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清穿之咸鱼贵妃养崽记 > 第39章 除夕夜(二更)
 
胤礽充满崇拜的看着汗阿玛, 兴奋问:“读完了,读完了。汗阿玛,您怎么堆的这么好?你太棒了!”

康熙面色闪过一丝得意, 仰着头道:“读完书,适当玩乐也不是不可以。堆雪人看着简单,但讲究的并不少, 日后你读书多了, 算学绘画都精通的话,不难!”

胤礽虽然不懂堆个雪人还要讲究这么多, 但还是很兴奋的表示自己会好好学习的。

然后又出去仔细观摩了康熙堆的雪人, 不断地称赞着, 又缠着康熙给他细细讲解怎么堆能堆的稳固还好看。

看着儿子这么捧场,康熙心情很是舒畅。还给他来了个现场表演, 不过胤礽依旧包裹的很严实, 看着他汗阿玛动手。

等再堆一个更小的雪人之后,康熙在儿子的星星眼的注视下,还有不断地称赞声中,得到了极大地满足。

胤礽看到带着笑意的汗阿玛, 想到平日姨母夸耀自己的话, 夸得更起劲儿了。康熙也越发的心满意足。

今日本是听说表妹在千秋阁, 想她身子羸弱, 打算过去关怀一番, 谁曾想却看到自己的宝贝儿子那么兴奋的模样,还有那个傻乎乎的的笨拙身影。

“汗阿玛,为何佟家庶妃,跟她身边的,姑娘, 穿的如此,单薄?她们没有,衣服吗?”康熙重新堆好雪人,跟儿子欣赏一番,回去房中的时候,胤礽喝着温热的牛乳,好奇问。

康熙轻咳一声道:“她们脑子有病,你莫要学习。”

包成熊的赫舍里丫头没有一丝的美感,但是表妹跟乌雅氏,他也不能理解,也不缺她们吃穿,大冷的天,这是做什么?自己就这么好色?

她们脱光以后的模样自己都见过的,穿上衣服的哪里会在意?

胤礽更疑惑了,不明白这是什么病?问:“脑子生病了,要吃什么药?”

康熙伸手揉揉胤礽的脑袋,回道:“已经让太医院给开药。保成,汗阿玛再给你讲讲算学上的知识吧?”

学习的事情,胤礽素来上心,他是太子,未来还会有一大波的弟弟,所以他不能懈怠。

当晚,听说承乾宫叫了太医,康熙身子动都没动,只:“知道了,梁九功,你让人送了一筐姜过去,给庶妃说没事儿驱驱寒。”

佟佳氏收到生姜的时候,苍白的脸一下子变得涨红,随即委屈的擦了擦眼泪,道:“乌雅氏这个小贱人,穿那么少,让表哥误会我。梧桐,你去让人把这些生姜给她日日煎几碗姜汤,送去看她喝。”

康熙对承乾宫的事情并不伤心,搂着胖儿子睡了一个美美的觉后,就开始了新一天的忙碌。

胤礽听了汗阿玛一个多时辰的堆雪人诀窍,自觉自己进步好多,回头就给明萱夸了一波。言语中对他的汗阿玛崇拜自豪不已。

明萱默默地翻了个白眼,然后看着小太子一脸为之自豪的样子,不好打破他的幻想。

充满期待道:“那好,日后就靠殿下给我堆一个漂亮的雪人了。”

一个雪人儿而已,还要算学跟绘画,怎么不说还要研究雕塑跟建筑呢?事儿真多!

胤礽使劲的点点头,表示包在自己身上。

雪是个好东西,润雪兆丰年,但是过犹不及。咸阳等地还是因为大雪,发生了雪灾,康熙又开始忙碌起来。

明萱看着房梁上不断堆积的积雪,心中有些不怎么舒服。即便内务府派人爬上去清理了一次,结果又很快厚厚堆积了一层。

听着小宫女们担心起家里的问题,还花了银子去内务府买了一批碳,让他们做活儿的时候莫冻着,休息的时候,也有火,能煮个姜汤喝。

外面的顾不上,但是自己宫里的,不顾及心里就有些过不去了。

“烧炭的时候,记得开个窗户,否则就会中毒了。”明萱还让春妮多提一提这件事。

春妮替她通着头发笑道:“谁都不是傻子?您说了这么多遍,他们又不傻。”

“宁愿多提几次,也别真的好心办了坏事儿。”明萱揉揉头,笑道。

春妮应允了下来,打算有谁不听话,回头就给弄出永寿宫。没的主子为奴才着想,奴才还给主子找事儿的道理。

听说抠门的赫舍里丫头都掏银子给宫人买了碳,康熙扬起笑容感慨:“还有这丫头乐意掏银子的时候?”

梁九功觉得自己似乎承受了太多,恭敬道:“庶妃娘娘心善。”

康熙叹口气道:“可不就是太善了吗?”

跟那些蛀虫比起来,赫舍里丫头确实足够心善。

前方战事要紧,这场仗近乎耗空了国库,康熙原本还在愁日后如何描补的问题,但是乌雅家给出的名册令他心中有了决断。

后宫目前得稳,再过几个月还有庶妃入宫,乱不得。

这群蛀虫他还得要再养养,如今吃进去多少,到时候要让他们一个字儿也不少的全还回来,全族发配宁古塔,方解心头之气。

听说外面有雪灾,但是宫内却一切祥和,明萱没有什么大能力,也顾不上太多。

照顾好自己跟滚滚,然后亲手做了几十个棉布口罩,上面还让春妮绣了简易的小像,让胤礽日日出门带着,掩住口鼻,预防风寒。

康熙拿着明萱给太子自制的口罩,教给孙太医,孙太医看过之后,连连夸赞。

“风寒之症,多从口鼻而入。”孙太医翻来覆去摸着,要不是尺寸太小,都想戴上试一试,不过他也找人用了有同样的棉布试了试,不影响呼吸。

这东西不难,但是巧的是这个心思。孙太医对永寿宫的庶妃娘娘充满了好感,觉得这是个细心温柔明理的娘娘。

又听小顺子说,庶妃娘娘叮嘱早晚勤换,沸水烫过晾干才能继续用,也是连连称赞,称对体弱者极有帮助。

孙太医是康熙的心腹,都说口罩极好。

康熙便点了头,给所有伴读跟宫中的公主们一人送了几个过去。也给后宫诸人一人送了几个。

明萱也收到了内务府制作跟精良的口罩,漫不经心的打开之后,眼中顿时一喜。

因为康熙除了送给自己几个口罩,还给自己送了一个小金人。

颠了颠,分量还不轻,起码一斤重。

拿着小金人,明萱倒是挺开心,虽然吐槽工匠的手艺一般,这个金人看着有些马虎,但看在金灿灿的份儿上,还是高高兴兴的摆在博古架最醒目的地方。

临近年关,大雪不停,战事不熄,康熙的烦心事儿不少,胤礽就有了更多的时间来永寿宫。

结果一眼就看到了小金人,惊喜道:“咦?汗阿玛,也给你送了?”

“是啊是啊!等等,也?殿下也有?”明萱刚点头,就好奇道。

胤礽笑眯眯的摸着小金人道:“孤的,是玉雕的,比这个大一些。这是,汗阿玛在,乾清宫门口,堆的雪人模样。”

明萱眨眨眼睛,看看小金人,再看看一脸得意的小太子,突然没那么高兴了。

狗男人给自己送这么个玩意儿,是显摆呢?还是显摆?还是显摆!

虽然礼物送的原因明萱不怎么喜欢,但是金子她还是爱的,依旧将它摆在博古架上。

只是位置没有之前显眼了。

临近过年,明萱也不得闲,她得给宫中诸位准备年礼。

虽然索额图提前将家里给她备好的年礼送了进来,但是胤礽嘟着嘴连连道:“这个不真心。”

明萱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还得他重新想一份儿,然后又变成两份、三份……

礼物这东西,讲究真心的多得是,明萱决定根据太皇太后曾经的讲述,画一个小人版的少女牧马图。

给康熙的就是画一个胤礽,加上还有康熙那个不怎么好看的雪人。

胤礽继续小人书,好在之前画了不少,如今只用补上一些,然后装订成册就好了。

这些都不难,但是挺费时间的。

人一忙,时间就过得非常快,等明萱准备好礼物,没几日就是除夕宫宴了。

早在刘嬷嬷口中得知了宫宴流程之后,明萱就不怎么期待宫宴,只是家里突然传了信儿,说是嫡额娘会带额娘一起进来的时候,明萱就有了精神。

不但早早的跟秋嬷嬷商量当日的妆容搭配,还早早的准备了礼物。

除夕当日,瓜尔佳氏早早就进了宫,明萱看到兆佳氏,眼眶有些红。

瓜尔佳氏在看到太子亲热的叫了自己郭罗玛嬷之后,心里原本因为孙子不能入宫当哈哈珠子的事情,就彻底放下了。

家里最怕的就是太子跟家里生分了,可如今瞧着太子口齿伶俐面带笑意的说着关心的话,瓜尔佳氏忍不住又感动落了泪。

胤礽其实不是很喜欢这个没说两句话,就落泪的郭罗玛嬷,但是姨母的面子他得给。小顺子说了,只有自己表现得好,姨母的额娘才能过的好,姨母就会开心。

跟郭罗玛嬷说了几句话之后,胤礽就走了,走之前还对兆佳氏含笑点了头。

在太子离开,瓜尔佳氏去梳洗的功夫,明萱直接就扑到了兆佳氏怀中,亲腻道:“额娘,我好想你。”

兆佳氏看着面色红润,在看着她眉眼之间的轻快,还有太子方才的亲腻,含笑道:“能再见到娘娘,真好。”

“额娘!”明萱皱了眉头,不愿意看到兆佳氏对自己这般客气。

兆佳氏噗嗤一笑道:“你呀!怎的还是这臭脾气,如今身份不同了,可不能再这样不讲规矩了。”

“在宫里,谁不知道我在最讲规矩了,就连太皇太后都喜欢我喜欢的很,额娘,你放心吧!我过得好的很。”明萱含笑得意道。

兆佳氏欣慰的点点头,刚想再说这几句温情话,就见春妮急急陪跑进来道:“主子,钮祜禄庶妃出事儿了,皇上让您先过去帮忙处理。”

明萱虽吃惊,但看着紧跟着走进来行礼的梁九功,还是稍微收拾了一下。对额娘点点头,带了口罩跟暖炉就跟着梁九功一起过去了。

“佟佳庶妃前些日子着凉,至今未好,钮祜禄庶妃那里事关皇嗣,皇上让您过去压压阵。”路上,梁九功对着坐着软轿的明萱解释道。

除夕夜,钮祜禄庶妃出了事情,皇上心中有些恼怒,但是想到她腹中的孩子,还是让自己跟着赫舍里庶妃过去看着。

明萱最不喜欢面对这种事儿,轻声道:“还劳公公帮帮我,我没经过这种事儿。”

梁九功连连点头道:“娘娘放心,奴才定然不离左右。”

明萱问松了口气,敢情自己过去就是做个吉祥物啊!那她就不担心了。

明萱跟梁九功赶到的时候,景仁宫已经没有之前那么乱了,一个中年妇人神色慌张的坐在椅子上,另一个年轻的妇人带着嘲讽的看着她,还有一个很漂亮的小姑娘站在中年妇人身后抹眼泪。

明萱顾不上这些,匆匆点头之后,就先去看望了钮祜禄氏。

即使知道钮祜禄氏怀着孕,可能不太好,但是见到人,明萱还是吓了一跳,差点儿没站稳,多亏了乌兰扶着。

钮祜禄氏怀孕之后,基本上就在宫中养胎,明萱也没见过她。

冷不丁看到原本明艳漂亮的人,变成现在这样瘦骨嶙峋,面无血色,除了肚子鼓着,其他看着瘦的令人发寒的模样,心里咯噔一下。

“怎……怎么样了?太医怎么说?”明萱努力镇定着,对钮祜禄氏问道。

钮祜禄氏虚弱的摇摇头,轻声道:“太医开了保胎药,让我歇着,妹妹,剩下的交给你了。”

明萱赶紧让她去休息,自己则深次一口气,出去叫了景仁宫的大宫女问情况,但是却什么都没问出来。

钮祜禄氏自是比明萱有本事,景仁宫早就被她掌控其中,她不想让明萱等人知道的事情,明萱自然打听不出来。

不光是宫女,就连嬷嬷太监都是一问三不知。

“你们如今不与我说,那回头就跟皇上说吧!”明萱看着这个曾经去永寿宫送镯子的宫女春香,冷言道:“梁公公也在这里,自会与我作证。不管你们要包庇什么人,可皇嗣大于天的事情得刻在骨子里头。”

梁九功脸一冷,开口道:“奴才自会如实禀报皇上。”

春香抬头看看明萱,又看看梁九功,这才咬牙低声道:“奴婢真的什么都不知道,事发的时候,老夫人再跟主子说话,奴婢们都不在殿内。”

“老夫人?”明萱闭上眼睛,钮祜禄氏背着宫人说话的,肯定不是如今失势的嫡母,那么就只能是她的生母。

于是肯定道:“是舒舒觉罗夫人吗?”

作者有话要说:  胤礽:汗阿玛也爱听好听的,日后多跟姨母学学,说给他听,让他心情跟日日跟保成一样好。

康熙:保成好懂朕。

求日后一众阿哥心理阴影。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