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飞极速书阁 > 清穿之咸鱼贵妃养崽记 > 第112章 赞叹(第一更捉虫)
 
正文君:请用更强大的购买率向我开炮

不过日久见人心, 且等着吧!

不同于太皇太后留了明萱这么久,皇太后只是见了明萱一眼,就道自己到了休息的点儿。

明萱便很有眼色的告辞了, 她看的出来, 皇太后看到自己的时候, 盯着自己的脸看了看,就有些不喜。

“主子,太子爷很喜欢您呢!”从康安宫回来, 秋嬷嬷一脸兴奋道。

明萱心中有些懊恼,她并不想跟太子之间有太多牵扯, 虽然他出奇的可爱跟招人稀罕。

“日后莫要在我这里提太子殿下,有皇上亲自抚养, 太皇太后仔细照顾,太子定会安然长大。我……这人没甚本事,就怕有人钻了空子……”明萱自然不能说自己不想跟太子接触,秋嬷嬷是太皇太后的人, 所以随意找了个理由, 叹息道。

秋嬷嬷顿了顿, 恭敬的应了一声。

太皇太后以及皇太后只给明萱送礼,这让一同进宫的其他人心里很是不舒服, 特别是钮祜禄庶妃以及佟佳庶妃。

她们此番入宫, 在外人看来就是奔着后位来的,原本赫舍里家出了个庶女, 还只是嫔位待遇。两人并不看在眼里, 谁曾想, 一进宫, 就来了个下马威。

“表哥看中又有什么意思?总是要屈人之下!”承乾宫中, 坐在奢华精美的正殿卧房中,佟佳尔雅坐在梳妆镜钱,看着镜中美貌的自己,喃喃自语道。

说罢,泪珠子不受控制的一滴滴滑落。

“格格!皇上是在意您的。”梧桐最是见不得格格落泪,连忙上前安慰道。

佟佳氏哄着眼睛,不甘的问:“表哥他真的在意吗?”

梧桐帮她擦着泪珠,叹息的问:“皇上怎会不在意?格格,入宫前您不是想的很清楚吗?后位跟圣心,你选了后者,如今为何要为太皇太后看中一个小小的庶女而赶上落泪?”

佟佳氏吸吸鼻子,拿帕子蒙着脸,哽咽道:“虽然做了决定,可若是能自个儿控制了自个儿的心,我还会难过吗?”

“可格格如此伤感,伤的只是自己呀!”梧桐继续劝道:“您难道想要别人笑话您输不起?”

“不要!”佟佳氏使劲摇摇头,上次没能入宫已经被人笑了多年,她再也不要人嘲笑自己的!

表哥的宠爱她要,地位她也要,她还有长长的一辈子来谋划呢!

景仁宫中,钮祜禄噶鲁玳深吸一口气,叹道:“皇上真宠太子啊!”不管是皇上,太皇太后显然也更看重太子,看来要徐徐而进,慢慢谋划了。

不用想,明萱就知道自己现在多招恨!为此很庆幸名分尚且未定,自己还无需去拜见这些人。

好在康熙处理完政务,第一时间去看望了心爱的表妹,并送去了不少赏赐。但夜里却招了景仁宫的钮祜禄氏侍寝。

“皇上是个好人啊!”明萱这番操作,张着嘴感慨道。

同时,明萱也知道,皇后的人选定了,必然是钮祜禄噶鲁玳!皇上给佟佳氏赏赐的重礼,不过是安抚!

春妮手里拿着尺子,给明萱量体裁衣,冬服又厚又笨重,带进来的不多,刚好太皇太后赏赐了许多布料毛皮,笑着看着明萱,问:“主子眼里谁不是好人?从前二格格怎么欺负您,到头来您都没记仇,还说她可惜了!”

“二姐姐第一婚的时候就跟夫婿不合,这次她又嫁给打心眼瞧不上的人,心里不舒坦,日子怎么可能过好?可不是可惜了?”明萱不以为然道,这门亲事适合自己,可未必适合二姐。

“主子就是心善!”春妮晾着明萱的腰围,叹息道:“又小了半寸,主子,您不用膳,好歹吃些点心垫垫?”

明萱在她的小圆脸上捏了捏,笑道:“多少人羡慕我吃不胖的体质,到你这里就是心疼,我真不饿,饿了必然不后悔委屈自己。”

每日都要在农场劳作,胖的起来才有鬼了!

春妮摇摇头,她才不信呢!她一顿不吃都饿得慌,更何况主子了!只是也知道拿着炭笔在布料上画起来。边画边准备边准备说说自己的心里话。

“六个宫女,你跟乌兰占了两个,另外四个你这一两日就帮我选出来,不要太伶俐的,愚笨一些也无妨,只要老实本分就成。”明萱看着春妮还要说,连忙道。

春妮是明萱看的长大的,当初来她身边的时候才六岁,明萱对她很是信任。只是这孩子,不知怎么回事,越发爱唠叨了!

“好呀,奴婢定给主子挑些能干活的。”春妮闻言兴奋道,她就怕自家这个主子心一软,弄些年纪小不能干活的宫女。这里可能赫舍里府上不同,没有姨娘帮衬,万事都得靠主子自己。

钮祜禄氏侍寝第二日,就去给太皇太后请安了,明萱没有去,她不打算在搞特殊。初一十五随大众一起去请安就行了。

至于萌太子,还是少见为妙,见得少了,小孩子的记性差,许就忘了自己这个人了!

结果她没去,有人……却来了!

圆滚滚的三头半身,头上扎着小揪揪,一身明黄的太子爷,被奶嬷嬷抱着,身后跟了一大群的宫人,就这么堂而皇之的进来了。

明萱眨眨眼,再眨眨眼睛……自己没有看错,太子他指着自己伸了手!

“殿下怎么过来了?用膳了吗?”明萱忽视那双手,福身之后,尴尬问道。

胤礽仰着头,伸着手,道:“抱孤,孤手累了!”

明萱只能伸手将其抱在怀里,抱的时候,还掐了掐他头上的小揪揪解恨!

“这个在这里,这个再往上一点儿!”光被抱着,胤礽仍不满足,指挥着明萱的两个胳膊放到自己舒服的地方。

才满意的深吸一口气,很是满足道:“不香,很好!”

明萱整个人都麻木了,抱着胤礽都不敢动了,怀里这个虽然可爱,但是比炸弹都可怕,一不小心,自己的小命儿就玩完了。

“孤来……来检查,你听话没有?”舒服之后,胤礽才开口道。

明萱恍惚问:“检查什么?”

“昨日你用膳没有?”胤礽理所应当道,汗阿玛说了许多时候,有人会因为自己年纪小欺骗自己,这个时候就要分辨出来。

明萱摇摇头道:“昨日未在宫中禁食,只喝了几碗白水。”

明萱回答完,胤礽看了看小顺子。

小顺子连忙道:“昨日永寿宫未去御膳房领赫舍里主子的膳食。”

胤礽满意的点点头,看着明萱,她身上没有乱七八糟让人打喷嚏的味道,脸上也干干净净的,头发也不油。

但是挨的久了,却有种说不出的香气!

胤礽知道这个人是皇额娘的亲妹妹,看着她的脸,就能想象出皇额娘有多漂亮,胤礽能感觉到她身上的疏离,但是不经意之间又能感到对方的喜欢,他不知道这是为什么?

汗阿玛说,时间不知道的事情有许多,人心更是难测,所以他要细细观察,弄清楚他对自己到底是真喜欢还是假喜欢!

他不是很明白这个真真假假有什么不同,但还是记在了心里。

乌库玛嬷说,自己越跟她亲近,汗阿玛就越不会宠她,宫里的娘娘都盼着汗阿玛的宠爱,所以她才会躲着自己。

他问过小顺子,真正的喜欢是宁愿自己受委屈,也要对对方好,如果……如果她一直对自己好,那就是真的喜欢。

这种情况,明萱真的没想过,她整个人都懵了!

太子为什么回来这里?皇上知道吗?太皇太后知道吗?

自己何德何能能吸引了太子的主意?是谁在他跟前教唆吗?

明萱忍不住阴谋论!

胤礽可不管明萱在想什么,直接霸道道:“随孤用膳!”

说完又想到汗阿玛每次必问的话,看着明萱问:“你,有想要吃的吗?说出来,说出来……孤满足你!”

大早上能吃什么?

明萱心中悄悄叹口气,嘴巴很诚实道:“牛乳鸡蛋小笼包!要菜包子。”

胤礽皱了眉头,想不明白这是什么早膳?但是太子要稳重,这是汗阿玛日日提点的,于是故作深沉道:“孤也一样!但……孤要……要肉包子。”

说完又看了明萱一眼,然后加了句:“不要大肥肉!”

“孩子终究不能养于妇人之手!”当然康熙对明萱也不是全然满意的,毕竟在他看来,明萱过于软弱。

梁九功上前替康熙换了茶水,恭维道:“太子还得皇上您来教导,旁人哪里有这样的本事跟眼界?”

康熙点点头,随即叹道:“朕能教他如何成为一个合格的太子,但到底没有女人家细心。赫舍里氏虽说眼界小,人又胆小懦弱,但总能看到不同的事情。”

比方说这次骑奴才甩鞭子的事情!为君者,民心是根基!……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