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清穿之咸鱼贵妃养崽记 > 第26章 老不修(第一更)
 
钮祜禄氏庶妃的生辰宴上, 她怀孕的消息传出之后,前朝后宫都为之一荡,即便有马佳氏抢了些许风头, 但是所有的关注却依旧在景仁宫。

这个继后最有利的人选。

康熙直接就摔了杯子,他已经近乎明示钮祜禄氏,自己要册封她为皇后了。

他以为他表现的足够明显,自己不需要第二个嫡子,可现在呢?明明难以受孕的身体,如何又突然怀上孕?钮祜禄家是在算计自己吗?

就在坤宁宫正在整修的时候,就在凤袍加紧赶制的时候, 钮祜禄氏她……怀孕了?

这并不是自己期待的孩子, 几乎打破了他的布局。

后宫不可无主,钮祜禄氏若是产下嫡子……

看着乖觉坐在一边画画的胤礽,康熙脸上的表情有些狰狞。

“汗阿玛?”胤礽扭脖子的时候,不经意看到康熙的表情, 忙扔了笔,跑过来关切道。

康熙摸着胤礽的头, 闭上眼睛, 在心中下了一个决心。

保成的地位必须稳固,他不需要第二个嫡子。

钮祜禄氏既然做了这个决定, 就是表明, 他留不留这个孩子,钮祜禄氏对保成都不怀好意,那皇后就必须换人来做。

“汗阿玛, 你看……我的画。”胤礽能察觉到康熙不开心, 便将之前那个笑脸拿过来, 递给康熙道。

后宫两个庶妃娘娘要给自己生弟弟的事情, 他也知道的,姨母前一日刚跟自己说了会有无数的弟弟,结果第二日就成了真。

看到汗阿玛并没有那么高兴,他就忍不住拿出这张画给他,告诉他,弟弟多也没关系,他们长大以后,会帮汗阿玛干活的。

康熙看着这张画,一个有许多图形组成的笑脸,能看出是笑脸,还是因为落笔的人喜欢将一样图形的染一个颜色,显得有些对称,才能看出来是一个笑脸。

“保成画的很好。”康熙粗粗看过去,几乎没有出岔子,对应的都染的很对,便称赞道。

“姨母说……民间一个……一个娘子,能生十个。汗阿玛……有许多娘娘,保成会有……很多很多……的弟弟。对不对?”胤礽仰着头,握着小拳头,看着康熙,问。

康熙低头看着儿子微红的眼睛,柔声问:“保成……想要弟弟吗?”

“想也……不想。”胤礽有些苦恼道:“汗阿玛很累……弟弟们……能干活,保成不喜欢……汗阿玛喜欢……别的孩子。”

汗阿玛是不是也很苦恼,养一个保成已经很辛苦了,如果再来许许多多的弟弟,汗阿玛还有时间陪保成吗?

不对?有许许多多的弟弟,自己还能见到汗阿玛吗?

想到这里,胤礽迟疑了好一会儿,紧张的问:“汗阿玛……会不会……喜欢弟弟们,比保成还多?会不会……因为弟弟小,就不爱……保成了?”

康熙将儿子抱在怀里,非常肯定道:“朕会有许多的儿子,但是保成是最重要的一个,其他人一个也比不上。”加起来也比不上,他就只会养保成这一个儿子。

明明不喜欢,却努力安慰自己的保成真的是太让人心疼了。

“好!”胤礽扬起笑脸,坚定道:“那汗阿玛……不要难过。许多许多……弟弟,汗阿玛就会……像画一样,会高兴的。”

许许多多?

一个娘娘生十个……那十几个娘娘生多少?这是个问题。

不懂就问,保成天真烂漫的问了出来。

康熙懵掉了。

脑子不由自主的往这个问题上想,自己的女人早就超过十个了,所以一个生十……等等,想到这里,康熙突然一点儿也不期待儿子们的降临了。

他现在有三个阿哥,除了保成之外,还有保清跟长生……长生……,想到长生,康熙就想到他那羸弱的身体,就有些头疼。

马佳氏生的挺多,可却……

胤礽看到汗阿玛脸色变来变去,就把笑脸送给了他,然后蹦蹦跳跳去找姨母玩。

康熙看着这幅画,良久,才让梁九功帮他细心收好。

“等一下!”梁九功刚触碰到画纸,康熙不知想到了什么,重新拿了一张纸,上面写了今日的时间,有些了保成送他画的缘由。两张纸一并让梁九功收起来。

梁九功近乎是双手捧着讲两张纸放在了皇上放机密文件的盒子里,又把盒子钥匙当着皇上的面儿,放在御案的暗格之中。

“汗阿玛……也不想要……很多弟弟,保成……把画送给……汗阿玛了。”胤礽依偎着明萱,陪她一起看滚滚的时候,突然道。

康熙不想要儿子?他骗人!不,骗崽崽!

明萱一脸同情的看着边上的小家伙,伸手摸摸他的小揪揪,安慰道:“没有人会比殿下更可爱的。”

可怜的小家伙,又被他得坏汗阿玛骗了。

胤礽把小脑袋凑向明萱,忐忑道:“那你会不会……给保成……生十个……弟弟?”

十个?一个都不要!

明萱使劲儿摇摇头,尖叫道:“那不可能,绝没有这样的可能。我不生!”

“因为保成吗?”胤礽眼睛一亮,惊喜的追问。

明萱不想给胤礽这个错觉,摇摇头,开口道:“不是。纯粹是生养孩子太糟心了,我没那个精力跟耐心。”

生个女儿要和亲,生个儿子万一想不开参与夺嫡……呵呵,等着给他收尸吗?

虽然姨母嘴上说不是,可是胤礽依旧觉得姨母是为了自己,因为她一直对自己很有耐心呀?

揉揉太子的小脑袋,明萱发现他头顶的小揪揪被自己揉松散了,又……揉了两把之后,抱他坐在怀里,用手指当梳子,帮他重新扎了一个小揪揪。

马佳氏怀孕,太皇太后心里念了一会儿经给孩子祈福。但是钮祜禄氏怀孕,她的脸色就变了。

太子之位不稳固,动摇国之根基,当初皇太极、代善、多尔衮他们之间的争斗,太皇太后是亲自经历的。那般惨烈……她着实不想让自己的子孙后代再经历那样的悲哀。

“这孩子留不留,已经不能由朕决定了,朕不愿动手伤了自己的骨血,不是不忍心,而是不愿日后在朕与保成之间留下伤痕。”康熙想的很明白,他可以插手这个孩子的去留,但是他不知道日后会不会因为这件事,跟儿子闹别扭?伤了彼此的心。

太皇太后叹口气,道:“她既然做了这个选择,那就当不得皇后。”当初暗查以及打探,甚至遏必隆亲口钮祜禄氏不易有孕,她性情合适,又有谋略,家世又好,这才起了让她做皇后的心思……

“那后位……”康熙犹豫了。

太皇太后直接道:“佟佳氏更当不得,她的性情跟格局,做不了皇后。”

同样都是纤弱美人的赫舍里家的丫头,她都能喜欢,但佟佳氏……不行!

康熙年少时曾想过让表妹做皇后,但是经过跟先后的感情之后,也明白表妹做不了。

既如此宫中居然没有何时的人选了。

至于明萱,祖孙二人根本就没考虑,她即便性情合适,忽略出身,也没有当皇后的脑子。

“……”什么叫没当皇后的脑子?明萱毫不留情道:“连当皇后的性情我也没有,这辈子都不可能有,下辈子也不可能。”

娜布其把自己打探来的消息说给明萱听,主要是想要她努努力,但是见她这样,纳闷道:“你就不想?”

“想什么想?早上睡不饱就得慰问关怀其他的女人,偌大的皇宫,芝麻粒大小的事儿都得知道,所有孩子都得一视同仁……每天还要给皇上睡哪个女人的折子上盖章……后宫三千佳丽不是说的玩儿的,后宫如今人不多,不代表以后不多,女人多了是非多,以后皇子长大,要结婚生子……公主长大,要出宫嫁人……还要定期关怀慰问内命妇……”

一口气说到这里,明萱歇了一会儿,继续道:“我真没这脑子,皇上圣明啊!太皇太后也是慧眼如炬,早早就看穿我不中用的咸鱼本色。”

“其实我挺想当皇后的。”娜布其虽然觉得明萱说的在理,可是她道:“当了皇后,敢管我的人就少了,还不是随便吃吃喝喝,大不了跟皇太后一样当个木偶皇后也行的。”

不愧是你!明萱深深地看了她一眼,轻笑的摇摇头。

谁当皇后这件事,跟自己没关系,钮祜禄氏能不能跟历史中一样做皇后?

明萱不想去猜,太复杂了,她就只等着结果就是了。

娜布其也是随便说说而已,嚼着牛肉干,跟明萱八卦宫中的事情。

说起自从确认怀孕之后,马佳庶妃就不亲自去照看长生阿哥了,太皇太后都气的发了火。

“还有钮祜禄福晋进宫,狠狠训斥了钮祜禄庶妃,据说两人狠狠争吵了,钮祜禄庶妃还把她额娘请出景仁宫。”宫中消息最灵通的其实就是慈宁宫,哪怕太皇太后不管事儿?

可各宫上下的动态她都知道。娜布其住在慈宁宫,消息难免就灵通一点儿。

听听宫里的事情,明萱觉得挺有趣,不过她还是说了自己知道的:“如今的钮祜禄庶妃是侧福晋舒舒觉罗氏所出,进宫的是嫡福晋巴拉雅氏。巴拉雅氏比庶妃似乎只大了六七岁。”

娜布其点点头,耸肩道:“这我就能想明白了,遏必隆是个老不修,跟我阿爸一样,喜欢睡年轻姑娘。贪慕她们的好皮子。”

明萱直接被呛住了,不断的咳嗽,梁莽锤着胸腔压制来。达尔汗亲王真不容易啊!蒙古姑娘都是这么豪放吗?

“我阿爸真的特别喜欢年轻的漂亮姑娘,每天都想钻她们的帐子。”娜布其给明萱倒了一杯水,继续吐槽道:“还有一个比我才大两岁,上回仗着我阿爸喜欢跟她睡觉,就跟我抢东西,被我抽了鞭子,我阿爸还说了我。哼!睡女人睡的脚软,马都骑不了,海东青也变狗熊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