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清穿之咸鱼贵妃养崽记 > 第36章 挑衅(一更)
 
没有再传出佟佳庶妃为难乌雅氏的信息, 众人都挺好奇。

乌雅氏以宫女之身,成功进入后宫争宠大军之中,令原本就焦灼的争宠,变得开始激烈起来。

如今宫中嫔妃各自为政, 都是庶妃, 哪怕是享有妃位待遇钮祜禄氏跟佟佳氏?名分上都是庶妃, 包括明萱也是。

因此能管的都是自己宫里一亩三分地儿的事情, 在外看着姐姐妹妹叫的亲热,但是实际谁也不越雷池半步。

比起篱笆扎的极紧的景仁宫, 承乾宫时不时就会有消息传出, 佟佳氏都快气死了。

可她又不能把满宫奴才的嘴堵上, 清理了两遍,依旧如故之后, 就传出她苛刻的名声。

佟佳氏不能给皇上留下连一个小小的承乾宫都管不了的心好,就开始控制承乾宫宫人进出情况。

但凡出去, 哪怕是要传膳取膳也得领牌子。

倒是有效的遏制了宫里的事情外传。

十月,耿精忠再次投降,康熙心情大好,也有心情享受后宫女人们的殷切关怀跟细腻问候。

明萱每天都能听到康熙今日跟这个逛了御花园,明日召了那个伴驾……总之每天都有许多的传闻。

明萱啃着瓜子, 听着小太监口若悬河的讲述,好不欢乐。

康熙肾挺好的, 明萱啃着瓜子在心中揣测道。

想着想着脑子就跑了毛, 自己是不是应该让太医给自己调理调理?

毕竟夜夜笙歌的皇帝很多年以后还能生儿子, 可见我大中华中医的博大精深。

自己如今在皇宫之中, 占着天时地利, 拥有当世最优渥的医疗环境, 怎么能不好好保养呢?不保养怎么能成功健康的苟到九十九呢?

每月两次的请脉已经不能满足明萱了,她算好时间,在太医给太皇太后请脉的时候,过去凑了热闹。于是一月两次,变成了四次。

太皇太后看破说不破,闹腾的娜布其离开之后,她竟是觉得有些冷清了,也乐意跟自己喜欢的人说话。

明萱听着老太太回忆往昔,听她说起幼时在草原上挤羊奶的愉快往事,含笑附和着,甚至说起自己的滚滚为了一口果子,给自己打滚卖萌的样子。

说起捧场王,明萱经常夸奖胤礽,熟悉的掌握了这门技能。在太皇太后这里同样相当有效。

甚至问起挤羊奶的诀窍,说日后有机会陪她会科尔沁,也尝试尝试。

太皇太后看着小丫头欢快仰慕的样子,也很高兴,没有隐瞒都说了出来。

说多了,还会说起当初才十三岁就被送到大金的往事,说起哲哲姑姑,哈日珠拉姐姐……甚至还说起努尔哈赤的事情。

明萱喜欢听故事,喜欢看话本儿,特别是当事人说起来的时候,就感觉别史书上记在的有趣多了。

太皇太后跌宕起伏的往事听得明萱热血澎湃,忍不住时没事儿就过来听故事,不光是蹭太医了。

过后暗自感慨,还好自己如今在相对而言安全系数高了许多的康熙后宫,否则,活不过一集的感觉。

看着自己说了这么多,对方还像听故事一样,太皇太后戳戳明萱的脑门,算是真真切切的看了个明白,这丫头是真真的没有上进的那个脑子。

不过每日看着她乐呵呵的,太皇太后的心情还挺好。

从未跟晚辈这么亲密相交过,就连几个女儿对自己都是敬大于爱。也就没太在意明萱偶尔嘴瓢,说了不大规矩的话。

宫中都觉得永寿宫的赫舍里氏有心计,但是太皇太后半点儿心计没看出来,她脑子里似乎就没有争斗的那根弦儿。

好几次都跟康熙感慨,这么憨傻的,世间少有,日后要多护一些,别给其他女人欺负了。

康熙每次都好好的答应了下来,回头就对梁九功感慨:“皇玛嬷老了,心变软了。那丫头哪里会给别人欺负?”

梁九功傻乎乎的笑着,心中感慨明萱的好运气。

京城的冬季向来寒冷,天越发冷了,就连滚滚都不爱出屋,趴在离火盆最近的褥子上专心的啃着不怎么好吃竹子枝叶。只是偶尔会得到果干甜嘴儿。

只在看到明萱的时候,才乐意动弹一下,跑到她跟前委屈的‘呜呜’叫着。

明萱往往都会心疼心软,偷偷给它喂一些新鲜果子。

明萱就没见过这么爱吃果子,胜过竹子的滚滚,当然它最爱的还是苹果。

小家伙生在宫里,长在宫里,其实已经不可能适应野外的生活了,既然养了它,明萱就想给它一切最好的。

娜布其出宫之后,最高兴的就是胤礽了,他简直太兴奋了。

但是很快,他又没那么高兴了,因为姨母真的很爱滚滚,看着她担忧滚滚冬天过得不好,担心滚滚吃不好。

胤礽就忍不住生气。

总觉得自己在姨母心中的地位岌岌可危。

“你不说话,整天光吃,姨母为什么,喜欢你?可恶!”偷偷带着小顺子溜进滚滚的房间,胤礽指着滚滚,气愤道。

胤礽在明萱面前一直都是好孩子,但其实小太子并没有表面这么乖。

若非身边小太监抱着,胤礽都要伸手去拽滚滚的毛泄愤。

“放孤下来,它不会伤人。它就是个废物!”拽不到毛,胤礽就生气道。就没见过这只竹熊伤过人。

‘滋啦’一声,两声,三声……

滚滚生下的厚褥子被它用爪子抓成了布条,棉花乱飞。

小顺子现状直接抱了胤礽就跑,原本照顾滚滚的太监在隔壁听到声音,连忙跑过来,见状就上前抱着滚滚的一个……大腿。

小顺子飞快的跑出滚滚的屋子,逃离滚滚的活动范围,出了栅栏之后,才瘫软在地。

“它……在挑衅孤?”胤礽从小顺子身上起来,小短腿就准备还要进去,小顺子一把抱住,胤礽黑着脸,咬牙道:“滚开,它居然挑衅孤!”

胤礽清楚的记得这只竹熊就是在自己话音刚落的时候,开始撕褥子玩的。

这是从没有过的事情,姨母方才还夸它乖,说给准备的好几条被褥都没用上?它一定听懂自己的话了,它就是在挑衅自己!

“太子爷啊!您进去能干什么?奴才也不敢揍竹熊啊!”小顺子都快哭了,他真的后悔了,不该顺着太子的意思带他进去。

胤礽真的好气!

但是小顺子就是不让他进去,刚好明萱听到动静出来了,胤礽一头就扎到明萱怀中,气呼呼道:“滚滚欺负孤!”

明萱皱了眉头,瞪了小顺子一眼,滚滚再怎么温顺,也并非没有战斗能力,所以她一直不许胤礽近距离接触滚滚,就怕滚滚不小心伤了他,从而送了命。

小顺子跪在地上,低着头,不敢吭声。

明萱抱着胤礽,将他抱在怀里,上上下下看了一下,才揉着他的小脑袋,严厉道:“不是说了,让你别进去吗?”

胤礽等圆眼睛,还没见到姨母这么凶过,顿时伤心了。

明萱真的吓了一跳,直直的看着他的眼睛道:“滚滚的爪子锋利,它的牙齿可是连那么硬的竹子也能啃咬的,要是不小心伤了你,怎么办?”

胤礽咬着唇,解释:“孤没碰它。”

“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这是什么意思?你懂吗?”明萱反问。

胤礽小声回道:“孤,孤知道的,一旦,一旦发生,危险的事情,就要赶紧,离开。遇到事情,要判断是否,是否危险,不能让自己,处在危险,之中。”

“既然知道,你为什么还要进去?你从小就没有跟它有太多接触,你对滚滚而言并不是熟悉的人,它会害怕、恐惧,你若挑衅,它就会伤你。”明萱叹口气,紧紧的抱着小太子,后怕道:“你若出了事,我可怎么活?”

胤礽原本的怒火,听到这句话的时候,瞬间消失了,乖觉道:“孤错了。”

明萱见他认错,刚要算了……

这时照顾滚滚的太监拿出了滚滚爪碎的褥子,明萱脸一瞬间就白了,手一扬,就重重拍在了胤礽的屁股上。

胤礽惊得张大了嘴,他还没被人打过呢?

明萱拍过之后,又抱着他,气愤道:“你,你要吓死我呀?”

“小顺子,太子年纪小不懂事,可是我之前是下过令的,决不许太子进去,你……罚你十板子,半年俸禄,你可认罚?”明萱抱着胤礽,看着跪在地上的小顺子,扭过头,严厉道。

小顺子连忙磕头表示认罚。

“什么可做?什么不可做?我相信你们比我更清楚,太子之重,事关朝廷,事关江山社稷,若还是胆敢不尽心,不用皇上,我就饶不了你们。”明萱咬着牙,发着火。

第一次展露自己的脾气,胤礽能感受到姨母轻颤的身体,伸手环着她,道:“莫怕,孤无事!”

姨母打他是因为关心她,他知道的,看着姨母这么担心,他一点儿都不为此生气。

那几个伴读都说在家里被额娘打过,每次做了会受伤的事情,就会哭着会打他们,姨母今日也是如此,因此姨母这是在意自己。

第一次罚人,还是太子跟前的人,明萱的心情并没有很好。

但是她想起太皇太后说的,她姐姐哈日珠拉,也就是历史上赫赫有名的海兰珠,因为一开始的懦弱,纵容了奴才,后面一系列的事情。

就咬牙抱着胤礽进了大殿,不去看小顺子一眼,还让太子身边其他人看着小顺子被打。

“春妮,你一会儿让乌兰背着人去给小顺子送个创伤膏?就说是太子送的。”回道殿中,胤礽再次乖觉的道歉,明萱抱着她,对春妮道。

胤礽歪着头看着明萱,问:“孤明白的,因为孤,小顺子才被罚。他有错,但忠心,不能寒了……忠仆的心,对吗?”

汗阿玛又教过自己,在他罚了自己的奴才之后,让他给予他们小惠,收买人心。

明萱使劲儿揉揉小家伙的小脑袋,没声好气道:“你什么都知道,怎的偏偏就今儿这么大胆?你真的要吓死我了。”

胤礽看着明萱解释:“滚滚从未,有伤人行径,孤,大意了。”

若非如此,他是不会进去的。

“你想要看滚滚,摸滚滚都可以。多叫几个人护着你,我是不会生气的。但是决不能只有一个小顺子,他没有武功,遇事儿护不住你的。”明萱见他知错了,又道。

胤礽歪着头,看着姨母一脸关心的看着自己,心里顿时就舒坦了。

因为他彻底相信,在姨母心中,自己比滚滚重要。

“滚滚很聪明,它能听懂,孤的话。”心中的介意少了,胤礽就忍不住给明萱说起滚滚的好话。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