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清穿之咸鱼贵妃养崽记 > 第94章 掉牙
 
明萱看完康熙的信, 一连看了几遍,明萱确信自己没有理解错误,就直接就将信件揉烂砸在地上。

可是还不解气, 甚至还拿脚踩两下。

然后才颓废的坐了下来。

太子难为, 康熙朝的太子更难为, 康熙生性多疑,又聪慧非凡, 还偏偏还长寿……

明萱思来想去都不觉得自己有任何办法斗倒康熙,让一个废柴干掉一个皇帝的可能性基本为负。

从前虽总说大不了小家伙还是逃不开被废, 自己就去陪他, 护他衣食无忧。

但是明萱知道小家伙那么骄傲的人, 圈禁生活必然生不如死。

自己能保证他的生活水平又如何?他受伤的心理如何来宽慰?

而且万一自己便是花了银两,也不能让他的生活有所改善怎么办?

毕竟钱财动人心,若是因为这些钱财有人来加害小家伙怎么办?

万一康熙不同意自己跟他一起圈禁怎么办?

只要一想到小家伙孤孤单单的,生活在清冷的宫殿中,身边连宫女太监都能给他脸色看。

妻妾儿女都是面黄肌瘦。

甚至空中还有枯黄的落叶慢慢滑落, 甚至被风吹向远方,小家伙的目光会随着枯叶飘向院落外面,他再也不能踏足的地方……

明萱就猛的站起来。

在房间中转来转去不断的踱步,但始终找不到什么有效的法子能改变康熙的想法。

那么现在的路就只剩下一条了!

溜!

如果小家伙还要被废, 那么自己就必须做好带他走的一切准备。

当然这个准备工作是漫长的,她谁也没告诉。

小家伙那么聪明,自己做好完全的准备, 等日后可以由他来完善后续。

借着要讲故事给太子的原因, 明萱搜集了很多周边国家的地理知识, 文化背景, 饮食情况……

但同时, 明萱也改变了对太子的引导。

明萱从前觉得康熙如今对每个孩子都很上心,所以希望太子对他们友好,因为按照常识而言,做父母的都不会愿意看到儿女不合。

可是现在明萱不这么想了。

康熙并不会是一般的父亲,他是皇帝,哪怕一手养大太子?对太子心中寄以厚望,可是康熙仍旧是一个皇帝。

太子为君,其他人……为臣。

君臣界限要明确。

太子可以仁善,但是不可以一味退让。

胤礽一开始很奇怪,姨母要求永寿宫所有奴才见到自己就要行礼,任何人不得敷衍,甚至会因为有人对自己不够恭敬而去责罚对方。

且给他讲得故事种类也变了很多。

“姨母怎么了?”胤礽低头闷声问道。

明萱回道:“你如今已经都开始换牙,自然不再是小孩子,有些规矩总是要立起来。”

胤礽捂着嘴,歪着脑袋想了想。

想到姨母在封贵妃之前,对自己再喜欢都是尊称。姨母都这么讲规矩,她严格要求身边的人,也并不奇怪。

明萱让他张开嘴,看了看他新出来的牙齿的发育情况,能看出挺整齐,便叮嘱他不许用舌头舔,注意饮食清淡。

胤礽前三天掉了一颗门牙之后,就不爱张嘴了。

甚至连见了小十一,也不会轻易开口,惹得小十一担心不已。

即使在康熙面前,话也少了很多。让康熙觉得很不适应,没有儿子每日的笑脸跟恭维,总觉得每天缺点儿什么?

可在明萱面前,嘴巴却长的大大的,任由她上下打量。

“人长大了,换牙就是长大的征兆。”明萱看着春妮刚走进来,太子就闭上了嘴,明萱便笑道。

胤礽捂着嘴,看着明萱道:“不许画画,孤不要没牙的画儿!日后也不需要有这样的记忆。”

没牙的自己很丑,胤礽捂着嘴坚持道。他照镜子的时候都差点儿被牙齿中间的大缺口丑哭!

明萱点点头,小太子带给自己的大多数都是美好的回忆,因此画画的时候,她都画的是美好的回忆,光是各种发型的小太子,就有满满一箱子。

就是成年人也不喜欢回忆自己小时候的囧事,明萱很理解小太子的这种心情。为此并不觉得有什么奇怪的。

从第一颗牙掉下来之后,胤礽就开始了掉牙期,即使知道这是成长必然经历的,小太子也变得话少了很多。

在外基本上轻易不开口说话

看到最亲爱的太子哥哥因为掉牙,连给自己讲功课讲故事都挡着嘴。

胤禛都害怕长大了,一想到日后自己也要掉牙,都伤心的不想吃肉了。

“不吃肉长不高!你的牙还没长齐呢!别找这么不靠谱的借口不好好吃饭。”胤礽低着头,淡淡道。

胤禛原本舀向青菜的勺儿,瞬间换了个地方,挖了一勺宫人挑好的鱼肉,塞进嘴巴里。他跟其他人不太一样,比起肉类,更喜欢瓜果蔬菜。为此每天胤礽就规定了他每天吃肉的量跟种类。

胤礽幼时挑食,后来被明萱矫正过来了。

明萱教导他营养均衡,每日什么都得吃一点儿。因此在养弟弟的时候,胤礽复制了曾经明萱的做法。

康熙二十年这一年,朝中最大的事情,依旧是三藩之乱,历经了康熙之前诛杀了战前将领的事情,加上佟国纲在其中按照康熙的意思多加周旋,使得原本有心迁延的将领心中多少有了忌讳。

三月十四日,吴世璠势穷自杀,余众出降,三藩之乱终告平定。

康熙收到战报的时候刚好是三月十八,康熙大喜。

十二年三月到二十年三月,历时八年整,为了平藩,康熙忍受了许多。

从一开始百官反对,到后来,将领诸多迁延,但是终于结束了。

康熙坐在龙椅之上,看着下面百官的拜服,心中豪情万丈,自己终于彻底成为这片大地的唯一主人。

康熙一高兴,看着后宫的女人,就起了怜惜,于是起了大封后宫的心思。

太皇太后对此是反对的,因为她不想看到某个矫揉造作的女人得势,可康熙心意已决。

胤礽得知的时候,表情有些沉重。

平叛三藩,胤礽也很为汗阿玛感到高兴,可是大封后宫?胤礽并不想看到有人居于姨母之上。

“别管,不管是昭妃、懿妃。还有宜嫔,或者是惠嫔、荣嫔,她们家中族中都有人立了大功,高封是必然的。”明萱对此并不在意。

佟国纲佟国维兄弟在三藩之乱中,确实表现的很好,后宫嫔妃不能光看宠爱,还要看家底。

胤礽皱着眉,看着自己的小手,觉得有些无奈,自己便是贵为太子,但总是不能顺心如意。

“像个小老头,皇上难道不该安抚有功之人?”明萱戳戳他的眉心,好笑道。

自从掉了第一颗乳牙开始,胤礽就开启了换牙的生活。

完美太子不想给人看到自己的牙齿豁口,已经习惯了不会在外人面前张嘴。

胤礽摸着额头,自从去年之后,姨母最多就只是牵他的手跟摸他的头,再没有更多亲密的举动了。

为此难得憨傻的露出笑容道:“哪里是小老头,明明是帅小伙儿。”

从前他的世界只有汗阿玛,觉得自己想要的一切,汗阿玛都会给自己,可是越长大,越发现自己的天真。

汗阿玛对他是喜欢,可他心中还有其他更多的人事物,若非姨母一直在自己身边支撑,他真的会很难过。

明萱噗嗤一笑,好一会儿才道:“我知道可能长大以后,你看的跟自己想的不太一样,但是你得想清楚,身处高位,才更不能以自己的感受来做事儿,皇上更是如此。”

不是替康熙说好话,是明萱真的这么认为。

这几年后宫得宠的,大都是功臣之女……

胤礽点点头,他明白这个道理,就是心里有些难受。

三月三十,康熙大封后宫,出乎明萱意料的是,他加封懿妃为贵妃,且无封号,惠嫔为惠妃,荣嫔为荣妃,封宜嫔为宜妃,因生子有功,封卫氏为良贵人。

但同时却诏昭妃妹妹小钮祜禄氏入宫伺候。虽无正式册封礼,却享有妃级待遇。

且还表示不忍她们姐妹分离,将小钮祜禄氏安排在景仁宫,并命内务府修缮景仁宫西后殿。

这个骚操作简直惊到了所有人。

一家两位高位的嫔妃,这件事太让众人惊讶了。

只有胤礽也因为懿妃封了贵妃之后,没有封号,而暗自松了口气,觉得自己冤枉了汗阿玛。

一连好些日都在康熙面前表现得体贴周到,惹得康熙哭笑不得。

小家伙年纪小,还有些隐瞒不住自己的小心思,每日明里暗里问自己册封的事情。

康熙见他虽有些焦急,但是却严辞对索额图说大封后宫是汗阿玛自己的事情,不许多加干涉。心中有些欣慰,但碍于恶趣味就是不说。

如今事情大白,康熙也很愉悦的享受着儿子热情的恭维。

就连昭妃在听到康熙圣旨的内容之后,直接就晕了过去。

一家两姐妹都是高份位?这究竟是奖励,还是惩罚?

明萱惊呆了。

为昭妃心疼一秒钟,在她看来昭妃是宫中的能干且清醒之人。处理宫务这么些年,一个岔子都没有,比起她,佟佳氏其实还差一些。

且她本身也没什么犯什么错。

“可能是因为小钮妃长得好?”年初有孕的娜布其,顶着微微凸起的肚子,坐在永寿宫大吃特吃。

明萱连忙劝她克制一些,孩子若是营养太好,长得过于壮实,会不好生。

娜布其闻言,那肉的手松了松,心想若这胎是个姑娘,自己就不生了!

“我若是挂了,估计隆科多那货就该狂欢了,这几日大军还未还朝,他就已经足够张狂了,被我找机会抽了李四儿几鞭子,才老实下来。”娜布其撇撇嘴接过一旁宫人递过来的牛奶,皱着眉头一口干了下去。

明萱闻言关切道:“你还是稍微克制克制,佟国维可不是你家老太太那么好糊弄?”

娜布其点点头,去年府里两个她颇为喜欢的侍妾生了儿子,她瞧着其中一个孩子长得确实好看,就给婆母送了过去。

老太太得了新鲜的孙子,就不再找自己茬了,听说有次隆科多在老太太院里大声嚷嚷,吵到孩子,还被痛骂了一顿。

这可是隆科多活了二十多年头一遭,气的好几天都吃不下饭呢!

那两日,光是看着隆科多憋屈的脸色,她就多次吃了好几碗肉,然后压着隆科多多来了几回,就有了肚子里的小冤家。

“我都想好了,等老头子回来之后,若是闲得慌,就把另一个孙子也塞过去。”娜布其打了个哈欠,怀孕之后,她倒是没有太多其他怀孕反应,就是瞌睡多了些。

明萱眨眨眼睛,朝她竖起了大拇指。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