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清穿之咸鱼贵妃养崽记 > 第30章 葡萄盖奶(第一更)
 
乌雅氏‘哎呦’一声, 就被踹到在地,刚好撞到后面的博古架上。

博古架也被她重重的撞到了……

噼里啪啦一阵作响之后,场面一阵狼藉, 所有的宫人吓得赶紧都跪在地上瑟瑟发抖。

康熙也有些傻眼,他虽为了解气, 可乌雅氏到底是女人, 还是自己的女人,他虽气也是卸了大半儿的力道呀?

难道继鸡子之后,博古架也是偷工减料,这么不结实了吗?或者他的武力突飞猛进?

一阵阴谋论之后, 看着面前的惨状, 康熙扶着额头, 有些头疼。

乌雅氏怎么也没想到, 对她素来温柔体贴,常在庶妃娘娘面前对她诸多维护的皇上, 会踹她?

但是还是下意识的夸大了惨状,她知道怎么避免受伤,让男人心疼。

在撞上博古架的时候, 换个角度,顺便加大了力道。

然后一脸痛苦的抬头看着皇上,却没有人设声音,眼泪也似乎是不经意的滑落,看着好不可怜。

“这是怎么了?”听到声响, 佟佳氏从里面出来,看到凄惨中还带着娇美的乌雅氏, 立马就红了眼睛看着康熙道:“表哥你这是做什么?作何在我宫中发火?”

康熙深吸一口气, 伸手帮她把脸上的泪珠擦掉, 一个两个哭的都这么好看?

让他想起那个全无形象心疼银子的蠢丫头。

对比之下,总感觉哪里怪怪的?

“帘子碰了眼睛,朕……一时没注意。乌雅氏,你回去歇着吧!等好了再回来侍奉。”康熙淡淡说完,就不多看她一眼。

而是拉着佟佳氏,柔声安慰道:“行了,别哭了,再哭可就不好看了。旧的不去新的不来,朕回头给你亲自重新置办一套更好的。”

乌雅氏被人扶起的时候,就是看到皇上在那里柔声哄着庶妃,心里一阵的刺痛,只因为自己身份低微,所以哪怕自己受如此重伤也没有庶妃的一滴眼泪,来的重要?

“这可是表哥你说的,到时候可别舍不得?”佟佳氏顺势依偎在康熙怀中,余光看到乌雅氏被人抬下去,挥手让其他人出去,唇角微扬,嘟嘴好奇问:“赫舍里妹妹怎么了?怎么听说表哥你带了太医过去。”

“问这个做什么?”康熙皱眉道:“朕的行踪以后莫打听。”

这会儿康熙根本没有任何心思来管女人争风吃醋这点儿事。

“是!妾知道了。”佟佳氏脸上的笑意一顿,一把推开康熙,行礼恭敬道。往日她也这么做,表哥都会哄她,佟佳氏心中很肯定。

康熙往日吃她这一套,这次却没有说话,更没哄她,就这么看着她行礼,却没有叫起。脸上的笑意也收敛了。

佟佳氏脸都白了,不知道自己究竟做错了什么?

为何表哥要这样待她?

往日里比这更不规矩的事情又不是没做过?

难道赫舍里氏就那么重要?

良久,在佟佳氏腿都打颤了,康熙才道:“窥探帝踪?表妹,朕不可能事事都顺着你。你若还是想不通,就不该进宫。”

佟佳氏咬着唇,恭恭敬敬的送走了康熙,一下子瘫软在软塌之上。

泪珠这次真的再也控制不住了,窥探帝踪?说出去可是能治自己死罪的话。

不该进宫?是谁说自己生来就是他的女人的?这会儿却说不该进宫?怎么不说她就不该活着呢?

这是什么意思?表哥他真的不是从前的表哥了。

她不过是看到钮祜禄氏怀孕,心中伤感,想借机看看自己能否做皇后?

所以要了大公主抚养,谁曾想他刚答应,转眼就给自己没脸,在自己宫中宠幸了自己的宫女。

结果现在又莫名给自己脸色看,只因为一个不得宠的赫舍里氏,不过赫舍里氏真的不得宠吗?

佟佳氏想到她那张脸,就产生了疑问。

从承乾宫出来,康熙心情依旧烦躁,伸脚就往一颗脚腕粗细树上狠狠的踹了上去……

好疼!

树不粗,却震的康熙后退了好几步,才在梁九功的搀扶下勉强稳住。

单脚站立,康熙看着面前晃了晃,又挺直的树,有些遗憾,原来自己没有变成突然武力大增啊!

突然想起方才乌雅氏的摔倒,摔到之后那个令人心疼的表情,还以姿态。

心中对她刚升起的一点儿怜惜,瞬间消散了。

小小年纪,就如此攻于心计,乌雅家看来所图不小啊?

只是那个鼻涕眼泪毫无形象的真性情脸,再次出现在脑海中,康熙猛地摇摇头,只觉有碍瞻观。

“唉!”最终,脚上的疼痛缓解,康熙深深的叹口气,回了乾清宫。

皇庄上的管事跟内务府的采办聚在一起讨论了,皇上突然问起鸡子价格的事情,都也觉得有些不妙,但是也没有太心虚。

他们扫尾做得很好,鸡就是云英鸡,也确确实实给喂了人参须,其实也不是不想喂真的人参,毕竟内务府层层叠叠,都是有所关联,太医院用不了,放的时日久了的人参多得是。

但是这鸡受不住,便是能受住,也不会再产鸡子。

“这皇上是什么意思?”说实话内务府采办是的油水极厚的差事,若非家里实力不小,他未必能坐稳。听说是太子提了意见,皱着眉头,叫来了凌普。

凌普脸顿时一黑,太子是他们全家全族的希望,顿时直接骂道:“你们这些糟心的混账玩意儿,太子年幼,不得大补,你们给他吃参子?太子若有个好歹,我定是要跟你们拼命的。咱们谁都别想活。”

管事儿顿时就黑了脸,一脸不善的看着凌普怒喝道:“就你凌普是个忠心的,咱们都是佞臣奸人?谁家里不是一家子要养,单凭管事儿的几两银子,能撑起整个家?自古一来皆是如此,皇家的供奉就是要比常人好上数倍,否则你以为咱们给皇上吃百姓的食物,还能好端端的活着?”

说到这里更是气愤道:“参鸡子你又不是没吃过,就是比普通鸡子口味更好,否则那永寿宫那位一日能吃十几个?也不是活的好好的吗?”

凌普深吸一口气,他是关心则乱,顺着对方思维一想。

永寿宫的赫舍里氏日日不离鸡子,确实活的好好的,入宫这么长时间,除了平安脉,也没请过几次太医,可见这参鸡子确实是好的。

这才熄了火,拱拱手道:“事关太子,不由得我不生气。既然太子无恙,我在这里给哥哥赔个不是,对不住了。”

“说开了就好,咱们还是兄弟。”对方也含笑回道,此事看似就此揭过。

说到这里,几人又说起事情的后续问题。

“先看看,看看后宫,特别是永寿宫日后鸡子供应是否如常,再看看皇上的反应。皇上怎么可能缺这几个银子?给下面好生说说,这几年,鸡子就别加价了。”

商量了一番,凌普因为凌嬷嬷近些日没有回家,不太清楚太子跟前的事情。

最终他们决定静观其变,不行就推几个替死鬼出去。

“怎么会有这个?”明萱次日醒来,在看到满桌子的鸡蛋膳食,有些纳闷儿道。

春妮浑身抖了抖,道:“昨儿个夜里,御前梁公公身边的小林子专门过来说了,让您日后鸡子照旧吃。今儿个这是皇上‘听说’您爱吃鸡子,御赐的。”

明萱夜里睡得早,她习惯每天去农场坐一会儿,那是她的独享空间,未必劳作,但是只有在那里,她才能感到真正的宁静,但是睡前曾听说皇上去了承乾宫。

没想到后来还有自己的事情?康熙到底在搞什么?

“皇上可真有钱啊!”明萱欲哭无泪的看着满桌子的蛋蛋,不管做的再好吃,她都没有丝毫的食欲。

不是吃不了贵的东西,像那个什么豆芽塞肉,再贵一些,明萱也是吃得下的,毕竟那可是功夫菜,但是……鸡蛋……明知贵了几百倍,还要吃,她就觉得心塞了。

昨天在康熙面前虽然是夸张,也有些借鉴娜布其偶尔无赖的样子,但那些话是她发自肺腑的。

明知是坑,还要往里跳,明萱真的挺佩服康熙的忍耐力。

不过也为幕后这些人感到悲哀,一个压抑的帝王的愤怒,届时也不知需要多少血液来平复?

“听说昨儿那个乌雅氏伺候的不周到,被皇上踹了一觉。”明萱起身之后,正在洗脸,春妮在背后道。

明萱一顿,不顾满脸的水,扭头不可思议道:“皇上还会打女人?不对,承乾宫人的口风这么这么松?”

“还不是佟佳庶妃不喜欢这个乌雅氏,乐得看她笑话。不过听说皇上是无意的,乌雅氏打帘子的时候手不稳,帘子刮到皇上眼睛了。”春妮看不下去,拿了帕子帮明萱擦脸,解释道:“今日一早皇上还给送了膏药,让她好好歇着。”

昨儿个踢人,今儿个才给送药?不是乌雅氏美到令皇上后悔,就是另有所图。

明萱撇撇嘴,继续拿小刷子蘸着牙粉刷牙,不做评价。

洗漱之后,明萱在看着满桌子的鸡蛋大餐,也有了些食欲,毕竟不管怎样?御膳房师傅们的手艺还是值得称颂的。

可……明萱还是高估了自己,鸡蛋这东西,吃一个两个那是习惯,吃几口炒蛋,吃一碗儿肉末炖蛋,再吃几个鸡蛋饺子,喝了两口半碗儿粥,她就饱了。

“皇上有没有说,永寿宫一天多少鸡蛋的份额啊?”吃饱之后,看着没太多变化的膳食,明萱扭头问。

春妮道:“小林子只说照旧,应该是……十几个吧?主子,可奴婢吃不下。”

“那行,你一会儿传午膳的时候,就给御膳房说,晚膳不要鸡子,一股脑全是这个,吃的人腻歪。日后我再想想这要怎么吃?”明萱揉揉额头,说完就让春妮把这些拿出去分了。

她一个后宫的闲人,也管不了太多,皇上让吃,她就得吃,可这要怎么吃,就是一个学问了。

毕竟才在康熙面前闹了那么一场,若是还跟以前一样,人设都稳不住了。

宫里头最忌讳两副面孔了,明萱叹口气,知道还真的折腾一场,就有些心塞。就不能让她安安静静在永寿宫里摊着吗?

鸡蛋可以做很多,明萱第一个就想到了蛋糕。

纯粹的鸡蛋糕并不能让明萱缓解心中的郁闷,她决定要搞就告发大的。借着小太子要召伴读,明萱决定把奶油蛋糕给搞出来。

为此明萱还专门去了一趟御膳房,趾高气昂的胡乱吩咐了一通。

“庶妃跟鸡蛋杠上了,甚至亲自去了御膳房。”梁九功不太明白皇上心中所想,只是比往日更加小心谨慎了许多,也不敢随意跟其他人搭话。

康熙扬扬眉,叹道:“让她折腾吧!她那点儿心眼儿子,瞒不住人,不折腾估计也吃不下去。”

“赫舍里氏似乎快过生辰了?”康熙说完,突然一愣,开口道。

他隐约记得就是十年选秀的时候,皇后替妹妹求了免选,说她实岁还差一两个月才到选秀的年纪。

梁九功连忙恭敬道:“八月十三,正是庶妃娘娘的生辰。”

“回头帮朕记住,给她送几副首饰过去,别寒酸到太子都看不下去。”康熙揉揉头,想到那日太子想要贡品,突然被打断的事情,摇头道。

梁九功连忙应了下来。永寿宫庶妃看似不得宠,但是梁九功却不觉得,皇上对她的印象很好,哪怕经常骂她愚笨痴傻?

甚至还记得对方的生辰,这更是旁人没有的殊荣。

最令梁九功震撼的是,皇上对永寿宫庶妃很信任,放心她教导太子。

就凭这最后一条,梁九功就对永寿宫一直保持恭敬。

明萱要的奶油是要用三只筷子打到倒扣不流,累的御膳房的帮厨们胳膊都抬不起来结果她还不满意。却不知她要这个做什么?

要的淡奶还是要蒸馏过的,甚至还要还要求奶油的花色。

还要那种进贡上来酸到倒牙的什么柠檬,以及白糖还非要往面粉的细度继续撵磨。

面粉也要蒸过……大豆跟牛奶做什么粉。

这一切在御膳房看来就是瞎折腾,殊不知明萱原以为很简单的事情,毕竟她曾经照着视频自制过蛋糕。

可人跟人不一样,穿越这么些年,好多步骤她都忘掉了,回忆的脑子都疼了。

“你在做什么?”御膳房是娜布其被禁止踏足的地方,她只能找上明萱问。

明萱叹口气,土豪是不能能理解她的,于是道:“就是想给太子做几个新奇的小点心,但是看过的书都没用,只能胡乱摸索。”

“还缺什么?我让人去给你弄。到时候你分我一碟子点心就够了。”既然是吃的,娜布其觉得这么折腾瞎来的未必不好吃,于是兴奋道。

“算了。我先让人调几杯好喝的给太皇太后送过去,你帮我找些新鲜的水果,黄桃、葡萄之类的就行。”淡奶折腾出来了,很多好喝的都可以搞了。不行先烤几个鸡蛋糕过去。

而且她也累了,搞些好喝的犒赏一下自己。自己果然不适合折腾,咸鱼躺才是她最适合的路线。

娜布其先是看了正在啃果子的滚滚一眼,怀疑道:“是不是你的滚滚缺果子吃了?”

明萱眯着眼睛,讽刺道:“到时候你别喝!”

“别呀!我给你弄,要多少有多少。”娜布其连忙说完就笑嘻嘻跑了,她不缺钱,想弄什么很方便。

折腾了御膳房好几天,明萱终于让开炉了,蒸了一炉香气扑鼻的蛋糕,趁热就送去的慈宁宫。

“傻丫头,心里的火下去了没?”太皇太后看到明萱,还挺高兴,拉着她的手,关切道。

如果没有见过她发火,明萱会一直以为这就是一个慈爱的老太太,可如今不行了。这老太太发起火来,会死人的。

明萱只能略带苦恼道:“奴婢也没什么见识,就是心里不大舒坦,又不敢坏了皇上大事儿,就只能下折腾了。”

太皇太后叹口气,拍拍她的手,幽幽道:“这世间不如意之事十之八九,你也说过别因为别人的错误,影响自己。女人呀!糊涂些,才能过得好。”

被奴才骗,被奴才坑,太皇太后也不能不气,只是……现在宫中不好有太多动荡,前朝本就不稳,后宫若在添乱,就真的乱了套了。

皇上都要忍,她们更得忍。

“您说的是,所以您尝尝我的小点心,以前不知道那本书上看过的,说是西洋人都这么吃。”明萱含笑将点心送过来。

太皇太后很给面子的尝了一口,绵软细腻,再配上带着微酸的葡萄奶盖,全新的体验,但是太皇太后却挺喜欢的,太皇太后便笑道:“你这小脑袋瓜怎么想的?这么折腾下来,还怪好吃的。”

“什么怪好吃的?”康熙带着太子从外面走进来,笑道。

明萱赶紧低下头,默默的翻了个大白眼。

康熙坐下之后,苏麻喇姑就给他端了一杯盖奶的石榴汁,康熙喝了一口,甜兮兮的,放到一边道:“有些腻了。”

“好喝!”胤礽却眉开眼笑道。石榴汁好喝,葡萄汁也好喝。

“这样挺好,心里不舒服的时候,折腾奴才,比折腾自己好。”等殿中没有多余的人之后,太皇太后看着康熙在那里吃鸡蛋糕,扭头对明萱道。

明萱刚说了感激的话,余光就注意到胤礽喝了好几碗果汁之后,还吃了两块蛋糕,正准备往第三块动手。

“殿下年幼,应少用些糖,糖吃多了不好。”明萱连忙阻止道。

胤礽闻着空气中的香气,有些羞恼的点点头。

“你不是给孤,做的吗?”红着脸,胤礽看着汗阿玛还在吃,就拽着明萱道。

明萱看看太皇太后,见她正在跟康熙说话,就低头道:“给殿下做的,您也要少吃,过了中秋,您的伴读就要入宫了,到时候更好吃的就做好了。”

说完还对胤礽眨眨眼睛。

胤礽咧嘴一笑,使劲点点头。

“你既是喜欢西洋点心,朕回头让人给你送几本书。”康熙下朝之后就过来了,肚子饿着,所以多吃了两块糕点之后,擦着嘴道。

明萱愣了愣,谢恩之后,问:“那有种子吗?”

如果有,她就能混一两颗苹果种子,滚滚的苹果园就有早日实现的一日。

康熙随意的点点头,这不是什么大事儿。

康熙走的时候,把胤礽留下了,太皇太后又要休息,明萱就带了胤礽回永寿宫。

“这个给你,省的你老馋,别人的。”刚到永寿宫,胤礽就从平嬷嬷手里接过一个匣子,随意递给明萱。

明萱一顿,看着他通红的耳朵,还要装作不在意的模样,心中一阵甜蜜,将人抱起来亲了一口,才打开匣子。

一对儿碧玺带十八子手串,曾经在故宫游玩的时候,明萱见过。也曾在嫡额娘手里见过,但都没有面前这个令她觉得震撼,不管是做工,还是配色,都让明萱一眼就喜欢上了。

“你戴这个好看。”胤礽觉得绿色的没有粉色的好看,他记得宫里的宫女都喜欢粉粉嫩嫩的颜色,伸手将串子带到明萱手上,得意道。

前世今生人生第一次收到这么名贵的首饰,居然还是个小家伙?心中顿时有种说不出的感动。

明萱蹲下来,抱着胤礽,认真道:“谢谢啊!我真的很高兴,还没人给我送过这么好的首饰呢?”

胤礽仰着头,不在意道:“这有什么?日后,给你更好的。”

“这个就很好了,我能戴一辈子。”明萱信誓旦旦道。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