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清穿之咸鱼贵妃养崽记 > 第103章 漂亮孩子
 
好好的中秋宴会, 结果被舅舅跟表弟给毁了,康熙有些头疼,看了眼太皇太后,见她端着茶碗低着头, 却唇角微扬。

说实话, 这事儿舅父他办的糊涂, 当初就不该心软留那贱妇一名。

母族丢人, 康熙脸色也不好。

看着鄂伦岱被人抬下去的模样, 康熙揉揉头,对佟国纲道:“当断不断必受其乱,舅父不该心软的。”现在弄死那女人,鄂伦岱的心还能掰回来。

佟国纲垂着头,这几年没回京城,在外面不用想这些烦心事儿, 他畅快多了。

说实话, 他早后悔了。

当初在意娘产下法海之后,鄂伦岱直接给她身上泼了冰水,要让她活活冻死。

十一月的天,她又是刚生产,对于一个自己真心喜欢过的又给自己生下儿子的女人,看着她虚弱的连手都抬不起来,浑身瑟瑟发抖的模样, 即使知道她做了恶事, 他实在下不去手。

他想着只要自己不去宠意娘,好好弥补儿子,这件事就能过去,但是随着法海一日日长大, 自己又常年不在府里。

一个儿子将一另一个儿子当做奴仆,当做练箭的靶子……

其实一开始就错了……

若是当初直截了当杀了意娘,将法海记在别人名下,鄂伦岱跟法海也不至于像现在这样成为仇人。

现在意娘杀不得,当年才四五岁的法海跪在地上求自己给他娘看病的时候,他就知道这个孩子心思深沉。

现在法海正是到了要紧的时候,先生说来年下场极有可能中举,全族上下,每一个有他这样的成绩,意娘更是不能动了。

可鄂伦岱不明白,他就想意娘跟法海一起死……

若是他不是那么顽劣,自己也不至于想扶持法海……

佟国纲闭上眼睛,听着皇上的话,心中一片悲苦。

意娘死不死,他如今并不在意。这么多年下来,再深的感情都没了。

但是法海这个儿子他还是看重的。鄂伦岱自己不争气,就不要怪他这个阿玛了。

康熙看懂了舅父脸上的表情,摇摇头,不知如何评价,同时也警戒自己。

明萱斜眼看到这个流眼泪的男人,一点儿都不同情,只觉得他活该。跟他比起来,康熙都算是好男人了,果然一渣还有一渣高!

佟贵妃手里的帕子都撕烂了,只觉得脸上发烧,有些暗恨大伯这一家子不给自己长脸。

“男人应该有担当,宠妾灭妻要不得!若是牵连到子嗣,更是枉为男人了。”胤礽趁机溜回来教训胤禛。

胤禛连连点头,保证自己不做这样的男人。

明萱含笑看着两个小家伙嘴里男人男人的,满是欣慰。

一夕之间,佟家大老爷的风流韵事传的满大街都是,法海素日的同窗看着法海,眼神闪烁。

“你生母真的杀了你嫡额娘?你阿玛怎么还让她活着?你嫡额娘娘家没找茬?该不会有什么误会吧?”更有人过来偷偷问法海。

法海心头一震,张张嘴想解释,但是也不知如何解释。

若不是这事实,这些年他不会任由大哥欺辱而从不还手,只盼着大哥能在自己身上出了气,少为难娘。

看着友人一个个从身边离开,法海神色暗淡。

“怎么今日回来的这么晚?饿了吗?我给你煮碗面。”回到自己跟娘居住的破烂小院,法海看着娘步履有些蹒跚的拿着小锅子,巍巍颤颤的给自己煮面。

突然问:“当年,你为什么要推嫡福晋?”若不是那一推,不管是娘或者自己,都不会这么辛苦。

意娘的手抖了抖,自嘲道:“心比天高,你阿玛当时宠我的很。我听说嫡福晋有意给他納几个出身清白,长得漂亮的姨娘分宠,就害怕失宠,……我不是故意的,我就想问问嫡福晋,是不是真的?结果一时慌张,伸手抓她,她却躲我……就滚了下去。”

说完,意娘深深的看了儿子一眼,然后给她烧水煮面,就跟往常一样。

然后法海醒来,他娘死了!留下绝命书自尽而亡。

科尔沁亲王一家子来看女儿的时候,就看到法海披麻戴孝,跪在门前求让他娘入祖坟,但是鄂伦岱不愿意,直接就杨言,敢让那个贱人入祖坟,他就撅了祖坟。

那贱人死了也休想安生,他要鞭尸!

气的佟国纲差点儿背过气去。

鄂伦岱各种污言秽语的辱骂法海,法海跪在地上苦苦哀求,说什么都愿意,就求他娘人祖坟。

娘这些年,若不是为了自己,早就不活了,他狠自己,为什么要问那样的话?压倒娘心中的最后一颗稻草。

和塔不耐烦看这些家长里短的事情,见自己的女儿挺着大肚子上窜下挑的看热闹,直接黑了脸。

“这是做什么?”人高马大的和塔一把揪住女儿的衣领,将她拽起来,训斥道:“不看看你什么样子?一点儿轻重都没有?”

“阿爸!我好想你!”熟悉的感觉,熟悉的口吻,娜布其兴奋道。

和塔脸上的表情柔和了一下,开口道:“女婿呢?”

娜布其眼神微闪,然后一脸无辜道:“不知道。”她一定不知道呀?要不隆科可多出事儿了,自己怎么躲得过?

“不知道?”和塔一脸的不满,让女仆扶着女儿,就大踏步进入了佟国维府邸,半点也不看看隔壁的闹剧。

科尔沁达尔汗亲王和塔夫妇的到来,令太皇太后跟皇太后两人心情一直很好,看着熟悉的物件,听着熟悉的乡音,太皇太后脸上的笑意都多了许多。

“这就是贤贵妃?”和塔嗓门很大,人又高大,看到明萱的时候,光是打招呼,就感觉想是要吵架。

因为娜布其直接抄了她阿爸的老底,明萱就对这人也有些理解,含笑跟他还有亲王妃说了问候的话。

“娜布其说你对她很是照顾,小小见面礼,就请贤贵妃娘娘笑纳。”和塔看了看手掌上写的词语,别扭道。

明萱转眼一看,忙转开眼。一箱子的金银财宝,好闪……娜布其不是说快把她阿爸挖空了吗?怎么还这么富贵?

太皇太后含笑道:“收下吧!你应当的。”

明萱领命之后,就坐在一边跟亲王妃说着话。

这些年跟太皇太后还有苏麻嬷嬷,以及娜布其在一起时间长了,明萱的蒙语很是地道。

听着明萱口中偶尔言语中带有女儿说话的习惯,亲王妃看向明萱的眼神越发柔和。

明萱看着一家子,不知是不是因为娜布其曾经说的那些趣事儿,觉得格外的友善跟老实。

“啊!尊敬的天可汗……”但是康熙的到来,让明萱觉得自己还是想差了,老实人夸起人来,那也是相当的油腻的。

康熙看着和塔这张黑脸,不由得就想起娜布其说的,她阿爸一把年纪了,还学小年轻去敖包跟小姑娘厮混……有些不忍直视这个谄媚的脸。

达尔汗亲王给康熙说完肉麻话,就开始大夸康熙对他好,对科尔沁好,女儿这桩亲事赐婚赐的太好了。

大夸好亲家公亲家母处事公道,虽然女婿有些不着调,但是胜在年轻,还能□□。

和塔说的绝对是真心话,福晋都要生产了,还跟女奴在马棚刺激,结果激怒烈马,又为了保护女人自己挨了两下的女婿,一看就不是女儿的对手,加上亲家公婆对着自己各种数落自己的儿子,自然是极好的。

康熙脸皮一抽,伸手揉揉额头,两个舅父府上都出了糟心的事儿,让他完全不知道如何评价。

正想寒暄两句,宫外人就来报,说是郡主生了,是一个肤白貌美的女儿。

不管是明萱还是太皇太后,或者是达尔汗亲王夫妇都坐不住,连忙问具体情况。

“娜布其郡主怎么样?人还精神吗?”明萱第一个先问了出来。

来人喜气洋洋道:“奴才走之前,郡主还在大叫,若不是一眼不错看着,都以为被别人给报错了,说是自己生不出这么白嫩的女儿。”

“噗!”太皇太后没忍住喷了。

亲王妃低着头肩膀一耸一耸的,之后达尔汗亲王连连叫好,女儿好啊!

小时候的娜布其白嫩可爱,虽然长大长歪了,但还是他的宝贝女儿。

康熙上扬的唇角没忍住平了平,扒拉了一下自己的儿子,突然觉得儿子还是有些少。

让哪个来娶?他都有些不忍心。

看了看一脸兴奋的太皇太后,康熙思索一下,暂定将五阿哥许出去,毕竟他养在皇太后身边,跟蒙古本就有牵连,所以应该跟娜布其的女儿有话说的吧?

娜布其这胎生的极为顺当,有她阿爸阿妈在京中,据说月子做的也极好,达尔汗亲王两口子很稀罕刚出生的外孙女,几乎日日都上门去看。

佟国维也为了孙女举办了盛大的洗三、满月酒以及百日宴……到处宣告自己的兴奋,日日跟达尔汗亲王喝到大醉。

等孩子百日之后,娜布其就把孩子抱进宫里了,明萱看着白胖的小格格。

再看看娜布其健康的肤色,有些相信她说自己小时候白嫩的话。

佟贵妃看过侄女之后,看着她的眉眼,也是欢喜得很,送了重礼,还嘱咐娜布其要经常抱进来给她看看。

最近娘家的事情让她一直焦头烂额,一直病着,今日也是硬撑着过来的。

娜布其看她难受的样子,难得体贴了一把,告诉他家里的事情已经解决了,大伯压着鄂伦岱,将妾氏葬在祖坟的一脚,给法海分家,将其近乎净身分了出去。隔壁暂时不闹了。

还说了隆科多的病快好了,伤筋动骨一百日,最近都能跟公公练拳做沙袋了。

佟贵妃并不想这么多人面前说自家的事情,但是在慈宁宫,只能憋屈的谢谢娜布其,然后又待了一会儿,找了个机会回去了。

“除了嗓门大,我姑娘没任何毛病。”从慈宁宫出来之后,娜布其抱着女儿给明萱得意道。

明萱点点头,不得不承认,小格格长得极好,眉眼间有点儿佟贵妃的影子,但是更为大气一些。

见明萱也认可了,娜布其好不得意,直接对着胤禛道:“要不要小妹妹给你做福晋?”

“不要!”胤禛好奇的看着小妹妹还没有说话,胤褆身后的嬷嬷怀中的八阿哥突然吭声了。

众人还没反应过来,胤褆解释道:“小八最近学了新词儿,什么都爱说不要。”

抱着八阿哥的嬷嬷一脸无奈,大阿哥每日要拉八阿哥锻炼,然后被惠妃娘娘呵斥不要,八阿哥就学会了。

娜布其抱着女儿看向说话的八阿哥,瞪大了眼睛,一脸惊讶道:“好漂亮的孩子啊!做我女婿刚刚好。”

作者有话要说:  娜布其:闺女,额娘给你挑个好看的!男人的长相还是很重要的,不能光熄灯了用,白天还得看呢!

胤禩:万幸万幸,从四哥手下抢到了媳妇。(没想到吧?一开始写娜布其的时候,就打算把她女儿给胤禩的。两女争一夫相当刺激,然后娜布其女儿获胜!)

胤禛:幸好幸好,没有被一时表象所迷惑。

郭络罗氏:我呢?我还没上场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