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清穿之咸鱼贵妃养崽记 > 第105章 醉酒(捉虫)
 
如果不是这么多人看着, 胤禛早就扭头躲避了,除了太子哥哥跟梳头的宫女,他最不喜欢别人碰自己的头发。汗阿玛的碰触也不喜欢!

甚至要不是记性好,记得太子哥哥的要求, 一定要在外面给汗阿玛留面子, 他都想把汗阿玛的酒也换成烈酒。

“那是你汗阿玛, 你不去主动跟他说话, 多的是人, 而你就只能看着。慢慢被遗忘,什么好处都得不到。”佟贵妃看着身边的儿子盯着前面看,低声在他耳边说道。

六阿哥看着刚才跟自己说话的四哥,眼中闪过疑惑,但还是点点头,虽不是很能听明白额娘的话, 但是他知道额娘是为了自己好。

昭妃则是拉了女儿, 问她肚子是否难受?这孩子脾胃虚弱,今日太冷,她怕女儿吹了冷风受寒。

关于宫里其他的人,除非必要,已经引不起她太多的关注了。打理好后宫,照顾好女儿,成了她如今最重要的事情。

更甚至打理后宫, 也是为了给女儿日后铺路。

今年三藩彻底平定, 康熙只觉得浑身的压力骤减,坐在高位,好不肆意。

举着酒杯,跟朝臣不断举杯庆贺, 便是胤禛将他面前的酒换成度数不高的温酒,也架不住他喝得多。

皇上喝到微醺的时候,梁九功就瞧着不对,想劝一劝,但康熙哪里听得进去?依旧频频举杯,甚至不用胤禛给自己倒酒,然后……喝断片了。

要问明萱最厌恶的男人的恶习是什么?除了嫖赌之外,就是酗酒了。

看着康熙慷慨激昂、手舞足蹈,甚至还开始唱歌,明萱觉得不对。

往左右一看,太皇太后跟皇太后早就回去,而佟贵妃毫无关注,昭妃目不斜视……

咬咬牙,明萱连忙让梁九功通知了福全,让他跟胤礽,想办法将人送回去休息,别出了乱子。

福全发现不好的时候,就躲在角落了,结果却被眼尖的贤贵妃给叫过去。

只能苦逼的对康熙说是有要事相告,然后跟着梁九功,一左一右,将人哄出去。

康熙虽然醉了,但是嘴里还叫着保成。不得已,胤礽只能跟上,连同他的小尾巴胤禛,一起回了乾清宫。

这一夜,胤礽觉得自己经受了人生不能承受之重。

“我讨厌喝酒!”胤禛嘟着嘴,打着哈欠,靠在胤礽身上,厌烦道。

汗阿玛太能折腾了,不仅唱歌,还要拉他们跳舞,甚至还要考自己背书。

让自己背《离骚》《将进酒》……

师傅们根本没教到好不好?不会背就挨批,还砸东西……自己要是无师自通,那还学什么呢?

胤礽跟着点点头,看了眼睡着还不老实的汗阿玛,叹口气,心道可不是太能折腾了吗?

汗阿玛考四弟的好歹是正儿八经的学问……

但对自己?除了还不许自己帮四弟背书,还让自己唱曲儿给他听,甚至点名要听西厢记……

那是什么玩意儿 ?自己听过吗?

让伯王跳舞,唱白龙马……伯王知道白龙马是什么吗?他哪里知道姨母的小曲?

这一夜折腾过了午夜才慢慢消停了一些。

太晚了,胤礽拉了胤禛睡在康熙身边,裕亲王因为错过宫禁,睡在一边的软塌上。

康熙次日醒来,看着身边的两个儿子眼下的青黑,再看看躺在软榻上鼾声如雷的二哥,以及满室狼藉眨眨眼睛,只觉得头疼欲裂。

等叫了梁九功过来,看着梁九功只有一半的辫子,轻声皱眉道:“你这辫子是怎么回事儿?”

梁九功抬头看了康熙一眼,低头带着哭音道:“回皇上的话,您说您的辫子短了,让奴才给你续上。”然后就从靴子里拿出匕首把自己的辫子削了。

幸好削的只是头发,这要是脑袋,自己不就没了?

康熙揉揉脑袋让梁九功扶着自己坐起来,好一会儿才道:“朕昨日喝多了?”

梁九功没有回答,面前的一切都是回答。

“汗阿玛,什么是良辰美景,奈何天?”胤禛突然爬起来,问康熙:“什么是崔莺莺?这曲子好听吗?”

康熙嘴角一抽,突然涌现了大片的记忆……

捂着脑袋,康熙借着不太舒服,喝了一直备着的醒酒汤,拒绝回答这个问题。

索性胤禛是听到动静睁开的眼睛,本身还很困,问完就继续睡觉了。康熙则直接穿戴好,然后命人叫醒太子,去祭祖。

“你回去休息吧!记住汗阿玛这个教训,日后不得贪杯。”带着面罩,冷风一吹,康熙扭头对胤礽道。

胤礽打了个哈欠,点点头,太困了。

康熙带着一溜儿子去给太皇太后请了安,然后就回去补觉了。

明萱给一脸黑眼圈的胤礽跟胤禛一人一个大红封做压岁钱,让他们一人吃了些饺子,就连忙让他们去东后殿休息。

一年也就今日能休息,结果……苦逼的孩子。

睡了饱饱一觉,胤礽这才凑到明萱面前问:“西厢记是什么?”

明萱不明白胤礽为什么问这个问题,好奇道:“你问这个做什么?”

随即明萱脸色有些不好,以为有人在勾引胤礽不学好,毕竟当初赫舍里家的大侄子十岁就想要女人。

明萱忍不住阴谋诡计想了一大通,还紧张的皱眉严肃问:“听谁说的?在哪里听说的?能记住对方的样貌长相吗?”

“汗阿玛喝醉酒说的。”胤礽一听就知道不对,连忙小声道。

明萱已经准备站起来了,然后慢慢坐下,嘴角抽了抽,才解释道:“说的是闺阁少女不学好被丫鬟跟书生勾引学坏的事情,比照我之前给你三姐姐讲得故事。”

胤礽眨眨眼睛,心中某样东西直接塌陷了。

明萱抿抿嘴,迟疑了一下,强行替康熙解释道:“这是有名的唱曲,辞藻华丽,抛去内容不说,词儿写得真的很有水平,很招文人墨客喜欢。皇上许是喜欢这个唱腔罢了。”

胤礽闷声道知道了,心里好受了一些,但是到底怎么想谁也不清楚。

明萱见他心情不好,就转移话题,问起他读书的情况,让他给自己背将进酒。

胤礽站起来一口气背完之后,忍不住道:“怎么有的人喝醉了能写诗,有的人就……”

后面的话胤礽没说,但是明萱也知道,但是面上不显。让他继续背离骚,顺口问今年给师傅们的年礼跟红封给了吗?

胤礽回答红封给了,年礼还没给,准备明日读书的时候给。

随即胤礽见明萱好奇自己的师傅,就给她说起三个师傅的趣事儿。

当胤礽说起自己背书的时候,跪在地上的老师傅腿麻了,偷偷揉腿的搞笑模样,明萱脸上的笑意彻底没了。

学生站着,先生跪着?

这是什么道理?

事后康熙想要给儿子说一下,这不是什么好书,不是他现在这个年纪读的,胤礽反而安慰道:“姨母说了,这是唱戏的戏词,保成虽然不太喜欢听戏,但是汗阿玛想要听的时候,也是愿意陪汗阿玛的。”

“你姨母说得对,就是梨园的小曲儿 。”康熙松了口气,给胤礽讲起生旦净末丑,见儿子抗拒,便笑道:“便是不喜欢也要大概知道怎么回事儿,……其实偶尔休闲听听还是不错的。”

“等保成长大了,许就喜欢了。现在还是算了吧!喜欢不起来。”胤礽垂着头,不感兴趣道。

便是过年,他也只会停学一日,其他时候还是要继续上课的。

按照姨母的吩咐,胤礽给师傅们送了颇为贴心的年礼。准备下课的时候送出去。

“阿玛,书上说尊师重道,让师傅们站着听我背书吧!”想到姨母听说师傅们是跪着给他上课的,脸上流露出的不赞同,胤礽开口道。

康熙看中君臣之礼,但是胤礽继续道:“那几个师傅虽学识渊博,但是到底上了年岁,出了事儿,又该说咱们满人的规矩不好了。上课的时候他们是师傅,下课之后再论君臣。汗阿玛,好不好?”

康熙看着已经有自己意见的儿子,思索了一下,去了儿子读书的地方,看着他的几个师傅,以及他们头上花白的头发,觉得太子言之有理。

于是开口下旨,让日后太子上课之时,他们可坐着教书,等太子背书回答之时,可站着,无需再跪。

汤斌等人惊恐道于理不合。

康熙看了胤礽一眼,笑道:“汤师傅有腿疾,太子常给朕言,师傅跪久了腿就疼,起身的时候,好几次都起不来。耿师傅腰不好……达哈塔……”

说完之后,康熙将胤扔推出来道:“太子问朕,何为尊师重道。你们给朕教出了一个好太子,又如何于理不合?”

汤斌等人看着太子,瞬间感激的老泪纵横,往日这些枝末小事儿太子都看在眼里,自己的辛苦收到了应有的尊敬跟回道,于是跪在地上对康熙发誓赴汤蹈火在所不惜。

给太子授课,几人本就不敢私藏,经此事后,更是无比认真。

看着胤礽的眼睛,亮的让胤礽有些无法直视。

“我明白了,对于真心待我之人,只需要偶尔真诚的关怀,就能收获想象不到的忠诚。”胤礽对明萱道:“汤师傅从前教书认真,可现在偶尔还会指点孤言行上的纰漏。这可是从前没有的。”

明萱眨眨眼睛,她没想这么多。她只是觉得学生让先生跪着完全不合理,有些接受不了。太子的教育方面,她信任康熙,能够处理好。

胤礽却从这件事儿,举一反三,甚至运用到生活之中。让明萱大为震撼。

作者有话要说:  胤礽:又是对汗阿玛失望的一日,但是孤不能说,皇上是要脸的,谁给皇上没脸,谁就是傻逼!

胤禛:我爱哥哥,爱竹熊,爱变装,爱写字,对酒爱不起来了,太难看看了……(历史上雍正极为爱酗酒,这里没了!)

康熙:我的太子好,我的太子棒,我的太子体贴又周到,你们都该跪着仰望!

明萱:学生坐着/站着,先生跪着,三观再次收到了冲击!表白我小太子,依旧棒棒哒!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