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清穿之咸鱼贵妃养崽记 > 第95章 佟国维
 
娜布其对隆科多没有任何的占有欲, 在府里其实她表现的挺好。

在隆科多不在府里的时候,其实能把婆母糊弄得很好,之所以对方爱找茬, 不过是被儿子求的心软。

娜布其一开始还想着, 一两个月把李四儿从里到外都洗干净给隆科多睡一回。洗完再把隆科多洗洗干净就成了。

可李四儿这人太能折腾, 第一次两人睡觉之后,给她清洗的两个女仆就被隆科多闹得要打杀。

说她们侮辱自己心爱的四儿, 还说她们借着清洗做不可描述的恶心事儿。

娜布其就嫌折腾,明着说了这两个人若是没了, 日后她也腾不出人手给李四儿清洗, 干脆日后就别睡了。

隆科多才不敢再闹了。

至于李四儿, 敢教唆隆科多收拾自己的人?直接灌了避子药,吊起来抽一顿。

几次下来,两人确实老实了不少。

软硬不吃,一不顺心就甩鞭子的娜布其都成了两人的噩梦。

偏偏不能反抗,娜布其明说了, 自己有个万一,所有的嫁妆跟仆从都是要送回科尔沁的。

没有李四儿的卖身契,又惹不起科尔沁,隆科多还能怎么办呢?只能卖力表现然后求得跟心上人见面的机会。

娜布其瞧着李四儿也没多美, 在隆科多面前更是并不温顺,怎么隆科多就是放不下?

莫不是他就喜欢这种被欺负的感觉?

想到这里,娜布其一个激灵, 觉得自己有些危险, 她对隆科多无爱。

只要隆科多跟自己睡觉的时候, 卖力一些, 让自己舒服了, 其他她就不会管太多。

但是两人总是挑战她的极限,之前居然筹谋着要怀孕,日后把孩子嫁给宫里的皇阿哥。

真当皇上跟自己一样心善不记仇?

自己能拿捏隆科多,但是娜布其也没做梦让那个人拿捏皇子?

可是给恶心坏了,直接进宫就给佟佳氏告状了。

娜布其刻意说他们算计的就是佟佳氏的心尖尖六阿哥,气的佟佳氏直接砸了杯子。却还要安慰更生气的娜布其。

“你是没瞧见懿妃,不,贵妃的脸,听说自己的弟弟竟然生了如此愚蠢的想法,气的脸都白了,还要安抚我。”娜布其撇撇嘴,讽刺道:“我让他睡,他才能睡。我不让她生,她若是敢怀,我就敢灌药打胎,惯的他们的毛病,真当我当初金子白出了?天下没有这样的道理!”

明萱点点头,提示到:“别让她接触了府里的孩子。”

“姐姐放心,我不傻。还能让他们把心眼儿动在孩子头上?”娜布其点点头。

李四儿每天就是唱曲儿练功,她身边的都是自己从蒙古带来的女奴,不会汉语不会满语,她们的父兄族人都在蒙古,自己怕什么?

府里除了自己,还有两个孕妇,自己这个福晋在外面名声可好得很,比起其他福晋对后宅诸多打压,她还会带着她们出门交际,心情好了,还会带着一溜儿的美妾去跑马。

想到这里,娜布其得意道:“我在府里可受大家喜欢了,那些个小可爱们,小嘴儿可甜了,一个个偷偷学了蒙语恭维我,让人还怪不好意思的。”

明萱见娜布其喜笑颜开的模样,说实话有些羡慕了,看她的样子就知道她有多欢快。

“我这一胎是个姑娘,我日后就不生了,说实话隆科多也就一般般,不敲打几下,都不是每次都能让人尽兴,也不知道他哪里来的自信?”娜布其又道。

……

明萱不吭声了,她对这方面倒是没追求。

毕竟没男人自己过得挺快活的。

娜布其看到明萱漂亮的脸蛋,劝道:“其实姐姐你也该试试,我瞧着皇上表哥对你不是没意思,他打猎的时候我见了,大腿还挺有劲儿。男人吹了灯也看不出美丑,好用就行。女人嘛!生来就是该被男人伺候的,舒服了就好。不想生多得是……”

“闭嘴!”明萱直接道。

娜布其撇撇嘴,不明白贤贵妃姐姐矜持什么呀?睡男人多么理所应当的事情。

明萱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这丫头现在越发口无遮拦了,瞪她一眼,径直道:“你也得注意胎教,别生出个口无遮拦的,估计嫁了人,也没你这样的好日子。”

娜布其低头摸摸肚子叹气道:“为了你,额娘可是牺牲大发了 ,你可得争气。别跟额娘一样被退货了,怪不得劲儿的。”

既要控制饮食,还要主意不能乱说话,还不许蹦跳骑马打架。

“没瞧见你不得劲儿,脸上笑意收一收再说这话。”明萱直言道。

娜布其一咧嘴,开口道:“也就这么一说,谁还当真啊?”

明萱被她逗笑了。

“姐姐你说,我家闺女日后选四阿哥还是七阿哥做夫婿?”娜布其突然开口问道:“我瞧着贵妃想让六阿哥娶了家里的姑娘,看着我的肚子,还说等我生了可以送进宫给她抚养,想得真美!但是说实话,我又瞧不上六阿哥。”

“你当是选白菜,还带挑的,再说你挑的跟孩子喜欢的能一样吗?”明萱笑问。

娜布其是知道内幕的,知道七阿哥的情况,又不是什么大病,她并不在乎这个。

至于四阿哥,主要是她瞧着太子真的很会养孩子,四阿哥人挺好的,既有礼貌还爱笑,觉得日后定然差不了。

再说太子那么听贤贵妃姐姐的话,日后也不愁孩子会被欺负。

至于其他……娜布其觉得自己作为坚定的贤贵妃一系,着实不用考虑了。

但是贤贵妃姐姐说的也没错,自己喜欢有什么用?万一孩子就瞧上那个眼睛长头顶的六阿哥,自己能怎么办?

自然反对到底,然后让皇上表哥厌弃,不愿意让自己的儿子娶自家姑娘,然后把她嫁出去,逍遥一辈子。

再看看到时候隆科多能不能中用,重新生一个嫁到宫里?

左右她见过五十多妇人还有生子的,并没有很担心太迟。

“高龄产子对身体非常不好,孩子也更容易体弱。”明萱听着她唧唧歪歪了的话,叹口气提醒道。

娜布其再次打了个哈欠,道:“我知道,不会等太久,孩子十多岁不就能看出喜好了吗?甚至更早。再生也就三十左右,不算晚,我就是我阿妈三十四生的。”

明萱见她实在困得慌,也顾不上跟她说这个季度酒楼的红利,就让她回房先休息一会儿,再出宫。

五月太子生辰过了没多久,大军就还朝了,康熙重赏了有功之人,然后连着宠幸了贵妃十多日,脸上的神色越发意气风发,身上的威严也越发浓重。

胤礽每日看着汗阿玛,也跟着学起来,康熙并不阻止,还指点他。

父子二人感情依旧如昔,看着亲腻的皇上跟太子,佟国维眼神微闪,然后含笑问起皇上六阿哥的事情。

如今不管什么原因?皇上没有给换玉碟,但是养在女儿身边,就是自家的外孙。

府里如今没有合适的姑娘,在那几个小的长成之前,在自己还没有亲外孙之前,该有的关心不能少。

康熙见佟佳氏多了,对胤祚这个儿子也是很熟悉的。

不知是不是乌雅氏心眼儿多的原因,她生的两个孩子都挺聪明。

胤祚虽聪明,但在康熙看来,太过娇气,一岁多了,居然一步路都不走,稍有不乐意,就扯着嗓子使劲儿哭。然后表妹就命人哄他,给他一切想要的。

比起笨孩子,康熙也不太喜欢无理取闹的孩子,可偏生一说表妹就掉眼泪,康熙也就不说了。只想着日后住了阿哥所,再好生调养过来。

一岁多的孩子,佟国维有心多说几句,也没有太多话。

看着太子站在康熙身后,脸上从头到尾都表现得分外平静,甚至偶尔听到有趣的事情,还会扬唇微笑。

“六弟可真聪明!”胤礽是真的感慨,招不在鲜,管用就行,自从养了孩子,他自然能听出六弟不傻,想到自己的小四,于是笑道。

佟国维沉下心来,欣慰的看着康熙,笑道:“一转眼皇上就如此大了,奴才这心……”

说着还拿帕子沾沾眼角,回忆了一番妹妹的事情。

听的康熙连连感慨,甚至红了眼睛,隐忍一脸关切的给康熙递了帕子,眼中盛满了担心,看的康熙心头一暖。

“皇上如今天下大定,选秀停了这些年,也该筹备起来了,您的子嗣越多,妹妹想来会越欣慰。”佟国维见状,突然开口道。

康熙一顿,想了想,两个舅舅家没有适龄的表妹,就当这是纯关心,别无其他。

便笑道:“后宫嫔妃不少,子嗣也会越来越多,舅父您该好好歇歇。隆科多福晋虽然性子直爽,但是也还算大方,听说已经有了两个儿子,还有好几个都有孕在身了,您日后还有的愁呢!“

佟国维朗声笑道:“还不是皇上慧眼识珠,给咱们佟家一族找了个这么贤惠活泼大气的好儿媳!”

康熙笑笑没有说话,娜布其留给他的印象实在太过深刻,说不出太多违心的话来。

不知是不是跟康熙有了这番对话,佟国维没多久就在外面盛赞了自己的郡主儿媳。

而是批评儿子要学会惜福!

娜布其将另一个庶子给他送过去,他也是很高兴就接受了,但还是让两个孩子,每五日过来给娜布其请安并看看生母。

“公公感觉……嗯……挺像阿姐夫家族里的大祭司的,心眼儿特别多。”佟国维如此盛赞,娜布其却对明萱道。

即便他温和明理,但是娜布其就是觉得有种违和感,跟曾经见过的大祭司一样,都不是什么好东西的感觉。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