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清穿之咸鱼贵妃养崽记 > 第40章 不养(大修)
 
春香闻言没有反驳, 明萱扭头看了梁九功一眼。这母女二人的矛盾,她怎么管?

梁九功没有言语,明萱只能硬着头皮, 继续问:“钮祜禄庶妃怎么如此消瘦,是不是你们没照顾好?”

“不是的,奴婢们精心照顾, 只是……只是这两个多月以来, 主子的精神不太好,也吃不下东西。”春香连忙磕头道。

自从主子怀孕之后, 对身边的人事就充满了不信任感, 特别是这几个月, 在皇上宠幸了万琉哈氏之后,总觉得有人要害她, 觉得皇上不想她生下这个孩子。半夜时常惊醒, 惶恐不安又什么都吃不下。

明萱一顿,想到钮祜禄氏瘦骨嶙峋的模样,有些不知道说什么?这是孕期抑郁症吧?

不知道该说什么?但是人已经成这样了,自己又被赶鸭子上架来管, 变愤怒道:“钮祜禄庶妃吃不进东西, 也不是一两日了, 你们就这么瞒着?不去告诉皇上, 不去通知太皇太后?简直是胆大包天!请的哪个太医, 居然没有上报?”

春香颤抖了一下,小声的说了太医的名讳之后,解释道:“不是奴婢们不去上报,而是主子不想烦扰皇上。”

景仁宫的事情,明萱真的不想插手, 这宫里头的人也轮不到她来处理。

问到这里之后,明萱便对梁九功说,不若多叫几个人太医进来,一同给钮祜禄庶妃会个诊。

“吃不下去总不是个事儿?不若让膳房师傅多做些清淡爽口的先送来?”明萱皱眉道。

梁九功点点头,都吩咐了下去。

看着钮祜禄氏怀着这么辛苦,这么心惊胆战,明萱真的有些暴躁了。

梁九功对明萱的话始终没有反驳,他站在明萱身后,就代表着圣意。

明萱看着跪了这一地的宫人,想到还在大殿中的那几个,只觉得康熙没事儿给自己找事儿,人家家里的事情,是她一个外人能参合的了吗?

但是人来都来了,只能告诫一番道:“你们是钮祜禄庶妃身边的人,我没权利处理你们,但不代表皇上不能?一个个都给我打起精神,好好照顾庶妃,孰轻孰重,给我想清楚。从现在开始,任何人任何事情,不得打扰到庶妃,若是庶妃的心情再有不好,影响了腹中的孩子,皇上的怒火,可得好好掂量掂量。”

说完之后,明萱深吸一口气,才道:“照顾好钮祜禄庶妃,咱们去问问这位侧福晋,究竟发生了什么,钮祜禄庶妃才会气成这样?”

梁九功点点头,然后对着明萱轻声道:“娘娘做的很好。”

“不需要公公夸奖,我这会儿快吓死了。”明萱没声好气道。

梁九功苦笑一声,不在说话。

带着梁九功走到殿中,明萱坐了下来,看着舒舒觉罗氏,开口道:“皇上命过我来照看钮祜禄庶妃,侧老福晋之前与钮祜禄姐姐在一起,可否告诉我跟御前的梁公公,究竟发生了何事?使得钮祜禄姐姐如此生气?”

舒舒觉罗氏脸上闪过难堪,这几年女儿入宫,儿子袭爵,她才真正做了钮祜禄府里的女主子。

将巴雅拉氏跟那个小崽子赶到偏僻的小院儿,拒绝别人称呼自己为侧老福晋,可偏偏如今却没办法反驳。

“老身不清楚,原是跟娘娘说些贴己话,她突然就不舒服了。”舒舒觉罗氏垂着眼睛,咬牙道。

那死丫头不听话,皇上有意让科尔沁格格嫁入京城这么大的事情,居然不给自家弟弟争取,白白便宜了隆科多那个憨货,自己难道还说不得了?

自己可是她嫡亲的额娘!

“哦?只说了贴己话?”明萱靠在椅子上,接过宫人侍奉的茶水,轻吹了一口,漫不经心道。

说完讽刺的看着她,将茶碗儿重重放在桌子上,开口道:“侧老福晋这话,我就不爱听了。不若回头跟皇上说说?毕竟事发之时,只有侧老福晋跟钮祜禄姐姐在一起。那陶太医如何说姐姐心神受挫?如何激动到腹中皇嗣都差点儿保不住的地步?”

舒舒觉罗氏的脸色已经不仅仅是难看了,唇角抽搐了半天,看着明萱身后梁九功不善的眼神,都硬忍着没说出大逆不道的话。

明萱看了眼梁九功,见他微微点头,然后松了口气,厉声道:“将侧老福晋带再去,等候皇上发落……不,说错了,发问。”

“不要!我额娘……奴婢额娘……”话音刚落,就有侍卫进来要带舒舒觉罗氏下去,她身后的小姑娘突然冲出来哭道:“奴婢额娘不会害奴婢姐姐的,你们不准带走她。”

“小格格这话说的,会不会也不是我说了算,这是由皇上定夺的。侧老福晋什么都没说,娘娘见了嫡亲的额娘,就生气到腹中皇嗣差点儿不保?这话还劳烦小格格自个儿对皇上说。”明萱垂着眼睛,看着这个漂亮的像洋娃娃一样的小姑娘,柔声道。

说完,刚好孙太医等人就进来了。

明萱看到孙太医,就知道康熙还是在意钮祜禄氏腹中的孩子的,顿时真真切切的松了口气。

心中拿着帕子擦了擦眼角,对他道:“孙太医,您是知道的,咱们小太子日日都盼着小弟弟们出来陪他一起玩,日后好为皇上分忧。\”

孙太医拱拱手,他对明萱印象非常好,不管是当初及时给太子合适的救治,还是如今的口罩。原本很少跟宫妃打交道的他,居然安慰了一句:“庶妃娘娘您宅心仁厚,奴才们定当全力以赴。”

明萱眨眨眼睛,不明白自己怎么就宅心仁厚了,但是还是让梁九功跟着他们去看看。

钮祜禄庶妃有自己信任的太医,一直都是对方照看,这么多太医过去只希望她别再给惊到了。

钮祜禄庶妃为什么将自己弄成如今这幅样子?跟她生母之间有什么关系?明萱真的管不了,也不想管。

只是同为女性,看着她为了一个孩子殚精竭力,看着她怀着孕还要被气成这样?明萱也不知道如何来评价。

让巴雅拉氏把钮祜禄家的小格格带到偏殿安抚,明萱就静静的坐在这里,等待着孙太医等人的结果。

心中诸多感慨跟烦躁。

不多时,孙太医走出来,拱手对明萱低声道:“庶妃娘娘这胎怀着有些不对。”

明萱心里咯噔一下,闭上眼睛,挥手示意他不要说了。嘴里嘟囔着:“不听不听,王八念经!”

但是孙太医却没有停,继续道:“娘娘,皇上让您做主。”

明萱睁开眼睛,不可思议尖叫道:“我能做什么主?我什么都不知道?”

照顾嫔妃可不是自己要做的活儿?

孙太医叹口气,低声安慰道:“钮祜禄庶妃如今情绪不稳,心神不定,再这么下去,不光是孩子,连她自己也……”

“那我更不能去了,你以为她会听我的?”明萱不可思议道。

孙太医同情的看着她,轻声道:“这是皇上的意思。”

明萱瞪大了眼睛,指指自己的鼻子,震惊道:“皇上的意思?”

孙太医肯定的点了点头,皇上确实说了,赫舍里庶妃为人通透,凡事儿跟她商量即可。

明萱脸一抽,苦逼道:“这是我能劝的了的事情吗?不行,我要晕了……”

“娘娘!”孙太医提高声音道:“如今宫中无可用之人,还望娘娘以大局为重。”

明萱皱着眉头,苦逼的往钮祜禄氏的寝宫走去。

“你来做什么?我是不会放弃我的孩子的。”钮祜禄氏的脸色很难看,看到明萱的时候,直接尖叫道。

明萱站到床边点点头,看了看孙太医,见他点了头,才安抚道:“没人让你放弃孩子,只是钮祜禄姐姐你如今这样激动,对你跟孩子都不好?。”

“你不是来劝我打胎的?”钮祜禄氏红着眼睛,诧异的看着明萱。

明萱震惊道:“我又不疯?干嘛让你打胎?”

钮祜禄氏还是有些不信,明萱翻了个白眼,没声好气道:“你自己的孩子,关我什么事儿?我只是受孙太医所托,告诉钮祜禄姐姐你,如果你在这么激动下去,孩子就真真保不住了。所以你要想留住孩子,就得放平心态,别一惊一乍,自己吓自己,没人要害你。”

钮祜禄氏沉默了一下,摸着肚子,半天没有说话。

明萱又继续道:“到底要不要把孩子留下来,姐姐你自己做主,大年夜的,被让大家伙儿都在你这里耗着。”

钮祜禄氏终于相信了明萱没有恶意,松了口气道:“我很好,我的孩子也很好!”

“嗯!”明萱点点头,不去辩驳。

钮祜禄氏看着明萱,突然就掉了眼泪,哭道:“我怕留不住这个孩子。”

“孙太医,还有诸位太医,你们是专业人士,你们来说。”明萱扭头道。

孙太医先是站出来说了一大通之后,道:“娘娘心态平稳,好好休息,用膳正常,皇嗣自然保得住。”

“真的?那我呢?我能活下来吗?”钮祜禄氏迟疑的看着孙太医问。

孙太医看了眼背后的同僚,开口道:“妇人生产,从未有过万无一失。”

明萱看到钮祜禄氏一下子软了,瞪了孙太医一眼,会说话吗?出了事儿是不是还得怪自己?

“孙太医的意思应该是姐姐如果心情放好一些,好好吃好好睡,定会跟寻常妇人一般。”明萱不得已,解释道。

钮祜禄氏扭头看着明萱,想到自己听到的事情,心中竟有些羡慕先后有这样的妹妹。

如果自己有万一,她发现,自己竟没有可托付之人?

自己怀的如此艰难,冒着皇上的不喜,勉强要了这个孩子。

本就担惊受怕,可额娘非但没有一点儿怜惜,见到自己这副模样,却提出让自己留妹妹在宫中作伴?

话里话外,自己这个身子骨生不出健康的孩子,有个万一,好确保妹妹入宫之事不被耽误。

长姐争夺后位失败后,被家里嫁去了蒙古,从此不闻不问,如今要被放弃的人轮到自己了吗?

额娘说,要是早知道,皇上有意将科尔沁格格嫁入京中,自己就该替弟弟争取一下,而不是便宜了佟佳一族。

句句挖心,可自己还得替她瞒着,就因为她是自己的额娘。

“妹妹有没有想过再养一个孩子?”钮祜禄庶妃环顾四周,突然抓住明萱的的袖子,开口问。

如果面前这个人,是不是可以相信,如果自己活不下来,自己的孩子不被薄待?

明萱瞪大了眼睛,使劲摇头道:“不养不养,我答应太子殿下,只喜欢他一个的。宫里那么多女人,日后还会有更多,总有心地善良之人,别指望我,不可能的。一丝丝可能都没有!”

钮祜禄氏垂着眼眸,摸着不断抽痛的肚子,落了泪。

明萱扭过头,看向窗外,不吱声了。

作者有话要说:  分外艰难的两章,大家的意见我看了,因为之前设定有些问题,本来就写的艰难,所以干脆就改了。

下一章正在重写中……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