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清穿之咸鱼贵妃养崽记 > 第47章 带血的帕子(二更)
 
“遵旨!保证完成任务。”明萱抱着小太子, 没有一丝丝的犹豫就答应了下来。

无病无痛,富裕悠闲的活到九十九,是明萱一直以来的愿望。

长生, 长生……

胤礽真的有些难过, 这是自己的弟弟, 他要死了。

虽然没有太多的印象, 可突然听到这个, 看到三姐姐的眼泪, 胤礽就控制不住, 觉得难受。

他不想要跟三姐姐一样难过伤心, 他想他喜欢的人一直活着,陪着自己。

明萱看到胤礽心情一直这么低落,就开始给他灌心灵鸡汤。

她没有办法给他讲述死亡是多么令人伤痛。她希望在他这么小的时候, 不要太过伤感。

什么现在的分别是为了日后更好的相遇?长生阿哥的病很严重,无法治愈, 他需要重新来过。

什么人死了以后,并非消失,他可能变成星星, 变成世间万物,她会存在在所有自己关心的人身边……

“皇额娘跟,承祜哥哥是不是, 也变成星星了?”胤礽听着姨母讲得各种故事, 忍不住问。

明萱思考了一下, 回道:“可能变成星星看着你,也可能看到你跟你汗阿玛这么好,没有遗憾就重新投胎了。万事皆有可能,不能只局限一个答案。”

胤礽搂着明萱, 听她给自己讲述各种神话小故事,心终于不那么难受了。

第二日清晨给姨母摘花的时候,胤礽多剪了几只,让人送去钟粹宫给长生弟弟。他想看花儿,既然不能出来,就把花儿给他送过去。

“太子好端端的给长生送什么花儿?”马佳氏躺在床上,一脸疑惑道。

身边陪嫁嬷嬷宋嬷嬷却没有吭声。

马佳氏眉头一皱,喝道:“说!”

宋嬷嬷担忧的看着马佳氏,开口劝道:“您还在月子里,莫操心其他事情,养好身子才是最重要的。”

“怎么?我现在使唤不动嬷嬷你了?”马佳氏一瞪眼,就问。

宋嬷嬷无法,便说了昨日三公主去找太子的事情。

“胡闹!”马佳氏听闻后,就掀开被子,准备起床,去好好说说女儿。别管皇上对她有多宠爱,太子都是碰不得的逆鳞。

宋嬷嬷连忙按住她,焦急道:“老奴就知道一说您就急,才不敢给您说的。主子,你好好养身子,好不容易……好不容易得了一个健康的小阿哥,你就不要糟蹋自己的身子骨了。”

“她找太子做什么?”听到小阿哥,马佳氏有些迟疑了,躺在床上问。

宋嬷嬷回道:“好像是三公主因为前儿的事情不开心,在御花园哭的时候,被太子看见了,给了她一幅画,结果……长生阿哥很喜欢。”

“他喜欢的?”马佳氏连忙问:“什么样的画儿?”

“老奴不知道,只知道长生阿哥很喜欢,三公主就去了永寿宫。等到了太子下课,抱了许多画儿回来。昨天长生阿哥很开心。”宋嬷嬷帮她掖好被子,轻声道。

马佳氏没在说话了。

长生是真的很喜欢太子哥哥送的画儿,还有颜料跟画笔,他的手不稳,画坏了两幅,都气哭了。

还是三公主握着他的手叫教他的时候,承诺一定会给他弄来更多的画儿,才让他情绪稳定下来。

一大早,又收到鲜艳的花朵儿,长生便对着来跟自己一起吃早膳的姐姐问:“太子哥哥,是什么样,的人?”

三公主没有犹豫,直接道:“好看的人。”

说完,又看着弟弟,笑道:“跟长生一样,好看。”自己的弟弟绝对是最好看的,不容反驳!

三公主从前很是骄纵,皇上的宠爱让她张扬自傲,可是在额娘怀上如今的小弟弟开始,她不知为何突然就长大了,对着往日并不怎么喜欢的长生阿哥,很是照顾。

长生听了姐姐的话,眼睛一亮,然后看着姐姐,开口道:“姐姐才是,最好看的。”

三公主矜持的点点头,这个她不否认,宫里上下都说她是最好看的公主呢!

胤礽知道弟弟喜欢自己的画儿,昨日一时冲动把姨母画的都送了出去,午间休息的时候,就让内务府的画师过来。

将自己从前涂好颜色的许多画儿,把轮廓临摹出来,打算日后再送给长生弟弟。

不管他能活多久,胤礽希望他来这么一趟,不要留下太多遗憾。

做完这些,胤礽就不去想这件事儿了,可是读完书,回永寿宫的时候,又看到了三姐姐。

“这个给你,长生他很高兴。”三公主今日没有来太早,卡着太子下课的时间过来的,带来了自己最喜欢的小玉牛。

三公主属牛,她三岁生辰的时候,康熙让内务府打造了这头小玉牛,又亲自供奉佛前足足八十一日,才送给她,希望女儿能够平安长寿。

胤礽也有一只,他是一直帝王绿的玉虎,自然知道这个有多重要,于是摇摇头,道:“孤也有,孤不要。这是汗阿玛,对姐姐的祝福,不能送人。”

三公主其实有些舍不得,但是她还想要画儿,昨天画坏了两张,长生就哭了。不送最珍贵的,怕太子不给她画了。

“那太子弟弟你,有想要的吗?”三公主抱着小玉牛,咬牙问。

他想要的,自己就想办法给他弄来,这样以后再要画儿就不难了吧?

胤礽疑惑的看着她,问:“为何给孤送礼?”

三公主低着头,轻声道:“长生喜欢那些画儿,可是总有画完的一日。”

“长生是孤的弟弟,日后孤会继续,给他送画儿的。”胤礽闻言开口道。

这点儿事情,不用姐姐送礼的。

三公主抹了一把眼泪,道了谢,然后就非要胤礽选一个礼物。

胤礽想了想,开口道:“等三姐姐你,日后学了针线,第二个荷包给孤吧!”

“为何是第二个?”三公主红着眼睛,诧异的问。

胤礽奇怪的看了她一眼,理所当然道:“第一个难道,不是汗阿玛的?”

就在三公主疑惑的眼神下,胤礽对她进行了思想教育,汗玛生你养你,又给你至高的公主之位,凭什么就连一个荷包都不做?

别人家的女儿连袍子都给做呢!

“不光是荷包,孤觉得,衣裳袜子,荷包扇套……别的女儿给阿玛的,汗阿玛更是不能少!”胤礽振振有词的看着三姐姐,开口道。

为什么本宫还没有学女红,就已经许诺了要给汗阿玛做衣裳袜子荷包扇套?还有太子弟弟也得送?

从永寿宫离开的时候,三公主眨着眼睛,掰着指头,有些算不明白,自己究竟要做多少?

等回了钟粹宫,三公主叫来嬷嬷,让她教自己针线。

嬷嬷大为惊喜,公主年初的时候就该学了,但是她不爱,就不学,如今……终于……

一刻钟之后,三公主哭了,但是还是咬牙坚持。

两刻钟之后,三公主绝望了,只觉得手已经不是自己的手。

一个时辰之后,三公主又哭着跑来永寿宫。

举着满是血洞的手,哭喊着自己做不到。

看到三公主手上满是血,明萱吓了一跳,赶紧叫了太医。

胤礽也有些傻眼儿,忙拿了帕子按住她的手。

太医来的很快,洗干净血迹之后,发现全是针眼儿……

明萱扭头不忍心看了,只觉得这个小公主是个狠人,居然扎了这么多,才喊着不干了,当年自己扎了两个洞,就再也不碰了。

“这个很难吗?”胤礽看着姐姐的手,震惊的问。难道女红不会女孩子天生都会的本事?

明萱跟三公主异口同声回道:“难!”

胤礽歪着头诧异的看着姨母,突然想起自己似乎除了袜子之外,没收到过姨母做的针线,然后顿悟了,姨母她不是不给自己做,是不会呀!

“难就不要学了,反正有奴才。”胤礽摇摇头,安慰道。

三公主吸着鼻子,哽咽道:“你怎么不早说?”

“孤也没想到,姐姐如此,不善女红……”胤礽尴尬的转过头,解释道。

他身边的宫女们没事儿就拿着针线在做活儿,他就当天下女子都会这个。而且姨母做的袜子他很喜欢。还在暗自期待能不能收到其他的礼物呢!

明萱还是前两年,在额娘的逼迫下,速学了基本的针法,大致知道怎么制衣,唯一拿手的就是做袜子,因为不用刺绣。

上回跟太子玩疯了,丢了一只袜子,就给他做了一双而已。

本来明萱有绘画功底,刺绣对她没有难到三公主这个地步,可是明萱对与整天低头绣绣绣,没有任何的兴趣。

反正自己再学,也比不上绣娘,何必呢!

且也不觉得自己会给男人做这个,起了抵触心理,就没认真学过。

当初她也没想到会遇上小太子这么招人稀罕的小家伙呀?

再说宫中能缺了小太子的衣裳挂件儿?

明萱丝毫不觉得太子需要自己这个苦逼的姨母,给他辛辛苦苦做这个。

辛苦的将自己的双手扎满洞的三公主又满脸怀疑人生的回去了。

她刚走,康熙给太子的信送到了。

明萱不参合他们父子俩儿之间的事情,回信的事情由太子身边的人处理。

太子看着染血的帕子,犹豫了一下,决定给汗阿玛提前通知一声,日后无需期待姐姐的手艺了。

隐约记得好像有次某个朝臣腰间的荷包,被汗阿玛讽刺难看,对方珍惜的说是女儿第一次的做的。

汗阿玛当时怎么说来着?好像说日后自己的公主,闭着眼睛做的都比这个好。

于是康熙收到宝贝儿子回信的时候,从信封里掉出一个染血的帕子,惊得直接站跳了起来。

急急忙忙打开信,一目十行看完之后,这才松了口气。

拿了手边的弓箭挑起这条帕子,认真端详之后,康熙有些惆怅道:“朕此生看来是不用指望穿女儿做的衣裳,戴女儿做的荷包了。”

作者有话要说:  三公主:汗阿玛,凡事儿无绝对,您还有许多的女儿,不独独我一个。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