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清穿之咸鱼贵妃养崽记 > 第65章 贞洁腰带
 
惠嫔看着明萱一脸懵, 轻咳一声,开口道:“皇上说贤妃姐姐会带孩子……”

皇上说的?

明萱脑子上的问号就更大了,随即心中一紧, 她忍不住阴谋化,皇帝到底在想什么?给自己树敌吗?

“我会带孩子?陪孩子吃吃喝喝玩玩闹闹算不算?”明萱一脸迷茫道。

满脑子都在想皇上他到底想什么, 完全不觉得这是夸奖?

马佳氏看着明萱,迷茫道:“陪孩子吃喝玩闹?”

明萱点点头, 道:“对呀!我真的没干什么?教导太子有皇上,有大儒, 我有什么本事能跟他们比较?不过想着孩子们读书累了, 闲暇时间能够痛快的玩一玩, 毕竟小孩子天性就是贪玩不是吗?”

明萱说完之后,荣嫔脸上略有所思,但是惠嫔就皱了眉头。

“既然如此,那就打扰了。”惠嫔站起来, 行了一礼,就直接离开了。

玩闹?开什么玩笑?

胤褆本就比不得太子聪慧, 读书上远不如太子,此时还让他玩闹?

那才是真真毁了孩子。

好一个贤妃娘娘, 果然孩子不是自己生的, 不知道心疼, 真真是好心机。

惠嫔走后, 荣嫔原也想走,在长生走后, 她就觉得自己似乎不如惠嫔这个老对手明智。

但是一想到女儿口口声声说的, 长生想要换个额娘的事情, 就让她心如刀割。

“长生不想要我这个额娘了……”荣嫔坐在这里, 突然开口道。

明萱眨眨眼睛,静静的看着她,心里则在叫救命,她最是不会跟人谈心了。

“给你说这些,你也不明白。”荣嫔看着明萱,心里的话到嘴边到底没说出口。

在她看来,这个贤妃就是傻的,太子如今年纪小需要她。等日后太子大了,她就老了,到那个时候,容颜不再,没有宠爱,又有什么用?

长生已经走了,如今是三儿在闹,她为什么闹?荣嫔自己也知道。

她自觉自己没有做错,长生注定留不住,她得为自己想,得为十阿哥想,得为马佳一族着想。

只是弥留之际短短几日的接触,她到现在都不敢回想,一想全是泪。毕竟是自己的骨肉。

明萱真不明白,这二人来是做什么?没说两句话又都走了?

是什么错觉给康熙,自己会带孩子的?

“我哪里会带孩子?还不是殿下你天资聪慧,生而不凡……跟我有什么关系?”明萱伸手捏捏胤礽的小脸蛋,嘟嘴道:“你汗阿玛难道让我带别的孩子?”

“不要!绝对不要!我说过的,只养殿下一个的,我这么穷。”明萱使劲儿的摇摇头,不可思议道。

胤礽靠在她怀里,问:“那你不穷了,会养别的孩子吗?”

“凭什么?凭什么要养别的孩子?那孩子有你懂事,有你聪慧,有你招人稀罕吗?不要不要不要,坚决不要。”明萱一脸的拒绝,小太子这样儿的遇上一个,就已经是天大的恩熙了,再来一个?

呵呵,算了吧!

胤礽听得心花怒放,恨不能多蹦跶几下。

充满依赖的靠在明萱怀里,他前几日去奉先殿上香的时候,已经给皇额娘说了让她好好陪承祜哥哥,自己这里有姨母,姨母她很好,自己很喜欢姨母,希望皇额娘一心一意对承祜哥哥好。

胤褆他们想要的姨母,绝不会跟自己的姨母一样,满心都是自己。

嫁人之后的娜布其,维持着五日进宫晃一圈,陪太皇太后跟皇太后说说话,然后就过来永寿宫蹭吃,顺便说说家里的男人的不靠谱。

“发了一笔小财,我下次进宫,咱们吃佛跳墙吧?”正月初六,她一进门就兴奋道。

明萱好奇问:“发什么财?又坑隆科多了?”

“不不不,是我婆婆给我的。”娜布其一坐下来,就激动道:“我婆母给我金子,想让那女人去给她唱两天曲儿,我给答应了。”

“……怕不是你婆母的要求吧?”明萱直接道。

从娜布其口中,明萱已经知道这个隔房的姑爸爸到底有多溺宠自己的儿子,简直就是儿子杀人,都愿意递刀那种。

也怪不得历史上,会不在乎侄女被儿子跟妾氏害成那个样子……

娜布其点点头,毫不在意道:“没错,我一猜就是隆科多要求的,五百两金子唱两天。以后我就照着这个价位租借,估计以后次次来都能吃佛跳墙了。”

“你不介意就好。”明萱觉得这佛跳墙吃着,也没多开心。

娜布其嘿嘿一笑,得意道:“当然不介意呀!姐姐,我不会吃亏的。”

“你做了什么?”明萱直接道。

娜布其眉毛一挑,笑嘻嘻道:“果然瞒不过姐姐,我给那个唱曲儿的戴了贞洁腰带,钥匙在我身上。保证隆科多他睡不了。”

贞洁腰带?

那是什么东西?

等娜布其神秘兮兮的给明萱科普之后,明萱傻眼了?原来古人这么会玩儿呀?

“我又没拦着他睡别的女人,但凡乖觉听话,服侍我服侍的高兴了,我不舒服也不是不能让她们承宠,都是女人,何苦为难女人?可不经过我就睡其他女人,这可不行,我还嫌脏呢!”娜布其伸手抓了一把酸奶疙瘩,笑嘻嘻道。

明萱真的被逗乐了,她有种感觉,总有一日,佟佳一族的银钱会全部集聚在娜布其手上。

娜布其靠在椅子上,笑道:“府里比那个唱曲儿的漂亮的也不是没有,也不知道我家这个蠢货怎么就认准了这人?这个唱曲儿人真的挺毒的,都这样儿了,还挑拨隆科多那个混账玩意儿欺负其他女人。”

说着娜布其就说了府里有个侍妾,从前是隆科多最喜欢的,长得特别美,后来娜布其见她挺听话又能干,就让她跟隆科多睡了两回。

但是后来隆科多听了李四儿的教唆,居然打了这个侍妾。

这么美的女人居然下得去手?

娜布其直接就甩了隆科多几鞭子,然后将李四儿挂到房梁上吊了两天,最后在隆科多的哭求下,才把人放下来。

同时警告隆科多,再不经过自己的允许伤害自己管辖范围内的人,她就更不会客气。

“你是不知道,瓶儿多乖多听话,不但长得好看,而且还有一手烤肉的好手艺,可偏偏被那混蛋打伤了胳膊。害了我羊都宰了,烤肉的人却不能用了。”娜布其愤愤不平道。

明萱笑道:“你这小日子过得不错呀?这么一开,后院其他的女人可不都想着法儿的奉承服侍你?”

“那是!”娜布其高兴道:“一个个都是人才呀!吹拉弹唱还有女红厨艺应有尽有,我都觉得隆科多糟蹋了她们,日后隆科多若是不一人给她们一个孩子,我真饶不了他。”

“我隐约记得你说过隆科多后院的女人不少?”明萱恍惚问,隆科多素来张扬,听说府内的女人着实不少,这要一人生一个,那可就热闹了。

娜布其耸耸肩道:“生吧!又不用我养。我的金子只会养我自己跟我自己的儿女。一个个的,摊上这么个男人,在没个孩子,就真没指望了。又不是穷的养不起孩子的人家,多生几个也好。”

明萱对娜布其竖了个大拇指。

然后示意春妮接了她递过来的金子,让人传话五日后,用永寿宫要佛跳墙。

“其实佟家的厨子也不错,但是不知为何,我就是觉得宫里的佛跳墙更香醇。”娜布其听到明萱的吩咐之后,含笑道。

明萱拿着茶碗儿喝了一口,吐槽道:“估计不是味道不同,而是花钱的更香。”

娜布其咧嘴笑了,看着明萱道:“日后姐姐想吃这种大菜就给我说一声,这点儿小钱我还是花得起的。大不了让隆科多跟那个女人睡一觉就是了。”

明萱‘噗’一声,直接喷了出来。

“我打算在京郊建个马场,没事儿去跑一跑,可惜姐姐你不能出宫,你若能出去,咱们姐妹也好快活快活。”娜布其略带遗憾的看着明萱。

说实话,成婚之后,她也跟其他福晋接触过,也有来自蒙古的,但是都没有跟贤妃姐姐这么舒服的。

跟贤妃姐姐相处不用担心被算计,她心里没那么多弯弯道道。每天乐乐呵呵的,也不会因为自己的粗俗不规矩,而用鄙夷的眼神看待自己。

反而,娜布其总觉得贤妃姐姐眼中的自己很美,她经常称赞自己,眼神不带一丝的勉强跟虚伪。

“真好呀!”明萱不禁羡慕的看着娜布其,瞧瞧人家过得日子,除了没这么富贵,这可是当初自己给自己的规划呀!

娜布其得意的笑了笑,然后就非拉着明萱,去看懿妃。

佟佳氏对于这么蒙古的弟妹根本没有一丝丝的好感,但是事已至此,也只能认了。

“听说弟妹你把隆科多打了,甚至还把人挂在房梁上?”佟佳氏看了明萱一眼,然后转头质问娜布其。

娜布其理所应当的点点头,义正言辞道:“我不在乎后院的女人是否争宠,都是伺候爷们儿的,不争宠怎么生孩子?只是害人就不许了。”

“……”佟佳氏抽抽嘴角,这话说的她都不好反驳了。

明萱低着头喝着承乾宫的茶水,不吭一声。

娜布其叹口气,看着佟佳氏道:“姐姐,你给我出个主意,我不拦着爷们睡别的女人,做福晋的,当需大度。可是如今你也清楚,这个女人不干不净的,让爷们儿睡了,我总担心有什么脏病,只想着过几个月没事儿再说。可是咱们家这位偏就想跟她睡,别的都不行!你说我该怎么办?”

佟佳氏听着这个睡来睡去的话,有些头晕,仔细一想,话粗理不粗,那个女人确实不怎么干净……

明萱看着原本架势十足的佟佳氏,被娜布其绕来绕去,忘了之前娜布其抽了隆科多的事情,真是彻底不为她担心了。这孩子在哪儿能都过得好!

“姐姐你身边若是有长得好看想出宫的小宫女,别忘了我们爷,又我在,定然保证咱们这一支枝繁叶茂。”娜布其最后还跟佟佳氏保证道:“贤妃娘娘也在,有她做个见证也好。”

佟佳氏迟疑了一下,点头道:“那你说的,本宫记下了。若是做不到,本宫饶不了你。”

如果真有她说的这么好,这个福晋娶的也不是那么不好?佟佳氏看着娜布其在心中思考着。

“那是肯定的!”娜布其铿锵有力道,反正睡人的是隆科多,隆科多做不到,自己就又有机会揍他了,何乐而不为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