷嬷搭上了话,嬷嬷提点她本分二字。

明萱伸手想拉她,却在看到自己的手上黑褐色凝固的药膏没有伸出去,扭头笑道:“你我之间无需这些虚头虚脑的事情,我给你你就收着。想嫁人,咱们挑个好的,不想嫁人了,咱俩儿就一辈子。”

“奴婢现在就想要一辈子。”春妮扬着灿烂的笑脸,兴奋道:“一辈子跟您,总比要去跟一个不知底细的男人,面对他的一家子,来的好太多了。”

“什么时候变了主意,什么时候给我说。”明萱点点头,叮嘱道。

春妮脸上的笑意更甚了,甚至还低声道:“我瞧着乌兰也是这个意思,但是她有些不善言辞。”

“都守着我干什么?我又不想上进。”明萱低声嘟囔道:“你们好好处,对下面也宽厚些,不背叛的话回头都给嫁妆跟养老钱。”

“成!听您的。”春妮点头道。

昨儿个夜里外面的到处都是乱哄哄的,许多人都被带走了,取药的时候,听说慎刑司已经血流成河了,全是惨叫声。

可永寿宫一点儿事儿都没有,主子如今又说了这样的话,不愁她们不忠心。

手受伤了,许多事情不能做了,连滚滚也不能抱了。看着隔着栅栏跟自己四目相对,不断向拿爪子透过栅栏轻轻摸自己的滚滚。

明萱知道它想吃苹果了,叹口气,让人拿了银子去内务府了几个西瓜给它,才勉强安抚住它躁动的心。

看着滚滚一步一回头的可怜模样,明萱恨不能立马就给他种一片苹果园,让它吃个够!

借着养伤,明萱根本没搭理外面的事情,慎刑司每天就在进人,宫中人心惶惶的,就连娜布其格格都被太皇太后压着,不过来蹭饭了。

因为承祜就是差不多这个年纪突然没了的,即使孙太医等人都说太子无事,康熙依旧很是担心,虽然前朝忙的不行,还是带着折子一直陪着胤礽,直到太医说太子彻底病愈之后,才将太子送到永寿宫。

“居然瘦了这么多?”明萱看到小太子的时候,简直吓了一大跳,小太子病了这么一场,几天没见,居然又变回了三头半身?

胤礽亲腻的抱着明萱,撒娇道:“药好苦……”

“良药苦口利于病。”明萱捏捏他的小脸,牵着他的手,笑道:“生病也不能不吃饭,吃饭才会有力气跟身体里不好的病毒做斗争。”

胤礽看着还有些红色痕迹的手,小心的摸一摸,也不复往日的光滑。

垂着头,突然道:“孤不是……故意的,孤只是……不想………弱于旁人,让汗阿玛……失望……”才身体不舒服还逞强,被恶人算计的,甚至连累了姨母为了救自己受伤。

明萱看着他耷拉的小脑袋,摸摸他后脑勺的卷卷毛,还有头顶小揪揪,道:“世上有许多人,他们擅长很多事情,我猜你说的是保清阿哥,他比你大,力气比起多是必然的。”

“汗阿玛夸他……”胤礽还是有些介意。

“如今会有保清大哥力气比你大,以后还指不定有比你才华好的,比你写字好的,比你性格好的,比你会赚钱的……总之,皇上会越发厉害,宫里的阿哥会越来越多,几十个阿哥的话,你也不可能一个个都把他们比下去的。”明萱毫不留情道。这一届皇子个个都是狼人,太子要是转不过弯儿来,指不定未来不会改变。

胤礽瞪圆了眼睛,不可思议道:“会有……那么多吗?”汗阿玛真的会生那么多的孩子吗?

“会啊!民间百姓都有生十几个的,这还是只有一个媳妇儿。皇上生几十个有什么奇怪的?宫里嫔妃这么多,还会源源不断的进来,皇子公主只会更多。”明萱理所当然道,康熙活着的儿子似乎就有二十多个吧?

“孤会比过……比过他们的,所有人……孤是最……厉害的。”胤礽脑子都蒙圈了,这么多人来跟自己争汗阿玛的关注吗?不行,他一定是要最厉害的那一个!

“你傻啊!”明萱蹲下来,看着他愤恨的小脸儿,开口道:“兄弟们能干,你该高兴呀?这么多能干活儿的人,你看皇上多累,也就裕亲王能帮一些小忙。你只要学会知人善用,学会御下之术,将他们安排在合适的岗位,压下他们的野心就足够了,要一个个比过去,你会累死的,那多不划算?”

“再说了,你能跟年纪相近的比,你能跟比你小了十几二十岁的比?”明萱戳戳他气鼓鼓的腮帮子,劝道:“多想想吧!别把自己搞得那么累。”

胤礽看着明萱,眉头微皱,虽然还是不太明白,却下意识轻声道:“保成记下了,会好好……想想的。”

“殿下真得好好记下,……说实话,我还挺喜欢你的头发的。”即便难免要剃头,浓密的头发跟秃顶也是两种概念。脑子用的过度了,可是容易秃顶的。

年纪小小就这么多烦心事儿,日后定然是秃头后备役。想到这里,明萱还有些心塞呢!

毕竟看着帅哥变丑,也是一种折磨。

胤礽不懂姨母这个言语为何这般跳跃,怎么又说到头发了?但还是再次认真的点了头。

明萱起身,边走边道:“外面热死个人,咱们快回屋里凉快一会儿。等你过两日脾胃养回来,我请你吃好吃的。”

现在她不缺冰块了,也就能造了。等康熙开始制冰了,她就要研究一下夏季最令人幸福的食物冰激凌了,到时候可以给太子……舔一口。

胤礽想说不要说这么不吉利的字,结果看着明萱愉悦的表情,就没开口。

明萱只在寝宫窗口放了两盆冰,又开着窗户,屋里还放了几盆鲜花儿,桌子上放着瓜果,没有外面燥热,但也不是很凉快。

“孤有冰,给你。”胤礽进来就看到只有可怜巴巴两盆的冰,便开口道。

明萱摇摇头道:“不用不用,现在滚滚有自己的冰用,我的就够用了。就是春妮看的严,怕我着凉。”

“心静……自然凉!”胤礽坐下之后,喝着温热的牛乳,看着明萱坐在一边写写画画,开口问:“手……还疼吗?”

他如今已经知道姨母的手不是自己玩冰块玩的了,是为了自己才这样的,可姨母不愿多提。

“就是有些发痒,早就不疼了。”明萱甩甩手,然后见他还是一脸担心,就随手画了一张画给胤礽,道:“你来上色玩儿吧!”

胤礽看着面前好几种颜色,还有突然塞过来的毛笔,以及对他而言有些复杂的图。有些不知所措,但看着姨母在那里写写画画有些忙碌的样子,到底没有跟往日一样瞎闹,非要她陪自己。

看着面前的图,胤礽捏着笔顿了顿,想起之前给积木上染色的经验,开始拿笔细细勾描。

不同的颜色按照自己的想法排列组合,涂抹在画纸之上,然后这张图就很神奇的变成了一个大大的笑脸,很多的图形看似凌乱的组合在一起,居然真的成了一幅画?

胤礽看着这幅画,握着笔,似乎有些明白,也有些不明白。

明萱准备将齐民要术里自己需要的知识点儿摘抄出来,好一会儿没听到胤礽说话,扭头一看,好家伙,都画完了?

“殿下还是厉害啊!涂色这么均匀,居然没有一个涂出框儿的。”还是毛笔耶?明萱再次酸了。

胤礽捏着画纸问:“这幅画……送给孤,可好?”

“自己画的,自然是殿下的,这有什么可说的?”明萱理所应当道。说完还顺手给胤礽画了好几张轮廓图给他,让他慢慢玩。

胤礽对这些兔子、房子的图画并不感兴趣,看着自己之前染好的笑脸,若有所思。好似姨母之前说的事情,他心中有些模糊的想法了。

“保成日后……会小心……保护自己,不让你担心。”傍晚从永寿宫离开的时候,胤礽再次扑到明萱怀中,认真保证道。

明萱摸摸他的小脑袋,今日的他异常的乖巧,让人不禁总是心软,于是便笑道:“有侍卫嬷嬷还有宫女,保成一定会好好的。你只要快快乐乐成长,其他的就交给你汗阿玛来考虑。”

就算如今明萱对康熙并不信任,可却不能让现在的太子对他有戒心。

胤礽紧紧的抱了抱明萱,然后才起身,慢慢道:“孤听……梁公公说,明日有……荔枝,还有广东等地……快马送来……的大虾跟贝类,尚且鲜活……”

明萱顿时精神了,连忙道:“那咱们明日吃荔枝虾球,罗汉大虾,红烧赤贝?”

“好!”胤礽这才没忍住笑道:“孤要喝粥,养胃。”姨母喜欢吃,就给她吃。

明萱好心情的送走胤礽,忍不住吹了个口哨,有内幕的感觉真好,早早就去御膳房定了好明日的吃食。

像这种海鲜供奉,一个月最多也就一两回,除了受宠,还得看运气。

康熙也怕劳民伤财,每次分量都不多。这些生鲜贡品入宫,满宫上下都盯着呢!

铁公鸡康熙明萱不指望,可太子要养胃,他那份儿可不都是便宜了自己?

明萱吸溜一下口水,顿时无比期待。

海鲜大宴果然也没让明萱失望,御厨们精湛的手艺发挥的淋漓尽致,偶尔吃一次,也不用担心痛风,明萱吃的畅快极了。

看着明萱吃的喜笑颜开,胤礽喝着鱼片粥,连克制的话都没对明萱说。

饱餐一顿之后,明萱刚拉着太子消食儿,听胤礽说起他汗阿玛有意将大姐姐,也就是收养的恭亲王常宁之女养在钮祜禄庶妃身边。

小家伙病了这么一场,变得更加稳重了,不由得让明萱想起来隐约记得有人说过,三岁之前发烧可以促进脑部发育。

“明年大公主就六岁了……”六岁就可以住西三所了,这个时候从皇太后身边挪到钮祜禄氏身边,是什么用意?

“主子,钮祜禄庶妃明日生辰,摆了两桌,邀您过去吃碗海鲜寿面。”正说着,乌云从外面走进来,拿着一份帖子,禀告道。

钮祜禄庶妃生辰的帖子,半个月前就满宫上下送了,永寿宫估计是最后收到的。

生辰=送礼?

明萱脑子里一瞬间就想到了这个。

“不想去吗?”胤礽好奇问。

明萱摇摇头,钮祜禄氏如今封后的呼声很大,而她知道对方日后会是皇后,既然知道是自己未来的上司,必定是要去的,何故留下话柄呢?

“不是不想去,就是不知道送什么礼物?刘嬷嬷,之前有单子吗?”明萱扭头问不远处的刘嬷嬷。

胤礽想说可以用自己的东西,但是想到枕边汗阿玛说是姨母还自己的那块银子,就没有开口。

因为没有先例,刘嬷嬷只知道先后会根据受宠程度,给庶妃生辰送二百两银子跟一些布料。这对明萱没有可参考性。

明萱扒拉了一下自己的库存,明萱决定送一根之前康熙送的人参。品相极好,看着颇为贵重。

“真穷!”明萱看着日益丰厚的库房,心中是满意的,可是冷不丁却听到胤礽小声的吐槽。

明萱将他抱起来,捏着小脸,笑道:“半年功夫,就白的了这么多东西,哪里穷了?”

胤礽开口道:“哪里都穷,都没……好东西。汗阿玛……”

他见过汗阿玛的库房,光一个架子,都比这一屋子贵重。

“别拿我跟皇上比,能比吗?普通嫔妃之中,我真不穷了。要知道,普通百姓之家,一家几口一年都花不了十两银子。”明萱自己是满足的,慢慢来,她总会把这几个库房填满的。

胤礽很会抓重点,迟疑道:“不到十两?”

“对呀!我从前在朝阳庵住过一段时间,里面有个小尼姑就是被家里二两银子卖了的。”明萱不吝啬说些民生给他听。

胤礽皱了眉头会去问康熙。

“朕有生之年,若是天下百姓日日有稠粥喝,就称得上是千古明君了。”康熙听到儿子的疑问,感慨道。

钮祜禄氏生辰,康熙念及太子的疑问,将原本准备赐下的丰厚赏赐换成了这次上贡的海鲜,没分完的都给她,还给她招了个戏班子。

就在满宫上下都在说着皇上对钮祜禄氏的宠爱的时候,明萱怀疑康熙是为了省钱,毕竟海鲜已经送到了,再不吃就要坏了。戏班子又是内务府的,也不用花银子。

“今日你别跟我坐一桌,我听说宫里娘娘胃口都小,除了你。”钮祜禄氏生辰当日,一大早娜布其就到了永寿宫,看着正在梳妆的明萱,直接道。

明萱顿时无语了……这孩子走到哪儿第一时间都考虑的是个吃,每次吃多了,回慈宁宫就被逼清肠胃,可她下次照旧。

娜布其看着明萱手上残留的红色斑点,从怀里拿出一个手掌高的瓶子道:“这是我们草原上治疗冻伤的良药,效果极好。我带的不多,你先用着,回头我给我阿爸写信,多捎几坛子过来。”

“多谢格格了。”为科尔沁亲王有这么个姑娘默哀一秒钟,明萱接过了瓶子。

打开看到油脂的东西,闻着还怪好闻的,刚要往手上摸,突然想到什么,明萱连忙问:“里面放了什么药材?”

“不知道。”娜布其直接摇头道:“我不管这个的,大概听说有个叫什么香的。”

“麝香?”明萱继续追问。

娜布其皱眉想了想,迟疑道:“似乎……就叫这个名字吧?”

“我劝格格,日后可不能随便把这玩意儿送人,麝香活血,在宫中算得上是禁品了。”明萱塞上瓶塞,叹道。

娜布其还想再问,秋嬷嬷就帮她科普了一下麝香还有让人滑胎的功效,她就闭嘴了。

“看看人家宫中,再看看你?”进了景仁宫,娜布其就忍不住念叨:“同为庶妃,你瞧瞧人家这大气的,亭子里都放这么多冰块,你呢?缺金子就给本格格说,本格格什么都缺,就不缺金子。”

“格格,劳驾闭嘴吧!”明萱瞪了娜布其一眼道:“我小气,格格日后找大方的玩儿去。”

娜布其连忙闭了嘴,其他人,还是算了。话都听不懂,能听懂的她又不喜欢。

明萱来的不算晚,也不算早,宫中大部分庶妃都来了,看着彼此之间挺熟悉的,明萱跟娜布其来了之后,大都在注视着她们。

“这是赫舍里妹妹?”钮祜禄氏看到明萱的时候,微怔了一下,随即就笑道:“今儿个可是好不容易把妹妹请过来,咱们可得好好喝一杯才是。”

“我虽不胜酒力,但是姐姐的生辰酒还是要喝的。”明萱含笑回道。

自己的永寿宫跟景仁宫确实没得比,景仁宫的摆设处处透漏着奢华,明萱拿来糊窗户的纱,这里奢侈的用来做凉亭的帐子,一看就非常的富贵!

钮祜禄氏是个八面玲珑的,再跟明萱说话的时候,也不忘招呼娜布其,还专门找了一个会蒙语的庶妃跟娜布其一起。

自己则含笑将明萱拉回殿中,在看到明萱手上的红点的时候,甚至还爱怜道:“妹妹可是糟了大罪了。”

明萱尴尬的笑了笑。

“我真的很佩服妹妹,太子是咱们大清的储君,若是被那起子阴险小人害了,大清国威何在?”钮祜禄氏大义凌然的看着明萱的眼中满是柔情。

“有皇上在呢?便是没有我,太子也定然无恙。”明萱赶紧道:“皇上英明神武,我也就是凑巧了。皇上都说我蠢呢!”

钮祜禄氏捂嘴笑了笑,然后拉着明萱一起迈入殿中,不知怎么回事?钮祜禄氏进门的时候好似没踩稳,晃了晃,就要扑倒在地。

明萱连忙一手扶着门框,一手将她紧紧拽着,才没让人倒地。

一瞬间的事情,身后的宫人连忙就上前扶住二人。

明萱靠在乌兰身上,好似受到了惊吓。

实际上明萱确实被吓到了,刚才钮祜禄氏进门要摔跤的时候,第一时间是扶着护着肚子,若非如此,她也不会下意识使劲儿去拉她。

“听说赫舍里庶妃最是心善,今日一见,果真是如此啊!”一个轻柔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明萱轻轻转头一看,……好一娇弱美人儿啊?两条弯弯的罥烟眉,以及水汪汪的眼睛,樱桃小嘴……当下这个妆容都挺漂亮,可见底子真的很好。明萱几乎在第一时间,就知道这一定是佟佳氏了。

“佟家姐姐失礼了,这会儿子身上没什么劲儿。”明萱靠在乌兰身上,娇弱道。

佟佳氏脸上的笑容一顿,在宫中最不爱的就是跟自己同类型的美人儿,这个赫舍里氏显然跟自己一样,都是偏柔美的女子。且长相似乎也不比自己差。

“多亏了赫舍里妹妹扶我一把,否则在自己殿门口摔跤,今儿个可就丢脸丢大发了。”钮祜禄氏被宫人扶着站稳之后,爽朗笑道。

说完,又扭头对明萱道:“妹妹没事儿吧?”

明萱摇摇头,轻声道:“没事儿,就是突然使力,有些力竭,歇一会儿就好了。”

钮祜禄氏闻言,赶紧让人扶着明萱去偏殿休息一下。

“钮祜禄妹妹可真大方啊!”目送着明萱离开,佟佳氏似笑非笑道。同时心中有些后悔,进宫之后为了顾及表哥的想法,没有去探究永寿宫的虚实。

若早知道她是这样的相貌,定然早早就想办法离间了她跟太子,哪里会等到她入了表哥的眼?

钮祜禄氏笑容不变,轻声道:“赫舍里妹妹生性腼腆,皇上让我照顾一二,姐姐别多心。”

佟佳氏眉毛微皱,没再说话。

明萱的心情此事也有些复杂,钮祜禄氏扶肚子的模样一直反复出现在她的脑海中。

虽然不记得康熙所有的儿女,但是九龙还是大致知道的。康熙册封了三位皇后,可就只有太子一个嫡出的。

所以今儿个自己扶这么一把,会不会有什么不一样的结果?想想就头疼。

“我果然不该出来。”明萱叹气道。

看戏很好看,可是事情在自己眼皮子底下发生,就没那么美妙了。

“主子说这个做什么?您不是给奴婢说问心无愧就好了嘛?”乌兰站在明萱身边,帮她揉着胳膊。

明萱闭上眼睛,使劲儿的摇摇头,不去多想,说实话,如果再来一次,她还会伸手的。

毕竟就在自己眼皮底下,她做不到无动于衷,但若真的多了一个意料之外的出身高贵的皇子,明萱又忍不住心疼小太子。

明萱的猜测很快得到了证实,宴席上,钮祜禄氏因为一道烤鱼,犯了恶心,当场被查出有了身孕。

就在钮祜禄氏激动落泪的时候,有一声干呕传来。

顺着声音,就看到马佳氏尴尬的捂着嘴,但是却控制不住,总是犯恶心。

就在钮祜禄氏有些不自在的笑容之下,马佳氏也被太医查出一个月的身孕。

景仁宫的宴席很丰盛,但真正享受的就娜布其格格一个人,她吃的异常开心,边吃边看周围人的反应,脸上乐呵呵的。

太子殿下呀,你汗阿玛给你生的弟弟大军来袭了!

明萱看着马佳氏脸上娇羞惊喜的表情,暗叹道。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