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清穿之咸鱼贵妃养崽记 > 第42章 小公主(捉虫)
 
只有小孩子才能把霸道十足的话, 说的奶萌可爱。

看着胤礽一脸的认真,明萱直接抱起他,重重的亲了一口, 揉揉他的小脑袋,无比满足道:“平安, 平安, 我们都要平平安安的。”

胤礽窝在明萱怀中, 享受着姨母有些不害臊的亲腻, 喜得笑弯了眼睛。

抱着小太子, 明萱直接遗忘了后宫的烦心事儿,也没有再去管钮祜禄氏到底有没有想通,后宫之中不需要太多的同情心, 否则这日子就没法过了。

明萱不想管, 但是除夕夜皇上特命明萱去处理景仁宫的事情, 在后宫还是引起了巨大的骚动。

揣测圣意, 似乎是后宫所有人的本能,于是明萱不仅收到了内务府细心周到的照顾,还有后宫庶妃的诸多关注, 就连一向清高的佟佳庶妃都拖着据说刚刚痊愈的身体,想要约明萱去看戏。

“看不懂, 不去!”明萱直接拒绝道。

虽然不怎么下雪了, 但是天气依旧寒冷。

这么冷的天, 窝在殿中撸滚滚不香吗?吃热锅子不香么?

干嘛要出去吹冷风?

不光是佟佳氏的约她拒了,后宫中的聚会明萱一个都没参加。

明萱真的觉得跟春妮几人更自在一些。

春妮拿着小榔头在一边敲核桃,碎了的给自己吃, 好的给明萱, 主仆二人悠然自得的说着话。

不多时, 乌兰也坐下,接过敲核桃的活儿,不过她不用小榔头,用手一锤,核桃就开了。

明萱看着被拍的稀碎的核桃,满脸震惊的摸摸乌兰的手,现在的核桃可不是什么改良版的纸皮核桃,一般人想吃,就必须砸。

因此乌兰冷不丁露出这么一手,简直令明萱跟春妮惊为天人。

有明萱跟春妮两人就在一旁不断的叫好,乌兰小脸儿红扑扑的,眼神中透露着喜悦,手上的动作就更加凌厉了。

从未想过拍个核桃会让主子这么愉悦,乌兰感觉自己找到了能做的事情了,浑身充满了喜悦!

拍的越多,乌兰力道控制的越好,慢慢的甚至只是拍碎核桃壳,而不伤到果肉。

三个人吃了几个就不吃了,但是因为乌兰拍了太多,看着这一堆核桃仁,明萱就兴高采烈的让她们找来一个小石磨,磨核桃、黑芝麻、炒好的黑豆,励志要做绝不秃顶的美少女。

三人悠闲自得的在殿中嘻嘻哈哈,殿外扫雪的宫人都忍不住伸长脖子去看,脸上也不自觉的挂起了笑意。

常年在后宫沉浸的老人们,难得过上悠闲轻松不用担心被责罚,未来还有依仗的生活,大多数人都很知足。

唯有刘嬷嬷满脸心事,忧心忡忡道:“主子这是何意?佟佳庶妃素来得宠,不去不好吧?”

皇上既然信任主子,委以重任,难道不该加紧争宠或者揽权么?

佟佳庶妃在宫中最得宠爱,刘嬷嬷实在想不明白,主子为何要拒绝与之交好?

就这样什么都不做,等宫中皇子多了,无权无势无宠还如何保护太子?

秋嬷嬷手里捧着热乎乎的奶茶,闭着眼睛却不不搭话。

她能看出来永寿宫的主子执拗的很,再者,她的性子也不是争宠揽权的性子。正因为如此,太皇太后跟皇上才能放任太子与之相交,不是吗?

刘嬷嬷等不到回应,心中暗骂一声老货,有些为太子担心,打算回头跟凌嬷嬷说一说,看有什么办法?

“这段时间,刘嬷嬷总是提醒奴婢,莫忘了出身。”磨完一小罐子核桃粉,乌兰看到刘嬷嬷从殿门口走过,突然道。

明萱扭头看她,问:“她为难你了?”

刘嬷嬷是家里安排在自己身边的,没了她,日后还会有王嬷嬷,张嬷嬷……

明萱虽然不喜欢她总是跟家里通风报信的行为,但是用着还顺手,她在宫中许多熟人,有些事情交给她事半功倍。

可如果她越界,碰了自己身边的人……那就留她不得了。

乌兰摇摇头,刘嬷嬷提了两回,每每她再说的时候,乌兰就在心里默念拳法口诀,然后就混过去了,今日若非看到她,还未必能想得起来呢!

于是连忙回道:“就是忒唠叨了一些,倒是没有为难。不过……自除夕夜之后,刘嬷嬷便提醒奴婢,让奴婢在太子爷面前提提家里的六格格,说是长得更像皇后娘娘。”

明萱一顿,扭头道:“咱们可不兴拉皮条。”家里的六妹妹还没过十一岁呢!急什么急?

春妮皱眉道:“莫不是听说了钮祜禄家的小格格的事情,所以急了?”

钮祜禄家的小格格在宫里走一圈,落了个天仙的名声,许是府里也心动了?

明萱没声好气道:“才几岁,就想着入宫,……真把皇上当禽兽呀?”

虽然当皇帝就的没有不禽兽的,否则自古以来有几个能不好女色的?

可十岁上下就往宫里扑,简直挑战人类三观极限。

并不是明萱向着康熙说话,而是就目前而言,康熙喜欢的都是二十岁左右的熟女,比如佟佳氏、马佳氏,比如乌雅氏。

而且过段时间进宫的庶妃可都是十七八岁的。

为此明萱觉得现在的康熙还算有底线,依他的眼光绝不会看上所谓才十岁的天仙儿姑娘。最多……最多等这姑娘在长到选秀的年纪,选进宫里来。

连小天仙都不可能,更不要提自家那个心比天高,欲与先后相比的六妹妹。

春妮猛地捂住明萱的嘴,往外看了看,才低头叮嘱道:“主子,小声点儿。”

明萱点点头,她才松了手。

砸完核桃的乌兰总在四处打量,看看有没有展露自己武力值的机会。方才主子跟春妮两人崇拜的眼神,简直令她浑身舒畅。

明萱见她东看西看,便想起之前在朝阳庵一起吃烤栗子的情况,便道:“乌兰,你去御膳房,要几斤栗子,咱们在火盆里烤的吃。”

乌兰闻言眼睛一亮,高高兴兴就去了。结果刚出门没多久,就又折回来了,连声道:“奴婢远远看着佟佳庶妃好像过来了。”

明萱有些纳闷儿,佟佳氏身处东宫承乾宫,因为西宫靠近慈宁宫,太皇太后一直表现的对佟佳氏的不喜欢。

因此除非必要她是不过来的,如今这是怎么了?

顾不得多想,明萱先让春妮跟秋嬷嬷帮自己梳妆打扮,换上合适的待客衣裳。

在选首饰的时候,突然想到康熙送的那两匣子,让人找来,挑了两个戴在头上。

刚带好,佟佳氏就到了。

明萱看着不嫌冷,连口罩都不带的佟佳氏,有些吃惊道:“佟佳姐姐,新年好啊?你的身子怎么样了?”

佟佳氏看了眼明萱的打扮,眼神有些不自在的闪了闪,然后才捂着嘴轻咳了一下。

明萱见她咳嗽,直接往后退了一步,有些后悔没有带口罩,心想万一这位风寒没有好,给自己传染上了,可就太倒霉了。

佟佳氏一个冬天病了好几场,可偏偏她就爱扶风若柳的仪态,也不爱运动,明萱完全弄不明白这种爱美到极致的想法。

明萱招呼她坐下,又让人奉上了去年的贡茶之后,然后坐了一个离她最远的椅子,轻声道:“姐姐勿怪,主要是太子殿下经常过来与我说话,不好……”

说起太子,明萱就有些心疼,大过年的,他只休息了一日,就继续读书了。可怜的小家伙儿,近乎全年无休。可是却乐在其中,明萱表示不太明白这种天生学神的心理。

但是小家伙喜欢跟自己亲近,明萱便是不为自己,也不想让他生病。

宫里头生病先饿几天的传统可不好受。

佟佳氏显然修炼还未到家,难看的脸色好一会儿才恢复平静,对明萱笑道:“太子是国之储君,妹妹你与太子相熟,确实要事事小心谨慎,毕竟表哥最看重太子了。”

“多谢姐姐谅解。对了,这大过年的,姐姐怎么来了?”明萱点点头,对她口中的表哥没有任何的感觉,含笑问道。

佟佳氏抿了一口茶,就放下了。是上好的六安瓜片,只是冲泡的有些粗糙,白瞎了好茶。

不过今日不是计较这些的时候,佟佳氏看着明萱,开口道:“主要是两个事儿,一个是景仁宫的钮祜禄妹妹,跟钟粹宫的马佳姐姐都是下个月生产。还有一件事儿是正月二十六宫中要进几个庶妃。两件事儿赶到一起了,皇上表哥的意思是让你我二人各领一个差事处理。妹妹你想管哪一件?”

一件也不想管!

明萱皱了眉头,有些苦恼的婉拒道:“姐姐能者多劳,我往日里也没掌过事儿,这两桩可都是大事儿,马虎不得。”

佟佳氏捂着鼻子,偷笑道:“表哥说你贯会多懒儿,我还不信,如今瞧着,表哥竟是懂你的。”

表哥?皇上?

康熙懂自己?这是什么可怕的虎狼之词?

明萱借着揉额头的功夫,偷偷翻了个白眼儿。有些受不了佟佳氏暗戳戳的秀恩爱。

“我还是第一次来永寿宫,妹妹不带我转转吗?”明萱不知道跟佟佳氏说什么,干脆闭了嘴,佟佳氏等了等,看她不善言语的模样,只能先开口道。

新的庶妃要入宫,听说戴佳氏娇俏,郭络罗氏妩媚,还有一个明艳的乌拉那拉氏。

佟佳氏想着自己如今的年纪只比皇上小一岁,圣宠不少,却迟迟没有身孕,不由得有些焦虑。

虽然不喜欢宫中其他的女人,但是想到停止修缮的坤宁宫,想到不断入宫的漂亮女子,佟佳氏到底感受到了威胁,觉得应该做些改变了。

于是找上了明萱这个不受宠的,想与之结盟。甚至决定如果她能为自己所用,也不是不可以将其引荐给皇上。

虽然忌惮明萱的容貌,但是佟佳氏从未听过明萱有什么文采,如今又见她如此木讷毫无情趣,便自信她们有珍珠鱼目之别,对比之下,才能更显出自己的可贵。

明萱总觉得佟佳氏的笑容奇奇怪怪的,带着同情跟得意,但是对方想逛永寿宫,明萱也不好阻止,只能带着她到处转转。

“妹妹这宫中收拾的,倒有些野趣。”佟佳氏看着院子里积雪堆成的大小不一的雪人,还有各种奇形怪状的摆件儿,含笑道。

明萱出门就带上了口罩,闻言回道:“姐姐过誉了。”

“只是妹妹,你将好好的侧殿给了竹熊住,日后怎么安排别的宫妃?”佟佳氏看着近乎站了大半个西侧殿的竹熊窝,很是不可思议。

这个问题?

明萱还从未考虑过自己宫中进人的问题,但是随着宫中的女人越来越多,这似乎就是不可避免的事情。

搓搓手,明萱完全想象不了自己跟别的女人同住一宫的样子,便想回头求求太皇太后,让她给皇上说说,别给自己宫里的送人。

然后对佟佳氏道:“多谢姐姐提点,妹妹记下了。”

佟佳氏张张嘴,实在找不出话题,眼睛一转,刚好看到明萱头上的发簪,总感觉有些熟悉,便又随口夸了几句,才略带狼狈的离开。

明萱摸摸自己的发簪,听佟佳氏说是什么难得的珍品,回到屋里,还有些疑惑的喃喃自语道:“皇上会对我这么大方吗?没可能吧!他那么抠?”

“主子,您在说什么?”春妮好奇道。

明萱摇摇头,解下一个发簪,拿起之前内务府给的份例里面的簪子,对比之下,康熙送的确实精美了许多。

眨眨眼睛,心想果然是皇上,拔根毛都比别人的粗太多了!

佟佳氏所说的两件事,都代表了宫权,明萱没有去争,让康熙不禁摇摇头,笑骂:“惯是会躲懒儿?”

梁九功有些不明白,皇上既然明知佟佳庶妃不会将到手的宫权相让,为何还要在她面前提赫舍里庶妃?

康熙叹口气,赫舍里丫头不贪权让他头疼的同时,又有些欣慰。

钮祜禄氏怀上这胎开始,他就已经想好了暂时不立后,即便是如今已经确定她怀的是个公主,康熙也没有改变主意。

其实从钮祜禄氏一开始执意用药怀上这胎开始,康熙就对她开始失望了。但同时也认可她的能力。

后宫之事,在康熙看来三足鼎立,暂时最为稳妥。对保成也最有利。

日后待保成再大些,若是有合适的人选再说。

决定好之后,康熙就打算再看看此番进宫的女子究竟品貌才华如何,届时若有喜欢的,便连同納喇氏马佳氏等人一同封赏。

宫中进不进人对明萱而言,没啥差别。可是对其他人就不一样了。

去年明萱三人入宫,就有了其他人没有的待遇,这次……

整个正月,宫中都有一种紧张的气氛,各种小道消息不断地传着。

明萱看着滚来滚去,把自己当成一个球儿在满地打滚的滚滚,听着春妮说着宫里的各种传闻,吃着烤串,不断的惊呼着。

这故事太精彩了,她能脑部上万字的黄色小作文。

但是打住!小太子还在自己身边呢!不能多想。

胤礽在明萱身边啃着一个去皮的烤鸡腿,听到某位庶妃厨艺了得的时候,突然道:“汗阿玛,不喝汤,梁公公说,他瘦了两圈。”

“殿下你错了,这不是重点!”努力忽视掉瘦了两圈的问题,明萱看着自己找内务府好久,对方才按照要求自己做的烤架,有些羡慕道:“都是吃御膳房的,怎么还有人能开小灶来自己做饭?”

胤礽疑惑了。

春妮叹气道:“炖汤只要一个路子跟一个汤锅就够了。”

“哦!这么寒酸,那怪不得皇上不吃。”明萱顿悟了。

胤礽放下鸡腿,拿起一旁的山楂水,道:“好奇怪,为什么不让,御膳房炖汤,呢?梁公公,每次都吐。”

“心意,心意!”明萱顺手给她擦擦嘴边的油脂,笑道:“御膳房的师傅做的,哪里能体现娘娘们的心意?”

只是可怜了御前的公公们,替皇上遭罪了!

“多此一举!”胤礽表示对此完全不理解。

若有人不会做汤,还给他送汤,他就……他就要让对方喝完看看会不会中毒。

明萱心想小毛孩儿不懂情趣,没准儿皇上乐此不疲呢!

两人正说着,康熙身边的另一个太监魏珠过来,给明萱道钮祜禄氏要生了,所以今日太子要留宿永寿宫。

“汗阿玛说,这是妹妹。”胤礽沉默了一会儿,靠在明萱身上,闷闷道。

还没有出生,就带走汗阿玛,他不喜欢妹妹了。

明萱伸手捏捏他的小鼻子,笑道:“晚上跟我睡不好吗?我给你讲故事,讲女娲捏小泥人儿的故事。”

“是女娲,造人。”胤礽抬头看着姨母灿烂的笑脸,道:“不是小,泥人儿。孤知道的。”

“那殿下听不听?”明萱扬眉问。

胤礽连连点头道:“听得,听得。”姨母每次讲得故事都跟别人不一样。

当夜胤礽在明萱怀中听了女娲一开始精致的捏,到后来甩泥点子做人……梦里都是在捏泥人儿。

当夜钮祜禄氏非常经历了四个时辰之后,在二十一日子夜十分,终于诞下一个据说小巧精致的小公主。

太医院的太医们去五六个,会诊之后,得出小公主虽然体弱,但是好生调理,能好转的结论。

“再好看也没有保成好看。”康熙在乾清宫批折子的时候,听说是个漂亮的小公主,又听说好好照顾,就能活下来,脸上也有了喜气,叫了声赏之后,就摇头道。

梁九功垂着头,想到太子爷那张脸,忍不住在一旁连连点头。

康熙拿着一个废弃的折子,直接砸到他脸上,笑骂:“你点什么头?嫌朕的公主不好看?”

算上养女,这才是现在活着的第四个女儿,康熙的心情并不坏,对此并没有真的生气。

“奴才不敢,只是……只是,只是太子爷天人之姿,奴才此生还没见过这般俊朗的。”梁九功跪在地上讨饶道。

康熙扬扬眉,罚了跪了一刻钟,就不再追究了,其实他心里也是这么想的。

正月二十三,小公主的洗三宴上,胤礽看到了新的妹妹,脸上的表情就有些不太好了。

康熙不明所以,在只有父子二人的时候,问了出来。

胤礽就忍不住担忧道:“妹妹,是女娲,娘娘甩的,泥点子吧?”

满脸皱巴巴,还是青色的,一点儿都不好看。

……

这样康熙怎么回答呢?

回忆了一下,他见过的孩子并不多,印象最深的还是胤礽,出生之后虽有些通红,但是没两日就变得白嫩可爱。

对比之下,这个新生的女儿真的好似女娲造人的时候,随意甩的泥点子。

“不能这么说妹妹。”康熙伸手在胤礽脑门上轻轻敲了敲,不赞同道:“哪里有做兄长的嫌弃妹妹不好看的?”

“保成知错了。”胤礽乖觉认错之后,带着庆幸道:“姨母说,保成好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