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清穿之咸鱼贵妃养崽记 > 第59章 不换
 
隆科多被几个壮汉扛回去的事情, 康熙很快就知道了。

听说只是给多洗了个澡,没打没骂,抿抿嘴,觉得科尔沁世子为人还是不错的。

但是, 紧接着就有蒙古世子抬了金子去赫舍里家, 给隆科多善后的事情爆出。据说要大婚的蒙古郡主买了那个出逃妾室做女奴,陪她一起嫁入佟家。

直接坐实了外甥看上舅舅美貌小妾, 强抢回去的传闻。

传闻这东西, 传着传着它就变味儿了。

起码在佟佳氏看来就是这样,都是污蔑!

什么一女侍二夫?

什么舅甥二人爱好睡同一个女人?

什么隆科多嚣张叫嚣自己姐姐的皇妃, 自己表哥是皇帝,天老大地老二皇帝是老三,佟家第四名?

什么那个妾室出身梨园, 从前就放浪形骸?

什么隆科多瞧不上科尔沁大草原, 觉得蒙古女人都是丑八怪?

……

传闻甚至越传越离谱, 佟佳氏便是真的难受的不行,也硬撑着,先是处理了宫中的流言。

然后就来永寿宫跟娜布其求情, 准备把那个贱人买回去。

为什么是永寿宫?

因为娜布其觉得皇上看她的眼神不对劲儿, 决定最后几天老实一点儿。

但是慈宁宫实在是口味过于清淡软糯, 她扛不住了。

来到自我感觉安全的地方。

“皇上一定是瞧上我的美貌了。”娜布其啃着大猪肘子,有些自恋道:“从前给他睡, 他不睡,现在没机会了, 后悔了吧?”

明萱张张嘴想说一下, 皇上真没看上。

这事儿她知道, 不用刻意打听, 瓜就来了。

因为他的宝贝太子去问他汗阿玛洗十八遍澡什么感觉?

然后皇上才明白可能他理解的洗澡跟事实有着巨大差别。

又听说是蒙古壮汉给洗的,连脚指头缝跟屁股蛋子都给洗干净了,整个人就有些不好了。

皇上想让娜布其悠着点儿,但是又不好说,这事儿隆科多确实做的混账了些。

就让梁九功送太子过来的时候传话,让明萱帮着劝劝,见好就收。

说句实话,明萱不想劝,毕竟史书上这二人太不是东西了。娜布其折腾他们,简直是为民除害!

为了表示自己的支持,明萱愿意每次给娜布其一个肘子,表示奖励。

“我这回来带了二百来头牛羊,给你分些?猪肘子吃着有些腻了。”娜布其感受到了明萱的大方,但是没多想,以为自己出嫁她牵挂自己,便大方道:“你爱吃的牛肉干,我也送你一麻袋。”

“日后若是缺了,就给我传个话,回头我让人给你送。”娜布其摆摆手,有些不在意道。

浓浓的富婆气息让明萱感觉到有些羡慕,然后当即决定,先杀一头牛,晚上涮锅子。用牛肉涮,还打算请永寿宫的人都吃饱了。

听说要吃锅子,土豪富婆娜布其眼睛一亮道:“涮羊肉也好吃,再杀一头羊。蘸上你上回弄得那个蒜泥麻酱。那个香!”

明萱点点头,也不是自己出牛出羊,一点儿蘸料,还是出得起的,自然是听富婆的。

不过加上了一句:“让在打些牛丸虾丸,虾滑鱼滑,给太子吃。”

说实话,明萱觉得牛肉跟是番茄最配的。

只是今年种好的番茄被不要脸的某人全拿去育苗了,明萱没吃上。

想到这里,明萱还有些伤心呢!

她辛辛苦苦偷偷摸摸,把不好的苗都换成好的,眼巴巴的等着。

结果番茄成熟的时候,她早就摩拳擦掌,让孙太医验毒之后,自我开发一系列美食的。

但是原以为已经是朋友的孙太医不做人,他验完毒,就给上报他主子了。

然后……就在明萱刚用一盘雪山飞狐糊弄小太子时候,狗皇帝他来了。

炎热的夏季,一份雪山飞狐,让他惊为天人。

盛赞了明萱这名儿起得雅致。

于是明萱就再也没能碰触到一颗番茄。

皇上他也没吃,只是不要脸的说要育苗。

明萱就一日日看着自己付出了汗水跟劳动的番茄,由青变红,再到熟透,就被无情的收走果实。

明萱得到的……只有区区一百两银子。

想到这里,明萱就狠狠的咬了口猪肘子,嚼吧嚼吧咽了下去。

男人没有女人大方,人家娜布其,一出手就是一千两黄金,皇上简直死抠!

于是明萱就便想对着娜布其吹一波她们的友谊地久天长时,就听到懿妃来了。

“妹妹吃了吗?没吃,一起吃一点儿?”明萱在她进来之前,就洗了手脸,然后把大肘子切成小片儿,秀气的吃着。看到佟佳氏,客气道。

佟佳氏看着满桌子的各种肉,突然有些饿了,她这两日被舅舅跟弟弟的事情气的一直没怎么吃饭,说实话她也喜欢吃肉啊!

但是为了窈窕的身姿,硬生生逼着自己常年吃素,从不敢跟面前这二人这样,没有顾及的大口吃肉!

“本宫……”刚想说吃过了,肚子它似乎闻到了香气,造反了。佟佳氏涨红着脸,就只能硬生生道:“既然贤妃盛情相邀,本宫就却之不恭了!”

说完就优雅的坐了下来。

三个大猪肘子,最后一个被切好放到了佟佳氏面前。

上菜的时候,春妮都能感觉到角落里乌兰哀怨的眼神。

佟佳氏带着三分不喜三分羞涩三分薄凉,漫不经心的夹了最薄的一片,优雅的放进嘴里……

娜布其奇怪的看了她一眼,只觉得这人奇奇怪怪的,不喜欢,干嘛要夹,明明她面前还有茄子豆角跟炒时蔬。

猪肘子,大口啃有滋味,小片蘸酱,配上切片大蒜加炒时蔬,用生菜一裹,更是别有滋味。明萱没理她们,继续吃自己的,吃饭不积极,思想有问题。

“给我尝尝。”娜布其不爱切片,就依旧是嘴啃。但是看到明萱吃的这么香,直接就伸手从明萱盘子里夹了一片,学着她吃起来。

“你再洗一遍手!油乎乎的,不嫌脏啊?”明萱看她的油爪子,看了眼神色复杂的佟佳氏,连忙道,企图给她挽回一点儿脸面。

一口下去,娜布其就改了主意,赶紧洗了手,就嚷嚷道:“春妮,给我也切了!快快快,太好吃了!一点儿都不腻了。”

佟佳氏一口肉嚼了七八十下,才慢慢的咽下去,满口肉香。原是满足的,但是看着面前那二人吃的喷香的模样,嘴里的肉顿时没了滋味。

“懿妃妹妹要不要也这么尝尝?”明萱见她的眼睛一直盯着自己,眼神中恍惚有些渴望,便直接问。

佟佳氏刚要拒绝,她才不要吃蒜,臭烘烘的,就听边上的未来弟妹帮她拒绝了,娜布其开口道:“懿妃娘娘最爱吃素了,上回我听皇太后说的,姐姐你就别勉强人家了。”

就那小半碟的蒜片,娜布其可不觉得够三个人吃的。

明萱看她一眼,就秒懂她的心思,吃货的心思不用猜的。

“尝一尝吧!春妮,再切一个蒜。”肉都分了,没道理舍不得几片蒜了?明萱自觉自己不是康熙那种抠门的人。她大方着呢!

“两个,再去院子里拔些这个菜!”娜布其连忙伸手道。春妮如今也会说蒙语,虽不熟练,但是跟娜布其交流无障碍了。

虽然现在简单的满语,娜布其也会说了,但是她更愿意跟人说蒙语。

佟佳氏看着面前的蒜片,还有蘸料,示意梧桐给她包一个。

梧桐都快哭了,什么时候看过主子吃肉呀?太委屈了。

噙着泪洗了手,然后拿了一片生菜,放了好几块儿炒菜,夹了一指甲盖儿的肉,随意在蘸料上扫了一下,就赶紧包好,放到主子面前的盘子上。

佟佳氏一脸怀疑人生的看向一起长大的最亲近的宫女,然后嘴角抽了抽,拿起筷子夹了两下,感觉夹不起这个已经散开的菜包。

明萱吃了几口,还随意发挥,一会儿加米饭,一会儿纯肉。

干饭人要有干饭人的觉悟,明萱在干饭上素来很专心。

吃的差不多的时候,一抬头,就看到对面的佟佳氏凶残的夹了一大块儿肉,好几个蒜片,然后一包,嘴里一塞!

姐妹,你暴露了……

明萱赶紧转过头,喝了一口汤压压惊。

佟佳氏原本是看没人注意自己,才这么吃的,然后吃着吃着面前的盘子怎么就空了?

一个肘子,春妮切了两盘,所以她吃了半个肘子?

佟佳氏想到这里,浑身都颤抖了。

“懿妃妹妹,你怎么了?”明萱吃完饭嚼了两口茶叶去去味儿,就看到对面的佟佳氏抖呀抖的,连自我辩道:“我没下毒的!”

“贤妃姐姐,一个肘子多重?”佟佳氏一脸期待的看着明萱。

明萱看向春妮,她怎么知道确切斤两?

“回娘娘的话,今儿的肘子大了些,三斤八两一只!刚好咱们昨日的份例没用完,今个儿刚好能点三只。”春妮连忙道。

三斤八两?

佟佳氏感觉自己要晕,她一口气吃了一斤九两的猪肘子?

“没有一斤九两,不是还有骨头吗?再去掉九两?”佟佳氏没注意自己已经无意识的喊了出来,明萱见她有些不能接受,就宽慰道。

一斤九两去掉九两,不还是有一斤吗?佟佳氏哀怨的而看了明萱一眼,然后看到她面前的空盘,心情这才稳了些。

她吃完了,自己才吃了一半,还没有吃米饭。

看到一边儿的空碗,佟佳氏的心情还有点儿小上扬。

“所以她是来干什么?跟咱们抢肘子吃?”吃完饭没多久,佟佳氏就有些受不了自己嘴里的蒜味,告辞离开了,娜布其奇怪的看着她的背影,好奇道。

明萱摇摇头,对着乌兰道:“就剩一盘了,我看见了,懿妃没碰,你赶紧吃了,晚上给你多吃些牛羊肉。”

娜布其学着明萱漱口,嚼茶叶,又刷了牙,才满足道:“其实我挺高兴隆科多心有所属的,起码我不用控制我自己了。”

攥着他的心上人,不愁他不来跟自己睡觉生孩子。所以胖就胖了吧!

明萱拍拍她的手道:“别管他了,你自己快乐就行了。”

“那是!能不住在宫里头,我就快乐!”娜布其得意道。

扎心了!朋友。

明萱瞪了她一眼,然后决定起身换个衣服摸滚滚去,顺便消消食儿。

娜布其吃饱了,也起身,准备回慈宁宫。

结果两人刚走到门口,佟佳氏身边的大宫女梧桐就又折了回来。

在殿外行礼,得到允许之后进来,对娜布其道:“郡主娘娘,我们主子想谢谢您给少爷善后,说是愿意画两千两黄金换那个贱人的卖身契,你看可好”

“我给了金子,这人就是我的了,我又不缺银子,我不换!”娜布其直接拒绝道。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