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清穿之咸鱼贵妃养崽记 > 第58章 宫斗
 
康熙看着儿子理所应当的模样, 笑了笑,道:“你个小人精儿,懂什么?”

“保成懂得可多了!”胤礽有些不服气道。

康熙虽不觉得隆科多会喜欢被打,只是隆科多拐了自己亲舅舅的妾室这件事儿, 让他着实不知如何评价, 有心叫人过去敲打一番。

说实话隆科多是他准备重用的,可未曾想, 这么早就卷入桃色……事件之中, 简直是气的想暴击他的脑袋。

但看着儿子很认真的给自己分析,他就喜欢汗阿玛偶尔关心的训斥, 喜欢汗阿玛亲腻的拍他屁股。

“好好好!保成说的最对了。”康熙抱着儿子在他小屁股上不轻不重的拍了拍,笑道。

胤礽眉飞色舞的说自己跟三公主习武的趣事儿。

康熙含笑跟儿子聊着天,至于不着调的隆科多, 哪里有保成重要?闲了再说。

佟家跟科尔沁的联姻如今已经不能改变了, 他不希望表弟在这会儿闹出什么风流韵事, 让科尔沁生了忌惮,那阴差阳错将娜布其格格嫁到母族的事情,就失了原本的意思。

就在康熙还没来得及让人敲打隆科多的时候, 赫舍里家被人叄了。

叄的就是因为丢了个妾闹到九门提督府的事情。

康熙瞅着索额图一脸错愕, 然后直接认错, 说是他二叔脑子向来有些不正常,为人痴傻, 日后定会好好看好。

索额图完全没提隆科多的事情,康熙虽嘴上不说, 但心里是满意的, 不轻不重道知道了。

御史看到索额图认怂了, 张张嘴看了朝中某人一眼, 然后退了出去。

坐在高位的康熙直接尽收眼底,憋了一口气,虽没有吭声,但是心里越发不舒服了。

这事儿赫舍里家确实委屈,但是罪魁祸首的隆科多,马上就要跟科尔沁联姻了。现在若是闹出来,简直是打他这个皇帝的脸!

想到这里,康熙决定对娜布其弥补一下,同太皇太后道,不若从宫中出嫁。

太皇太后自然不会反对。

娜布其身为亲王之女,康熙按例在她婚前给她封了和硕郡主。

这么一来,宫中嫔妃都得过来给她庆贺添妆。

明萱几次都想给她说隆科多跟李四儿的事情,两想让她心里有个准备,但是都没找到机会。

离着婚期越来越近,慈宁宫也装扮了起来,既然决定了娜布其格格会从慈宁宫出嫁。

嫔妃们便都过来跟明萱商量一起去添妆的事情。

明萱干脆就定了个时间,大家一起过去。

只是令明萱没闹明白的是,刚出永寿宫,就就听见有人拿赫舍里家被叄之事说笑。

明萱看着说话的人,生了五公主的兆佳氏,这人还跟佟佳氏站的极近,脸上顿时有些复杂。

深深的看了眼没说话的佟佳氏,这人恐怕还不知道拐跑她舅舅妾氏的正是自己的亲弟弟?

佟佳氏低着头,也不想说话,这个丢人的玩意儿到底是自己的亲舅舅。

“说是丢了一个妾,就要对刚定亲的女儿喊打喊杀,哎呦,可吓人了。”兆佳氏捂着嘴,很是震惊道。

明萱叹口气,可算是明白这人为何生了五公主,却依旧没有母凭女贵?如今连个答应都不是?蠢成这样,也算是独一份儿了。

兆佳氏说完见没人附和,还想再说,就被身边的乌雅氏戳了戳。然后迷茫的眨眨眼睛,环顾四周,不知想到了什么,瞬间白了脸。

“前朝的事情,你倒是清楚的很?”佟佳氏瞪了她一眼,没声好气道。

兆佳氏缩缩脖子,想求救,但却不知道该求谁,就连抚养她女儿的安嫔李氏都默不作声,垂着脸,不看她。

“兆佳氏规矩欠缺,就不要去慈宁宫丢人现眼了!”钮祜禄氏揉揉头,无语道。

真是没见过这么蠢的,边上人拉都拉不住。

可这人蠢是蠢,但是,偏生运气好,侍寝了一两回,就怀上了五公主。

皇上不喜欢兆佳氏,可却对五公主却喜欢的不行。

兆佳氏听到要自己回去,连去慈宁宫帮五公主送礼都被剥夺了,一个哆嗦,就扑通跪在了地上。眼巴巴的看着一边的乌雅氏。

乌雅氏退后一步,低着头,尽量离她更远一些。

佟佳氏冷哼一声,看了眼事不关己的明萱,咬牙道:“既是脑子有病,就别放出来折腾人了。”

明萱长大了嘴,眨眨眼睛,一脸无辜道:“本宫跟二房叔父不甚熟悉,不若请懿妃妹妹劳烦佟佳福晋回娘家瞧瞧?”

这就是宫斗吗?我居然宫斗了?

明萱有些懵,还有种不真实感。

但更多的却是不明白言语挤兑两句,有什么必要?

说些酸话有什么意义?

就是索额图小老婆没人抢了,她也不会为此而生气啊?

佟佳氏没想到明萱这么不客气,顿时气的眼睛都红了,眼瞅着晃晃悠悠就要晕。

明萱也没想到佟佳氏这么不经气,便直接上前将她拽到一边,低声快速道:“那个妾如今在令弟手上。”

佟佳氏眨眨眼睛稳住身子,不可思议的看着明萱,却见明萱再次肯定的点了点头。

这次佟佳氏就真的傻了眼儿,连晕都不敢晕了。

“你说懿妃没事儿吧?怎么给我送这么重的添妆礼?”嫔妃们送完添妆都走了,明萱被留了下来,娜布其看着礼单,不可思议道。

明萱看了眼太皇太后,见她脸上明晃晃的挂着不喜,就知道隆科多的事情并不是秘密了。

“听说佟佳侍卫府上有好几个通房。”当着太皇太后的面儿,明萱只能含糊道。

娜布其对这个不在乎,直接道:“男人不都这样,我阿爸……”

“咳咳……”太皇太后轻咳一声。

娜布其知道太皇太后不喜她就说阿爸的事情,就不说了,而是满不在乎道:“我是去做福晋的,管他有几个女人,最后还不是要伺候我?”

说道这里,娜布其得意道:“若是乖觉听话,我瞧着喜欢的,就让她生个一儿半女。我不喜欢的……嘿嘿……隆科多就别想睡。”

果真完全不用担心,明萱看太皇太后都被气笑了,也没忍住笑出了声。

“打轻点儿!”太皇太后说完便走了。

娜布其这才拉着明萱,惊喜道:“太皇太后刚才说什么?你知道什么意思吗?我真的能打他?”

明萱伸手捏捏她的小脸蛋,挺光滑的,便说了隆科多做的蠢事儿。

“哇呜!”娜布其眉毛一扬,感慨了一声,惊喜道:“这么刺激?那应该是非常喜欢了对不对?”

正愁怎么拿捏这男人呢!长生天就给自己送礼了?

明萱下意识点点头,应该是吧?

“姐姐能帮我一个忙吗?”娜布其眼珠子一转,突然道:“我出一千两黄金,姐姐你帮这女人的卖身契弄到手。这金子还给那姑娘做嫁妆,替我说一声,我不欠她了。”

抢了别人的亲事,娜布其虽然不后悔,但心里总觉得有一点点的不好意思。

明萱拍拍她的肩膀,轻声道:“不用再给金子了,卖身契我给你弄。娜布其,你记住,你不欠她,你救了她。她的性子斗不过隆科多,跟这个女人还有仇。你得小心他们俩儿……”

“姐姐,你在关心我吗?”娜布其上前挽着明萱的胳膊,笑道:“没事儿的,我阿爸给我送了十八女仆,还有许多侍卫,我又不傻,打不过还不会跑吗?”

“明里来只是不怕,就怕他们来阴的。”明萱见她亲腻的模样,有些心软,低声道:“女子十八才能停止发育,届时怀孕生子能够更加健康一些。”

娜布其闻言眼睛闪了闪,还是乖觉的点点头。

李四儿的卖身契不难弄,给索额图说一声,就有了。

还附送了隆科多藏人的地址。

就在隆科多跟李四儿干菜烈火你侬我侬难舍难分之时,娜布其的大哥科尔沁世子就带人上门了,先是当众拽开被子,看了眼妹夫不够紧实的身体,撇撇嘴,就让人将李四儿绑了。

虽然不过认识了几日,隆科多感觉仿佛上辈子就认识了李四儿,爱的不行,恨不能将心肝都给她。

无数次后悔,自己当初怎么就没控制住跟那个疯婆子干了架。才让现在四儿不能名正言顺的进府日夜陪伴!

李四儿被绑的时候,隆科多发疯的想要救她,但是被十几个蒙古大汉包围,救不出来。

这时候,隆科多就看到大舅哥咧着嘴朝自己露出一个笑容之后,浑身脊梁都一寒,才意识到自己还光着。

完全不给他解释,也给他说法,八个蒙古壮汉将上前扛着他,直接将他丢在一个偌大的木桶之中。

“我阿妹说,既然婚事都定了,你还这么不给她脸面,不给你一点儿教训,真当我们科尔沁是泥捏的?”科尔沁世子看着隆科多的怂样儿,撇嘴道。

隆科多不顾自己此时的狼狈,满心都是自己的心上人,此刻真的感到了害怕,害怕心上人遭遇不测。

颤抖着哭求道:“都是我的错,与四儿无关,她是无辜的!”

“谁管她?”科尔沁世子拍拍手,被捆绑结实堵着嘴,浑身狼狈的李四儿就又出现在隆科多面前。

隆科多睚眦剧烈,就要爬出木桶,结果铺天盖面的几盆水就倒了进来。

“这女人的底细我们也知道,妹夫你不嫌脏,我还担心阿妹跟你成婚,染了什么不干净的毛病。”科尔沁世子坐在一旁,边说边指挥着壮汉们给隆科多搓澡。

足足洗了十八遍,粗鲁的汉子们根本不知道轻重,隆科多只觉得自己浑身每一块儿好皮,屈辱的再也留不下一滴泪。心如死灰的绝望,就连最引以为傲,能让四儿幸福的地方都火辣辣的疼着。

被男人碰触了自己的骄傲,他觉得他脏了!

科尔沁世子瞅着应该是达到妹妹干净的标准了,这才点点头,拽了两个蒙医给他检查。

“行了!既然洗干净了,也检查完了,就送回去吧!阿妹答应皇上,日后送女儿入宫,做皇子福晋,你还有些用。”科尔沁世子最是不喜欢男人流泪了,瞧着这人人高马大的,但是怎么就这么不像男人?忍不住有些怀疑自家阿妹的眼光。

隆科多被粗鲁的换上一身儿赶紧的蒙古袍子,还在苦苦大声哀求,放了他心爱的四儿。

“咱们是结亲,又不是结仇,我阿妹花了一千两黄金,已经把这女人买了下来。日后她若表现得好,你若哄了我阿妹开心,也不是不能给你睡。”科尔沁世子挠挠耳朵,感觉耳朵都要被吵聋了。

隆科多吸吸鼻子,流着泪这才屈辱的被四名壮汉,扛上马车。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