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清穿之咸鱼贵妃养崽记 > 第44章 糖葫芦(二更)
 
小太子说出什么都能买的时候, 明萱觉得他在发光,真的在发光。

有钱花,随便花。

这基本算是绝大多数人类的终极梦想了。

明萱看着他认真的眼神, 思考了一下道:“给我买几串糖葫芦吧?”

说完又叮嘱道:“一定一定不可以去任何有危险的地方, 不可以单独去任何地方, 见任何人, 知道吗?”

胤礽默默的记下糖葫芦三个字, 然后开口道:“孤记下了, 孤会给你, 买你想要的。也不会单独, 去任何地方,见任何人。不会离开,汗阿玛的身边。”

明萱低着头, 让春妮装了半荷包的铜板,跟半荷包的银瓜子, 不装一荷包是担心太沉了,交给他道:“外面不是人人都能掏得起银子、金子的,你拿着这个可以买你想买的东西。”

“不……好吧!”胤礽刚想拒绝, 就想起一个哈哈珠子说起每次上街,他额娘都会给他塞银钱的事情,伸手接了过来。

但是却在心里想着给姨母买东西, 一定要自己花银钱。

从永寿宫拿了两个半满荷包, 胤礽才蹦蹦跳跳的回了乾清宫。

二月初二龙抬头, 康熙早就准备出去转转,第一次带儿子出门,他也是做好了完全的准备。

自从知道普通百姓吃三文两个的鸡子之后,胤礽就非常想去外面的世界看看。

康熙看到儿子每日勤勤恳恳的学习, 每天都在为能帮上自己这个汗阿玛而作努力,就想完成儿子的愿望。

万事俱备,康熙带着穿着普通的儿子走在大街之上……

“阿玛,这是什么?”

第一次出门的胤礽,眼睛都不够看了,二月二赛龙舟,路上的人很多,胤礽瞪圆了眼睛,什么都好奇,他看着一堆孩子围着一个摊子,就有些蠢蠢欲动。

康熙扭头一看,他认识,是卖糖画儿的。看到儿子满脸的期待,康熙仰着头,拉着儿子过去,在其他孩子羡慕的眼神下,指着最大的一个龙形糖画儿道:“给我画一个这个!”

说罢丢下一个银锭子。这是他出宫前,专门换好的没有印记的银子。

他今天不是皇上,只是一个会满足儿子所有愿望的普通阿玛。

画糖画儿的中年汉子看着穿着普通却极为簇新的二人,又看看银子,愣了愣,心下了然,然后苦笑道:“大兄弟,你这银子,我找不开呀!那个龙形的糖画儿是我卖的最贵的,只卖五文钱。”

“我有五文钱,给你!”话音刚落,胤礽就解开腰间沉甸甸的荷包,让康熙拿了五文钱出来。

康熙恍恍惚惚的从儿子的荷包里拿出五文钱,然后中年汉子眉开眼笑的开始舀了一勺糖,开始飞快的画起来。

胤礽拽拽康熙,然后要他抱自己起来,满脸惊喜的看着糖画儿一点点成型。

“我还要这个,我还要那个,还有这个,这个……”

胤礽简直太兴奋了,在所有孩子羡慕的眼神下,不断的指指指……

可就这样,康熙的那个五两的银锭子,始终都没花出去。

因为儿子只花了两个银瓜子,甚至请了身边好些个孩子吃糖画儿。

胤礽对于店铺里精美的东西不是很能看得上,因为他天生就拥有最好的。

相反,对于民间的小玩意儿,一个草做的小蚱蜢,一个套圈儿的小游戏,一个……

足足完了一路,腰间的银锭子,始终还待在康熙腰间。

花光了两个荷包的银瓜子,跟铜板,身后的侍卫们都是大包小包的抱着。

胤礽有些乏了,康熙连忙带他去了最大的酒楼,早已定好的包间,陪他一起看赛龙舟。

站在窗边,胤礽看着外面熙熙攘攘的人群,突然扭头道:“汗阿玛,五两银子,在宫里只能,买十个鸡子。可是却是,百姓们一年,未必都能挣到,的银钱,对不对?”

康熙走到他身边,迟疑了一次,就点头道:“是的,汗阿玛就是想告诉你,你觉得很小,很不起眼的五两银子,其实可以拥有很多东西。”

“汗阿玛,保成不想吃,五百文的鸡蛋。五百文很多,可以买,一百个龙形,糖画儿,可以买一千个,草蚱蜢,可以让许许多多,的百姓,有个饱饭吃。”胤礽开口道。

他第一次知道居然还有人没有吃过糖?当他把糖画儿送给那些孩子的时候,他们眼中的惊喜跟雀跃让他震惊。

当他听到有个大孩子说,要把糖画儿带回去,给弟弟妹妹们舔一舔的时候。

他很疑惑,为什么没有一起出门?

结果才知道,他们天气还有些寒冷,家里只有一身能穿出门的孩子穿的棉袄。

而这样的人有很多。

他问了卖布的人,一件袄子用最差的布跟棉花,其实只要一百文,自己吃一个鸡子,就是五件棉袄。

可是这么一点点的银子,百姓们却没有。

康熙听着儿子的讲述,直接将他抱在怀里,在他脸上亲了一口,连连赞叹道:“朕的保成,真是给了朕巨大的惊喜!”

他以为儿子在玩闹,因为他没见过,可是却没想到儿子玩闹中,能看到这么多的民生。

他还这么小,他是天生的帝王之才。

是自己的儿子,是大清国的储君!

康熙极度兴奋,简直恨不能大喊出来,没注意房门开了,又关了。

“保清兄长,来了。”胤礽却看到了,直接道。

就在康熙扭头的时候,胤礽嘴角扬起笑意,开心道:“就在汗阿玛,你抱保成,亲保成,的时候,保清兄长,看到了!”

说完,胤礽还得意道:“保成好高兴,是不是,有些坏?”

“不坏,保成怎么会坏呢?”康熙闻言失笑道。

小孩子的独占欲,每个人都有,他小时候也盼着汗阿玛能抱抱自己,可是他却说董鄂妃所出的才是第一子。

想到这里,康熙笑了笑,将保清叫进来,一手将两个孩子都抱起来,让他们看外面的赛龙舟。

比起保成的从容跟习惯,保清浑身僵硬,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自己的汗阿玛,还有兴高采烈的太子。

然后在康熙放下他们的时候,保成凑上去在康熙脸上也亲了一下,笑眯眯的说道:“谢谢汗阿玛!”

保清一顿,他有些惊恐,难道自己也要这样?

康熙笑着摇摇头,没有强求,其实也是不习惯跟胤礽以外的孩子亲近。

满人抱孙不抱子,但是康熙自幼抚养胤礽长大,这个习俗在他身上早就破解了。

第一次抱保清,跟秤砣一样,浑身僵硬不说,嘴上连阿玛都没叫。

康熙心中微叹,觉得到底不是自己养的,儿子跟自己不亲近啊!

虽然对孩子的不够亲热有些不喜,但康熙隐瞒的很好,含笑问起保清最近的生活,学习。

胤礽在太子启蒙的时候,纳兰容若已经亲自给他开蒙了,翰林院的学士也都会过来教导。

令纳兰容若失望的是,不论聪慧程度,还是勤奋程度,虽然保清阿哥比起一般孩子能懂事一些,可远远比不上被康熙夸耀的太子。

“卖糖葫芦了,又圆又大的糖葫芦,好吃的糖葫芦!”

在康熙跟保清说话的时候,外面突然隐约传来的这个声音令胤礽眼睛一亮。

“汗阿玛,要糖葫芦,要糖葫芦!”胤礽一下子跳起来,激动的拽着康熙的袖子大声道。

康熙低头看着满是渴望的儿子,笑道:“想吃糖葫芦了?那行,回宫朕让人给你做,外面的不干净。”

一路上胤礽也买了许多吃的,但是康熙见他只是好奇,但却没有去吃,包括一开始的糖画儿。

“不是的,保成……”话到一半儿,胤礽想到姨母说在外人面前少提她,就硬生生的改成了:“保成就是想要,现在就要。”

说完充满渴求的看着康熙道:“汗阿玛,好不好嘛?保成想要,自己买。”

“皇上,奴才带殿下去买吧!”纳兰容若看到一边保清阿哥的脸色有些不好,心中微叹,然后突然开口笑道。

康熙在儿子额头敲了一下,道:“可以买,但不能吃,知道吗?”

胤礽揉揉脑袋,点点头,然后伸手道:“银子,保成没银子了。”

姨母心心念念想要的东西一定很贵,但是他出门前银子都给汗阿玛了。

康熙从怀中拿出那个一直没花出去的银锭子,递给他。

胤礽高高兴兴的收下银锭子,然后扭头对身后的侍卫道:“孙侍卫,孤要你抱!”

康熙摇摇头,然后继续跟保清说话,纳兰容若则跟了胤礽出去。

“奴才抱您,可好?”纳兰容若很快就要做阿玛了,虽然因为家族利益,更希望保清阿哥能快速成长起来,但是看着太子乖觉的让侍卫抱着,忍不住有些心痒。

胤礽先是看了纳兰容若一眼,看了看纳兰容若有些苍白的脸,再看看孙侍卫黑黑的脸上棱角分明,对比之下,孙侍卫武力值一定比纳兰侍卫高很多。

自己可是很重要的存在,不能马虎。

便轻轻地摇摇头道:“孙侍卫很好。”

孙侍卫抱着太子都差点儿落泪了,太子说他很好!连儿子都怕他,可太子说他好?简直是太感动了。

纳兰容若被拒绝之后,很是诧异,这孙侍卫除了武力高强之外,长得真的很差强人意。

许多胆小的功勋子弟,进宫见到他都会害怕,太子居然说他好?

五两银子买糖葫芦还是没有花出去,卖糖葫芦的是个青年人,他找不开。还是孙侍卫从怀中掏了一角银子,买了所有的糖葫芦。

胤礽被孙侍卫抱在怀里,抗糖葫芦的责任就指派给了纳兰容若。

纳兰容若满脸困惑的上前抗糖葫芦,差点儿没趴下了。

“唉!纳兰侍卫,你太弱了!”胤礽轻轻地摇摇头,轻声道。

然后看着这么多糖葫芦,还有路上孩子们羡慕的眼神,胤礽让孙侍卫抱着自己,认真挑选了五串最圆最大的用油纸包起来,剩下的就让纳兰容若给他们分了。

五两银子还没花出去?

康熙看着被儿子还回来的银子,听到他说还借了侍卫的银子,直接丢给孙侍卫道:“赏你了。”

如此,就算是自己给儿子花了吧?

胤礽从孙侍卫怀中下来,将拿上来的糖葫芦给了康熙两串。

康熙顺手就给保清了一串。

胤礽的眼神暗了暗,但是却没有说什么。

回到宫中,胤礽脚不停的就去了永寿宫,康熙也有其他事情要处理,便没招呼他。

到了永寿宫,胤礽将糖葫芦交给明萱的时候,明萱满脸惊喜,没想到小家伙,真的给自己带回了,顺手拿起来就重重的咬了一口。

“好吃,真好吃!这是我吃过最好吃的糖葫芦了。”明萱笑眯眯的满足道。

胤礽咧嘴一笑,制止住明萱继续吃,开口道:“外面买的,不甚干净。孤看许多,孩子都吃了。你尝尝就好。想吃,御膳房会做。”

作者有话要说:  康熙:朕难道还是没有给儿子花银子?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