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清穿之咸鱼贵妃养崽记 > 第55章 习武(一更)
 
“不要, 我嫌手疼。”明萱看了眼小家伙,叹口气道:“什么都自己动手,太累了。”

胤礽很想说不累, 打架怎么会累呢?

他虽人小力气小,但看着师傅们表演摔跤的时候,别提多兴奋了。

师傅们说了,等过完年就给他找几个小布库来练习摔跤。

汗阿玛也说当初为了迷惑鳌拜, 他就常年跟小布库玩摔跤, 然后练就了一身不俗的本事。

而且如今曾经的小布库都是他的心腹。

骑马打仗是每个满人应该具备的生活技能。

胤礽对此非常的期待。

可看着姨母白皙软嫩的手, 还有她修剪的很是干净通透的粉嫩指甲, 胤礽还是附和道:“是呀!奴才这么多,想打人让他们来就好了,仔细手疼。”

明萱伸手戳戳他的小脑门,笑道:“这么会哄人?日后可就不愁女人缘了。”

胤礽疑惑问:“孤为什么要哄人?哄就是骗, 孤不会骗人, 骗人是不对的。”

明萱忍不住笑了,小家伙日后确实不需要哄人, 他的汗阿玛就会给他安排一堆的女人。

一想到一群女人围着他,然后就是一群的小太子……

明萱脑子里就是一个个消失的金块, 好费钱的感觉。

摇摇头,拒绝思考下去。

“你不开心?”胤礽见笑的表情怪怪的,疑惑问。

小家伙越发敏感了,明萱连忙摇摇头,笑道:“怎么会?没有不开心,只是没想到时间过得这么快,殿下好像比从前长高了不少?”

一直在三头身,三头半身徘徊的小家伙, 不知何时悄悄的变成了四头身的小萌物。

胤礽一听这个就连忙跑到门框跟前,之前明萱给他在门框上刻上了身高线。如今站在那里,自己用小手一比划,发现真的长高了不少,瞬间惊喜不已。

明萱凑过来,拿着匕首在他如今的身高上面有划上一刀,还在旁边刻了个日期。

破坏文物?明萱完全不觉得,毕竟自己现在都是文物呢!

多留点儿小家伙存在的痕迹,不好吗?

跟自己去年的记录一比较,胤礽发现自己长了足足一个手的长度,顿时欢喜的不行。拿着自己的小手,就在上面一年一年的笔画,计算他有多久就能跟姨母一样高了。

比划完,胤礽听姨母说大约十八岁以后才停止长个儿。心里盘算一下,发现自己会长很高,比姨母高,甚至比汗阿玛还高,心下便满足极了。

十八岁才算长好了。

胤礽在心里记下这句话。

“汗阿玛派了曹侍卫去南边,魏公公也不见了。你日后有什么事情,就给保成说,莫给奴才塞银子。”听姨母说起带着嫔妃去给乌库玛嬷请安的事情,胤礽突然提醒道。

明萱疑惑的转头,问:“我如今是皇上的贤妃,为什么要给奴才塞银子?他们不是有俸禄吗?”

只有不受宠无人关注被欺负活不下去的时候,需要银子打点让自己过得好过点儿,那是没办法的事儿。

生活所迫,该低头的时候还是得低头。

但现在自然是能省就省,万一日后小家伙真被废了,心疼儿女,她也不能真的就一毛不拔不是吗?

胤礽想说宫里的娘娘都塞,但是觉得姨母的话也有道理,为什么要塞银子?不是给发了月例吗?

“给奴才发够足够养家养老的俸禄,若是在贪污受贿,就是他们的错了。”不管身份高低,不都是给皇帝打工的打工人吗?为什么要惯着他们呢?

胤礽觉得姨母的话非常有道理,奴才贪污受贿本就不对。

小家伙一本正经的样子,格外的可爱,明萱忍不住就想揉。

“贤妃娘娘,我回来了!”刚伸出邪恶之手,殿外就传来熟悉的声音。

不用乌兰进来通报,明萱就知道娜布其格格来了。

“在路上的时候,就听说姐姐册封贤妃了,真是恭喜呀!”娜布其一身红色蒙古袍子,笑嘻嘻的跑进来。

明萱抬眼一看,很是惊讶,因为娜布其居然又瘦了好多,感觉也高了不少,胸前也鼓鼓的不是很黑,脸色也是健康的麦色。

怎么看怎么漂亮!

胤礽抬眼一看是这个讨厌的家伙,直接往后一靠,把自己塞到姨母怀中。

“小绵羊太子,我又给你带了很多礼物。”对着太子跟明萱行了一礼,娜布其笑嘻嘻道。

胤礽矜持的点点头,问候了和塔亲王之后,就低头抓着明萱的手,跟自己的小手比较着。

明萱则笑道:“格格你漂亮了好多呀?”

“那当然!”娜布其得意的仰着头,看了太子。

明萱就将胤礽的耳朵捂住了。

“我阿妈说,我之前胖与瘦都没关系,反正皇上表哥也不会跟我睡觉,但是现在不一样了。隆科多不睡我可就生不了孩子,总不能次次都拿鞭子抽他。阿妈说,女人漂亮,男人就会想睡。我是一定要生一个漂亮的小格格给皇上表哥交差。”娜布其叹口气,拿起一旁的点心,狠狠的咬了一口,解释说。

明萱张张嘴,这姑娘还是这么简单粗暴,见她点点头表示说完了,才松了捂着胤礽耳朵的手。

迟疑了一下才问:“婚礼定在什么什么?”

“本来隆科多要定在后年秋天,想让我在草原上好好在玩一玩。但是我阿爸说赶紧的,省的那什么夜长梦多,就在是这个月十六号。”娜布其吃完一块儿点心,还想吃第二块,但是想到要成婚了吉服都做好了,万一吃胖了穿不上了,于是硬生生忍住了。

今天初一,也就是说还有十五天?

明萱让看她克制的那么辛苦,让人将点心拿下去分着吃了,拿一盘子石榴过来。

“吃水果吧!”说着拿洗干净的匕首在棱角处划了一下,掰开来,给胤礽分出一牙儿,让他自己剥着吃。

娜布其看了眼明萱手上的匕首正是自己给她送的,顿时满脸笑意,拿着石榴,也不剥,大口大口的咬着,连石榴籽都嚼碎吞了下去。

边吃边解释,这次进京,是她的亲哥哥护送来的,还带了许多的嫁妆跟牛羊在后面走得慢,她自己就骑马先进宫了。

“快到京城的时候,我就听姐姐你如今是贤妃了,写信给阿爸,让他多送些贺礼。”说着娜布其还比划道:“我阿爸有一个削铁如泥的宝贝小刀儿,我也写信让他送过来。”

一如既往的坑爹!

明萱笑着摇头道:“我平日里也用不上,你就别坑亲王了。”

“怎么能叫坑呢?我阿爸那么喜欢我,说我是他的心尖尖,你作为我的朋友,如今还做了贤妃,难道不值得他送些小玩意儿?”娜布其连忙反驳道。

心尖尖?胤礽心中就忍不住想到汗阿玛的心尖尖。

结果头一扭,就看到门口的三公主,招招手,她就进来了。

三公主进来后给明萱行礼之后,扭头看着娜布其,用着生疏的蒙语强调道:“本宫也是汗阿玛的心尖尖。”

娜布其看着这个漂亮的小公主,两人就对心尖尖这个词汇进行了美好友善的交流。

明萱看了胤礽,也跟着开口道,太子殿下不光是她的心尖尖,还是她的全部。

两下说吹得胤礽脸蛋发红,有些坐不住了,就先离开了。

康熙的公主都是要抚蒙的,娜布其描述的草原生活,三公主很好奇。

说着草原上的生活,不知怎的,话题就转到了年初隆科多去草原下聘的时候,有些丢人的举动。

比方说下聘还带了个丫鬟玩脱衣服游戏,被阿哥得了个正着。

“我阿爸说让我跟隆科多打架的时候,注意点儿分寸。别把人打死了,打死了就有些不好交代了,虽说都是给皇上叫表哥的,但是人家更亲一些。”说起接下来的婚姻生活,娜布其没有一点儿害臊,还有些期待。

毕竟隆科多让她有些没面儿,她可是积攒了一肚子的火气呢!

三公主在一旁坐着,竟有些不想走了,双眼亮晶晶的看着娜布其格格。同样都是心尖尖,怎么感觉哪里不对呢?

“在蒙古,女人能打男人么?”三公主看着娜布其格格说的话,不禁发出灵魂的疑问。

娜布其点点头,理所当然道:“若是遇上不听话的男人,碰上比你弱的,不用客气。当然若是比你强,不要单独跟他在一起,要善用身份上的优势让他服从你。”

三公主张张嘴,然后跳下椅子,就往外跑。

“汗阿玛,您给我找几个武师傅吧!”三公主找上正在跟佟佳氏逛园子的康熙,跑过去,熟悉的抱上大腿,张口就道。

康熙有些疑惑,弯腰将女儿抱起来,问:“怎么?朕的三儿想习武了?”

“嗯!我听蒙古来的,娜布其格格说了,蒙古人都爱打架。日后儿臣嫁去蒙古,碰上不听话的,抽就是了。”三公主思索了一下娜布其格格的原话,总结道。

佟佳氏捂着胸口,倒吸一口凉气,娜布其格格是谁?这是自己的亲弟弟隆科多即将成婚的福晋。

康熙轻咳一声,转过头,轻声道:“打人可不好。”

“可是打人总比被打好呀?”三公主理所应当道。

这话好似又有些道理了!康熙不由自主的点点头。

呸!

什么道理?

敢打公主的,他就摘了他们的脑袋!

看着怀中的娇女 ,想到蒙古汉子五大三粗的模样,康熙就好气。觉得多抽一抽完全没什么任何问题。

所以?

武学师傅一定要安排,不光三儿学,大公主二公主也要学。

“懿妃娘娘,你也有心悸,要去地府吗?”三公主坐在汗阿玛怀里,原本正在等汗阿玛的回单。但是突然看到脸色苍白,捂着胸口的佟佳氏,眼睛一亮,惊喜的问:“那你可不可以帮我,给长生捎句话,就说我想他了!”

作者有话要说:  摔跤的满语叫布库,小布库,有陪着摔跤的人的意思在。

感谢在2021-09-15 12:18:12~2021-09-16 13:09:39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windlin、大鱼吃小鱼、以梦为马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坚持就是成功 50瓶;lucky、口袋略空 40瓶;旻七、花会飞、最爱糯糯受了 30瓶;疯止 25瓶;可爱忙内 21瓶;西瓜西瓜大又圆 16瓶;梅雪 15瓶;乔伊、泰泰泰帅 10瓶;懵懵今天暴富了嘛、小宋 5瓶;乐天派、windlin 4瓶;公子扶苏 3瓶;难捱、坚强的短腿柯基 2瓶;天晴无雨、庆庆、我的耶啵呀、dolphin、月夜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