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清穿之咸鱼贵妃养崽记 > 第28章 鸡子(第一更)
 
收人钱财, 替人办事儿,即便钱少,明萱还是提醒胤礽:“制冰术制成的冰, 决不能食用。”

胤礽歪着头道:“保成见了, 汗阿玛用……大盆套小盆, 大盆放粉末,小盆自然……结冰。”

明萱“哦”了一声。

“汗阿玛说……任何事情……发展……嗯……没有发展,总是有……根源的。身为上位者,要有……责任心。”胤礽继续道。

怪不得人家能当皇帝,这脑子, 这觉悟,这思考问题的方向, 是一般人能比的吗?

她想着制冰, 就是贪图享受,结果人家……不仅赚了一大笔, 还借机教导儿子。

明萱在看着那些银子,就觉得其实也不少了。毕竟天下老板,没几个不黑心的, 能记得给自己发一些就不错了。

越想越卑微, 算了, 不想了, 自己还是躺着继续做咸鱼吧!

“曹侍卫说……今年备的晚, 只赚了……陆万肆仟柒佰叁拾伍……两银子, 来年,卖的远了, 能翻数倍……”胤礽看着明萱躺在软榻上很舒服, 也踢掉靴子爬上来, 继续道。

结果自己连一个零头都不配?明萱再次肯定了康熙的抠门。掐掐太子的小揪揪,明萱感慨:“好多钱啊!”

“汗阿玛说,不能……与民争利,来年不卖了。”胤礽见明萱摸他的头发,就把脑袋往她怀里靠了靠,疑惑问:“这是……与民争利?”

“这你得问皇上。”明萱自知自己的认知肯定跟当下不相符,便道。

胤礽靠在香香姨母身上,深吸一口气,撒娇道:“读书好累。”

明萱低头看着小团子,倍感同情,拍着他的小肚子,柔声道:“累就在这里睡一会儿。”

再多自己也帮不上忙啊?康熙对皇子教育的严苛令人闻之胆寒。

记得历史老师感慨,他们一年只有三天假……三百六十五天,只有三天假?看看你们多幸福?

明萱同情的看着胤礽,现在太子一天只学三个时辰,可再过几年,一天七八个时辰……想想就令人窒息。

更不要提还都是小班教学,一群大儒对着一个几个小孩子疯狂输出。

一点儿偷闲的空隙都没有。

不过这样,也怨不得他们都爱剃头了,毕竟剃了比秃了好看,还能自我安慰。

这些带着微微卷卷的小毛毛,日后就看不到了,明萱只能有机会就多摸两把,甚至还想着回头多画几幅画,存着怀念。

不知道姨母心中的念想,胤礽很舒服的睡了一觉,然后到了时间,就被叫醒,吃了明萱让人卡着时间送来的馄饨跟小包子,跟明萱玩闹了最后一会儿,才高高兴兴的回去读书。

“太子爷,奴才抱你。”除了永寿宫,小顺子低眉哈腰道。

胤礽撇他一眼,开口道:“不用,腰挺直,眼睛别乱转,莫给孤丢人。”

姨母说用完膳一刻钟之后,要动一动,对身体好。

方才他跟姨母玩闹了一会儿,应该有一刻钟,现在应走回去读书才对。

小太子几乎每日都回来永寿宫,永寿宫虽不得盛宠,可从没人敢轻视。

更不要提钮祜禄庶妃寿宴之后,她的美貌众人还是知道的,一些身份低微的,甚至想找机会过来依附。

只是明萱是出了名的不爱出来转悠,这才让人一直找不到搭讪恭维的机会。

“我们家主子原是要亲自过来拜访感谢的,但是您也知道她那个身子,刚坐上胎,不敢有半点儿懈怠,这不?就让奴婢过来给您先送些礼。”身份低微的不敢轻易上门讨嫌弃,但是钮祜禄庶妃,却没什么障碍,直接就派人过来了。

来人是钮祜禄庶妃身边的大宫女春香,她一进来,行礼之后,就从袖子里掏出一个匣子打开放在桌子上,然后满脸笑意的小嘴嘚吧嘚吧的说着。

明萱看着匣子里那只晶莹剔透,绿的透凉,一看就知道绝非凡品的玉镯。

连忙摆摆手道:“钮祜禄姐姐怎么这般客气,这么重的礼我可不敢收,我就是个粗人,什么玉镯子、翡翠镯子一个都不敢带,劳烦你给姐姐带回去,就说不用客气,我只是顺手而已。”

“赫舍里庶妃就是客气,我家主子说您心善是皇上都夸了的,你觉得不过顺手拉了一把,但是确是救了我们主子跟小主子的命,这份恩情,咱们怎么也不能轻易放下。”小丫头最挺利索,说完就行礼告辞,不给明萱任何继续拒绝的机会。

明萱往上吹一口气,把刘海吹到一边,看着桌子上的镯子,只觉得烫手的很。

钮祜禄氏送一只镯子给自己,并非一对,意欲相交……往深里想,就是想结盟。

可明萱凭什么跟她结盟啊?

她一不想得宠,而对皇后位子没什么想法,左右明年大封后宫,自己最差也是个嫔,一宫主位,够了!

“你把这个给你汗阿玛带回去,让他还给钮祜禄庶妃。”等太子上完学,又过来的时候,明萱直接连匣子一起塞给他。

之前去钮祜禄庶妃的生辰宴,只是看在她是未来领导的份儿上,如今她这个领导未必当得上。明…萱才不想本末倒置,失了如今的好日子。

胤礽不在意的把匣子扔给平嬷嬷,皱眉道:“什么东西?”

“一只镯子,贵重着呢!你当心点儿。”明萱看着有些心跳加速,这镯子可非凡品啊?

结果就这么被随意丢了,若非平嬷嬷手快,摔碎了,回头自己能赔得起吗?

胤礽拉着明萱的手见她胳膊上什么首饰都没有,皱了眉头道:“什么好东西……值得你……这样担心?过几个月……孤给你……几个好的。”

年底选贡品自己今年应该能选三件了,给姨母选两套最好的首饰便是了。

想到姨母空荡荡的库房,还有经常不变的这几件首饰。胤礽就忍不住暗叹,姨母还是穷啊!

她不要自己手上皇额娘的东西,也不要自己拿汗阿玛私库里的东西,自己只能慢慢给她攒了。

“好感动!”明萱弯腰双手捧着小太子的脸,亲了一口道:“你怎么就这么贴心呢?”

这霸总的范儿,光滑细腻的漂亮小脸儿,没有丝毫的油腻,看着人就心情愉悦。

胤礽咧嘴一笑道:“孤日后会……给你许多……好东西,不让你……眼馋别人的。”

明萱连连点头,她感觉自己提前过上了高品质的养老生活,简直是太棒了!

开心之余,明萱就觉得要对胤礽更好一些,他平日有挑食的习惯,明萱就让他一定要吃鸡蛋,喝牛奶。

还提供了好几个除腥的法子给御膳房,让他们研究。

争取自己也早日喝上醇厚香甜的牛奶。

不经过处理的牛奶腥气过大,明萱只喝农场的,但是鸡蛋,可是纯天然走地鸡,每天都要跟春妮乌兰一人吃一两个。也让胤礽每天吃一个。

“看这鸡蛋,奴婢就想起朝阳庵那黑心的师傅,两文非要五文……”乌兰剥着蛋壳,感慨。

于是小太子又有疑问了?

回到乾清宫,把匣子给了汗阿玛,胤礽就托着下巴坐在康熙对面,道:“保成能提前……选今年的……贡品吗?”

“今年的还没供上来,要选只能选去年剩下的。”康熙打开匣子,看了一眼,就合上之后,道。

胤礽叹口气,道:“去年就去年的……”

看着儿子为难的模样,康熙笑问:“保成你有什么想要的吗?”

自己的私库原本胤礽可以随便去的,可如今他给自己定下规矩,康熙既心疼又好笑,不想委屈儿子,又道:“若是你有个理由,汗阿玛就多赏你去逛逛几次。”

“那倒不用。”胤礽摇摇头,道:“姨母说过,送人送礼……不能拿别人的……东西……充当自己的,这样不好。”

“你要给她送礼?”康熙有些酸楚道,保成如今满脑子都是他姨母。

胤礽抬头看着汗阿玛,皱眉道:“姨母没有……什么首饰,手上光秃秃……的,一个好镯子……都没有,头上簪子……老是那几只,保成想给她……挑两件。”

康熙一顿,自己的女人这么穷,被自己儿子同情了?可自己很大方啊?永寿宫的份例一直是没有水分的。

“嫔位的份例不少了。”康熙解释道:“每个月内务府都回去给她送首饰衣服。”

“别的娘娘……有娘家送,姨母……没有。”胤礽摇头道。

康熙反驳道:“那是她带了两箱金子入宫,把箱子占满了。”

赫舍里家给了她三万两压箱银,她换成金子全带了进来,谁知道她入宫之后,一点儿也不花?

内务府提前给她备好的首饰,只要银子到位,甚至都是都没人敢从中捞一笔,结果她根本没去换。

胤礽眨眨眼睛,歪着头,疑惑道:“姨母很富裕?”

“不穷!”康熙直言道。

胤礽困惑了……姨母富贵吗?那她为什么什么都没有?

“十两银子,宫外百姓……全家可用一年,他们吃什么?也吃鸡子,喝牛乳吗?”胤礽想不通,这时候梁九功端了温热的牛乳进来,胤礽深吸一口气,一口闷下,郁闷问。

康熙之前跟儿子说过自己的理想,又是有生之年百姓能有稠粥果腹,但是没有细说,于是今日刚好有机会,便又细细说起来。

胤礽这才知道,并不是每个女人都会有许多的首饰,不是每个孩子都能吃鸡子喝牛乳这些姨母说养身子的东西……

自己吃腻的,甚至不先吃的东西,却是百姓们很多人一辈子都尝不了一口的美食。

“汗阿玛,两文钱很多吗?姨母说,一两银子……是一千文。那么,问题来了,那么十两银子……一万文,为什么他们……会吃不起……两文钱的鸡子?”胤礽觉得一万文是很多很多的,拿他们为什么不吃呢?

康熙纳闷道:“谁告诉你鸡子是两文钱?”

胤礽嘟嘴道:“乌兰姐姐说的,她说她们……在朝阳庵的时候,姨母想……吃鸡子,庵里师傅——吃素不吃荤,采买的师傅……黑心,帮她们带,两文一个的鸡子,收了五文。”

两文?五文?

为什么朕吃的是三百文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