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清穿之咸鱼贵妃养崽记 > 第41章 百年老陈醋(重写)
 
任由钮祜禄氏哭的如何伤心, 明萱就是不吭声。这事儿她不做承诺,因为绝无可能。

再说自己跟她一点儿也不熟,又没见过几次面, 凭什么接受她的托孤?

欠得慌吗?

不顾孙太医的暗示,明萱直接闭上了眼睛,开始默念起佛经来。

站的最近的梁九功看了一眼之后, 往后又退了一步。钮祜禄庶妃自怀孕开始, 就有些喜怒不定,皇上都被她怼了好几次, 干脆就不爱来了。

而且平心而论, 钮祜禄庶妃这个要求不仅唐突, 还很过分,养不养, 谁养孩子难道不该是皇上来决定吗?

梁九功可不觉得皇上会让赫舍里庶妃再养一个皇阿哥。

“钮祜禄姐姐, 你若要哭,就对皇上哭去,你怀的又不是我的孩子?”明萱默念了一会儿经书,突然睁开眼睛。

看到她还在落泪, 明萱都快要暴躁了, 心中更加揣测这人病了, 妥妥的孕期抑郁症, 且病得不轻, 便叹气道:“钮祜禄姐姐看来是不想要这个孩子了。”

“你胡说,我没有。”钮祜禄氏红着眼睛,看着明萱,厉声反驳道。

“我怎么就胡说了,大年夜的, 姐姐你不舒服,皇上让我过来瞧瞧。太医方才的话,姐姐也不可能没听见,既是听见了,作何这般悲痛不已?难道不是姐姐你不想要了,故而才故意的?”明萱就这么直愣愣的看着他,不可思议道。

钮祜禄氏看着明萱,咬牙道:“没想到我竟是看错了人?错信你了,以为妹妹是个良善之人。”

“打住!”明萱深吸一口气,凑过去低声问:“宫里头还有良善之人?姐姐你怎么这么傻,这么天真?”

“再说了,钮祜禄姐姐你若真的担心,要托付的也不是我呀?先不说我想不想的问题在!这事儿能由你同意?还有……你有家人,有妹妹,还那么漂亮,跟个小仙女儿似的,干嘛拉我下水?嫌我好欺负?”明萱烦躁扣扣手指头,郁闷道。

钮祜禄氏垂着头,怎么也说不出口,自己根本不信任自己妹妹的事情。自从她难以受孕的事情爆发后,她总觉得额娘跟妹妹都变了。

“我瞧着姐姐如今没什么事儿,我先回了啊!”明萱见她又不吭声了,也不敢刺激太过,就准备往外走。

“我不得不考虑,皇上不会……”钮祜禄氏见状,连忙开口道。

明萱猛地停了下来,扭头道:“打住!钮祜禄姐姐自己胡乱揣测圣意,别带上我。我绝对是相信皇上的,皇上仁慈宽厚,怎么会照顾不好自己的孩子?再说满宫上下的奴才又不是死了?”

康熙想不想要这个孩子,要不要这个孩子,跟她有个屁关系?别给她说!

此时孙太医等人斟酌的开的药煎好了,药被春香端来了,钮祜禄看着汤药,有些不确信的问:“我喝了药,孩子还会在吗?”

明萱翻了个白眼,不想跟她说话了,钻牛角尖儿的孕妇太可怕了。又不是自己的孩子,想想好想啃个猪蹄子磨磨牙!

都是大猪蹄子的锅!不想要干嘛要让她怀孕,人家怀孕了,你又不好好安慰照顾,让人这么患得患失,变成如今这样神经兮兮的,简直……可恨!

最终在孙太医连连的保证下,钮祜禄氏含泪喝了药。

喝药之后,钮祜禄氏一直抱着肚子,直到作痛的肚子开始舒适起来,这才心了孙太医等人没有害她的心,眼泪再次掉了下来。

这次是喜极而泣,孙太医代表着皇上,所以皇上是愿意自己生下这个孩子的?

多少个夜里,她都无法安睡,多少个梦里,都能梦到皇上厌恶的眼神……

如今真的能睡个好觉了!

“孙太医,你也瞧见了,这事儿根本不由我做主,还得皇上来安抚,咱们谁都不行。”钮祜禄氏喝了药没多久,吃了半碗菜粥,就睡下了,明萱沉着脸对孙太医道。

孙太医最擅长的也不是这个,连连点头。

他之前也来给钮祜禄庶妃请过脉,但是对方就是不信他,且他也近乎直白地说了,皇上期待这个孩子,可钮祜禄庶妃就是不信。

皇上不耐烦解释,干脆不说了。

明萱根本不耐烦在这里,她对钮祜禄氏确实有同情,但这份同情只是身为女人对另一个女人惨状的同情,对她得了孕期惶恐不得舒缓的同情,可不意味着,自己要插手这件事儿,哪怕是被迫的?

其实她最烦这种女人,凭着自己的念想不管不顾把孩子带到人世间。

反正似乎能生就似乎能代表自己是一个健康的女人。

可是再厌烦,代表皇上的梁九功还在这里,自己就得留着。

直至深夜,终于钮祜禄庶妃的气息平稳,眉头舒展……睡着了。

“劳烦娘娘了。”梁九功躬着身子将明萱送回永寿宫,路上客气道。

明萱回道:“梁公公也辛苦了。”

“不敢不敢。”梁九功连忙道。

明萱迟疑了一下,对梁九功道:“梁公公,皇上怎么会想其让我来管这件事儿?明明公公一人就能处理的?”

梁九功迟疑了一下,回道:“奴才哪里有这样的本事?娘娘过谦了!”

明萱叹口气,轻声道:“看来梁公公也不是个实诚人儿呀!”

说着不等梁九功辩解,明萱又道:“我还让人把舒舒觉罗氏压着呢,梁公公回头跟皇上说一声。”

“一定一定!”梁九功连忙回道,说完,看着明萱一脸疲惫的模样,梁九功低声道:“皇上来年有意封三妃。”

三妃?

后宫之中待遇排行前三的有自己一个

哇呜!难道自己居然不是嫔,是妃?

一步登天有没有?

明萱想到这里,含笑对梁九功道了谢。

梁九功不介意卖这个好,皇上封妃的想法不是一日两日了,今日也不过是想看看赫舍里庶妃处理事务的能力,虽然赫舍里庶妃不太耐烦,但是处事公道,想来此事必然就定下了。

明萱也不想太得罪御前的太监,特别是梁九功这种跟皇上一起长大的。便顺势说了几句话关心话。

明萱想关心人,语气神态都非常真诚,梁九功很受用。

跟皇上待的久了,梁九功知道许多事儿,也清楚明萱不是心眼儿太多的人,因此两人交谈的还算轻松。

言语间,永寿宫很快就到了,到门口的时候,天上一声巨响,明萱看到了绚烂的烟花。

烟花很美!

紫禁城上方的烟花更美,绚烂的烟花,映衬的整个夜空都美极了。

可是明萱却不想做这绚烂一时的烟花,好好过日子,平平安安活到九十九,才是她的目标。

明萱就这么静悄悄的欣赏着,直到大腿突然被抱住。

“殿下怎么这会儿来了?”明萱低头一看,就摘下口罩,将胤礽抱起来,疑惑道。

胤礽打了个哈欠道:“你做什么,去了?”

“钮祜禄庶妃宫中出了些乱子,皇上让我去瞧瞧。”明萱抱了抱,就把他放了下来,毕竟自己还穿着花盆底呢!

胤礽歪着头,思考了一下,才问:“弟弟还好吗?”

“好着呢!”明萱拉着他的手道:“就是钮祜禄庶妃跟她额娘吵架了,所以气的有些不舒服,太医已经给她治好了。还有,不一定是弟弟,有可能是妹妹,太医还没确定呢!”

“吵架?”胤礽不可思议道。跟自己额娘有什么可吵的?没想到还有是妹妹的可能性,胤礽想到三公主,眉头微皱,觉得不是那么期待了。

“可能是觉得她额娘偏心妹妹吧?”明萱随口敷衍着。

胤礽看了明萱一眼,然后突然想到了什么,眉开眼笑的得意道:“孤的汗阿玛,才不会偏心,他只喜欢,保成!”

说完,又肯定道:“孤也喜欢,汗阿玛,还有你!”

“我也喜欢殿下。”如果不喜欢,就不会想着攒银子养他了。

正说着,明萱突然觉得有些不对劲儿,永寿宫今日安静的出奇。

跨进正殿之中,果不其然,就看到了闭目养神的康熙……

大年夜的,他来这里做什么?

明萱感到汗毛都竖起来,没有丝毫惊喜,只觉得受到了惊吓!

“胤礽在宫宴上没瞧见你,闹着要来看你。”明萱压着心里的疑惑行礼的时候,康熙睁开眼睛道。

明萱这才猛地低头看着胤礽,只见他脸上有些不好意思道:“孤以为,你又生病了。”

勉力控制住想要揉他的冲动,明萱含笑道:“放心吧!没病的。”

“钮祜禄氏那里可好?”康熙瞧着面前这二人眼对眼有些不想看了,突然问。

明萱连忙恭敬的将事情说了一遍,顺便说道:“钮祜禄姐姐是因为跟钮祜禄家的侧老福晋说话的时候,有些不好的,所以奴婢就让人先把侧老福晋请到偏殿。现在还在宫中,皇上,您看这该如何处理?”

康熙闻言,讽刺道:“如何处理?既然是侧室,自是交给遏必隆福晋处理,没的张狂,日后无召不得入宫。”

“若是执迷不悟,嫡庶不分,朕看法喀这个一等公的爵位也不用要了。”康熙有些懊恼道,天知道下午的时候,听到这件事儿,他有多气!

他也打探的缘由,差点儿没气死。自己又不是没见过女人?钮祜禄家的小格格才几岁,就打自己的主意?

“汗阿玛,不生气!”胤礽上前拉着康熙,认真道:“您说的,今天不生气。”否则就是寓意生气生到年尾。

康熙拉着儿子,这才笑道:“汗阿玛不气。”

胤礽还想跟明萱再说说话,但是康熙不知道什么原因,拉着儿子说个不停。

明萱就看着他们父慈子孝的说着肉麻的话,完全不知道他们来这里的意义何在?炫耀吗?

康熙可不管明萱的想法,他此时心中并不舒坦。

只因为方才刚送了儿子一对玉虎,他就要过来给给这丫头一个,康熙就心塞不已!

康熙跟儿子说话的功夫还在观察明萱,见儿子的注意力都在自己身上,心中的郁气终于散了些。

胤礽确认姨母真的没生病之后,才跟着汗阿玛重回了宫宴之中。

明萱弄不明白康熙干嘛跑这么一趟,想不明白干脆就不想了。

直接洗洗准备睡了,结果刚躺在床上,就感觉不对,伸手往枕头下面一摸,拿出来拽出一个红封,跟一大把的金瓜子。

“这是太子爷给您的留的,说是他的压岁钱分您一半儿。”秋嬷嬷含笑解释道。

明萱打开红封,是一个威武的大老虎形状的玉牌。

胤礽属虎,这玉牌下面还坠了一个平安符,明萱眼眶一下就热了,心里暖呼呼的。

将玉牌随手挂在床幔之上,明萱盯着玉虎,心情很是愉悦。

她想,她似乎明白了皇上故意拉着太子对自己秀亲密的原因了。

老醋坛子估计快把自己酸死了吧!哈哈哈!

再次醒来,就是康熙十六年了,明萱懒洋洋的趴在床上,有些不想起,直接赖到了中午,才准备起身吃个饺子,胤礽就蹦蹦跳跳的跑来了。

明萱连忙起身穿好衣服梳了头,洗漱之后,才出去见他,今日的小太子就好似年画娃娃一般,额头还有个红色额贴,看着很是喜庆。

明萱戳戳他额头上面的额贴,笑道:“怎么起的这么早?”

“早?”胤礽有些懵,一大早起来,他已经跟汗阿玛祭过天,又去奉天殿问候了祖宗们了,还陪汗阿玛用了膳,有去给乌库玛嬷请了安,这才过来,哪里早了?

明萱就顺嘴说一声,然后拉了他进屋,洗了手脸,点的饺子也热乎乎的送到了。

就给他盛了一碗汤,有分别夹了几个,道:“殿下昨夜睡得晚,今日起得早,吃完这几个饺子,就去睡一会儿吧!”

胤礽迟疑了一下,道:“你陪孤睡,好不好?”

明萱思索了一下,大年初一,也不是不可以。

胤礽吃着饺子,瞧瞧的看着明萱,然后好一会儿,才有些难过道:“孤先前给,皇额娘,还有承祜哥哥,的小人书,不见了。”

“怎么会不见了?是不是打扫大殿的宫人清扫的时候,忘了放回去?”明萱吃饺子的时候,吃了一个崩牙的饺子,拿出来一看,原是一枚铜钱,顿时就不想吃了,看着胤礽不大高兴的样子,摸摸他的脑袋道。

胤礽浑身一僵,姨母摸他的手,似乎碰过饺子里的铜钱?

明萱见状,以为他还不高兴,就蒙上他的眼睛,然后把自己给他准备的年礼拿过来,笑道:“惊喜吧?”

胤礽惊呼一声,也顾不上纠结明萱的收干不干净,就直接就要去拿,连饺子也不吃了,明萱哄他喝了半碗汤,才把礼物给他。

“比上本,更好!孤很喜欢,非常喜欢。”胤礽看着小人书里的自己,居然还有他跟姨母一起堆雪人打雪仗的场景,还有他们的雪人,顿时就眉开眼笑道。

明萱拉着他走到内室,指着床幔上的玉虎跟平安符道:“我也很喜欢,非常喜欢殿下送的礼物。”

“汗阿玛说,保平安,孤一个,你一个,孤要你平安!”胤礽咧嘴得意道。

作者有话要说:  昨天写得是之前的设定,写得时候就挺痛苦的,一天改来改去,总觉得哪里不对,大家一提醒,还有基友的点播,于是重新改过了。

注:4041两章基本是连夜翻新重写的,内容完全不一样了。请注意查阅,爱你们么么哒!

感谢所有提意见的亲爱的你们,以及好基友作者:纱利雅。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