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清穿之咸鱼贵妃养崽记 > 第62章 心机
 
保清回宫前, 康熙跟太皇太后都担心太子心里不舒服,从而让两个孩子自小就生了隔阂。

皇家虽说不奢望兄弟情义,但是康熙还是希望自己的孩子是个例外。

但是万万没想到的是, 跟保清闹得不可开交的不是太子, 而是三公主。

就连惠嫔都心惊胆战, 就怕儿子惹了太子,遭了皇上厌弃。

结果如今天天找上门要自己给交代的却变成了荣嫔。

“三公主可是比保清阿哥小两岁呀!他怎么就下的去手?”长生没了, 十阿哥被送出宫,荣嫔身边就剩一个三公主,那就是她的眼珠子。

惠嫔尴尬的连连道歉, 然后保证一定会好好的说说保清的。

“保清,你是男孩子,还是兄长, 怎么你呢欺负妹妹呢?”三公主抱着康熙的大腿嚎啕大哭, 康熙只能一边安抚, 一边不赞同的看着保清。

保清挠挠头,在外面的时候,所有人都告诉他一定不能让汗阿玛生气。

可看着把边哭边把鼻涕眼泪往汗阿玛身上蹭的三妹妹, 保清眼中充满了嫌弃, 这个妹妹就是个告状精,一点儿都不可爱,但还是在康熙的怒视下低了头。

康熙见他低了头, 这才打算哄一下女儿,却看到……

深吸一口气, 将女儿捞起来, 拿了一块帕子, 给她胡乱擦了把脸, 康熙柔声道:“朕给你教训了你兄长,莫哭了。”

三公主伤心无比的哽咽着道:“我的金箍棒,我的金箍棒没有了。”

“三姐姐莫哭,一会儿孤就让内府给你重做一个,比之前的还好。”胤礽坐在他特制的高椅之上,手里端着牛乳,边喝边道。

今儿个保清哥哥认怂的有些快呀昨儿可是撑了好一会儿呢!

“我也要!”保清连忙大声道。

胤礽一抬头,嘴唇上面还有一圈白色印记,一脸迷茫道:“你不是已经拿了三姐姐的吗?”

“我要最好的!”保清仰着头,得意道。

胤礽看了眼哭的还打嗝儿的三姐姐,再看看保清哥哥,摇摇头,道:“那没有可能了,最好的要给三姐姐,她是女孩子。是汗阿玛的心尖尖,我们都要保护她。”

康熙闻言欣慰的看着唯一懂事儿的儿子。

三公主笑了,保清阿哥哭了,哭的满地打滚儿……

胤礽懵了,求救的看向同样懵逼的康熙。

康熙深吸一口气,告诉自己,此时地上打滚儿的是他活着的最大的儿子,身体健康。

咬咬牙,没憋住的康熙,呵斥了一声:“成何体统,起来!”

可作为一个前六年被所有人捧着的保清而言,根本不知道害怕为何物,他不傻,面前这人是自己的阿玛,所以他想要的就一定要到。

“你若是不起来,孤就不跟你讲故事了,三姐姐,我们走吧!”今日戏份看完了,胤礽爬下高椅,对三公主伸了手。

三公主惊呼一声,就从汗阿玛怀中跳下来,欢欢喜喜跟着太子弟弟走了。

走之前还对着保清哼了一声道:“臭兄长,最坏了!”

看到弟弟妹妹要走,听故事上瘾的保清一下子爬起来,道:“我也要!”

说完就跟了出去。

面前这一幕,让康熙深深的叹了口气。

让人赶紧给自己更衣,这一身衣裳又被闺女给毁了……

“容若,保清的规矩到底是怎么教的?”活着的、长成了的、健康的儿子,让康熙话到嘴边的训斥怎么也说不出口,于是纳兰容若就被他叫到身边,狠狠训斥了一番。

纳兰容若经常会被叫进宫,看到早慧的太子,然后回府看到跟一般孩童一样,甚至更为淘气的保清阿哥,常常觉得无力。

明明保清阿哥也很聪明,可是他的聪明总是不放在读书学习上面,这让人很无力。

他已经尽力说服保阿玛,尽量引导保清阿哥,他身边的人甚至都是精心挑选的,连伴读都是,但谁曾想……世界上真的有天生淘气的孩子。

保清阿哥他天性如此啊!且皇上安排了那么多人保护,自家府上谁敢训斥?谁敢不顺着他的心意来?

久而久之,可不就是成了这样了吗?

康熙狠狠的训斥了一顿之后,长出一口气,看着纳兰容若道:“容若你文采不凡,保清的课业还是先麻烦你了。”

纳兰容若浑身僵硬的跪地领旨。

这几年的皇上比从前多了威仪,经历曹寅的事情之后,纳兰容若更是多了几分敬畏跟拘谨。

康熙摇摇头,对此虽然怅然,但却不遗憾。

比之纳兰容若,他对曹寅所做之事,才是真的心痛,只盼着他在江南能历练出来。

“保清兄长有些……蠢。”胤礽有些不明白,连索额图都说了要注意的保清哥哥,居然这么蠢?

明明刚说了不可以,他就干了,而且毫无忌讳。

也是因为如此,自己借着讲故事轻轻一一挑拨,他就会顺着自己的心意来,但是胤礽惊讶的是,汗阿玛似乎并不会真正的对他生气。

明萱听了胤礽的讲述,却觉得其实保清阿哥很聪明。

他刚回来的那几天,明萱是见过的,浓眉大眼儿,眼中满是狡黠,一看就很机灵健康,说话行礼也都是规规矩矩的,只是时不时的小动作逗得太皇太后直乐。

于是他慢慢的觉察出了太皇太后对他无害,这才肆意放肆了起来。

他能在皇上面前敢闹,就证明他不担心皇上会真的生他气,他清楚那个高高在上之人是自己的阿玛。

短短数日就能摸清楚身边谁敢惹,谁不敢惹,这难道不是聪明是什么?

“世界上不是所有人都如殿下这般聪慧,身为太子,你该宽容的看待身边可能没有你聪明的人。”明萱含笑摸摸胤礽的头,笑道。

胤礽点点头,只是还略有不甘的问:“汗阿玛明明不喜欢,他不听话的行为,但为何……却没有生气?”

虽然吼了训了,可依旧什么都念着他,用膳的时候也会给他送菜。

“因为皇上也是他汗阿玛呀?只要不是对皇上耍小心眼,皇上才不会为此而生气。”明萱直接道。小太子太聪明,她怕太子在皇上面前耍心眼儿。

现在的太子就算已经是天资不凡,也不可能比过一个成人。

胤礽心中其实早就明白这个道理,但是每次看到心里都会有些不舒服。

甚至,他还有点儿想要跟保清学习的想法,因为他也想汗阿玛吼自己。

这个想法胤礽没有告诉明萱,而是直接行动了。

当天夜里,胤礽给康熙说想要出宫玩。

康熙刚拒绝,他就往后一倒,打起滚儿来!

“孤不要,孤不要,孤就要出去玩,就要就要!”

康熙看到满床打滚儿闹着要出宫玩的胤礽,直接僵住了,他从小花费了多少心力,才让他的保成变得那么明辨是非。

结果他哥哥只花了短短几天,就让保成学坏了?

想到白天保清拿着棍子大喊:妖孽,吃俺老孙一棒!

三儿一整天都在哼着:白龙马,蹄朝西……

还有他们的伴读嘴里都嚷嚷的猴哥……

现在在看着保成这样,康熙傻眼儿,原来没有近朱者赤,只有近墨者黑。

自己的宝贝儿子他学坏了!

但是康熙最终还是妥协了,因为他想到白日对着保清妥协了,觉得如果拒绝保成,保成又会觉得他的阿玛不爱自己了。

滚一滚吼一吼,居然这么又用?

胤礽满心欢喜准备日后继续再接再厉的时候,康熙已经受不了了。

将三公主送回钟粹宫,还送了好几个武婢过去教导公主习武。

将保清送去刚收拾好的阿哥所。

果断在将乾清宫东侧昭仁殿定为太子读书习武的地方,西侧弘德殿直接安排给了保清。

太子那么多师傅,分开教导保清阿哥,也是够的。

甚至连就连习武的地方也彻底分开。

做好这一切之后,康熙在乾清宫正殿终于感受到了清净。

可是胤礽却没有停止偷学保清的行为,经常下课以后就去找他,给他讲故事,观察他的言行,然后进行学习。

让康熙又气又笑,又有些无可奈何。

他也是第一次当人阿玛,看出了儿子争宠的小心思,因为保成心思比一般孩子细腻,只好让梁九功给贤妃说一声。

“打滚?”明萱一脸惊喜的看着胤礽,高兴道:“快快快,给我滚一个!”

胤礽恍恍惚惚的打了个滚儿。

“还有哭闹呢!我也要看,快快快,我还没见过了,快点儿,要画起来,要画起来。”明萱拿着纸笔满是期待的看着胤礽。

胤礽扛不住了,乖乖认错。

明萱迷茫道:“你没错,认什么错?小孩子本来不就这样儿?”

“……”

胤礽终于认清楚了一个事实,保清兄长跟三姐姐都可以做的事情,并不适合自己,他们可以毫无顾忌的肆意玩闹,但是自己做不到,感觉很羞耻。

“人跟人是不一样的,殿下不是外放的性格。殿下不需要学任何人,就是我心中最珍贵之人,我想皇上也一定更喜欢殿下本来的模样。”明萱见状收起纸笔,拍拍小家伙的肩膀,轻声安慰道。

即便他已经清楚的认知道自己会有许多的兄弟姐妹,来跟自己抢一个汗阿玛,可是知道跟真实的感受是不一样的。

“保成有什么都可以跟汗阿玛说,不需要学别人。”听到乖儿子的认错,甚至听说他故意讲故事挑拨保清闹,康熙心中满是感慨。

梁九功告诉了他贤妃根本就没有教导太子,而是改变态度,让他自己明白过来,心中很是感慨,还是女人心细。

保成耍心眼儿,而保清上当的事情,康熙并不在意。这不是什么大事儿,反而因为他是太子而更觉得骄傲。

只是……

“保成也是朕心中最珍贵之人。”康熙看着胤礽强调:“朕不止喜欢保成原本的样子,不管什么样儿的保成朕都喜欢,别听某些人胡说。”

某些人是姨母吗?

胤礽眨眨眼睛,觉得汗阿玛此时的行为有些熟悉,似乎自己就是这样暗戳戳的说保清哥哥的。

所以汗阿玛是吃姨母的醋了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