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清穿之咸鱼贵妃养崽记 > 第67章 出宫
 
胤礽一时感动, 就纵容了姨母在自己头上自由发挥。

于是太子每日下学到永寿宫玩一会儿回去的时候,就会顶着一个新鲜的发型。

或是满头小辫子高高用玉冠束起来……

或是半扎半披……

或者两个丸子头……

或是布包的书生头……

……

新奇又好看,各种不同的发型在小太子的头上, 衬得他更像是小仙童一般好看。

每日顶着不同发型回乾清宫的时候,胤礽都能感受到所有人关注的目光, 虽然略有些羞涩, 但这是姨母深深的爱。

而且他照镜子的时候,觉得自己这样还挺好看。

为此, 胤礽只能自己克服这种羞涩,仰着头, 高傲的往前走。

明萱每日给小太子梳头, 都是本着这是最后一回, 然后极具热情跟创意。

甚至让内务府帮着打造了不同的发冠发簪,金的玉的银的……然后, 都没给银子。

“抠!”康熙暗自评价之后, 吩咐内务府用最好的材料来做。

梳头的时候悄悄摸着太子的小脑袋, 明萱暗自庆幸太子的小脑袋瓜子长得挺圆润,即便过两年剃了头,也不会那么难看。

顶着姨母深深的爱, 胤礽每日往返于乾清宫跟永寿宫之间, 乐此不疲。

康熙一开始看到儿子不同的发型还挺惊讶,后来就暗自期待第二天的发型。

因为头戴玉冠的胤礽跟剃头的胤褆站在一起,简直形成了强烈的对比。

一个俊美如仙童,一个就……额……无法评价的粗糙。

为此胤褆也闹得要留头发扎头发, 闹的过了,还被惠嫔咬牙狠狠收拾了一顿,才终于老实了。

“我额娘说, 六岁剃头是满人的惯例,你也扎不了几年好看的头发了。”胤褆被揍之后,从惠嫔那里知道了这件事,就兴奋的过来找胤礽,说给他听。

胤礽缓缓的抬头看他一眼,这是他跟汗阿玛学的,特别有气势。

胤褆被他看的一愣,原本心中的幸灾乐祸,瞬间消失了。

“孤的姨母说了,孤的脑袋长得圆润可爱,便是剃了头,也是宫中最漂亮的崽儿。”胤礽对着胤褆,扬唇笑道。

剃了头,他还是宫中最好看的崽儿!

胤褆眨眨眼睛,刚才不知道为何,他竟是被太子弟弟的气势惊到了。

摸摸自己的脑袋,再看看胤礽的脑袋,胤褆摇摇头,道:“我才不信呢!你剃头也不会比我好看。我额娘还说我最好看呢!”

“那就拭目以待吧?”对于颜值,胤礽很是自信。

毕竟他可是女娲娘娘精心雕琢的、集天地精华于一身的、独一无二的大清朝太子爷。

姨母每天都被他迷的眉开眼笑,怎么可能输给这么丑的兄长?

“拭目以待,就拭目以待!”胤褆大声道。

胤礽淡淡的看了胤褆哥哥的脑袋几眼,最后确定,他最初一世被造出来的时候,一定是泥点子落地的时候,脑袋先着地了。

胤褆总觉得胤礽看他的眼神有问题,但是他又说不出来是什么,只能憋屈在一边儿扯着书玩儿。

然后被突然出现的康熙看到,狠狠的训斥了一番不说,还要把自己撕掉的地方补上三十六遍。

“若是屡教不改,下次就补一百二十遍。”若非瞧着字数不少,康熙一开始就打算让他写上个一百二十遍,长长记性。

胤褆看着自己手里无意识扯破的书,只能苦逼的含泪开始抄书。

康熙将胤礽叫到一边,看了眼他的发型,半扎半披,右边额头却有一缕儿头发垂下来,没扎上去。

这是什么奇怪的发型?

康熙跟胤礽说话的时候,总想将那缕头发提上去。

当然,他最终也伸了手,但是因为不会扎头发。将儿子的头发弄得一团乱之后,放弃了。

胤褆在不远处看到之后,直接就笑出了声儿,然后被康熙又训斥了一遍。

“你汗阿玛可能有强迫症。”明萱听说后,直接道。

胤礽好奇问:“何为强迫症?”

“就是凡事儿追求完美,见不得一丝凌乱不整洁。”明萱想了想,回答道。

胤礽歪着头想了想,点头道:“是的,汗阿玛确实希望所有的事情都能处理的很完美,不喜欢脏乱。”

“所以你头上有一撮儿头发,他就会觉得不舒服。”明萱解释道。

胤礽了然了,看着姨母眼中的跃跃欲试,迟疑道:“那我们就不要让汗阿玛不舒服好不好?”

明萱摇摇头,道:“咱们再试试……”

于是康熙又收获了有两缕头发垂着的宝贝儿子。

康熙依旧没忍住,伸手帮太子提溜了起来……然后再次弄乱了儿子的发型。

很好,次日儿子头上终于梳整齐了,结果发髻扎了个歪的。

……

康熙揉揉头,移开眼睛,心中暗道这女人可真能折腾。

为了让自己的眼睛能不那么难受,康熙决定实现之前因为儿子满床打滚儿想去宫外的承诺。

刚好又是二月二,时隔一年带儿子出门,康熙也有些期待。

“……能带着姨母吗?”胤礽突然问。姨母之前似乎挺羡慕蒙古郡主能在外面开什么马场来着。

康熙眉头微皱,脑子不由自主就想起初遇时,在山林间悠闲自得的小姑娘,点了头。

“出宫?”明萱一脸迷茫的看着小太子。

她是真的不爱出门儿呀!

因为轻微社恐,除了亲近的人,或者除非必要一定要接触的人,明萱就不爱跟人打交道。

出门儿也爱在人烟稀少的地方溜达。

因此在宫中呆着,没有什么不自在,更何况还有滚滚相伴,根本没有一丝丝的无聊,甚至偶尔想静静的时候,还喜欢一个人待在私人农场里自娱自乐呢!

“不需要,你们出去玩儿吧!”明萱摇头拒绝道。

胤礽微顿,然后开口道:“孤已经给汗阿玛说了,汗阿玛还让人给你做了身儿出门的衣裳……”

明萱张着嘴想要拒绝,但是梁九功亲自就已经将做好的衣裳送来了。

一身未出嫁的普通旗人的衣服,虽然簇新,但是花色染布都不怎么均匀。

明萱深吸一口气,伸手在小太子屁股上拍了一下,才换上这身儿衣裳,然后让春妮给自己重新梳了未婚的发型。

问了梁九功,康熙没说要带丫鬟,明萱看着镜中花容月貌的自己,哀怨的看了乌兰一眼,只能拿起妆粉,重新装扮了一番。

自己这么美,光是看着镜子自己就心动,难保出门跟皇上接触的多了,他又起了什么见不得人的心思。

再说没有乌兰保护自己,明萱总担心自己的人身安全。

漂亮的女人更要学会保护自己。

胤礽就在一旁,看着姨母在自己脸上抹了抹,皮肤就变得蜡黄了一些,然后又拿笔点了点,脸上就出现了几个雀斑……

“丑了!”胤礽看着难看了许多的姨母,嘟嘴道。

明萱将他抱起来,开始在他的脸上脖子上手上手腕上装饰起来,边画边道:“咱们这么好看,出门容易被拐子盯上,要学会保护自己。”

“什么是拐子?”胤礽好奇道。他不喜欢在脸上乱画,不喜欢不好看,但抵抗不能,只能委屈的闭着眼睛任她画。

明萱思考了一下,道:“就是那种看到好看的女人跟小孩,就偷偷抱走,然后高价卖给恶人的坏人就是拐子。”

胤礽吃惊的睁开眼睛,道:“你之前跟孤说,出门不能离开汗阿玛左右,不可以单独见任何人,就是担心这个?”

明萱很定的点点头。

胤礽带着伸手拽住明萱的衣袖,关切道:“你出门也不要单独见任何人,身边一定要跟着侍卫,不可以走丢,知道吗?”

“嗯!”明萱使劲儿的点点头,小家伙的关心她感受到了。

明萱再次帮胤礽收拾的时候,胤礽心中已经没有了之前的抗拒。

康熙等了许久,因为知道女人出门比较麻烦,所以没有催促,但是心中早已经不耐烦了。

“你们这是?”康熙终于等到明萱跟胤礽的时候,直接傻眼了。

虽然谈不上多丑吧!但是放到人群中,绝对没有之前亮眼呀?

“外面有拐子,好看的人就应该学会保护自己。”胤礽连忙回答道。

说完还嘟嘴道:“汗阿玛,就不能把天下的拐子都抓起来吗?”

“……”朕是摆设吗?

康熙一脸怀疑人生,跟自己出门还要担心被拐,自己这个做皇帝的,能这么蠢吗?

带着女人儿子出门,难道不会安排侍卫跟暗卫?

自己有那么蠢吗?

可是事已至此,康熙不想在儿子面前为自己分辨,打算用实际情况表明自己是多么的靠谱,抬脚就准备出门。

“皇上不装扮一下吗?京中可是一砖头砸下来,就能砸到三个贵人的地界儿,您这么出门不怕被认出来吗?”明萱见康熙居然换了身儿衣裳,就要出门,心中很是惊讶,直接问了出来。

康熙一顿,他没考虑过这个问题,但这个确实有些道理。

“你来给朕收拾收拾。”康熙直接坐下,对着明萱抬抬下巴。

明萱咬咬牙,心里暗骂了两句,这才上前。

也没做过多修饰,就是用妆粉把他脸上的麻子遮住了,然后修饰了一下眉形跟脸型,就结束了。

康熙看着镜中的自己,似乎帅气了很多,摸摸下巴,颇为满意。

于是少爷带着儿子跟丫鬟和管家的奇怪组合就出宫了。

明萱看着自己身边的‘管家’梁九功,一脸的茫然,好奇问:“丫鬟应该干什么?”

梁九功迟疑了一下,回道:“有老奴在,娘娘只管玩乐就好。”

明萱闻言满意的点点头,不用伺候康熙,心情美美哒。

出门的时候,明萱给胤礽准备了铜板碎银子跟金瓜子,自己就只带了金子。

她觉得自己能看上的东西,应该不怎么便宜。毕竟她对街边的小玩意儿不怎么有兴趣,她更喜欢贵的。

结果康熙冷哼一声,出宫之前,都给他们换了。

明萱摸着沉甸甸的,偷偷打开,然后一脸迷茫。自己为什么需要这么多铜板?这加起来有一角银子吗?能买什么?什么都买不了吧?

“梁公公,你有金子吗?借我两锭,我回宫还你。”心中暗道一声抠门,明萱就扭头问梁九功道。

梁九功看了眼黑了脸的皇上,迟疑道:“老奴没有带金子。”才怪!

明萱又问:“那银子?”

“也没有银子,只有铜板,娘娘要吗?”梁九功缓缓回道。

明萱闻言点点头,叹气道:“看来今日不能去琉璃厂了,听说那里的新鲜玩意儿都不便宜呢!”

作者有话要说:  明萱:抠门皇帝,简直是抠门他额娘给抠门开门,抠门到家了。出门就给一包铜板打发……

ps:今天拆迁户的富婆同学请吃饭,然后才知道海底捞居然有黑卡,可以不用排队……两个月至少消费一万二……话说这姐们儿是顿顿海底捞吗?

忍不住流下贫穷的眼泪。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