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清穿之咸鱼贵妃养崽记 > 第70章 学堂(一更捉虫)
 
此话一出, 空气顿时相当安静。

满头金钗的富贵姑娘伸手指着门缝里的明萱,好一会儿才换过来。

颤抖着手指,指着明萱骂道:“你以为你有多好看?还不是跟你家主子一样麻子脸!姑奶奶瞧上你家主子, 是他的福气,就他那寒酸样子, 能娶到本姑奶奶, 那是他祖上烧高香了。”

明萱顿时就被呛住了,忍不住咳嗽了一下, 使劲儿拍拍自己的胸口,康熙从后面给她递了一杯茶水, 被她一口干了。

顺气之后, 明萱张张嘴, 心想祖宗不能骂,于是又道:“哎呀呀呀!一边儿嫌弃我家老爷, 一边儿又暗戳戳想嫁给她, 姑娘唉!我说错了, 你的脸皮真不厚,因为你就没有这玩意儿。”

说完,明萱转头看着康熙, 用所有人都能听到的声音。

真诚的建议道:“老爷呀, 咱挑女人的时候,也关注一下对方的脑子好不好?您这般聪慧英俊,虽然脸上略有瑕疵,但那不是娘胎里出来就有的, 出意外而已。额娘选不好,嚯嚯的是下一代。养姑娘也别养的太蠢笨了,否则像这样的嫁出去, 也忒丢人了!”

说完,就抱了小太子坐到一边,一副气呼呼的模样,转过头不说话了。

宫里面真来几个这样的玩意儿,明萱觉得自己就可以自闭了,死宅永寿宫,永远不出门。

康熙瞧着明萱气呼呼的模样,对着梁九功点了头。然后门口两个还在叫骂的姑娘,顿时就被堵住嘴,拖走了。

“烈酒消毒,回头给今日帮忙的侍卫,一人一坛子洗洗手,记在……嗯……老爷头上。”明萱又赶紧叮嘱道。

小侍卫们也不容易,被那两个女人万一咬上一口,岂不是太倒霉?

至于酒钱,自然是谁惹的祸,谁花!

不在钱的多少,而是这不是自己的责任,

几坛子酒都舍不得花,让康熙对明萱的抠门有了新的认知。

“这还真是太闲了。”胤礽坐在明萱怀中,抬头看着康熙道:“汗阿玛,宗室子弟为何都不读书习武?”

自己每日都要读书的,哪怕今日出来?回去也是要补上的。

康熙摸摸儿子的额头,看着明萱不断起伏的脑勺,眼中闪过一丝笑意。

儿子说的对,就是太闲了!

人被压下去之后,两个姑娘跟她们身边的人这才知道了害怕。但是等报信儿的回去找了镇国将军报信儿的时候,人已经都给塞到宗人府了。

不,不全是宗人府,富态的姑娘跟她哥哥富良被送去了宗人府,那个富贵的姑娘被直接送去了顺天府。

康熙上位这几年,对宗室族人都是颇为客气,且他年纪轻轻,如今虽执掌大权,但满朝上下不服者众多。

突然收拾了镇国将军家里的孩子以及镇国将军福晋的娘家侄女,简亲王等人就进宫找说法了。

“……”可一进宫,面对震怒的康熙,简亲王喇布,首先就认了怂。

在其他人的谴责下,喇布振振有词道:“皇上会跟几个小辈不对付?必然不可能呀!”

康熙深吸一口气,说了富良兄妹当街强抢英俊帅气的男子之后,还叫嚣着他们就是王法,众人沉默了。

冤吗?一点都不冤呀!

镇国将军祜锡禄两个月前才因为兄长去世,袭了镇国将军的爵位,如今家里两个孩子就捅了这么大的祸。

在康熙刚话音刚落,就瞬间也跟着暴怒了,骂道:“……两个孽障!”

当众就说自家两个孩子不堪重用罪大恶极。

若不是富良是亲生的,又是家里长子,喇布都以为镇国将军跟儿子有仇了,怎么骂的这么厉害?

祜锡禄咬着牙,痛骂这自己的儿女,心里门儿清。

从回去报信的下人口中听说那落水之人脸上有麻子,他就暗觉不好,后来儿女被丢进宗人府,他已经确定了。

赶鸭子上架被簇拥进宫之后,根本不敢给儿女求情。

连皇上说的英俊帅气,也不敢有半分质疑。

祜锡禄没有半分求情,宗室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失了底气,也不好揪着康熙不放。

“打江山不易,坐江山更不易,这才多少年,朕就问问诸位叔伯兄弟们,你们府上如今可有曾有祖上那样英武之人?”康熙黑着脸,站起来,看着一群不由分说就进宫之人,质问。

就在众人沉默的时候,康熙又道:“朕无意打压宗室,甚至希望更多的爱新觉罗家的孩子站出来,为朕所用,但是朕不用无用之人。”

“简亲王,朕命你在京郊泽一块儿地,修建族学,创办学堂,日后好方便朕校考重用!”康熙扭头看着简亲王,道。

族学?

众位宗室王爷全部傻了眼儿。

可康熙心意已决,他只说要重用有才之人,日后爵位也会考虑,让他们一时之间提不出反驳的话。

康熙虽然年轻,但如今生杀决断,大权在握,如今又有正当理由,宗室们想要反驳,但是爵位在前面吊着,除了铁帽子不在乎,但是其他人怎能不在意?

况且也没几个铁帽子。

太皇太后二月初八的生辰,已经三年没有好好庆祝了,康熙早就准备哪怕今年万寿不过,皇玛嬷的千秋也得办好了。

宫务有懿妃昭妃协力,宴会她们也承办了,明萱就主动提出陪伴太皇太后,然后被她戳着脑袋说明萱偷懒。

“哪里是偷懒?能逗得您一笑,臣妾可是天大的功劳呢!”明萱不在意的靠在她身边,轻笑道。

鲜少有人在自己面前这么耍赖,太皇太后脸上的笑意一直就没止,连同见内命妇的时候,都让明萱坐到她的身边。

“您说说,教导好子孙不就没这回事儿了?这会儿求情,有什么用?皇上只是让他们去读书,去习武,怎么搞的一个个好似要生离死别似的?”内命妇还罢了,宗室的福晋们却一来就都在求情,明萱有些弄不明白,便小声问。

太皇太后唇角有些上扬,她也不知道现在的姑娘们怎么了?

玄烨底子虽不差,但也就中人之姿,脸上还有几个麻子点儿,怎么还有姑娘想抢他?这眼睛不会跟自己一样老花了吧?

在听说康熙被两个姑娘抢着掉到河中这件事儿,太皇太后一开始是真的不怎么相信,但是康熙发了火儿,要整治宗室子弟。明萱跟胤礽也都印证了这件事的真实性。

让太皇太后心中有些迷茫,怎么现在外面的孩子喜欢这一款?

“她们是怕日后爵位被卡。”太皇太后实在是想不明白,便不想了,然后给明萱轻声解释。

明萱心想,闹不闹的有用吗?该卡还是会卡呀?

毕竟皇上未来会生那么多,不卡别人的爵位,难道要卡自己儿子的?

如今多腾出几个,日后就能多封几个。

“爷们儿找皇上都没用,找您诉什么苦?听说简亲王办学堂都没收他们银子呢!”明萱叹口气。

读书啊!多好的事情。不愁学区房,没有学费,顶级师资力量。毕业不愁前程,包分配铁饭碗,怎么还会有人不愿意?

“许就是嫌弃不花钱吧?”太皇太后偷笑道。不花钱,没有话语权,觉得不放心?

明萱抽抽嘴角,叹气道:“不是很懂这种有钱人的思维。”

但是!

有一点,她懂的。

这个学堂办起来,周围的地皮绝对直步上升,在附近在开些铺子,这可是个发财的好时机。

明萱让胤礽去问问康熙,自己想用嫁银在要建的学堂门口开个酒楼,问他要不要参一股?

康熙原是要一口回绝的,但是胤礽可怜巴巴的道,姨母是宫中最穷的。

撇撇嘴,康熙就没再吭声。

宫妃都有嫁妆铺子庄子,其他人开几个都没给自己说过。按说这么老实询问自己的也就这一个,康熙想了想,觉得她这种谨慎的性子,不是能干大事儿的,便默许了。

左右办在学堂门口,掏银子的都是宗室子弟,也不算与民争利,就默许了。

甚至给明萱送了一千两银子,以及四个御厨。

一千两银子?

明萱把想法跟娜布其说了,她直接投入两万两,还说后续不够再补,甚至牛羊肉也包了。为此明萱还真瞧不上这一千两。

但是看在御厨的份儿上,又因为对方的身份。

想着未来可持续发展。

还是捏着鼻子给康熙算了三分利。

然后给太子了两分,自己跟娜布其一人两分,剩下一分……捐了,用来资助被遗弃的孤儿,或者伤残人士。

“你跟我加起来,一共是四股,占大头儿。花银子的是娜布其郡主,出御厨的是你汗阿玛,管理的还是你汗阿玛。咱俩算得上是空手套白狼,所以差不多得了。”胤礽听着姨母的解释,使劲儿的点着头。

见好就收的道理胤礽还是懂的。

康熙原本没怎么在意,但是看到自己跟儿子占了一半儿,心下就很是满足。

他不在乎能赚多少钱,但是这份尊重他很满意。

可并不觉得就酒楼能赚多少,因此酒楼还未开张,就已经做了一桩大生意,承包了所有未来教职工跟学生的餐点。

胤礽好几次都想说,他跟姨母加起来才是大头儿,可看着汗阿玛脸上的满足,就没说出口。

他想,正如自己不喜欢汗阿玛喜欢胤褆一样,汗阿玛也一定不喜欢听自己更爱姨母的话。

宗室见改变不了康熙的意见,为了子孙计,为了话语权,都在里面主动砸了钱。

在学堂修建的时候,一座三层大酒楼就在学堂正对面,拔地而起。

作者有话要说:  康熙:朕觉得自己受到了尊敬。

胤礽:可是我跟姨母是一块儿的。

明萱:没话银子就赚钱,棒棒哒!

娜布其:这点儿小钱就跟皇上太子有牵连,小事儿!

感谢在2021-09-21 12:00:00~2021-09-23 13:25:23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奇怪的灰灰、土堆、谜雾之森、海神、渡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暖暖 110瓶;一世安好 100瓶;雅雅 80瓶;啾啾 72瓶;这个小c不太渣 50瓶;卡卡、老婆、蓝桉、抹茶、团团、墨夙月 30瓶;洢萱沫 25瓶;六月的雨、嗷嗷酱、左手画星、末日求生、飞翔的鱼 20瓶;竹叶青 18瓶;冰欣£云烟、疯止 15瓶;散作满河星、六月果果、时光念旧岁月安好~、星星呀、96lucy、miubiu、坑鬼的小仙、国光苹果、小明、麦冬东哩、艾丽莎 10瓶;梓苓 9瓶;云深不知处 6瓶;青陆莽忙、懒人君、小禾、伊风红颜、marr、谨遵懿旨、静静827、奇怪的灰灰、耶耶底亚萌萌哒 5瓶;渔家唱晚、难捱、42360332 4瓶;悠悠、一叶知秋、爱茜茜、渚寒烟淡 3瓶;太宰治的绷带、念兮、许一世倾心、清若、天晴无雨、紫凝晶雨 2瓶;神的小雏菊、sali、windlin、胖胖、花灯游、莳玖、浅念、小卷妈、蓝色天空下的鸭头、晴空、庆庆、锦鲤、海不扬波浴日晴、dolphin、八宝里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