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清穿之咸鱼贵妃养崽记 > 第51章 生辰(一更)
 
听到明萱的话, 胤礽很是满足。

今日看到汗阿玛那么亲近长生,其实胤礽心中很不舒服。

不光是吃醋,而是因为他发现不管自己喜不喜欢, 乐不乐意。汗阿玛依旧会对其他的姐姐妹妹哥哥弟弟, 充满了关心跟在意。

这些在意不会因为自己不高兴,而有任何的改变。

汗阿玛会因为长生的生病而难过,也会给三姐姐说对方是他的心尖尖, 也会给宫外的保清很多的关注。

胤礽突然模糊的认识到,汗阿玛不会是他一个人的汗阿玛。其他人也是汗阿玛的孩子。

“保成是你唯一喜欢的孩子,对不对?”胤礽想到这里, 看着明萱, 认真道。

明萱再次毫不犹豫的点头道:“对呀,我只喜欢你一个!”

只有一个小家伙,已经占满了她整个心, 当然还有滚滚, 人生已经圆满,插不进来其他的了。

小家伙虽然聪慧,但到底年纪小, 还不太会隐藏自己的想法, 他一定不知道自己现在的眼睛有多亮。

胤礽心中原本的不快,瞬间就消失了。

虽然汗阿玛有很多的孩子,虽然皇额娘选择了去陪承祜哥哥,但是也有将自己当成唯一喜欢的人。

“所以曹侍卫跟魏公公就真的表演了?”心情愉悦之后,胤礽就给明萱说起今天的事情,明萱闻言有些不可思议。

曹寅行贿魏珠,还被三公主看到了?

当众嚷嚷了出来不说,皇上还让他们去表演并教导长生阿哥行贿这个技能?

这个神发展, 简直让明萱大开眼界,甚至……有些幸灾乐祸?

“汗阿玛身边如此,宫中奴才……”胤礽略带烦躁的低喃道。

明萱在一边托腮看着小太子,小小年纪,政治觉悟居然如此之高?

三公主看到行贿之事,觉得好玩,但是他已经看到事情背后的隐患了。

“汗阿玛为什么不处理他们呢?”胤礽心中充满疑惑,他都能看到的事情,汗阿玛为什么要忍下来?

宫中奴才们这么过分,汗阿玛为什么还要容忍他们?

“不清楚,但是应该有更大的利益吧?当皇上怎么会吃亏?”明萱摸摸他的小揪揪,含笑道。

胤礽看着明萱,只觉得茅塞顿开,对呀?汗阿玛怎么会吃亏?他那么英明神武,那么厉害!

“所以孤不用急,只用看着,汗阿玛如何处置他们,对不对?”胤礽带着激动道。

汗阿玛一定会处置这些背主的奴才,也一定不会吃亏的,想到这里胤礽心中就满是雀跃。

明萱打了个哈欠,开口道:“这我怎么会懂?我就明白一个道理,咱们的皇上厉害着呢!所以殿下你还有的学。”

“孤一定会努力的。”胤礽肯定的点点头,困扰了许久的事情,终于想通了。他会一直看着,跟着汗阿玛好好学习的。

明萱见小家伙眼中充满了期待跟斗志,捧着他的脸,重重的亲了好几口,太可爱了有没有?趁着能亲能抱还矜持什么?

姨母又莫名的看心情愉悦了?

胤礽看着明萱激动的模样,伸手搂住她,略带矜持的把自己往她身边尽可能的靠近,让她亲的抱的更舒服一些。

亲亲抱抱举高高!

不管明萱要做什么?胤礽都全部毫无保留的配合。

且他脸上的灿烂笑容,闪的明萱心情指数不断上涨。

胤礽离开后,明萱还有些恍惚。

哼着愉快的小曲儿,将所有的苹果树苗检查一遍,发枯的直接换上农场里的,力保每一颗苗儿都能长成苹果树,日后给滚滚的苹果园增光添彩。

然后又给草莓苗番茄苗儿浇了水,偷偷撒上化肥。

小太子喜欢草莓,给他多种一点儿。

还有番茄……吸溜,番茄炖牛腩应该很快就能实现吧?

对于现在的生活明萱非常满意,每天都快乐的很。

小太子心疼长生弟弟,却也没有将烦恼带到永寿宫,只是听他说起,长生阿哥如今很乐观,很认真的在学习贿赂的手法,对死亡也不畏惧了,甚至因为那里没有病痛,还隐隐有些期待。

胤礽三五日就会过去陪他待一会儿,康熙也会去。

时光匆匆,五月初三是太子的三周岁生辰,又是赫舍里皇后去世三周年的重要日子。

三藩之乱的战况虽然相持,但是形势已经越来越有利于清军,康熙心头的重石稍微移开了一点点,也有心情给皇后举办盛大的祭祀礼。

先后祭祀礼,所有的庶妃都必须参加,明萱也不能例外。

“那是谁?”明萱跟后宫宫妃没有太多接触,因此祭典上,被人一直阴森森的盯着,看着面熟,但是她已经不记得了,便有些奇怪道。

春妮扶着明萱,小声提醒:“那是戴佳庶妃。”

戴佳氏?

明萱愣了愣,记忆中那个带着梨涡的甜美姑娘,怎么变成现在这么苦大仇深的模样?

“戴佳庶妃好似失了宠。”春妮直到主子不关注其他庶妃的事情,就轻声解释,自从那次不知为何戴佳庶妃惹了皇上生气之后,就再也没的过宠。

明萱又看了一眼,失宠之后的戴佳氏脸色憔悴,原本爱笑上扬的唇角耷拉了下来。看着竟不像是十七八岁的鲜活小姑娘,看着怪渗人的,便忍不住抖了抖。

“赫舍里妹妹?”

突然一个爽利的声音传来,明萱扭头一看,看到一个妩媚娇俏的女子,在春妮的小声提点下,含笑回道:“郭络罗姐姐。”

“赫舍里妹妹,我们从前见过,你还记得吗?”郭络罗氏上前,自来熟的拉着明萱的胳膊道:“就是瓜尔佳格格出阁的时候。”

明萱完全不记得了,自己当初在家里的时候确实参加过几次聚会,但都没怎么与人相交,只能尴尬笑道:“那倒是个缘分。”

“是呀!上回见到妹妹,我就喜欢的很,想跟妹妹相交。但是后来姐姐就不爱出门了。如今还能遇上,可不就是缘分吗?”郭络罗氏一脸欢喜道。

明萱看着她拉着自己的手,有些不自在的把胳膊抽出来,脸色平淡的点头道:“见到郭络罗姐姐,我心中也甚是欢喜。只是今日是姐姐的三年祭典,失礼了。”

“先后当初可是很和善呢?咱们谁不知道?想想,真是可惜了。”郭络罗氏拿着帕子的一瞬间,眼眶就红了。

这演技让明萱折服,然后也拿着帕子垂着头,表示哀伤。

余光注意到康熙来了时候,也跟着众人一起跪在地上。

不管大家心中怎么想的,一个个跪在殿中,都是悲伤不已,明萱随波逐流掐了自己一把,然后也跟着落了泪。

不是不难过,她跟长姐虽然接触不多,但是长姐离世的时候,也是真真为她可惜的。如果她能活着,看到这样聪慧机敏的小太子,一定很骄傲。

泪眼摩挲中,看着被康熙牵着手,一脸肃穆的小太子,明萱又有些担心起来。

小家伙今日生辰,可是今日偏偏是……唉!生辰就是母难日,这是他一辈子逃不开的事情。

加上宫中那些不坏好心的传闻,明萱就有些为他心疼。

吸吸鼻子,明萱从怀中再拿了一个帕子擦擦鼻子。

康熙很哀伤,一转眼三年了,当初的他真的很哀伤,只是时间似乎冲淡了这一切。

手里牵着保成,对着赫舍里氏的灵位,康熙轻声道:“保成很好,你当放心才是。”

胤礽的小手紧了紧,跟着道:“汗阿玛也很好,皇额娘,您跟哥哥在那边儿也要好好的。”

康熙低头看着儿子明亮的眼睛,差点儿落泪,吸吸鼻子,扭过头看着跪了一地的庶妃们,幽幽的叹了口气。这其中又有哪个是真的难过呢?

好吧!还是有的。

康熙余光看到泪眼摩挲擦鼻子的明萱,在心中感慨道。

明萱真的不明白,这些人怎么都可以哭的这么好看?

她们是怎么做到落泪这么好看,还不流鼻涕的?好想求个教程呀!

祭典结束,明萱红肿着眼睛鼻子被春妮乌兰二人扶着往外走的时候,还在想怎么也得给小家伙办一个生日宴,就他们两人的生日宴。

“妹妹,等等我。”正想着,谁曾想郭络罗氏竟然又追了出来。

“郭络罗姐姐找我有事儿?”明萱扭头直接问。跪了将近一天,她又累又饿,还有些想要方便,着实不想跟人寒暄。

郭络罗氏顿了顿,才柔声道:“今日见到妹妹,心中无限欢喜,就想跟妹妹聊聊天,也不知道妹妹有没有时间?”

“没有!”明萱回道:“我平素不太会说话,想来也不知跟郭络罗姐姐说什么。”

郭络罗氏没想到明萱竟是这样的性子,张张嘴,脸上的笑容有些维系不住了,硬巴巴道:“那就不打扰了。”

“再会!”明萱点点头,直接转身就走。

郭络罗氏看着步伐比之前还快了许多,好像迫不及待远离自己的模样,脸上的笑容彻底没了。

“姐姐这是热脸贴了冷屁股?”戴佳氏不怀好意在一边讥讽道。

郭络罗氏眼一斜,冷哼一声道:“管好你自己。”说完也跟着走了。

戴佳氏讥讽的看着郭络罗氏,这几个月的失宠让她彻底明白,皇宫之中没有她想象的那么简单,皇上也不是随意可以拿捏的。

她恨赫舍里氏,但是更恨这宫中阿谀奉承的小人。几个月下来,家里带来的银钱就快要花没了,她必须复宠。

回宫之后,明萱解决了个人问题,又吃了半碗的海鲜粥,然后才开始做最后的装饰。

永寿宫西侧后殿给了滚滚,东侧一直空着,自从得了太皇太后的话,日后永寿宫不进人,明萱就把整个永寿宫彻底当成是自己的地盘。

给太子的惊喜自然不能被他知道,所以明萱就将地址放在了这里。

为了今日的惊喜,她准备了许久,不但亲手画了许多装饰,在墙上挂了胤礽好几张画像,还亲手给他做了一厚螺的袜子。

胤礽从坤宁宫出来的时候,就想去永寿宫,但是康熙今日却一直拉着他不放,跟他说了许许多多跟皇后之间的往事。

好不容易朝中有些重要的事情要处理,胤礽这才飞奔至永寿宫。

胤礽一到,就被春妮用红绸蒙着眼睛抱了过来,一进门,摘掉红绸,就看到明萱举着一个大大的寿桃,咧嘴大笑道:“生辰快乐!”

胤礽环顾四周,触目都是五彩缤纷,墙上也是自己的画像,桌子上还有蛋糕长寿面……

“这是孤的……屋子?”整个东后殿装饰一新,胤礽的脸上挂起大大的笑容,激动道。

作者有话要说:  胤礽:姨母给我准备了单独的屋子?好惊喜!

明萱:我就想给你过个生日,怎么还看上我的房子了?

ps:今天白天整修电路,十六点之前都没有电,第二更会很晚。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