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清穿之咸鱼贵妃养崽记 > 第29章 吃不起(第二更捉虫)
 
三百文?

不!

皇庄上的管事告诉康熙, 三百文是去年的价,今年是五百文。

康熙差点儿没站稳,百姓两文一枚, 有时候还可以三文两枚的鸡子, 自己吃,三百文都不够,如今居然要五百文?

凭什么百姓们五百文能买二百五十枚蛋,自己才能买一枚?

“回皇上的话, 供奉陛下的蛋,并非寻常的鸡蛋。”管事看着康熙的脸色,心中一紧, 连忙解释道:“供奉宫里的鸡蛋都是云英参子。”

“何为云英参子?”康熙压着火,质问。

“回皇上的话, 云英取自云英未嫁之意。鸡子孵成雏鸡之后,选出品相好的雌鸡,单独精心照料,期间不能跟任何的雄鸡接触, 这样的雌鸡所出的前十个鸡子为云英子, 参为人生,选长白山十到三十年的崽参,加上每日最新鲜之泉水以及白菜菜心, 精细白米小米,喂养出来的才能是给公里供奉的云英参子。”管事的跪在地上, 恭敬的讲解。

康熙愣了, 一枚鸡子, 居然这么多讲究?

胤礽听得迷迷糊糊, 姨母不是说母鸡吃虫子长得最好吗?怎么自家的鸡不吃虫呀?

还有?

胤礽脸一变, 突然紧张叫道:“快叫太医……”

“保成你叫太医做什么?”康熙听到爱子的叫声,连忙回头,关切道:“你那里不妥当?”

“不是,不是……上次孙太医……说,参勿乱用。”胤礽咬咬唇,用极低的声音在康熙耳边道:“姨母……喜食鸡子,但她虚不受补,不能用参。给她瞧瞧……”

康熙第一次踏入永寿宫,明萱都惊呆了,只来得及在宽松的里衣上面穿好旗袍,刚梳好头发,康熙就带着梁九功跟太子大踏步的走进来。

“五百文?”

“我一年俸禄供不起我自己吃蛋?”

“这不可能,绝不可能!”

……

等康熙说了缘由之后,明萱直接傻眼了,吓的声音都劈叉了,甚至顾不上规矩,直接我来我去的。

康熙连忙捂住太子的耳朵,等她平静。

“皇上,这鸡是吃金子还是银子?别是传说中傻逼唬人说什么山泉人参蛋的吧?”明萱怎么能平静,一脸的怀疑人生。

入宫之后,她每天都要吃两个蛋,偶尔还想吃个炖蛋炒蛋茶叶蛋什么的,而且还跟身边人吃,更甚至整个永寿宫她都给分过鸡蛋……

原以为不花什么钱财,给出去还能收买人心,现在看来,自己就是个傻子?一两银子两个的蛋随便送?

按这样算下来,永寿宫每日光是蛋都得将近十两银子,自从正月十六入宫至今二百余天,永寿宫光是蛋就用了两千两?

两千两……她十年的俸禄?

十年啊?

十年不吃不喝才能攒下两千两,被她几个月吃完了?

眼泪真的就不争气的留了下来,止不住的那种。

就是春妮跟乌兰两人也吓傻了,主子说鸡子一日吃一两个最好,几文钱的玩意儿,谁也没在意,但谁能想到她们一天就吃掉一两银子?

一两银子,两人一个月的供奉,再想想进宫后吃的,两人都忍不住瑟瑟发抖。

明萱太伤心了,身体也软了,站不起来了,她这一生再也不能正视鸡蛋了。

她成为了一个穿越后连鸡蛋都吃不起的嫔妃,还有什么脸养滚滚?

看人都被吓成这样了,康熙松开捂着儿子耳朵的手,胤礽直接冲过去,抱着明萱,道:“孤有银子,给你吃鸡子。你别哭呀!”

“呜呜……我居然连鸡蛋都吃不起了?”明萱抱着胤礽,伤心欲绝道。这以后她还敢吃鸡蛋吗?

康熙好气又好笑,看她哭的鼻涕眼泪流的毫无形象,便见她傻乎乎的还知道不能浪费,道:“朕还能供不起朕的女人吃个鸡子?又没让你掏银子,别丢人了,快起来。”

明萱流着泪,可怜巴巴的看着康熙,第一次觉得他挺大方的,一点儿都不抠门了。

康熙微微扭过头,同样都是美人儿,表妹落地的时候是大珠小珠落玉盘,美人落泪,惹人怜惜。面前这个是鼻涕眼泪齐下,不忍直视,这差别,也太大了吧?

等到明萱终于平静下来,众人扶她坐好之后,康熙问:“你方才说什么山泉人参蛋?”

至于前面那几个字,康熙觉得粗鄙,说不出口。

明萱吸吸鼻子,红着眼睛道:“回皇上的话,那是养鸡的人的噱头,其实都是骗人的玩意儿。没脑子的人总爱上当。”

康熙眯着眼睛,脸色一黑,咬牙道:“说仔细一些。”

明萱轻叹道:“皇上您出去打听呀?就是总有人欺负普通百姓没见识,把鸡子说圣药,什么晨间山泉,没有杂陈?什么鸡吃的是几十年的人参?也不怕爆体而亡?都是不长脑子傻逼,人参那玩意儿能随便乱吃吗?老人孩子更得慎之重之,奴婢敢保证给一只母鸡塞一根不是二十年,就是十年的人参,它也就没了,好好的人都受不了,鸡能受得起?”

说到这里,明萱停顿了一下,有些难过道:“朝阳庵有个小姑娘,家里弟弟生了重病,没钱医治,听人说吃人参蛋能养人治病,然后小姑娘就被二两银子卖了,她弟弟吃了蛋,不照样没活成?可见这就是骗人的玩意儿。”

想到那个小姑娘说起这个,还遗憾的说自己不值钱,若是能多卖些钱,弟弟就能救回来,明萱就好气。

于是提议道:“皇上您若还是不信,就找两个体弱之人,一个吃普通鸡蛋,一个吃那啥人参蛋……吃他个半个月,看看吃人参蛋的会不会上天?”

慷慨激昂说到这里,明萱伸手端了茶碗喝了一口之后,突然呛住了。

惊天动地的咳嗽之后,掐着脖子,扭头看着胤礽,浑身又颤抖起来,不可思议道:“殿下,咱们往日吃的什么蛋?那么贵?”

“云英参子。”胤礽懵懵道,姨母说人参鸡子是骗人的,那宫里的就是这个,这是什么情况?

明萱看看胤礽,再看看康熙,在扭头环顾四周,两眼一翻,晕了!

她刚才说什么来着?

没脑子?

没见识?

是不长脑子的傻逼?

她脖子上的脑袋还会留多久?

这残酷的事实让她如何面对?

此时不溜,更待何时?

明萱两眼一闭,就进了农场冷静。

看到明萱一下子就软下来,没了知觉。康熙忙一把捞住,抱着她让孙太医给看看。

胤礽也一下子坐起来,站到跟前,紧张的看着孙太医。

孙太医能诊断出明萱受惊过度,但是怎么看怎么觉得脉象不像是晕倒了?

可人确实晕了,孙太医只能先说出受惊过度的话。

康熙把明萱抱到床上,帮她盖上被子,让孙太医开了药方,煎药过来。

康熙的脑子有些木,什么云英子?什么云英参子?什么人参蛋?

夹杂在一起,让他忍不住阴谋论。

他封了在场人的口,不许传出去,然后拉了不愿离开的胤礽离开。

明萱醒来的时候,得知自己逃过一劫,很是松了口气,喝了一大碗安神汤药之后,对春妮道:“短期内,别让我看到蛋。”

春妮也是心有余悸的点点头,别说主子了,她也吃不下去了。

主仆二人相视一看,都看到了彼此惨白的脸。

“这安神汤还有的话,你也喝一碗,压压惊。”明萱轻声道,果然自己还是穷人的命,听到五百文的鸡蛋,再也不敢碰了,真是太难了!

宫里为了防止主子不爱喝药,一般的药都会煎三份儿,春妮给门口同样被惊吓的乌兰也端了一碗,自己就把剩下的喝了。

“主子,您说,皇上是不是……”被人骗了啊?

春妮想想都觉得不可思议,五百文一枚蛋,关键是她也没吃出有什么不同,且个头还比外面吃的小。皇上的脸黑成那样,还没惩罚主子,是不是主子说对了?

天底下还有敢骗皇上的人?春妮削尖脑袋都想不明白,怎么会有人这么大胆?

明萱叹口气,叮嘱道:“别说这个,宫里头呢!”

春妮坐在明萱床边的地上,欲言又止,好一会儿才道:“主子你不喜争抢,不爱惹事儿这本没什么错。就是咱们一辈子都窝在永寿宫,过不得宠的小日子也挺好,但是……”

“但是什么?”明萱懒洋洋问。

春妮咬着唇,低声道:“但是日后太子年长了,不入后宫,您又不得宠,会不会连口顺口的都没有?”

一个鸡蛋五百文,那主子想吃个鱼呀肉呀?是不是更贵?

明萱轻叹一口气,幽幽道:“后宫如今乱着呢!保不齐很快就封后封妃了。皇上封了我做庶妃,日后最差也是个嫔,咱们省着点儿,总是能把日子过下去。何苦跟斗鸡眼似的,光盯着皇上呢?”

春妮一想也是,帮明萱掖掖被子,轻笑道:“您呀!这张嘴,比奴婢还损。”

明萱显然想到之前她说康熙的话,哀叹一声。

康熙离开永寿宫的时候,心中带火,是真气!

不过不是气明萱,明萱在他心中就是个心软的傻丫头,一时口无遮拦,也不是针对自己,而是她真的觉得这事儿不靠谱。

可自己就真的被糊弄了。

孙太医也说了,所谓云英参子的药效一半,微乎其微,并未在庶妃体内造成影响。

言外之意,也就是认同明萱说的话,这事儿是骗人的。

康熙气的在乾清宫踱步,之前因为太子生病之事,他刚清理了后宫,如今三藩正是要紧的时候,不好大动干戈,所以这气他还得受着。

越想越憋屈。

胤礽还拽着巡逻的曹寅说要养鸡,他想看小鸡吃不吃虫子。

曹寅不明所以,一口气答应了下来。

傍晚,佟佳氏借口身子不舒服把康熙找过去。

康熙本不想去,但是想到在战场的舅父,还是过去了。

不过,却看到了在恭敬打帘子的乌雅氏。

一肚子的气没地儿发,一直憋到现在,看到乌雅氏,就想到她做膳房总管的祖父。

停顿了一下,乌雅氏看到康熙的一瞬间红着脸不小心松了手里的门帘。

就在门帘轻拂脸的一瞬间,康熙一脚踹了上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