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清穿之咸鱼贵妃养崽记 > 第37章 文盲
 
明萱撇撇嘴道:“我早就知道了。”

仅凭着吃苹果的机灵劲儿, 每次都能带自己躲过宫人,明萱就觉得这只滚滚智商绝不低。但是不知道是不是物随主人,滚滚有些懒……

不, 不能说懒,只是不太爱动而已,除了吃苹果的时候, 能欢快一点儿, 其余的时候都不怎么动弹,每天都得被太监拖着才能转悠几圈。

胤礽却觉得很神奇, 他从没想过动物能听懂人的话。

滚滚的挑衅, 因为被姨母的愤怒抚平之后, 胤礽就有些欣赏起这个小家伙了。

竹熊具有一定威胁性,康熙是知道的, 明萱对胤礽的防护措施素来周到, 这次胤礽可以避开明萱及宫人去找滚滚,康熙还是吓了一跳。

有心将这只竹熊送出宫,但却被胤礽阻止了。

“姨母没有,其他爱好, 送走滚滚, 姨母会, 伤心的。”不喜欢明萱对滚滚的关注, 可是滚滚是明萱喜欢的, 胤礽拉着康熙道。

康熙松开他的手,看着儿子天真无邪的眼睛,冷下心肠,严厉道:“将‘君子不立’全句背一百二十遍,长长记性。”

胤礽站起来, 双手背后,开始摇头背诵:“孟子曰:莫非命也……非正命也。”

一遍一遍,康熙看着他越背越流畅,停顿的时间越来越少……胤礽有些圆润,小脑袋摇来摇去,头上的小揪揪一甩一甩的,很是喜庆。康熙总担心他站不稳,但还是没有说话,静静地听着。

直到一百二十遍结束之后,康熙闭上眼睛,又道:“注解讲一百二十遍。”

胤礽其实已经有些站不住了,但还是乖乖的讲了一百二十遍。

康熙看着儿子,什么都没做,就这么看着。看着他脸色发白,嗓子变得沙哑,都没有叫停,这是对他的惩罚。

胤礽讲完之后,嗓子都快冒烟了,梁九功赶紧递上温热的白水。

“你身边的小顺子,既然已经罚过了,朕这次饶他一次。梁九功,传朕口谕,永寿宫停俸半年,禁足一月。竹熊即日起,半年内食物减半。以儆效尤。”康熙看着大口大口喝水的儿子,心中有些心疼,扭头对梁九功道。

今日太子能避开永寿宫的奴才,是她失察。

胤礽一听还要罚姨母,连忙开口求请道:“姨母,姨母不知,是保成调皮。汗阿玛……”

“不行!保成,做错了事情就该被惩罚。朕还要罚你一个月内不得去永寿宫。”因为太子无事,康熙才能够轻轻放过,但是惩罚是必须的。

也是因为听到那只竹熊尚且安分,明萱加强了对竹熊的看管,又在后殿加派了人手,还服用了安神汤才能睡下,这才不深究。

胤礽难过地低下了头,他从不在意自己的做法,会不会影响到身边的奴才,因为汗阿玛说过,他们生来就是服侍自己的,不用在奴才身上过多的费心。

因此就是姨母责罚小顺子,他都觉得这是小顺子该得的。

可如今竟然连累了姨母?

胤礽就真的后悔了。

康熙身后拍拍儿子的脊背,轻声道:“你姨母有句话说得对,你的安危关乎江山社稷,便是淘气,也得保障自己的安危才对。”

“是!”胤礽吸吸鼻子。

康熙将胤扔抱起来,摸着他的小屁股,突然问:“疼吗?”

胤礽摇摇头,然后有些新奇道:“原来马尔奇他们说的对,被打也有高兴的。”

话音刚落,康熙就一巴掌拍了上去,没声好气道:“现在高兴吗?”

胤礽惊呼一声,汗阿玛的手劲儿可比姨母大多了,必然是疼的,但是,胤礽看着康熙回道:“虽然疼,但保成知道,汗阿玛是,为了保成好。”

说完,胤礽楼着康熙的脖子,道:“不罚,姨母,好不好?”

康熙摇摇头,依旧没有同意。

胤礽靠在康熙身上,有些难过。

康熙的惩罚下来,明萱倒是松了一口气。滚滚自出生开始,就被人抚养,如今根本就不适应野外的生活,所以能留下来,就不算大事儿。

罚半年俸禄,就是一百两银子,明萱虽然肉疼,但是也是能忍的。禁足一个月,更是小事儿,反正她也不爱出门。

倒是滚滚的伙食少了一半儿,明萱摸着小家伙的小脑袋,有些为它心疼,它又有什么错呢?

面对人类幼崽的挑衅,只能在褥子上面磨爪子,结果还要被罚?

一时心酸,给小家伙多喂了两个苹果以示安慰。

不过还好,永寿宫只从养了滚滚之后,明萱就让人在在院墙四周种了不少竹子,竹子生长的很快。

随着滚滚的长大,最近已经完全能啃动粗硬的竹子了,主食也不需要那么多窝窝头跟新鲜竹笋了,永寿宫的竹子,加上内务府的一半的供奉,也不会让它饿到。

滚滚不知道自己差点儿就被送出这个舒服的窝儿里,看到明萱,就乖觉的坐在她身边……

好家伙,一个大屁股往明萱跟前一挤,明萱差点儿都被它给撞飞了!

看着明萱不坐着,又趴到地上了,滚滚还疑惑的扭着头,嘴里啃着竹子,好似诧异的问:两脚兽,你怎么趴下了?

明萱哭笑不得的起身靠在它身边,摸摸毛茸茸的大脊背叹道:“还当你是小时候呀?你现在已经长大了,是个成熟的宝宝,要明白你自己的体型跟常人不一样。”

滚滚很喜欢明萱摸它,发出愉悦的“咕咕”声,往明萱身边又蹭了蹭。

见它这么可爱,明萱还能怎么办呢?继续宠着呗!

虽然危机解除,但是明萱给宫中立了一个规矩,不管太子还是其他人,来永寿宫,身边随时都必须有宫人陪伴。往后花园看滚滚,必须三个以上宫人陪同。

且没有自己允许,不得进入栅栏之内。

对禁足不在意的明萱在禁足第四天的时候,突然有些想胤礽了,无他……移到盆栽里面的草莓红了。

明萱农场有很多,所以并不新奇,但是春妮跟乌兰都没见过这个红果子,每天都盯着看,直到第十天的时候,已经有好几颗已经红到发透。

明萱看着红红的草莓,犹豫了一下,想到答应过小太子,不管种出什么,第一个都要给他,还是让人连盆给送了出去。

康熙没见过草莓,听说这是之前给的西洋种子种出的其中一个,看着郁郁葱葱的大花盆上面结满了大小不一的果子,轻笑道:“还挺耐长的?”

说罢就叫了孙太医过来给这玩意儿验毒。

孙太医研究了两日,还亲自品尝了一颗之后,确定就是一个酸甜的果子,跟乡间一些小野果有些相像,但是味道更好。

康熙就吃了一颗,觉得味道不错,然后才让人给胤礽拿过去。

然后又派人去永寿宫拿了两盆,飞别给太皇太后跟皇太后送去。

总共才在移了四盆出来,结果一下子就没了三盆,明萱直接对着乾清宫方向比了一个中指,然后就赶紧把红透的草莓跟春妮和乌兰分了。

头顶有老板盯着,什么都不比吃到嘴里来的稳妥。

红红的草莓果子,让胤礽对姨母的思念到达了顶峰,但是他知道汗阿玛不会改变决定的,因此摘了好几个红彤彤的草莓,让御膳房给永寿宫做一个大蛋糕送过去。

冷不丁收到一个双层大蛋糕,明萱真的挺感动。

特别是看到上面点缀的草莓的时候,真心觉得小家伙太贴心了,当即就给他画了一封信。

胤礽收到姨母信的时候,很是惊喜。这还是他第一次收到不用别人念的信件。

特别是看着上面画的类似姨母的小人儿一天的日常,看到了姨母每日都在吃什么?

看到了草莓从一个小种子,到生根发芽,长出叶子,一直到开花结果的全过程。

激动之余,胤礽抓起笔,想要给姨母写封回信,他也有许许多多的话要与姨母说。

但是墨水顺着笔毛滴落……他这才发现一个问题:自己不会写字?

胤礽能够认识很多字,读书的时候,师傅都多有夸耀。加上他涂色的时候,被汗阿玛都夸涂的好。

一度让胤礽觉得写字,是一件相当简单的事情。区别只在好与坏,他觉得自己一开始可能写的不够漂亮,需要练习,但未曾想,居然不会写?

只是师傅说他年纪尚幼,练字过早伤筋骨。

所以他一直都不知道自己不会写字?

不会写字,那要怎么给姨母写信?

胤礽傻眼了……

不得已,胤礽只能委托最爱的汗阿玛帮自己写信。

写信?

康熙原本已经不生气了,但现在心情又不好了,自己的宝贝儿子的第一封信,难道不该是给自己的?

“汗阿玛,可以吗?”胤礽拿着纸,期待的看着康熙。

康熙摇摇头,到底没有拒绝儿子。

于是胤礽就愉快的说起来,说起今日都在做什么,吃了什么,有哪一个菜的味道很不错,推荐姨母尝一尝,还说了跟伴读之间一起玩游戏了……

饱含着酸意,康熙把信写完,让人送去了永寿宫。

明萱没想到会收到回信,疑惑地打开信,然后懵了……

她一个字也不认识,只因为康熙写得是草书版本的文言文体。

“好字!”明萱还能说什么呢?皇帝的字,有谁敢说不好吗?

“皇上说让您再给太子回个信。”来人低头哈腰道。

哈?回信?

明萱眨眨眼睛,再看看信上的字,依旧不认识,不认识这怎么回?

思考了一会儿,明萱拿了一张纸画了一幅画塞到一个信封里,让送给‘太子’。

“何为文盲?”康熙打开信封,从里面抽出一张纸,上面有一个趴在地上的竹熊,它举着一个一块牌匾,上书:吾主文盲也!

纳兰容若不懂皇上为何会有如此疑问,直接道:“回皇上的话,《说文》中注解,盲,目无牟子也。”

“你还不如直接说瞎。”隆科多没声好气道。

他最不喜的就是纳兰容若这种什么都要找出一个典故,弄一个注解的行为。

康熙轻咳一声,文盲之意他已知晓,笑了笑,将纸塞回信封,丢给梁九功。

然后看着隆科多道:“你府上准备了如何了?来年开春下聘可好?”

作者有话要说:  康熙:朕的女人瞎,你的女人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