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清穿之咸鱼贵妃养崽记 > 第60章 婚礼
 
娜布其的拒绝, 没有一丝丝的犹豫,让梧桐完全不知道说什么,只能哀求的看着明萱。

希望贤妃能帮自己说说话。

明萱耸耸肩, 表示爱莫能助, 开玩笑?这个卖身契还是自己找索额图给娜布其找来的呢!怎么可能又给要回来?

梧桐有些难堪的左右观望一番, 又求了娜布其两回,娜布其都果断摇头不同意。

最终, 梧桐只能失望而归了。

佟佳氏是在回宫的路上才想到自己去永寿宫要做的事情,顿时僵住了,但是让她再回去, 实在是不情愿,就让梧桐过去说一声。

自己则跟其他宫人慢慢的往回走,顺便消食儿。佟佳氏边走边觉得永寿宫有毒, 她平时都能克制的很好, 吃东西才不会是这个样子呢?

都怪她们吃的那么香!

净赚一千两金子, 只是换一个贱人,佟佳氏觉得很划算,娜布其郡主不可能不愿意。

万万没想到。

她就是不愿意。

等梧桐回来说了对方不愿意之后, 佟佳氏傻眼儿了, 她没想过还有这种可能。

净赚一千两金子,这人怎么这么傻?

把人给自己,自己绝对不会让留着这个耻辱, 替她解决的事端,还不会让隆科多埋怨她, 还给她送金子, 为什么不答应?

“你有没有好好说说, 本宫不是说了不会留那个贱人在这世上的吗?”佟佳氏黑着脸, 低声道。

梧桐点点头,回道:“奴婢什么都说了,但是……郡主说,她不差金子。”

不差金子?

好气人的话!

佟佳氏一时之间竟是找不出其他办法来。

“娘娘留步!”偏偏这个时候,康熙身边的人走过来,低眉哈腰含笑道。

佟佳氏扭头才知道,康熙就在不远处,让自己等等他。

等等他?

如果是平时,佟佳氏怎么会拒绝?

但是现在?怎么可以?

佟佳氏慌忙捂着肚子,道:“劳烦公公给皇上说一声,就说本宫有些不舒服,先回承乾宫。”

说完就以不符合她以往娇弱形象的奔跑,急急往承乾宫跑去。

这么多年了,被表妹拒绝这还是第一次,康熙摸摸下巴,觉得有些新鲜。

看着表妹捂着肚子狂奔的场景,觉得她可能是病了,于是贴心的让人去叫了太医,自己则先过去送温暖。

“我都做了什么?”佟佳氏是真心崩溃,回到承乾宫,就赶紧漱口,用牙粉刷牙。边刷边愤恨道。

佟佳氏穿着花盆底,跑的再快也有限度。

当她刚弯腰刷了一遍,准备来第二遍的时候,康熙就来了。

“表妹你这是怎么了?哪里不适?”康熙一脸担心的走进来,连通报都没让。上前就帮她拍着背,关切道。

佟佳氏低头迅速拿帕子沾沾唇角,才抬头看着康熙,笑道:“没什么,只是略有不适……嗝……”

这是什么味道?

康熙迷茫了!

他从未想过在表妹身上能闻到如此具有人间烟火的气息。

表妹在他心中就是小仙女儿,虽然有的时候有些矫情,也爱吃醋,又小心眼儿。但是平日里却是不食人间烟火的,连吃东西都只是几口就饱了。

今日这是怎么了?

正想着,佟佳氏又来了一下。

康熙脸上的笑容顿住了,这味道着实有些浓烈!

伸出一根手指放到鼻子下面,康熙疑惑问梧桐:“你们娘娘可是肠胃不适?”

梧桐迟疑了一下,在佟佳氏的默许下,点了头。

康熙说了句好生休息,看着表妹害怕的瑟瑟发抖的模样,心软道:“没事儿,人吃五谷杂粮,都有不适的时候,朕留……先走了。”

原想说留下来陪你,可佟佳氏又嗝了一下,见她死死的捂住嘴,还不能控制的浓烈气味,康熙没抗住,走了。

康熙刚走,太医就来了,佟佳氏哭着让梧桐赶走了太医,一个人坐在大殿中,伤心后悔。

怎么就没忍住,非要吃那个肘子呢?吃肘子就算了,为什么要吃蒜呢?

但是不管佟佳氏如何后悔难过,康熙出了承乾宫,还是忍不住感慨:“表妹也是普通人啊!”

平日里瞧着就跟小仙女一样,没想到私下其实也是这样的啊!

十月十五,再次带着众嫔妃去给太皇太后皇太后请安的时候,明萱总觉得佟佳氏看自己的目光怪怪的。

但是她不说话,明萱就当没看见。

第二次率领嫔妃请安,这次大家都安分了许多,让明萱觉得除了一定得早起,去请个安也不是多复杂的事情。

因为次日就是娜布其出嫁的日子,太皇太后直接就说让明萱留了下来说话,让昭妃带着其他人去给皇太后请安。

“跟她说一说,成婚过日子,莫要胡闹!”众嫔妃一走,太皇太后跟明萱走到娜布其的房门口,留下一句话,转身就走。

明萱一脸疑惑的看着站在门口的娜布其,好奇道:“你又干什么了?”

娜布其一脸无辜道:“没有呀!我能做什么?每日吃吃喝喝,昨天还去你宫里头了,不是吗?”

明萱就这么看着她,不吭声了,娜布其没抗住讪讪道:“我不是听说隆科多最近挺虚,好像有什么毛病。”

说到这里,娜布其便理所应当道:“都说洞房花烛夜,是人世间的喜事儿,我总不能在这么快乐的时候,要一个软脚虾?姐姐,你说对吧?”

“所以你做了什么?”明萱直接问。没做什么,才不会这么多话。

娜布其上看看房梁,下看看地板,然后用蚊子大小的声响道:“不就是想让人给他喝点儿能强壮的药吗?我阿爸常喝的,不会出事儿的。”

明萱挠挠耳朵,怀疑自己听错了?

嫌弃新郎官虚,所以给他下药……是她想的那种药吗?

“下了没?”明萱张着嘴不可思议的问。

娜布其点点头,应了一声。

“可你明儿才出嫁啊?婚礼是在晚上,离洞房还有将近二十个时辰……”说到这里,明萱吞吞口水道:“不会是那种立竿见影的吧?”

娜布其转过身,冷哼道:“这我哪里知道?我又没跟男人睡过觉。”

给隆科多点个灯!

明萱无语了。

“现在怎么办?太皇太后知道了吗?”明萱叹口气,又问。

娜布其点点头,又摇摇头。

“太皇太后知道我要给他下药,让我别胡来,但不知道我阿哥已经在昨儿就把药下了。”娜布其转过头,看着明萱,轻声道。

昨儿个?昨天离成婚洞房可是两天两夜……

隆科多在娜布其手上能活多久?

明萱有些不确定了。

正说着,一个蒙古嬷嬷走进来低声说了后续。

原来昨天隆科多当场来了药性,科尔沁世子才想起来药下早了。

又不想好不容易洗干净了,又让他跟别的女人在一块儿弄脏了,自己可是被自家妹妹嫌弃。

于是,科尔沁世子就便故意引他到湖边,两人一起摔了进去,等在冰冷的湖水中。

冷水有压制解药效的作用,只要扛过去了,就没事儿了。

于是假借不会水,压着隆科多,等他药效差不多退了,才把人拽上去。

然后因为李四儿在手,隆科多怂了。

科尔沁世子反而成了隆科多的救命恩人!

这操作……明萱彻底闭了嘴。

“都说第一次有些疼,你折腾他干什么?”最终,明萱留下这么句话,溜了。

午膳的时候,隆科多被科尔沁世子救了的事情就传进了宫,娜布其闻言边吃边感慨:“那女人还真好用!”

明萱一口面条差点就被噎住,为了心爱的四儿,隆科多可真能忍,居然自己承认是大舅哥把他救了。

“别真把人给玩死了,隆科多心里有李四儿,所以愿意为之妥协。但是他阿玛额娘,可都不是好惹的!逼急了直接弄死李四儿,嫁祸到你头上,或者给你下个什么迷药,谁都不能救得了你!”明萱放下碗,看着娜布其,认真叮嘱道。

娜布其连连点头,阿爸也说过类似这样的话的,她这回是真记下了,认真的点了头。

“我以后每五日就进宫一次,姐姐你若是哪次没见到我,就一定要去救我呀?”娜布其点完头,想了想,道。

明萱看着她,道:“最多哪次没看到你进宫,让太皇太后派人出去看看。你也照顾好自己。”

这样也行!娜布其觉得可以。

三藩之乱尚未平息,八旗势力并未全部掌控,即便康熙知道大军旷日糜饷,却依旧得咬牙稳着后方。

隆科多跟娜布其的婚礼,在此时举办,代表着蒙古科尔沁部落依旧是大清最忠诚的臣子,佟国维佟国纲都在前线,为此康熙亲自主持了这场婚礼。

给足了佟家的脸面。

娜布其从慈宁宫出嫁,也是多少人没有的荣耀,这场婚礼盛大的在很长一段时间,都是人们的谈资。

“什么样的女人那么贵呀?”胤礽听说了娜布其买了个女人,花了一千两金子,便跑过来好奇的问。

明萱思索了一下,道:“那女人不贵,贵的赫舍里跟佟家两家的脸面,还有那人在佟佳侍卫心中的地位。”

“我身边的小顺子六两银子就进宫了。”胤礽还是觉得好贵,能买好多好多鸡子呢!小顺子多重用,这么多银子能买多少小顺子呀?

明萱揉揉他的头,告诉他懿妃还想花两千两金子买回来呢!

胤礽巴拉过自己的私库,银子并不多,最大的一笔就是上回汗阿玛给的一万两。

现银全部加起来都没有三万两!

他真的好穷的。

偷偷的而看姨母一眼,胤礽真心觉得自己比姨母还穷。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