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清穿之咸鱼贵妃养崽记 > 第57章 挑拨
 
如果这个丢的妾是李四儿, 明萱脑中就出现了另一个人名——隆科多。

但是转念一想,他不是前天才被娜布其揍了一顿,说是有些爬不起来吗?

“应该没这么巧吧?”明萱不禁低喃一声。

“娘娘在说怎么?”瓜尔佳氏疑惑的问。

明萱摇摇头,叮嘱道:“那么大个人, 也不能凭空消失?二房族叔这么闹腾, 终归不是事儿。昨日慧姐儿相看,看热闹的人想必是有的, 问问左邻右舍, 许就出来了。别让人钻了空子,让人笑话太子。”

不管她是怎么跑的, 跟隆科多有没有关系,但这么个大活人在赫舍里一族集聚的地方丢失,就怕背后有人算计。

毕竟这女人可不是什么善茬?

瓜尔佳氏连忙点点头, 道:“府上已经想到了, 但就是昨儿人多口杂, 怕传到宫中,太子跟娘娘难做。这才进来说一声,如今正在调查呢!”

“无碍!本宫不爱出门。”明萱眯着眼睛道:“便是有长眼睛的, 撞过来, 本宫也不是泥捏的。”

瓜尔佳氏看着明萱, 心里哆嗦了一下,小声问:“皇上对娘娘?”

已经是贤妃了, 还没受宠?这……

“嫡额娘,皇上不会让赫舍里家出第二个皇子的。从前不会, 现在不会, 以后也难说。”明萱看着她, 直接道:“赫舍里家只能是太子一人的母族, 六妹妹的事情,回去还是好好想想吧!”

瓜尔佳氏闻言心情极为复杂,如果明萱此时是受宠的宠妃,她必然想要送嫡亲的女儿入宫,她不想庶女享受嫡女的恩泽。

可现在?

明萱把话说的这么明白,她既安心,也有些失落。

安心太子在皇上心中地位稳固。失落的是毕竟宫中高位的妃子不是自己所出。

明萱也就提个醒儿,她只是不喜日后有人挂着自己妹妹的名号,在宫中扰她清闲。

且太子明确说了康熙答应了六妹妹不入宫的事情,小家伙那么贴心,她不想再生变故。

“太子近来可好,听你三叔说,如今竟是跟三公主一同上武课?”瓜尔佳氏压下心中的诸多疑问,问道。

明萱点点头,笑道:“殿下极为聪慧好学,习武也有太医一旁照应着,不会伤身。”

说到这里,明萱又想起半年前跟索额图之间的争执。

当初索额图责备她不该让太子亲近三公主,跟长生阿哥叫好。

当时明萱就直接问他如果看到长子欺负其他孩子,他心中感觉如何?

为何明明当初二姐姐比大姐姐也没小几岁,玛法就只将大姐姐带在身边教导?难道小时候二姐不机灵?

论斗心眼,明萱都不觉得自己能比过这宫里头的女人,更何况老道的索额图?

只能从情理入手,让他自己思考。

但也因为这件事儿,明萱对索额图的张狂,加深了解。

自己已经是宫中庶妃,往日索额图给的供奉最多。可他脾气上来,依旧随便训斥。

看着瓜尔佳氏听说了太子的事情,喜不胜收的模样,明萱突然问:“家里几个侄儿如今怎样?读书读到哪里了?字写得如何?可曾习武?”

瓜尔佳氏闻言一颤,讪讪道:“咱们这样的人家,也不求孩子们建功立业……”

前两日,大孙子还想要她身边的丫鬟,她才答应了。打算□□一番,就给送过去。

“怎么不求?”明萱带着讽刺的意味道:“家里但凡再出几个有本事的,太子也不至于至今连嫡亲的舅舅都不认识。”

瓜尔佳氏迟疑地看着明萱,张张嘴,道:“娘娘是何意?”

“太子每日寅时三刻起床,卯时二刻开始读书,足足两个时辰,巳时二刻方可休息小憩片刻。然后又是一个时辰的读书,一个时辰的习武,日日不缀。下学之后,皇上还会校考许久,太子岁小小年纪,可每日玩乐的时间竟是极少的。嫡额娘家中的侄儿们可是如此?”明萱拿起茶碗儿,喝了一口,漫不经心的问。

隆科多的事情让她觉得家中子嗣还是好好约束的好,真出个这么丢人的,她也头疼。

更何况,她真的希望家里再出一个跟索额图能抗衡的,真正受命太子之人。

瓜尔佳氏闻言含泪道:“太子竟是如此辛苦?”

“嫡额娘,你可想日后,太子想亲近嫡亲表哥表弟,却话不投机,嫌其平庸?”明萱重重的放下茶碗儿,看着瓜尔佳氏道。

瓜尔佳氏连忙摇摇头,这她怎么愿意?

“上回三叔与本宫说了,会好好约束子嗣,您瞧着如今三叔家的几个是不是上进了许多?”索额图是个狠人,一旦决定的事情,就不容改变,明萱提点之后,就对自家子孙抓的很严。

瓜尔佳氏回想一下,似乎确实如此,已经好些日子没有在园子里见过索额图家那几个淘小子了。

“嫡额娘,如今可不是心软的时候,家中幼弟侄儿们,可都得抓紧了。学不死,就往死里学!太子都能吃得苦,家里孩子怎么吃不得?日后便是考不了举人进士,也至少得过武举。”明萱有些严肃的看着瓜尔佳氏,充满诱惑道:“别让太子到头来亲近的不是咱们自家的孩子?他可是叫你郭罗玛嬷的。”

瓜尔佳氏张张嘴,皱着眉头有心想反驳,可是又觉得分外有理。思考了一下,打算回去问问老爷。

明萱对自家嫡额娘跟便宜阿玛没太大指望,当初大姐姐是玛法索尼亲自教养的,可见他早就知道这个长子平庸愚笨。

可如今索额图尚且还能拿捏,但日后终究是个大炸弹!

赫舍里家能出几个能人是好事情,不能出,也别太蠢太嚣长目无法纪。

真的多来几个隆科多那样嚣张的,可没有当皇帝的表哥帮着关照,没准儿还要连累太子。

“当初玛法越阿玛跟四叔嫡出子,推了三叔索额图出来,不就是因为他本事?但是玛法不照样担心阿玛被欺压,亲自教养姐姐,才让咱们这一家子,如今不至于仰人鼻息过日子?”同样的话,不同的口吻,给索额图跟瓜尔佳氏一起说会有不一样的效果。

果不其然,瓜尔佳氏的眼神变了。

庶出弟媳压在自己头上成为当家夫人,这些年她心中何曾甘愿过?

一想到若是没有长女入宫……瓜尔佳氏浑身就是一个激灵。

紧接着明萱说了许多太子跟索额图之间的趣事儿,听得瓜尔佳氏满脸发黑。

送她走了之后,明萱揉揉太阳穴。她果然还是不适合跟人斗心眼儿。

二房跑了的妾氏是不是李四儿,明萱很快就得到了答案。

是的!

就是一个叫李四儿的女人,还切还不巧,就是被隆科多带走的!

消息还是索额图过来告诉明萱的。

“此事三叔莫要插手,当个玩笑跟皇上吱一声。”明萱眯了眼睛道:“皇上未必会愿意嫡亲表弟闹出这样的丑事。”

索额图点点头。

前日大嫂进宫之后,回去大哥大嫂看自己的眼神就不对。他今日过来,就是想要问一问,是不是贤妃说了什么?

“嫡额娘说了家里的侄儿不爱读书,本宫便告诉她,要向三叔学习。学习学习,学不死就往死里学!,没道理太子能吃的苦,自家孩子吃不得?日后被嫌愚笨。”索额图问了,明萱就说了。

索额图苦笑一声道:“不是人人都是读书习武的料,逼得我管不了,就是自家的几个,我也是强压着的。如今几个小子看了我这个阿玛、玛法,竟是没了一点子亲热。”

“阿玛不如三叔有远见,读书可不就是得强压着么?谁不喜欢玩乐?”明萱挑眉笑道:“倒是没想到是随口一说,竟给三叔添了麻烦。”

“哪里麻烦?便是被家里头厌恶,赫舍里家的子嗣能成才,又有什么要紧的?”索额图笑着摇摇头,然后突然道:“回头家里几个小的不如大哥家的,我又不是不能用这个当借口?”

“那是自然,都是自己孩子,竞争才会有血性不是吗?”明萱不在意道。

索额图彻底放下心来,这跟他打听的基本无二,不过是用自家几个小子激励对方,不是什么大事儿。

他不担心家里,就担心宫里对他有了意见。进宫见见侄女,见她没有丝毫隐瞒,便就不在意了。

“佟佳家的老夫人到处在打听生子方子,要不要……”索额图挺喜欢跟明白人说话,而明萱就是他眼中的明白人。

明萱摇摇头,道:“莫要插手,皇上对佟佳一族的感情非比寻常,就连太子对……”

“总是三叔莫要在这里脏了手,如今皇上对太子极为满意。咱们处于优势,所有人都盯着。多动多错,约束好族人,管教子孙才是长久之计。还是那句话,赫舍里家的荣耀不在当下,而在未来!”明萱觉得这句话已经不止一次给索额图说了,但他总想暗戳戳搞些小事情。

索额图看着明萱一个小姑娘都能稳得住,自己若是稳不住就成了笑话,到底没怎么插手。只是再跟康熙闲扯的时候,不小心透露出隆科多偷藏了嫡亲舅舅的妾氏。

康熙是真的没想到自己这个表弟还能做出这样的事情?

马上要跟娜布其成婚了,这不是讨打吗?

难道娜布其打的还不重?之前不是因为调戏小宫女被揍,现在就闹这么一出?

原本还有些同情表弟,想着日后好好补偿的康熙,一时之间分不清这个表弟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

“打是亲骂是爱,佟佳侍卫,可能就喜欢被蒙古格格打?”胤礽皱着眉头道:“保成都知道有些错,犯了要受罚,便不做了,佟佳侍卫怎么会不知道?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不过是因为喜欢罢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