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清穿之咸鱼贵妃养崽记 > 第34章 人彘姑娘(一更)
 
一时之间, 明萱有些不明白这是褒义还是贬义,她感觉自己似乎要重新定义这几个词语了。

“你遇见了谁?”明萱有些艰难的问。

娜布其摇摇头,苦恼道:“我不知道, 我就看到他跟人打架,好有气势,感觉跟他在一起一定很有意思。而且……他那么强壮,被我抽几鞭子应该没事儿的, 跟他打架一定很过瘾。”

……

明萱不太理解这位姑娘的审美跟爱好, 觉得三观遭受了极大的重创。

即便这么多年过来,她已经见过许多毁三观的事情, 但是这种的找着干架的,她还是第一次看到,于是沉默了。

娜布其叹口气, 有些悲伤道:“我怎么就被皇上表哥看中了呢?你说他, 见我小时候白白嫩嫩就喜欢,然后就应下这桩亲事,如今我长大了, 他又不愿意,我想生个孩子他都不愿意跟我睡觉。”

明萱默默的拿起一旁的茶碗, 猛灌了一口, 压压惊。自己还是个宝宝, 不适合总听睡来睡去的事情。

“要是没有被皇上表哥看中, 我至于向现在这么难吗?不能骑马, 不能甩鞭子, 连打架都没人肯跟我打, 吃饭都得控制, 可结果呢?”娜布其有些双手托腮, 气愤道:“他自己后悔了,连睡觉都不愿意跟我睡,不跟我睡,我怎么生姑娘?”

娜布其完全不觉得自己的要求过分,这婚事又不是自己求来的,她都乖乖入宫了,结果不给自己睡觉,是什么意思?

明萱充满同情的看着这个姑娘,在宫里头想不通,不管是不是指望圣恩过日子,但凡想不通的,日子不好过呦!

“你又不知道他是谁?但是能在宫里还这么嚣张的,身份固然不低,宫中侍卫不是定亲就是成亲,即便你不是皇上的准嫔妃,也没啥指望。”明萱直截了当道,想要打消她心里的触动。

如今的人大都成亲早,自己若非当初皇后姐姐走得急,估计早就成亲嫁人了。

所以她从没想过在这个时代找什么真爱,身体那么不成熟,就要面临结婚生育。

她甚至早早就欣然接受了嫡额娘的赏赐——好几个漂亮又有野心的丫鬟,并非固宠,而是想要保护自己。甚至还寻思着前几年要不要装病,等想生孩子了,在来两发?

宫中侍卫分两种,一种是功勋子弟,一种是选拔上来的真才实学者,但能在宫中毫无顾忌跟人打架,这人身份必然就不一般。

“没指望就没指望,我阿姐嫁了三回,不照样过得好好的?我就是觉得他跟一般人不一样,又不是要做什么。”娜布其郁闷道。

她知道自己就是看上那个男人的嚣张跟不受拘束,以及粗壮的身体,让她想到了在草原的日子,自己也曾经这么肆意过。

明萱松了口气,看样子并非一见钟情,这还算可以描补。

她其实挺喜欢娜布其的,她说话直来直往,喜欢就是喜欢,讨厌就是讨厌,活的肆意且极具韧性。

没几个人能在经受了太皇太后那样残酷的减重之后,还能这么快恢复活力并且活的这么阳光的。

不难想象,如果是在她钟爱的草原上,她会有多么的肆意跟快乐。

但是……她是内定的皇帝的女人,一切的自由就与她无缘了。

娜布其双手托着下巴,叹道:“宫里太无聊了,皇上表哥迟迟不给我名分,那个佟佳氏每次见我都仰着头,一脸得意的叫我科尔沁格格。我觉得她的脑袋也不怎么聪明,宫里科尔沁格格可不止我一个呢!怪不得太皇太后跟皇太后都不怎么喜欢她。”

“佟佳庶妃确实不善交际。”明萱打哈哈道,佟佳氏身为跟康熙青梅竹马长大的表妹,对康熙据说用情极深。

情深不深明萱不知道,反正她也没见过康熙跟其他女人相处的场景,无从比较。

但是佟佳氏在宫中独来独往,没有接受任何依附的事情,大家还是知道的。

听说乌雅氏已经成为皇上的女人,如今依旧还是被她当做打帘子的宫女对待,就连夜里睡觉都是跟其他宫女一起睡大通铺。

乌雅氏的遭遇被宫中许多人同情,导致佟佳氏的风评有些不太好,明萱耸耸肩。

这些女人都是强人,孰是孰非谁能分的明白?听个乐子就好,莫要参与评价。

唯一可以肯定的是,康熙就是那个香饽饽。谁沾上?就会迎来一群虎视眈眈的嫉妒。

“不善交际?你们这些人,说话就说话,总是藏来藏去,你干脆就说她不喜欢别的女人不就得了?”娜布其摇摇头,径直道。

明萱看着明显那蔫儿了不少的小姑娘,有些同情的摸摸她的小辫子,不知道该怎么劝她。只能让人给她倒了一杯奶茶,让她舒缓郁气。

“我怎么就这么倒霉呢?”每每想到这里,娜布其就想回到从前,把那个据说白嫩愚蠢的自己狠狠抽一顿,没事儿对京城好奇什么?

“格格,奴婢打听出来了。”娜布其正在哀悼的时候,她身边那个从蒙古一起来的丫鬟进来,兴奋道:“方才那个侍卫叫佟佳隆科多,是皇上的表弟,佟佳庶妃的弟弟。”

明萱手中的茶碗儿一斜,直接倒了满身,隆科多?

……这是什么眼神?

娜布其听到对方叫隆科多的时候,也挺诧异,疑惑道:“跟佟佳庶妃一点儿都不像啊?他那么英俊。”

槽多无口,明萱已经无力吐槽,回房中换衣服的时候,娜布其已经带走了明萱桌子上所有的肉干跟点心离开了。

“佟佳庶妃家的公子成亲了吗现在。”被做成人彘那姑娘还……好吧?

刘嬷嬷突然开口道:“定亲了,佟佳公子跟族里二房老爷家的慧姐儿年幼时就定下了,佟佳福晋跟二老爷是嫡嫡亲的亲生兄妹,否则这桩亲事也落不到慧姐儿身上,当初皇上还跟皇后说这是一门好亲事呢!”

二房老爷?明萱隐约记得是一个放荡不羁爱自由喜欢美女的浪荡子。

因为过于浪荡,所以自家便宜阿玛不爱跟他交际,两府的接触就不多,她也没见过这个族妹。

只听过是个要强的姑娘,常管着二房老爷以及他的妾氏,评价很好。

不会这个就是传说中的那个被小妾残害的正室吧?

如今听着婆母还是亲姑姑,就这么看着自己的外甥女惨死?

明萱摇摇头,有些恍惚,她不想管闲事儿,慧姐儿婚事也不可能由自己决定,康熙都金口玉言了。

但是……明知她会死,还是那么凄惨屈辱的死法,心中难免有些触动。

明萱决定回头想办法提点一下索额图,约束一下二老爷,再给家里要出嫁的姑娘都弄两个武婢防身。

听着刘嬷嬷大赞这门亲事,明萱揉揉头,真的对如今的生活很满足。最起码,康熙他不是恋爱脑,不会宠幸某个嫔妃到嚣张跋扈的地步,宫中嫔妃也不敢明目张胆的行恶。

娜布其瞧上隆科多,明萱劝了两句,就不在多说。

有太皇太后跟苏麻喇姑在,也轮不上自己说三道四。

明萱对自己的定位很清楚,有些事情她管不了,毕竟哪怕上辈子也没住在海边儿呀?

操这么多闲心,还不如关心小太子呢!因为能立马感受到对方的回报,成就满满。

康熙不在宫中,胤礽每日也要兢兢业业的读书,但是下课之后,就速速来了永寿宫,没人的时候跟明萱吐槽那几个哈哈珠子,以及师傅们的事情。

小蛋糕交际很成功,这种新奇的点心令这些进宫伴读的孩子都很喜欢,太子也不是难相处之人,相反,他还挺善交际的,没有大人们说的那么恐怖。

午休的时候,还会跟大家玩一会儿。每日努力读书,也没有伴读因此挨打。

不挨打,太子不难相处,几个伴读时间久了,就放开了一些。也因此对外胤礽的评价挺不错的。

可私底下,胤礽就老实告诉明萱,其实他不是很喜欢某几位,明明比自己学得好,却假装不如自己,他觉得他们不诚实。

“孤三岁,他们,六岁,乃至八岁……若是真的,弱于孤,孤会生气的。可会,却装不会,孤亦生气。”胤礽一向是一个能清楚表达自己意思的孩子。

特别是舅公送的那两人,他们好似不是来读书的,是来抢太监的活儿的。

明萱揉揉他的小脑袋,笑道:“你是太子,他们或者身后的大人会害怕。”

“害怕?”胤礽不明白了,自己不是已经足够和蔼了吗?

“这跟你殿下你的态度没关系,有的人总是天生想得多。殿下不用管这个,师傅们只会根据殿下的进度来教导,殿下你好好学就是了。伴读能处的来就处,实在处不来处不来也不用勉强。殿下是太子,如今年幼,主要任务是读书学本事,不是去交朋友。”明萱开口安慰道,太子似乎不需要交心的朋友。

“孤知道的,汗阿玛说,这世上,没人能给,孤委屈的。”胤礽乖觉道,汗阿玛也说过处不来就给他换,但其实他认为自己现在还可以忍受。

没人给你受委屈这是实话,但是不能表现出来呀?

明萱想了想又道:“每个人的生活习性,跟自我要求认知都不同。殿下你别急于去否定一个人,能入宫的,都是精挑细选的。殿下你要研究他们,掌控他们,让他们真正的唯殿下所用,这可能需要一定的时间。你可以问皇上,御下他做的最好。”

伴读是太子天然的储备军,这些人日后就会被默认为太子一系。可以不喜欢,但不能急于否定。

明萱不是很想参合进娜布其这场奇怪的心动之中,但是娜布其能说话的人实在太少,经常会过来跟明萱分享隆科多的壮举。

前天在御前挑战了三个人,结果都打赢了!

明萱觉得他赢是因为身份,但是没说话。

昨天训斥了一个给他微笑的小宫女,骂对方居心不良。

明萱又觉得没准儿人家不过是天生笑脸,这人挺自恋的。但依旧没说。

今日又说他跟佟佳庶妃争执了,好像因为觉得自家姐姐过于残忍的欺负宫人?

宫人?哪个?乌雅氏……依旧不用评价,谁知道真实情况什么样子?

“我现在觉得这个乌雅氏挺有本事的,她祖父前两日还因为送错膳食,被佟佳庶妃训斥,如今停职在家,结果今日她被欺负的事情都能传到前面去?”娜布其摇摇头叹道:“要是我,几鞭子下去,估计就老实了。佟佳庶妃挺傻的。”

你居然觉得别人傻?许是明萱的眼神太明确,娜布其就连忙反驳道:“我很聪明的,你别小瞧我。”

娜布其跟明萱说话的时候用的都是蒙语,在她看来小太子身边那个会蒙语的老太太最近身子不适,没有陪同太子左右,在一旁涂色的小太子不会听懂她的话,所以肆无忌惮。

但是胤礽偏偏听懂了,一次两次,加上记性好,也有蒙语的课程,胤礽就明白了,他不喜欢娜布其格格总是来吸引姨母的注意力,就第一时间告诉了刚回宫的康熙。

若是旁的女人,康熙或许会恼怒,但是娜布其格格?他惊喜都来不及。

他顿时眼中,暗查之后,太子所说无误。就去跟太皇太后商量,一点儿都没顾及自己宠信有加的表弟是否愿意换个福晋?

用了一个儿子的福晋位做代价,康熙成功让太皇太后倒戈。

那么接下来就是怎么安顿可怜的赫舍里氏?毕竟平白被人抢了婚事。

是接进宫还是令嫁他人?

毕竟赫舍里家的脸面还是要顾及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